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持刀武者一愣,旋即意識到自己問的太過唐突了,畢竟一個只有靈仙境的小子覺醒了天賦技能這血脈可是很驚人的,這個天賦技能絕對不會簡單。同時持刀武者明白,葉凡的來歷怕是非常不簡單,肯定知道有的神靈可以用別人的天賦技能煉製神器,畢竟這些常識只有那些真正的神靈才會知道。

  • Home
  • Blog
  • 持刀武者一愣,旋即意識到自己問的太過唐突了,畢竟一個只有靈仙境的小子覺醒了天賦技能這血脈可是很驚人的,這個天賦技能絕對不會簡單。同時持刀武者明白,葉凡的來歷怕是非常不簡單,肯定知道有的神靈可以用別人的天賦技能煉製神器,畢竟這些常識只有那些真正的神靈才會知道。

持刀武者哈哈笑道:「是我唐突了,你能夠在這個年齡就覺醒將來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啊。」

葉凡笑道:「前輩啊,不知道中央神殿現在是否還有非常強大的神靈坐鎮?」

持刀武者眯著眼睛,他沉吟片刻,這才道:「中央神殿現在最強的也就是一尊神將,他能夠發揮出初位斬仙境的實力,如果你們真的要戰勝他,或者將之幹掉,最好將他引出城來,這樣他就無法發揮出斬仙境的實力來。」

葉凡一愣,好奇道:「難道神殿能夠讓你們發揮出更強的實力來嗎?」

持刀武者點頭道:「神殿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雖然它就是封印我們實力的罪魁禍首,但是在神殿中只要不是深入那個核心區域,封印的力量反而要小很多。當然,你們也可以將戰場放到神殿禁區中,那裡是通往第三層神殿的入口,封印這裡最為可怕,在那裡大戰,那傢伙最多只能夠發揮出武仙圓滿的實力。」

葉凡有些奇怪的看著持刀武者,按理來說這傢伙跟神殿中的那些神靈應當是一夥的才是,為何他要將這些信息告訴他?難道這是一個坑,持刀武者只是為了坑他?

葉凡腦中閃過這樣的疑問,不過他並未將這個疑問說出來,而是直接觸動【真武之眼】這個天賦技能,一瞬間無數的信息傳遞而來,雖然沒有任何畫面顯示,但都在告訴他持刀武者並沒有說話。

葉凡想不明白持刀武者到底想要幹什麼,不過這根本不重要,只要對方沒有說話那就行了。葉凡很快就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白袍公子哥,他不打算進這個鎮子了,而是直接去神殿。

葉凡一行人很快消失,持刀武者目送他們離去,才回到鎮子中,很快他的身邊出現一個女人,非常的美麗,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強烈的神聖味道,讓人無法生出任何的褻瀆之心來。

「你為什麼要將這些東西告訴他們?」

女子疑惑的看著持刀武者。

持刀武者淡然道:「我的目的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只是覺得那小子很不一般,或許能夠給這個死水般的地方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

「不一般?」

女子蹙了蹙黛眉道:「的確很不一般,雖然他的父母肯定是強大的神靈,但是他的實力明顯太弱了。如果我沒偶料錯的話,他的血脈應當非常高貴,只不過這種血脈是隱藏的,最開始或許就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只有一步步修鍊激活自身血脈,才能真正獲得強大的力量。」

持刀武者笑道:「這種人在宇宙國中可是非常少見的,要麼他們天生是非才,要麼他們就是那種非常可怕的天才。這小子先前說他領悟了天賦技能,我就很吃驚了,要知道他現在的力量才剛剛覺醒,就能夠領悟神級天賦技能,他的血脈怕是要強過我們的預料。」

「能有多強?」

女子有些不以為然。

持刀武者笑道:「還記得當初我們遇到的那個人嘛,他可是一尊非常恐怖的神靈啊,絕對要強過這裡任何一尊被封印的神靈。雖然當初他表現得很普通,但是直覺告訴我,這裡的封印對他根本沒用。」

