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收完所有的玄票,她和北流殤一起,去了一趟錢莊。

  • Home
  • Blog
  • 收完所有的玄票,她和北流殤一起,去了一趟錢莊。

除了幫那些人換的玄石,她另外兌換了一百萬中品玄石出來。

還剩下一百多萬玄票。

她先是買了不少米面油糧,她之前帶進山海圖的糧食種子和蔬菜種子,已經開闢出田地,種下了。

蔬菜已經能吃了,但糧食距離收穫,還需要一段時間,所以有必要囤一點糧食。

光吃菜可不行,剛好已經長出來一些草了,她又買了一些雞鴨鵝以及豬牛羊的幼崽,還有一些魚蝦蟹的幼苗。

這些都是活物,不能放進儲物戒,北流殤的隨身空間,同樣不能放。

兩人進進出出好多趟,才將各種幼崽幼苗全部送進山海圖。

陳老等第一批住戶高興壞了。

其實他們有飯吃能吃飽就行了,有了這些幼崽幼苗,用不了多久,他們的生活水平可以提升一個大檔次。

狐仙姐姐(羽仙子)對他們可真好!

新來的一批人,則是鬆了一口氣,一頓飯後,他們已經了解這裡的伙食水平了,飯和蔬菜管夠,少量肉乾魚乾,至於新鮮的肉和魚,是沒有的。

這下子好了,以後還是有新鮮的肉和魚吃的。

夜千羽將買來的米面油糧從儲物戒里卸出來,又扔出來一堆漁網,漁網是她在買魚蝦蟹的幼苗時,一起買的。

「你們看著侍弄吧。」

雞鴨鵝以及豬牛羊的幼崽,搭建幾個棚子,用木柵欄圍起來圈養就行了,剛好建築材料還剩下一些。

至於魚蝦蟹的幼苗,就用漁網攔在河裡,養在漁網之間就行了,等以後挖了池塘,可以養到池塘里。 吃的方面解決了,夜千羽又買了不少布料,等以後種上了桑樹,就可以養蠶自己織布了。

吃和穿,花費其實不多,還剩下大幾十萬玄票。

夜千羽又買了不少木材,剩下的玄票,她打算用來買人。

先買有一技之長的。

比如會燒磚塊和瓦片的,會開採石頭的。

建築材料,無非是木材、磚塊瓦片和石頭。

木材現在用買的,以後等那些樹苗長大了,就可以自給自足了。

而磚塊瓦片和石頭,山海圖裡別的沒有,多的是泥和山,泥可以燒磚塊瓦片,山可以採石頭。

比如會做木工活的。

有了木材,傢具什麼的,完全可以自己打。

比如會燒陶器瓷器的。

還是那句話,山海圖裡別的沒有,多的是泥,肯定有適合燒陶器瓷器的泥。

比如會冶鍊鐵礦的,會打鐵製作工具和武器的。

山海圖裡那麼大,肯定能找著鐵礦。

比如會養蠶、繅絲、織布的。

這是為了以後做準備。

買完有一技之長的,她又去奴隸市場買了不少十來歲的少年少女。

這些少年少女,可以向那些有一技之長的拜師學藝。

到此,所有的玄票花光了。

夜千羽詳細地制定了一個章程。

山海圖裡的所有人,包吃包穿包住。

然後做活可以獲得積分。

積分可以用來兌換玄石、兌換小聚玄陣的修鍊時長,還可以兌換重塑丹和延壽丹,以及其他的一些丹藥!

