loader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彭老總卻是大手一揮,不以爲然道,“別看魯南支隊這次損失了三百多老底子,可有了這批武器彈藥,彭明治立馬就能擴充出三個大隊來,再拉到戰場上練練,不出半年就又是一支鐵打的勁旅!”

  • Home
  • Blog
  •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彭老總卻是大手一揮,不以爲然道,“別看魯南支隊這次損失了三百多老底子,可有了這批武器彈藥,彭明治立馬就能擴充出三個大隊來,再拉到戰場上練練,不出半年就又是一支鐵打的勁旅!”

“也是。”左參謀長道,“既然是打仗,傷亡總是難免的。”

“嘉獎,馬上通電嘉獎!”說此一頓,彭老總又道,“另外,讓湖西地委的同志抓緊時間接觸嶽維漢,看看有沒有可能把他爭取過來,這個嶽維漢,打仗還真是一把好手,真要能把他爭取過來,對我黨我軍可真是一大助力!”

…………

武漢,總參謀部。

蔣委員長在一大羣高級將領的簇擁下走進了地下作戰室,正在作戰室裏忙碌的十幾名高級參謀趕緊挺身立正,向蔣委員長敬禮。

蔣委員長心不在焉地擺了擺手,面無表情地站到了摸擬沙盤前。

蔣委員長此時的心情相當沉重,因爲武漢會戰的前景很不樂觀。

此前,寶山旅光復魯南的消息雖然極大地振奮了廣大**官兵的軍心和士氣,但遺憾的是,中日兩軍的實力對比實在是太懸殊了,**雖然擁有絕對優勢的兵力,卻大多都是剛剛徵召入伍的新兵,許多人甚至連槍都不會使!

日軍雖然在兵力上處於劣勢,可他們的兵員全都受過良好的軍事訓練。

更嚴重的是,日軍擁有絕對優勢的炮兵以及絕對優勢的空軍,在日軍3個重炮旅團500多門重炮以及兩大航空兵團400多架轟炸機的狂轟濫炸之下,**的傷亡正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瘋狂增加,英勇的**將士幾乎是在拿人命在阻擋日軍的推進。

不過,從前線傳回來的也並非都是壞消息,偶爾也有好消息。

由於薛嶽兵團所屬某團的決死反擊,居然和唐恩伯兵團在平頂山前線對日軍左翼的第26師團形成了包圍態勢,經兩天激戰,日軍第26師團的退路被完全切斷,漯河方向的日軍重兵集團也被第五戰區主力死死纏住,無暇分身救援。

現在,對日軍第26師團的圍殲作戰已經進入了最關鍵的時刻!

假如這次能夠將日軍第26師團圍殲於平頂山附近,則薛嶽兵力和唐恩伯兵力立刻就能騰出手來,迂迴日軍身後側擊鄭州,這就會對漯河、周口沿線的日軍重兵集團構成一定程度的威脅,日軍的攻勢也將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

蔣委員長的目光最終落到了白副總長臉上,問道:“健生,對日軍第26師團的圍殲戰進行得怎麼樣了?”

“不太順利。”白副總長苦笑道,“日軍第26師團雖然是個新編成的野戰師團,然而其兵員大多都是年輕力壯的後備役兵員,這些後備役兵員從小就接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戰鬥力相當之強,再加上日軍擁有絕對優勢的炮兵以及空軍,所以……”

“我不要聽這個。”蔣委員長擺了擺手,頗爲煩躁地道,“我只想知道,薛嶽和唐恩伯有沒有把握全殲日軍第26師團?”

白副總長道:“把握是有的,但是需要時間。”

“時間時間,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蔣委員長冷然搖頭道:“薛嶽、唐恩伯若是要槍要人,我都可以滿足他們,唯獨時間我給不了他們,告訴他們,我在武漢看着他們,全國民衆都在看着他們,希望他們不要辜負黨國的栽培,更不要辜負全國民衆的殷切期望!”

“委座,魯南行署急電!”蔣委員長話音方落,國府侍衛長王世和忽然大步走了進來。

“哦,嶽維漢又打勝仗了?”蔣委員長聞聲回頭,原本蹙緊的眉頭終於稍稍緩解了些。

作戰室裏的高級將領們也紛紛側目,王世和急步上前,將電文遞到了蔣委員長手裏,蔣委員長看完電文,忍不住擊節讚道:“好,好樣的,寶山旅就是好樣的!僅憑兩個殘兵營居然就能端掉鄒縣的軍火庫,還全殲了日軍一個精銳大隊,了不起!”