「怎麼可能?」

女子嚇了一跳,她可是非常清楚,母源邪母雖然只有頂級主神的實力,但是神殿卻是母源邪母的母親煉製,那是神尊煉製的東西啊,就算是強大的主神進入這裡,怕是也要被限制修為,而一個人進入這裡不受絲毫影響,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他是神尊。

女子真的嚇了一跳,當初那個男子她也見過,可她從未放在心上過,只當對方是一個仙境武者罷了。

「你怎麼突然提起這個?」

持刀武者笑道:「你難道不覺得這小子跟他有關係嗎?」

女子遲疑道:「這個肯能性倒是很大,畢竟這裡可是天玄世界,別說神靈,就算是一尊稍稍強大的仙境武者都不可能存在。只是就算他的身份不一樣又能怎樣,這個似乎跟我們沒有什麼關係吧?」

持刀武者沉聲道:「關係可大了,我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咱們要重獲自由還必須依靠這小子才行。」

女子有些驚異的看著雙目放光的持刀武者,她隱約間感覺到他或許已經做出了某種決定,只是她很是遲疑,如今那些傢伙看情形很快就能打破這裡的封印,他有必要冒這個險嗎?

持刀男子沒有理會女子,他很快消失不見,似乎真的要做些什麼。

……

「這裡就是中央神殿嗎?」

葉凡遙望神殿,他立時感到一種震撼的感覺,這座神殿看上去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市,本來他是打算帶人強行攻進去的,但是在看到神殿的第一眼之後,就打消這種念頭。神殿完全被一種可怕之極的神力籠罩,葉凡感覺怕是只有真正的神靈才能將神殿的防禦轟開,就他們這些人如果真的去嘗試,那簡直就是貽笑大方的事情。

白袍公子哥同樣看出來了,不過他顯然要比葉凡有見識,聞言點頭道:「這應當就是神殿了,咱們要如何進入其中了,找這樣的情況來看似乎不大可能啊。」

月修玄面色凝重的道:「這個世界生存的都是神靈,他們一眼就能看穿我們的本質,咱們很難矇混過關。」

白袍公子哥看著葉凡道:「不知道公子有什麼打算?」

葉凡眼皮一跳,他感覺白袍公子哥的語氣跟先前有了很大的不同,難道是因為持刀武者說他是神靈之子之故?葉凡倒是希望如此,擁有一個讓人敬畏的身份絕對能夠讓他如魚得水,而且他神靈之子的可能性九成九,算不上是糊弄人。

葉凡看著遠處神光璀璨的神殿,他微微笑道:「要說不能混進其中到不至於,我手下就有一尊神靈轉生體,如果由她混入其中,還是很有可能成功的。」

「神靈轉生體?」

白袍公子哥心頭一震,他的目光飛速掃過葉凡身後的人,邪母自然被排除了,他看向邪艷等人,瞬間心神猛地一震。

這些人都繼承了神職!

白袍公子哥非常清楚神職可不是地攤貨,這種東西就算是在天邪大世界這種地方都是可遇不可求,他完全沒有想到葉凡身邊的幾個女人全都繼承了神職。

這小子絕對是神靈之子,或許當初那尊擊殺界之主宰的存在就是他的某位長輩。

葉凡沒有理會這些人的震驚,他看向邪艷道:「要混入其中應當不是什麼難事吧?」

邪艷笑眯眯的道:「人家本來就屬於邪惡系神靈,雖然現在的只是一個轉生體,但是絕對不會被人瞧出虛實來的。」

葉凡對於邪艷的能力還是充分相信的,這個女人雖然太過豪放了,但辦事還是很靠譜的。要混入神殿中,最好的辦法莫過於進入一件神器之中,然後讓邪艷帶著進入其中。葉凡所中雖然有生命母巢戰艦這種頂級神器,但是他還是不決定動用,葉月兩家對於他來說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敵人,沒有必要將自己的底牌暴露在對方的面前。