她給了小德子五十萬中品玄石,一些從雲姬儲物戒里拿來的上品玄石,幾瓶重塑丹和不到一瓶延壽丹,以及一些輔助修鍊的丹藥。

她是五品煉藥師,重塑丹是五品丹藥,她可以煉製,延壽丹是六品丹藥,她暫時還無法煉製。

事實上,這不到一瓶延壽丹,還是她從滄雲小世界帶過來的。

延壽丹需要花費的積分是最多的,她會趕在這些人湊夠積分前,晉級六品煉藥師。

每個人積分的統計以及物品兌換,由小德子負責。

這等於是小德子的工作,每天都可以獲得積分。

陳老則負責侍弄葯田,每天也可以獲得積分。

她已經想好了,等張靈玉帶回了藥草種子,陳老先種植普通的藥草練手,等熟練了,再種植珍稀的藥草。

九重高塔第一層,有怎麼種植藥草的書籍,她謄抄了一份給陳老。

花家兄弟,她也是格外照顧的,如果沒有花臨風,真的很難給雲姬下毒,從而順利殺死雲姬。

夜千羽先是允諾兩人,他們的延壽丹,不需要用積分換,以後她會直接給他們。

然後開始安排兩人的工作。

她讓花臨風先養身體,身體養差不多了,就教那些小孩和那些少年少女識字讀書,以及教他們一些做人的道理,不需要每天都上課,他看著安排就行了,不過積分是每天都可以獲得的。

花臨風很感激這樣的安排,他現在只是普通人,不管是體力還是力氣,都不如修鍊者,讓他做別的活,他肯定不如別人,但讓他教書的話,他還是能勝任的,畢竟被雲姬關著的幾年,他每日的消遣就是看書。 他已經不能修鍊了,要積分其實沒用,但是他可以兌換玄石和丹藥給玉樹用。

至於花玉樹,夜千羽讓他統籌全局,也就是說,每天要做些什麼,都由他來安排。

他自己就不用做活了,修鍊就行。

夜千羽給他的積分是最多的,足以支付修鍊的花費。

這些人需要一個領頭的,她想讓花玉樹當這個領頭的。

一則,她和花玉樹比較熟,對他的品性也比較放心。

二則,在這些人當中,花玉樹的天賦算是比較好的,剛二十歲,大玄師境界。

想了想,她問了花玉樹的天賦屬性,然後拿出幾份相應屬性的天階功法,讓他碰碰看。

結果每一枚玉簡,花玉樹都能感覺到裡面的信息,也就是說,花玉樹的天賦很不錯,這讓她有些意外。

花玉樹則是震驚了,竟然是天階功法!這些竟然全都是天階功法!就連那些大宗門大世家都沒有天階功法,夜姑娘卻拿出來這麼多,難道夜姑娘真的是九尾天狐化形的?

夜千羽讓他選了一份,剩下的收了起來。

對於那些小孩,因為年紀小,夜千羽肯定也要照顧一二,在他們滿十二歲之前,每天都可以獲得一定量的積分,用來兌換玄石和丹藥,滿十二歲以後,每天獲得的積分數量減半,也就是說,需要開始做活了,滿十五歲以後,不再無償發放積分,想要積分,自己做活去賺。

至於那些少年少女,她就不刻意照顧了,買下他們,主要是為了培養技術工種,當然,他們去做學徒,也是有積分可賺的。

將這些事安排好,兩天的時間只剩下半天了。

雲姬的儲物戒里,還有不少別的東西,不過沒有價值太大的。

雲姬似乎太自信自己的實力了,像樣的防禦寶物和攻擊寶物都沒有一件。

幾件魔具都是二級的,只能抵擋大玄師境界的攻擊。

魔核也沒有,想來是因為沒有高級魔具,懶得收集。

最多的是各種助興葯和算不上太厲害的毒藥。

北流殤中的妒紅顏,有幾份。

那種讓人全身變成藍色,然後衰弱而死的毒藥也有幾份,名叫致命幽藍。

雲姬在毒藥上應該有幾分造詣,卻全用在了邪道上。

研究出來的兩種獨門毒藥,一種是為了控制自己看上的男人,一種是為了毀掉和殺死比自己漂亮的女人。

雲姬死去的那一刻,想來是後悔的吧?

夜千羽將各種助興葯和毒藥以及各種有毒藥草有毒材料拿出來,沒毒的藥草也拿出來,剩下的上品玄石拿出來,又將六品和七品的丹藥拿出來,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全甩給了小德子。