說此一頓,蔣委員長又向白副總長道:“健生,給薛嶽和唐恩伯的電文再加上一句:寶山旅僅憑兩個殘兵營就將整個魯南攪了個天覆地翻,甚至還全殲了日軍一個精銳大隊,怎麼他們兩個兵團十幾個精銳師卻奈何不了日軍一個師團?”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推薦小說

駐馬太行側

小說。

支持修真世界請到首發站或書店購買駐馬太行側VIP。閱讀精彩小說返回 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5月30日,武漢戰場風雲突變。

由於受到寶山旅光復魯南的激勵,薛嶽兵團所屬某團五百敢死官兵在團長的率領下向日軍第26師團側翼薄弱點發動決死反擊,竟一舉擊穿了第26師團的側翼,頓時間,日軍第26師團便陷入了薛嶽兵團、唐恩伯兵團十幾個師的包圍之中。

經三天四夜激戰,至民國二十七年6月3日凌晨,日軍第26師團全部被殲!

由於嶽維漢這隻小蝴蝶的撲騰,李宗仁將軍指揮的臺兒莊大捷變成了魯南大捷,戰果也從擊潰日軍第5、第10師團變成了全殲兩大精銳師團主力,而薛嶽將軍指揮的萬家嶺大捷也變成了平頂山大捷,戰果也從擊潰第26師團變成了全殲!

由於嶽維漢的撲騰,整個抗戰的走向已經與歷史出現了嚴重偏差!

臺兒莊大捷面目全非,萬家嶺大捷更是變成了平頂山大捷,卻不知道與臺兒莊、萬家嶺並稱“國軍三大捷”的崑崙關大捷,是否還有機會發生?也許永遠都不會發生了,因爲現在的中國人比歷史上有血性多了,日軍很難再打到崑崙關了!

…………

北平,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部

剛剛升任方面軍參謀長的佐佐木到一少將神情凝重地走進了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寺內壽一的辦公室,旋即猛然收腳立正道:“大將閣下,剛剛接到大本營戰情通報,華中方面軍對武漢的攻勢遭到重大挫折,第26師團在平頂山前線集體玉碎!”

“什麼?”寺內壽一猛然起身道,“第26師團集體玉碎!?”

第26師團原本隸屬於華北方面軍駐山西第一軍,只是由於武漢會戰兵力不足,才暫時借調給了華中方面軍,卻沒想到居然在平頂山前線讓中國人給全殲了,這讓寺內壽一這老鬼子如何不吃驚?如何不心痛?

“哈依。”佐佐木到一猛然低頭。

寺內壽一定了定神,又道:“河南局勢現在怎麼樣了?”

“不太樂觀。”佐佐木到一道,“支那軍的抵抗變得更加激烈,皇軍每向前推進半步都要付出超乎想象的代價,第三、第五、第七軍早已疲憊不堪,急需休整補充,畑俊六已經向大本營提出建議,擬從後方再抽調六個野戰師團充實前線。”

寺內壽一臉色微變,旋即憂心沖沖地道:“關東方面軍需要提防紅色蘇聯,絕不可輕舉妄動,而華中方面軍已經無兵可調,如果還要抽調部隊的話,那也只能從我們華北方面軍抽調了,可一下抽走六個野戰師團,整個華北就全空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武漢會戰關乎帝國國運氣數,皇軍當全力以赴!”佐佐木到一嘆了口氣,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向大本營建議,從本土、朝鮮以及臺灣抽調更多的後備兵源,編成六到十個混成旅團以加強華北防務。”

寺內壽一點了點頭,又道:“魯南局勢怎麼樣了?”

佐佐木到一道:“魯南局勢這兩天還算平穩,嶽維漢殘部縮進尼山山區之後便再沒有什麼大的動靜了,不過,大本營的調令一旦下來,下元師團恐怕就要調往河南了,那麼對尼山山區的掃蕩計劃也就化爲泡影了。”

“中國有句古語,叫做以退爲進。”寺內壽一道,“電告西尾壽造,第二軍不必急於粉碎山東境內之敵軍,讓他集中全力保護好隴海鐵路、津浦鐵路、膠濟鐵路以及運河,一切以保障武漢會戰順利進行爲要!”

“哈依!”佐佐木到一猛然低頭,又道,“大將閣下,還有個事,值得我們提高警惕。”

寺內壽一道:“什麼事?”

