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整個天空立刻變了顏色,變得漆黑一片。

  • Home
  • Blog
  • 整個天空立刻變了顏色,變得漆黑一片。

目之所及,只見漫天的劍芒,猶如流星隕落,從空中直直落下,飛入老者腳下的劍池之中。

“劍….凝!”

青衫老者緩緩開口,聲音響徹了整個蒼穹。

劍池中,頓時金光大作。整個池水沸騰起來,猶如在燃燒一般。

“這是炙焰分金!”葉蕭看着沸騰的劍池,瞳孔一縮,立刻認出了這團火焰,正是可以吞噬法寶,轉換成天地靈氣的炙焰分金訣。

他終於明白了,自己會在這個老者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之感。

因爲他也修煉了和葉蕭一樣的法決。

“咻咻咻”

隨着越來越多的飛劍飛入劍池之中,劍池裏金色的光芒越來越耀眼。

“轟”

池水炸開,出現了無數道金色的氣體。一聲劍鳴,從地底深處驀然間傳來,洞穿天地,呼嘯九州。

“第一把仙劍,秀水劍…凝!”

老者右手向下一招,頓時,金色的氣體向着他身後的劍匣匯聚。

一道巨大的寶劍虛影,在劍匣上形成。

“好大的手筆,居然是想要煉製仙劍!看這個樣子,這把仙劍恐怕品級還不低。”葉蕭在地下看的真切,心中暗道。

藏劍山莊的劍池中的劍,都是一些鑄劍大師留下的不滿意的作品,其中還有不少廢劍,並不能被炙焰分金消化。

這個青衫老者使用了上千把飛劍,爲的就是用劍魂喚醒這些廢劍,提升他們的品級,從而被炙焰分金轉化爲靈氣。 “噗噗噗”

飛劍不斷地落入劍池中,攪動着一池的池水。

隨着分解的飛劍越來越多,池水也被濃郁的靈氣染成了金色。

青衫老者的背後,一把巨大的寶劍虛影,已經出現,只是尚未凝視。但隨着劍池中的靈氣越來越濃郁,它的凝實的速度,也在加快。

“這個想法,我怎麼沒有想到呢!”葉蕭看着金色的劍池,眯着眼睛,驚訝地說道。

劍池中的雖然都是廢棄之劍,但畢竟出自藏劍山莊之手,無論是材料還是工藝,均是上上之作。

換句話說,只要有辦法提升這些廢劍的品級,那麼這些廢劍,就是一塊塊貨真價實的靈石丹藥。

眼下,青衫老者就是利用這個方法,將藏劍山莊千年的傳承化爲了靈氣。

“噗噗噗”

劍池中的靈氣越聚越多,就算是虛空中的劍影也來不及吸收,散不開的靈氣在劍池上,化作一團濃濃的霧氣,向着四周散開。

地面上,接觸到這片霧氣的區域,立刻變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

所有草木都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一年四季,不論是什麼季節開放的花朵,都在這一時間同時開放。

“好神奇!”一個紫袍人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揉了揉眼睛,小聲說道。

萬物復甦,草木增長,百花齊放,這簡直就是神仙手段!

“別廢話,趁着靈氣還沒有消散,趕快打坐修煉。在這裏呆一個小時,頂上我們一年的苦修!”另一個紫袍人說着,急忙盤膝坐下,開始了全力運轉功法,吸收起這片靈氣來。

葉蕭深吸了一口氣,感到渾身一陣舒服。

自從回到地球,他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空氣漂浮着的靈氣了。

而現在劍池周圍靈氣的濃度,已經到達了一個令人髮指的程度。

這樣的濃度,只有在五千年前,那些最頂級宗門的洞天福地裏纔可以與之相提並論。

“那個,我想提一個小小的要求?”

葉蕭看着盤腿打坐的兩個紫袍人,突然開口道。

“什麼事情?”一個看守葉蕭的紫袍人皺了皺眉頭,顯得有些不耐煩。

這樣濃郁的靈氣,浪費一秒都是罪過。

如果不是看在葉蕭是地煞使者的份上,他連理都不想理睬他。

“我想下去洗個澡!”葉蕭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紫袍人愣了一下,似乎沒有聽清葉蕭說的話。

“我說,我想下去洗個澡!你們接着忙…”葉蕭笑着說道,身形一閃,頓時來到了劍池的邊緣。

緊接着,他一躍而起,跳入的劍池之中。

“慢着…”葉蕭的動作極快,快到就連看守他的紫袍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雙雙起身,想要阻止,可還哪裏來得及。

“隨他去吧,池中有老夫的分金炙焰,他活不了的,一個地煞使者而已,死了也就死了吧。”這是,青衫老者原本閉着的眼睛緩緩睜開,看了一眼腳下的劍池,冷冷地說道,“一顆棋子,居然也想着一步登天,倒是髒了老夫的秀水劍。”

“哼,又是一羣不知死活的東西!”青衫老者目光投向了遠處的樹林,冷冷地說道。

遠處的樹林裏,響起一陣嘈雜之聲。

這些人的聲音由遠及近,看樣子正有一羣人,正在向劍池的位置飛奔而來。

這些人,大都是丟了飛劍的受害者,跟着劍羣留下的痕跡而來。

“這是什麼?”