小德子那邊,積分能兌換的東西太少了,給小德子擴充一下商品庫存。

北流殤將火麒麟的屍體拿出來,將內丹剖了出來。

他讓夜千羽收著,好歹也是神獸的內丹,雖然神獸血脈的比例不高。

夜千羽正要收進儲物戒,小黃雞突然從血玉鐲子里跳了出來,一口將火麒麟內丹吞了下去。 夜千羽被嚇著了,小黃雞和火麒麟內丹個頭差不多大,都是只有拳頭大。

小黃雞是怎麼把火麒麟內丹吞下去的?看小黃雞的肚子,並沒有鼓起來。

夜千羽傳心聲給小黃雞,問它是怎麼做到的。

小黃雞歪著小腦袋用心聲回話:「我有兩個胃,一個是正常的胃,還有一個是空間胃,可以裝下比我身體大很多的東西。」

好吧,夜千羽大概懂了,小黃雞有空間系,有一個空間胃,不稀奇。

小黃雞將小腦袋歪向另一個方向,頭頂的呆毛一晃一晃的:「主銀主銀,我要睡上一覺。」

夜千羽知道,小黃雞睡覺是為了煉化火麒麟內丹,以前,小黃雞吞下一小塊天地玄髓的時候,也睡了不少時間。

火麒麟內丹,估計也只有身為鳳族的小黃雞消受得起了。

她點點頭:「好的,睡吧。」

小黃雞立刻鑽回血玉鐲子,回到它在九重高塔第一層的房間,呼呼大睡去了。

北流殤將火麒麟的皮剝了下來,火麒麟的皮,火抗很高,還很堅韌,是製作防具的好材料。

他依然是讓夜千羽收著,等去了東大陸,看能不能找人做成防具。

剩下的火麒麟肉,可以當食材,吃下去大有裨益,尤其對於火系的來說,他也切成塊讓夜千羽收著了。

傍晚,左影和張靈玉回來了。

左影給了夜千羽好幾個儲物戒。

張靈玉同樣給了夜千羽好幾個儲物戒。

夜千羽將血契抹掉,對兩人造成了一點不嚴重的傷害。

張靈玉不知道山海圖的存在,只當左影也去買珍稀藥草了。

夜千羽將樹苗草籽和藥草種子送進山海圖。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出發去大荒的旅店。

北流殤帶著血玉鐲子趕路,夜千羽、左影、張靈玉呆在血玉鐲子里休息。

等北流殤累了,休息過來的左影和張靈玉再出去和北流殤換班。

三日後,趕到大荒的旅店。

旅店裡坐滿了人,墨小弟和端木祈也已經等在旅店裡了。

「師父!」

看到自家師父踏門而入,墨小弟跳起來就是一個熊抱,結果抱到的不是夜千羽,而是閃身擋在夜千羽面前的北流殤。

休養了七八天,夜千羽氣色已經恢復了,也稍微胖回去了一點。

墨小弟壓根不知道自家師父遭過罪,鬆開北流殤后,就探頭朝夜千羽道:「師父,我想吃烤肉!」

這是明面上的話,緊跟著他又傳音了一句給夜千羽:「烤火麒麟肉!」

說起來他還從來沒有吃過神獸肉呢,應該很好吃吧?由師父烤出來的應該更好吃!

端木祈也站起身,迎向門口。

夜千羽掃一眼店裡,滿滿當當的全是人,應該都是想去東大陸的。

空座位都沒有了,墨小弟和端木祈本來坐著的位置,兩人剛站起來,就被人佔了,她不想進去和這麼多人擠,點點頭:「好。」

如果是在前幾日,北流殤肯定不會答應的,畢竟用木系玄氣包裹食材太費神了,見她氣色恢復過來了才沒提出異議。 一共六人,在旅店不遠處尋了塊空地。

撿柴火搭烤架根本不需要夜千羽動手,也不需要北流殤動手。

左影和端木祈去撿柴火。

墨小弟和張靈玉一起搭烤架。

這會兒是中午飯點,夜千羽想起來旅店中坐著的那些人,要麼在喝茶,要麼在吃乾糧,沒人吃的是正經飯菜。

她不禁問了句:「洛老頭沒回旅店?」

墨小弟抬頭回道:「回了,不過那老頭似乎去置辦食材了,據說要招待大人物。」

夜千羽微微蹙眉,置辦食材?也就是說,洛老頭去大荒深處了?

大荒深處的玄脈被挖已經有兩個月了,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了。

墨小弟雖不清楚那夜皇宮裡的具體戰況,卻被告知過,洛老頭瞎搗亂,要避而遠之,見自家師父蹙眉,連忙解釋:「師父,我沒點菜,我是聽別人說的!」

很快,烤架搭好了,柴火也撿回來了。

火麒麟的肉,也是已經處理清洗乾淨的,切成小塊串起來,就可以開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