葉凡將當初由光明系神族打造的那艘仙級戰艦拿出來了,這艘戰艦雖然不是神器,但也絕對是頂級仙器,只瞧白袍公子哥跟月修玄那震驚的目光就能看出來。眾人進入戰艦中,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由邪艷帶著直接入城。 邪艷絕不是一個喜歡低調的人,她沒有偷偷摸摸入城,而是直接選擇大搖大擺的方式從神殿正門走進去。神殿正門可是有人鎮守的,這是邪狼族普通的神靈,他們的實力只有普通無限級別,可是邪狼族得有的種族天賦卻十足十的。邪艷絕對是大美女,尤其她那骨子裡的風流味道任何男人看到都容易上火,哪怕她如今因為葉凡的緣故變得異常的收斂,任何男人看到她都會忍不住心火涌動,**變得不可自持。

就在邪艷出現在神殿正門前時,無數的邪狼族目光閃爍著綠芒,他們的種族天賦變得蠢蠢欲動,竟然全都恨不得衝上前去,將邪艷撕成碎片。

面對成百上千個如狼似虎的邪狼族武者,邪艷淡定得很,她不屑的掃過這些發情的邪狼族武者,哼道:「你們的大王在不在?」

邪艷的話就像很有殺傷力,這些邪狼族武者一瞬間渾身一震,他們眼中的**很快消退,看向她的目光雖然還有貪婪之色,但是更多的而是遺憾跟懼怕。邪狼族的人好色如命,可作為邪狼族的王,雖然完美的繼承了這種特性,但他似乎是一個佔有慾極強的人,自己的女人禁制任何人染指。

邪艷指名道姓要見王,在這些邪狼族的武者看來,這就是他們王的女人,雖然垂涎三尺,但是他們絕對不敢對王的女人心存窺視之心。

當即一名邪狼族統領出列道:「啟稟夫人,王現在並不在神殿中,他被神主召喚進入第五層神殿中,正參與進攻邪母的戰鬥中。」

邪艷哼道:「那死鬼希望能夠完好無損的回來,不然老娘定要讓他好看。哼!現在第五層情況如何,我們邪狼族不會傷亡慘重吧。」

邪狼族統領笑道:「夫人不用擔心,咱們邪狼族出名的就是勇士多,就算陣王一些,用不了多久就能補充回來。」

邪艷沒有理會這些邪狼族的武者,她婀娜多姿的朝著神殿中央走去,猶豫神殿的設計跟第一層的完全一樣,她還是熟么熟路的。

邪狼族一群武者看著邪艷搖曳的背影咽口水,一個個都如同一頭頭髮情的野狼,要不是對他們的王充滿顧忌,這些傢伙絕對這一刻會集體暴走。

「王真是好運啊,這麼極品的女人也不知道是哪裡找來的,以前那些根本就連提鞋都不配。」

「咕嚕!大人啊,小的倒是願意跟夫人提鞋,真是就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嘿!你可以去啊,就是不知道王回來之後,你小子還會不會再做一個男人了。」

「哈哈!統領說的沒錯,王的女人要是敢染指,你就要做好成為太監的準備,以前可是有不少人用殘酷的事實證明了這條真理。」

……

邪艷打著邪狼王的名義異常順利的就進入了神殿核心區域,不過她還是遇到了麻煩,不是邪狼王那些雙目冒綠光的武士,而是來自邪狼王的女人。邪狼王作為邪狼族最強的王,他的女人完全可以用萬來計數,雖然被封印在母源神殿中,但是這並沒有影響到邪狼族強橫的繁衍能力,自然邪狼族的女人也是整個母源神殿中所有神族中最多的。

邪狼族的女人就跟男人一樣,都是天生的狼,她們對於**充滿難以遏制的渴望。邪狼王的確強大,但他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自然不可能一一照顧,這對他身邊這些如狼似虎的女人了愛說,紅杏出牆的危險性太過,一旦敗露,那可是要死人的,基本上很多女人都將時間跟功夫發在爭寵上。