佐佐木到一道:“最近半個多月,冀南地區突然出現了大量悍匪,這些土匪武裝不僅裝備極好,而且來去如風,戰鬥力極強,津浦鐵路、平漢鐵路沿線以及公路沿線的據點、炮樓都頻繁遭到洗劫,損失極爲慘重。”

“不過是羣土匪而已,不必大驚小怪。”寺內壽一擺了擺手,又道,“倒是與石友三的接洽必須得抓緊時間了,大本營一的抽調令一旦下達,華北的防務就會變得異常空虛,因此石友三所部必須爭取過來,無論花多大的代價。”

“哈依。”佐佐木到一再次猛然低頭,旋即領命去了。

…………

武漢,總參謀部。

當風塵僕僕的薛嶽將軍走進作戰室時,整個作戰室頓時間歡聲雷動。

薛嶽將軍猛然挺身立正,又舉起右手向在場所有人團團敬禮,犀利的目光最後停留在蔣委員長身上,朗聲道:“委座,薛嶽奉命前來報到,請訓示!”

“伯陵,來,這邊來。”蔣委員長連連招手示意,薛嶽將軍當下大步上前,站到了蔣委員長身後,當下兩人聯袂走進了隔壁早就已經準備好的新聞發佈大廳,頓時間,早就等候在發佈大廳裏的中外記者便紛紛按下了相機快門。

當天下午,蔣委員長跟薛嶽將軍的合影就登上了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

次日,薛嶽將軍就躊躇滿志地晉升一級上將,同時升任第九戰區副總司令長官,薛嶽將軍的春風得意既在國人意料之中,卻又在許多人的意料之外,相比之下,另一位戰績更加輝煌的少壯派將領嶽維漢,境遇似乎就慘淡多了。

單論戰果,平頂山大捷遠不足與魯南大捷相提並論。

論影響力,薛嶽將軍雖然貴爲黨國上將,卻也無法跟嶽維漢這個小小的少將相比,不過兩者最大的區別就是,薛嶽將軍是蔣委員長的心腹愛將,而且對蔣委員長言聽計從,嶽維漢雖然是蔣委員長的學生兼同鄉,卻生性桀傲,難以駕馭。

也正因此,嶽維漢在取得魯南大捷後並沒有得到任何晉升。

也正因此,嶽維漢直到現在也仍然只是個小小的少將旅長。

既便嶽維漢憑藉不到兩個營的殘部在魯南攪起了漫天風雲,既便全國軍民因爲寶山旅的英勇表現而大受鼓舞,甚至連薛嶽將軍所指揮的平頂山大捷,也有寶山旅的微薄功勞,可蔣委員長卻始終沒有想過要晉升嶽維漢的軍銜或者職務。

事實上,蔣委員長不僅無意晉升嶽維漢的軍銜或者職務,甚至連寶山旅的軍餉供應都已經被他掐斷了,同樣深入敵後的孫連仲集團、于學忠集團都能及時領到軍餉,唯獨寶山旅自從徐州會戰之後,就再沒有從國民政府領到半分錢的軍餉了!

在公衆場合,蔣委員長對嶽維漢和寶山旅仍是讚不絕口。

但是,李宗忍、白崇起等人全都看出來了,蔣某人已經把寶山旅當成了犧牲品,完全是抱着任其自生自滅的態度在對待寶山旅,而不再想着要補充、加強寶山旅了,換句話說,寶山旅在蔣某人心裏已經淪爲棄子了。

…………

魯南,尼山村。

嶽維漢正召集所有營以上軍官召開戰情研討會。

兩天前,特戰大隊就已經把特務隊、通訊隊還有衛生隊的百十來號女兵們接了過來,不過遺憾的是,在特戰大隊趕回之前,南造雲子就已經發現不對搶先溜走了,南造雲子畢竟是小日本的王牌特工,不是那麼容易幹掉的。

雁字軍、孟家軍、黑龍會等地方武裝也紛紛趕到了。

不過,除了雁字軍幾乎毫髮無損外,其餘的地方武裝全都遭到了重創,全部加起來也就只剩下一千多號人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剩下的這一千多號武裝人員全都是意志堅定、身強體壯的壯丁,稍加整訓就能成爲一支勁旅。

對於整編,這些地方武裝還是歡迎的,官軍的身份畢竟還是挺吸引人的。

嶽維漢現在還是魯南行署主任,因此組建魯南獨立團並不需要軍政部的批准,不過上報備案是必須的,否則全團各級軍官的軍銜沒法落實!當然,作爲行署所轄的獨立團,那是不可能從中央政府領到半分錢的軍餉的,好在嶽維漢也沒有這個念想。