荊狂劍第一個鑽出樹林,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了。

只見,金色的劍池之上,正盤膝坐着一個青衫老者。

在他的背後,有一道碩大無比的金色劍影。

僅僅只是這一道未凝實的劍影,就讓他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嗖嗖嗖”

隨即又有多道身影從樹林中飛出,但都停在了距離劍池五百米遠的地方。

“這裏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濃郁的靈氣?”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靈泉?若是能在此地修煉一段時間,我們的修爲必然可以取得極快的進展!”

“那個老者,我們恐怕不是對手!”

“那道劍影是什麼,我看一眼心臟就彷彿要停止了一樣。”

這些人的眼中均或多或少地露出驚懼之色,緊緊盯着老者和他身後的金色劍影。

可偏偏不遠處劍池中的靈氣,卻又那麼的誘人。

一時間,劍池邊圍了數百修煉者,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現在退走,老夫可以不殺你們。”青衫老者冷冷地說道。

他眉發蒼白,無風自動,整個人雖說消瘦但卻給人一種好似面對天威一般的震撼。

“閣下到底是誰,這麼說話未免太霸道了點吧!”公羊藏硬着頭皮,大聲說道。

青衫老者的威勢太強,勢太強,僅僅只是面對,就讓人心生退意。

“老夫只說一次,退還是死,你們自己決定吧。”青衫老者掃了公羊藏一眼,不再多言,手中掐了一個劍訣。

頓時,金色的劍影發出一聲沉悶的劍鳴,凝實地速度大大加快。

“不對,是這把劍煉製的最緊要關頭,他不可能分神…我明白了,他不是不想殺我們,而是想要把我們嚇走。”公羊藏臉上露出沉思之色,看着天空中的虛影,心中暗道。

“哦,看起來,閣下似乎很着急?”想通了這一切,公羊藏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冷笑着說道。

“這麼說,你們是準備死一次了?”青衫老者閉着眼,緩緩地說道。



葉蕭跳下劍池之後,感覺到一陣舒適,彷彿全身的毛孔都像吃了人蔘果一般。

這樣濃郁近乎液態的靈氣,葉蕭已經幾千年沒有碰到過了。

劍池看起不大,但是非常之深。

此時正有無數的飛劍,在池水中劇烈的燃燒着,發出劇烈的金光。

“有上萬把飛劍!”葉蕭神識一掃,頓時心中瞭然。

有上萬把飛劍作爲靈氣源泉,這個青衫老者想要煉製的仙劍,恐怕不止一把。

“不過,老頭,這麼多的飛劍,你應該也用不完,我就稍稍替你消化一些吧!”葉蕭自言自語道。

正在這時,原本解着飛劍的金色火焰似乎感受到了葉蕭的到來,向着葉蕭這邊飄來。

“既然大家都是炙焰分金訣,那就看看是誰的火燒的更旺一些吧!”葉蕭看了一眼四周包圍過來的火焰,眼中精芒一閃,笑着說道。 “炙焰分金訣!”

葉蕭右手掐訣,向前一指,口中喝道。

剎那間,一片金色的火焰悄無聲息的出現,向着四周,鋪展開去。

他周圍的池水,瞬間火焰被點燃,焚燒之下,好似要將整個天地煉化。

灼熱的高溫讓池水飛快的蒸發,翻起大量的氣泡。

“呲呲呲”

葉蕭的真火和水中的火焰碰撞到了一起,發出一陣轟鳴。

火焰相互擠壓着,想要爭奪水下的空間。

不過,顯然葉蕭的火焰,威力更甚,顏色也更爲耀眼。

短短數秒之後,來襲的火焰倒卷,葉蕭的真火裹挾着更多的火焰,向着四周的飛劍噴涌而去。

“刺啦”

一團團金色的火焰在飛劍上詭異燃燒了起來,片刻之後,大量的淡藍色氣泡從這些法器上涌出。

這個惡魔很欠扁 葉蕭在池底盤腿坐下,張大嘴,揚起脖子,猛地一吸。

“呼!”

劍池池底瞬間捲起一個巨大的漩渦,裹挾着大量淡藍色氣泡,向着葉蕭的嘴裏而去。

“舒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