邪艷絕對是超級大美女,尤其她那骨子裡露出來的風騷勁,就算是最風流的邪狼族女人都要望塵莫及。

邪狼族的女人評價一個女人的誘惑絕對不是看她到底有多美,而是看她到底有多騷,邪艷完全符合邪狼族的審美標準,她的出現無疑給邪狼王龐大的後宮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幾乎是一炷香的時間內,就有一大群女人出現,一個個面帶煞氣,完全就是來者不善。

邪艷真的很意外,本來她已經做好要應對如狼似虎的邪狼族色狼了,沒想到真正衝上上來的卻是一群女人,這讓她有一瞬間的愣神。

「該死的賤人,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還敢獨自找上門來!」

一群婦人將邪艷團團圍住,這些女人雖然都是邪狼王的女人,但是修為真正強大的還真不多。邪艷發現,第二層神殿世界中並不是所有人的實力都達到武仙境,起碼這些女人就有沒有這個實力,以她的見識很快就能推測出,這些女人應當是在被封印進神殿之後出生的,也就是說她們並不是真正的神靈,充其量就是神靈的後裔,已經不具備神靈的神力了。

邪艷冷冷一笑,她的手中出現一桿神矛,閃電間就將這些圍著自己的女人轟飛,她並未殺人,這倒不是她心慈手軟,而是她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邪艷的武技絕對恐怖,雖然邪狼王這群女人人多勢眾,但是很快就被她轟飛,不多時就殺到神殿核心區域。整個過程都沒有出現人來干預,顯然這是邪狼王女人之間的戰爭,他的那些手下是不敢幹預的。

「現在該如何做?」

進入神殿核心區域,邪艷並沒有莽撞的去闖,她隱約間察覺到神殿的核心區域有強大的武者鎮守,據算她冒充邪狼王的女人怕是也無法接近。

葉凡等人都出現了,他率先開口道:「從現在的情形來看,以咱們的實力要掌控這座神殿太難了,畢竟這裡的武仙數量太過誇張,我們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將他們統統擊殺。」

邪艷笑道:「主人不是能夠變換模樣嘛,主人就變身成為那位狼王如何,一旦成為那位狼王,主人就將輕易掌控這座神殿,以及所有的狼族武者。」

葉凡皺眉道:「你這個主意雖然不錯,但是我好想沒有那個實力假扮狼王吧。」 葉凡雖然對邪艷的提議砰然心動,但他很清楚那位邪狼族的狼王一身實力絕對能夠達到斬仙境,這個程度的武者,他要變成其模樣,最大的難題就是實力。如果真是武仙境修為還可以考慮,葉凡絕對不介意控制整個邪狼族,讓其為自己所用,可他覺得這根本就不是可能的事情。

首先邪狼王並不是真正的修為只有斬仙境,這傢伙可是一尊真正的神靈,在這個地方只不過是修為被壓制罷了,他就算利用一些手段讓自己能夠達到媲美斬仙的程度,也很容易被人識破。

邪艷吃吃笑道:「艷兒知道主人在擔心什麼,其實艷兒覺得主人根本就是白擔心了,主人的本體辦不到,但是我們可以製造一舉身體啊,現在唯一的麻煩就是我們並沒有見過那位邪狼王,不然現在就可以冒充他。」

葉凡忍不住好奇道:「製造一具身體?怎麼製造?」

邪艷笑道:「這個問題自然交給母娘就得了,他除了製造神母外,用主人的一絲血肉為藍本製造一句身體應當不是太大的難題。」

葉凡皺眉,他直接聯繫上母娘,後者現在正在生命母巢戰艦內主持一切事務,聽到葉凡召喚並沒有現身,只是將自己的聲音傳遞到他的腦海中道:「不知道主人找屬下所為何事?」

葉凡直接道:「聽邪艷說你能夠製造一具身體,讓我具有對抗那個邪狼王的能力?」

母娘聽到葉凡的話一呆,他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的道:「這是邪艷說的嘛,我的確能夠藉助生命母巢製造身體,不過這種身體的模板都是神母的,臨時給主人創造這可是很麻煩的。」