現在連寶山旅的軍餉都被蔣委員長掐斷了,獨立團就更別想了。

再說魯南獨立團的編制,團長李玉龍,團參謀長,副團長暫缺。

獨立團下轄四個步兵營外加警衛連,刺刀營番號不變,營長仍由李玉龍兼任。

1營由雁字軍等土匪武裝整編而成,營長雁山狐;2營由黑龍會、白虎門等會道門武裝整編而成,營長趙白虎;3營則由孟家等家族武裝整編而成,營長孟伯昭;警衛連由警衛排擴充,葉孝先這愣頭青立刻就從少尉排長變成了上尉連長。

獨立團的總兵力大約三千人,裝備則是清一色的日械。

另外,炮兵營、騎兵營也暫時歸屬獨立團的戰鬥序列。

炮兵營現在下轄3個迫擊炮連外加2個九二步炮連,擁有戰鬥人員三百多人,騎兵營下轄4個騎兵連外加騎步連,擁有騎兵316騎,步兵98人。

(未完待續) 茅草搭成的作戰室裏,劉毅正對着地圖講解敵我態勢:“目前,原駐濟南的日軍第108師團已經進駐濟寧、鄒縣一帶,這樣集結在魯南地區的日軍總兵力已經超過了六萬人,幾乎是我軍兵力的二十倍,弟兄們,局勢非常險惡哪!”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李玉龍、劉奉生和牛大根等老兵聽了這話顯得鎮定自若。

相比當初的江浦之戰,眼前的困難的確不算什麼,獨立團打不過鬼子至少還能跑,只要往深山老林裏一鑽,小鬼子既便出動十萬大軍也未必能逮住他們,可當初在江浦,寶山團卻沒有任何退路,他們只能跟小鬼子正面硬拼,可最後不也堅持下來了?

不過,剛剛加入獨立團不久的那些個地方武裝出身的軍官卻紛紛變了臉『色』



這也難怪,此前一通大混戰,各地方武裝可讓小鬼子給打慘了,總兵力由最盛時的兩萬餘人銳減至現在的不到兩千人,直到現在,許多人提到鬼子都還是心有餘悸,現在,小鬼子在魯南地區的兵力再次增加到了六萬人,他們如何能夠不慌?

看到作戰室裏的氣氛有些凝重,嶽維漢忽然出言寬慰道:“大家也不必過於擔心,日軍在魯南的總兵力的確已經增加到了六萬人,不過這只是暫時的,只要我們能夠堅持十天半個月,日軍的主力部隊肯定會被調走,到時候魯南還得是咱獨立團的天下!”

話音方落,機發參謀柳忻忽然扭着纖腰走了進來,旋即立正敬敬禮道:“旅座,軍政部緊急戰情通報!”

“緊急戰情通報?”嶽維漢皺了皺眉頭,旋即頭也不擡地道,“念!”

柳忻少校當即打開文件夾,念道:“魯南行署暨寶山旅:薛嶽兵團、唐恩伯兵團於今日凌晨於平頂山一線全殲日軍之第26師團,斬獲空前大捷,特此告知。軍政部,何應欽,民國二十七年六月三日。”

“平頂山大捷!?”

“全殲日軍第26師團!?”

李玉龍、牛大根等軍官聞言頓時興奮不已。

“旅座,這下好了。”李玉龍更是狠狠擊節道,“小鬼子在武漢戰場吃了大虧,多半會從別的戰場抽調精銳部隊前去增援,不出意外的話,魯南的第108師團很快就會被調走了,這樣一來咱們獨立團身上的壓力可就大爲減輕了。”

劉毅也興奮不已地道:“旅座,這對咱們獨立團來說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嶽維漢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喜悅之『色』,平頂山大捷,日軍第26師團被全殲,這對於獨立團而言的確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可對於武漢會戰乃至雲集武漢戰區的一百多個國軍主力師來說,卻未必就是好事!

甚至……還很可能是一場禍事!

劉毅見嶽維漢情緒不高,當下向衆人宣佈道:“行了,今天就議到這,散會。”

戰情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獨立團已經不用再考慮如何粉碎第108師團的掃『蕩』了。

很快,與會的軍官就紛紛離開了,作戰室裏便只剩下了嶽維漢跟劉毅兩人,劉毅猶豫了片刻,還是向嶽維漢道:“旅座,你似乎有些不高興?”

“不,我不是不高興,而是有些擔心。”嶽維漢搖了搖頭,道,“我是真擔心哪。”

“擔心?”劉毅愕然道,“薛嶽兵團、唐恩伯兵團在平頂山全殲了日軍第26師團,取得了僅次於魯南大捷的空前大捷,這對於整個抗戰來說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我相信武漢會戰的局勢也將大爲緩和,旅座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

“常言道,禍兮福所依,福兮禍所倚哪

。”嶽維漢不無擔憂地道,“我擔心蔣委員長會因爲平頂山大捷而再度信心膨脹,然後重蹈徐州會戰的覆轍哪!徐州會戰的危局,雖然讓我們僥倖化解了,可這次要是再有個什麼閃失,恐怕就很難挽回了。”

嶽維漢的擔心是很有道理的,因爲蔣委員長經常犯這樣的錯誤。

歷史上的八年抗戰有過很多這樣的例子,國軍但凡取得一場小規模的勝利,接下來肯定就是一場大規模的潰敗,臺兒莊大捷之後緊接着就是徐州大潰敗,萬家嶺大捷之後緊接着就是武漢淪陷,崑崙關大捷之後緊接着就是豫湘桂大潰敗!

嶽維漢可以力挽狂瀾將寶山營官兵從四行倉庫這處戰略絕地帶出來,可以力挽狂瀾將南京城內的七十萬難民救出來,也可以力挽狂瀾拯救黃淮地區四十幾縣數千萬百姓的命運,卻不可能改變整個國軍高層,更不可能改變蔣委員長的思維模式!

可以想象得到,平頂山大捷之後,整個國軍高層有很大可能會變得盲目樂觀,而蔣委員長只怕又要信心膨脹了,搞不好就會盡出國軍主力大舉反擊日軍,那樣的話,武漢戰區的國軍主力就危險了,武漢會戰恐怕也只能以失敗而告終了。

劉毅凜然道:“旅座,您擔心蔣委員長會下令反擊?”

行想事成 如果蔣委員長真的下令全線反擊,那麻煩可就真大了!

國軍雖然兵力佔優,可無論是單兵素質還是武器裝備都遠遠遜『色』於日軍,憑藉事先構築的堅固國防工事,國軍還能勉強抵擋日軍的攻勢,偶爾還能在局部戰場集結起足夠優勢的兵力打幾仗小規模的殲滅戰,就像這次的平頂山大捷。

可是,國軍要是全線反擊,那就必須要放棄已經構築完成的堅固國防工事,就意味着要跟日軍打野戰,野戰可是日軍最喜歡也最擅長的作戰方式,打野戰,國軍十個精銳師都未必能頂得住日軍一個野戰師團的進攻哪,那這仗還怎麼打?

嶽維漢悵然道:“以蔣委員長的心『性』,『『熱門小說網』』。”

“那怎麼辦?”劉毅急道,“旅座,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馬上動身去冀南,也該去冀南了。”嶽維漢吸了口氣,凝聲說道,“到了冀南之後,立即讓各團、各營歸建,然後儘可能地給日軍制造麻煩,這樣好歹也能替正面戰場的國軍主力分擔些壓力,我們寶山旅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

鄭州,日軍前線指揮所。

華中方面軍司令畑俊六大將已經飛抵鄭州,正召第三軍、第五軍、第七軍司令官及參謀長召開檢討會議,第三軍參謀長騰田智少將剛剛向畑俊六做了深刻的檢討,並且提出了應對之策:“我認爲,皇軍應該示敵以弱,引誘支那軍反擊。”

“示敵以弱,引誘支那軍反擊?”畑俊六道,“騰田君,能說說理由嗎?”

“哈依

。”騰田智猛然低頭道,“第26師團剛剛玉碎,支那軍士兵正盛,此時再正面強攻,皇軍必死傷慘重,此原因之一;支那軍於平漢線南段、長江北岸構築了大量堅固之國防工事,皇軍若一味強攻,代價必然沉重,若能將支那軍誘出工事,兩軍野戰,則正好能夠發揮皇軍的野戰優勢,此原因之二,由此,我認爲應該示敵以弱、誘敵野戰。”

“喲西。”畑俊六欣然點頭道,“騰田君,那麼你認爲支那軍會上當嗎?”

騰田智非常自信地道:“只要皇軍暫停攻勢,裝出後繼乏力的樣子,我相信支那領袖蔣是一定會上當的,他一定會做出戰略上的誤判,認爲大舉反擊的時機已經成熟,然後就會命令所有的中國軍隊展開全線反擊!這是毫無疑問的!”

“喲西。”畑俊六大將欣然道,“命令,各軍暫停進攻。”

…………

日軍的異常舉動立刻引起了國軍高層的密切關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