葉凡一愣,遲疑道:「只有女人的嗎?」

母娘嘿嘿笑道:「臨時製造可是很麻煩的,當然這種麻煩並不是說要創造一具肉身有多難,而是這種肉身還必須是跟主人血脈完全契合的身體,這就很麻煩了。當然,如果主人只是需要一具武仙境的身軀,屬下倒是可以輕易做到。」

葉凡搖頭,一具武仙的身軀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是多此一舉,只要藉助如意神甲的能力就能辦到,他要的是一具神體。這種身體在其它地方葉凡或許根本無法動用,但是只要是在這個被封印修為的神殿中,應當能夠輕鬆駕馭。

「女人的身軀就女人的吧,反正我有墮神面具,可以變回男的,雖然麻煩一些,但暫時也只能這樣將就著了。」

母娘笑嘻嘻道:「主人不用擔心,這件事情不用等多久就能搞好,畢竟一切都是現成的,唯一需要的就是主人的血肉,這點容易得很,只要主人現出來一點就成。」

母娘對於這件事情的情緒很高,根本不用葉凡催出,他就直接從葉凡身上採集血肉,那是一種非常奇特的感覺,沒有絲毫的痛楚,不過他卻清晰感應到自己的血肉被取走一部分了。

母娘雖然說很快就能搞定,但絕不會是現在就將這件事情搞定。葉凡暫時將這個問題拋諸腦後,他看向邪倩道:「馬上開啟這裡的傳送陣,咱們去第三層。」

邪倩點頭,十多個邪母很快忙碌起來,傳送陣並沒有封印,一直處於開啟狀態,顯然邪狼族要隨時保持跟第三層神殿空間的聯繫。

一行人很快踏足傳送陣,這次他們出現的地方跟上次簡直就是一模一樣,不過不同的是他們才剛剛出現,就感到無數強橫的氣息向著他們所在方位靠攏,清一色的武仙,修為最弱都是三四重,絕對的恐怖。

這是一支可怕的部隊,每一個人都身披重甲,但是他們卻速度如風,閃電間朝著他們聚攏而來,敵意毫無一絲遮掩。

一行人一瞬間心神就緊繃起來,所有人第一時間內聚攏在一起,組成一個戰陣。

敵人很快出現了!

葉凡吃驚的是這些人竟然全都是女人,每一個修為都達到武仙境圓滿,讓他一陣心驚肉跳的是足足有三百人。

這些女戰士散發出的殺氣實在是太恐怖,葉凡雖然第一次見到,但已經很肯定她們都是殺戮中成長起來的,每一個手中被屠殺的生靈數量絕對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葉凡從這些女人身上感到一種可怕到極點的威脅,他第一時間就將如意神甲的增幅開啟,同時也將願望腰帶的一個願望使用,一瞬間他的實力達到武仙圓滿了。這些突然冒出來的女武士非常的狠辣,相隔還有一段距離,她們就放箭了,一輪箭雨射來,將每一個人都鎖定,那恐怖的鋒芒絕對都能夠一擊斃命。

葉凡是處於最前端的,絕對是第一個被射死的,他沒有絲毫猶豫,第一時間就出劍了。

劍噬天下!

這一招群攻劍招,破甲劍氣、破防劍氣同爆,閃念間就將所有的劍雨卷了進去。

「轟轟轟……」

射來箭雨異常的恐怖,一瞬間爆發出遠超武仙圓滿的未來了,葉凡的臉色有些蒼白,這一劍幾乎一瞬間就耗盡了他體內的力量。葉凡不敢有絲毫怠慢,一瞬間就出發生生不息的力量,消耗一空的劍氣瞬間又恢復到最佳狀態,他沒有坐以待斃,等候這些女武士殺過來,而是主動沖著這群女武士衝殺過去。

葉凡有過試煉夢境中獨佔上千自己的經歷,說實話三百個同階女武士,他還真不怕。

萬劍歸一!

葉凡一出招就是最強一劍,可怕的劍意如熾,他挑選的是三百女武士中最強的一個,這個女人是一把尖刀,她沖在最前邊。 我願意 面對葉凡這一劍,這名女武士的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她沒有絲毫避讓的意思,手中的彎刀直接劈斬。

這一刀簡單直接,可卻將葉凡這飄忽不定,難以捕捉真正攻擊目標的一劍直接封死,這不是防守一刀,而是攻擊刀法,她要用更強的攻擊來擊潰葉凡。

葉凡清晰感應到女武士這一刀的強橫,沒有絲毫花哨,這是在逼他硬碰硬。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女人,一瞬間就給葉凡一種是在獨自面對青衫劍客的可怕感覺,招式沒有任何的破綻,也不會給他留下任何的破綻,

鏘!

刀與劍發生碰撞,一瞬間雙方的身軀同時一震。

旗鼓相當!

葉凡的目光異常陰冷,他並沒有因為自己一劍被女武士擋下有任何驚訝的,他閃電間再度出劍,就如同在試煉夢境中一般,同樣的萬劍歸一,卻施展出無數中不同的招式,那種攻勢完全就是連綿不絕。

葉凡很是瘋狂,他雖然知道自己面對的女武士非常可怕,他還是第一時間將上百名女武士圈進了自己的劍氣籠罩範圍。

最開始同葉凡硬碰硬一劍的女武士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她感覺葉凡這是在**裸的羞辱她,這混蛋竟然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戰上百人,真當她是紙糊的不成。然而,很快女武士震驚的發現,雖然她們有上百人在圍攻葉凡,但是每一個人造成的壓力竟然都完全相當,僅僅數十個呼吸的時間,她們一百多個人被他一個人壓制住。

怎麼可能?

所有的女武士都感到異常震驚,她們每一個的實力都不弱於葉凡,而這傢伙竟然以一己之力壓制她們一百多個,難道是她們的實力太弱了不成?

以一挑百對於葉凡來說根本沒有一點壓力,雖然這些女武士的個人戰力都很強,組合起來也非常強大,但是絕對沒有一千個青衫劍客聯手那麼變態。

葉凡看到這些女武士眼中的羞怒,他不由哈哈笑道:「一百多個還不夠啊,你們所有人一同上吧,今天本公子一個人就能將你們收拾了。」

「混蛋!」

女武士首領氣得渾身發顫,她感覺自己被徹底羞辱了,一個男人竟然敢在她的面前耀武揚威,而她竟然在一百多個族人的聯手之下,還被對方直接壓制住,這讓她這個邪武族同代第一高手感到顏面盡失。

要知道在邪武族男人就是附庸,他們支配在家帶孩子,操勞家務,什麼時候敢在她們強大的女武士面前這麼囂張過。

女武士首領一瞬間爆發了,手中長刀爆發出恐怖的鋒芒,瞬息間她的速度飆升到極致,幾乎是閃念間就出現在葉凡的面前。

這一刀就是一個快字,絕對超越了一般武仙所能達到的極限。

葉凡眼皮一跳,他清晰感應到女武士首領使用了天賦技能,這讓他明白這些女人雖然現在實力跟他相當,但她們就算不是神靈,也是神靈後裔,絕對能夠激活天賦技能。葉凡幾乎是看到女武士首領斬出這一刀時就知道自己絕對無法擋住這一刀,不過他有辦法,幾乎是瞬間他就是用了第二個願望。

砍不中我!

這個願望不是葉凡第一次用了,他知道看上去這個願望非常的荒謬,可是威力絕對很強,因為會女武士的實力很強,要強行限制對方的速度根本不可能,所有隻是干擾對方的精準度,讓對方一刀直接斬偏。

幾乎是瞬間,讓女武士首領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她必殺一刀竟然從葉凡的身邊斬過,連丟方一根毛髮都沒有碰到,最讓她抓狂的是整個過程中葉凡站在那裡不動,似乎早就知道她一刀只是虛有其表,根本砍不中人似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