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整個肉身穿過黑暗與禹國虛界的無形薄膜,進入虛界,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 Home
  • Blog
  • 整個肉身穿過黑暗與禹國虛界的無形薄膜,進入虛界,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金紅色光暈覆蓋全身,蘇景行踩在厚實的地面上,稍稍走出去幾步。

附近一隻只古怪生命,發現蘇景行,無一不受到驚嚇,四散跑開來。

蘇景行沒有走遠,僅是在禹國虛界地帶周邊,走了半圈,便穿過無形薄膜,回到禹國虛界區域。

進入剎那,忽然心有所感,扭頭看向右後方一座大山。

一隻有著三個腦袋的怪鳥,好似受到刺激,在蘇景行的注視下,展翅高飛,逃向遠處。

「原來是只怪鳥。」

蘇景行收回目光,沒有在意。

……

山峰背面。

嬰兒肥少女靠著一塊巨石,拍著胸膛,滿臉震驚,眼睛里充滿不可思議。

「他看的見!這傢伙什麼來頭,居然能進入虛界,看穿黑暗!」

想到自己剛才的舉動,全部落入人家的眼中,念靈兒俏臉就控制不住緋紅一片。

「糗死了!」

「該死的傢伙,明明能看的見,卻裝作看不到,哼~」

抽了抽鼻子,念靈兒止住羞意,大眼睛轉啊轉。

「有意思,真有意思,居然有人能看穿黑暗,進入虛界。」

「不行,這事我得告訴姐姐!」

自言自語說完,念靈兒腳尖一點,騰空躍起,飛向遠處。

她速度不快,但一步跨出,就是幾座大山,十幾座大山。

轉瞬之間,念靈兒便離開了荒原區域。

半途上遇見的怪異生命,龐大虛獸,全都繞開她,不敢靠近。

等前方出現一片冰雪天地,茫茫大雪,洋洋洒洒,彷彿永遠也下不完時,念靈兒放緩速度,來到一條「冰河」上。

沿著「冰河」飛行了一段距離,念靈兒身形一晃,跳進一個冰窟窿。

但下一秒,念靈兒出現在了一個寬敞的大殿里。

所謂冰窟窿,其實是大殿的入口。

幾十米高的大殿,穹頂四周沒什麼雕畫,除了幾條神秘紋路。

念靈兒蹦跳著,穿過大殿,跑過長廊,進入一間寒冰氣息瀰漫的屋子裡。

「姐,姐,快猜猜,我今天碰見了什麼。」

念靈兒小跑著,來到一名氣質冷艷、面無表情的青年女子面前,大眼睛眨啊眨,一副你快誇我表情。

青年女子無動於衷,彷彿沒看見過念靈兒一般,繼續默默練功。

「哎呀,姐,你就配合我一次嗎。」

念靈兒無奈,「這次我真沒騙你,那傢伙很神奇,不像其他武聖,只能在自己地盤上溜達,他不同,這傢伙的軀體泛著金紅色光暈,眼睛也能放光,金紅色光芒!」

「剛開始,我以為被發現了,嚇了一跳,特意跑過去近身測試,看是否有沒有看見我,一開始,這傢伙裝的很像。」

「但最後,還是曝光了!」

7017k 第290章

天知道,那一晚知道君緋色的體內是秦臻的靈魂,他親耳聽到了心口急速的跳動。

他想,這是不是就是緣分,怪力亂神卻陰差陽錯。

他半點兒未懷疑君緋色當時的怪言怪語,一下子就信了,因為那種悸動的感覺又出現了。

所以,馮晨說,他身體有恙,生命沒有保障,不該這般,但他一意孤行,偏要迎風而上,不過是因為曾經有過一次難以說出口的遺憾,如今重新遇見,不想在放手。

他是有可能會死。

但是,他從不信命。

就算是最後,他依舊未找到解除火寒蠱的方法,那他也要在這之前讓秦臻的心裏有他。

也許有人會說他自私,但那又如何?他本也不是個良善之人。

「別聽他胡說。」

秦臻聽到蕭鳳棲這般說道。

她抿了下唇,壓下心裏之前升起的驚訝和複雜,轉而平靜了心思,心道,可不就是胡說,就那謝之昂說的話能靠譜?

「與我無關。」

秦臻淡淡道。

這一次,她用了力,拼着拽的手腕發疼也要抽出來。

蕭鳳棲鬆了手,主要是這女人對自己狠,他可以不松,但怕她疼。

但他的輪椅當着長廊的過道,他不讓路,秦臻就走不了。

「你們兩個還不走?」

蕭鳳棲這個人骨子裏強勢執拗,他說了要跟秦臻一起用午膳,就沒打算放她走,只是不耐煩的看着柳傾城和謝之昂,覺得這兩個人實在是礙眼。

「我不走,我哪裏也不去,就留在這裏。」

謝之昂爬起來,大聲喊道,而起很是憤怒的瞪向秦臻,他就想知道君緋色這個女人到底對自家堂哥做了什麼事兒,怎麼把人給迷惑的?

怒。

蕭鳳棲又抬起了手。

謝之昂一瞧,當即眼睛一閉,大聲道,「堂哥,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走,你打死我吧。」

話落,閉上眼,一副準備赴死的姿態。

蕭鳳棲,「……」

這麼蠢,還是不打了,別打的更蠢,沒法兒跟他父母交代了。

等了半天沒挨打的謝之昂悄眯眯的睜開眼,見自家堂哥把手放下來了,那真叫一個感動,「堂哥,我就知道你還是愛我的。」

蕭鳳棲捏了捏手指,他又想抬手了。

而這邊同樣被下了逐客令柳傾城卻是沒有謝之昂那麼足的底氣和厚臉皮,今日這場聚餐的局是她攢的,如今被攆走的卻是她。

柳傾城一雙眼紅的厲害,可一雙腳站在原地卻是動也不動。

她也想留下來。

這些天她就是知道了君緋色跟鳳棲哥哥走的近了,她才出的宮,出來一趟不容易,不想就這麼回去。

「今日的事兒如果有一星半點傳入了宮中,柳傾城,你知道下場。」

蕭鳳棲的視線沉沉的落在她的身上,帶着森冷的警告。

柳傾城眼睛一紅,卻生生的憋了回去。

「鳳棲哥哥放心,我不會跟母妃說的,剛才是我失控了,你知道的,我從小沒有什麼親人,是在母妃身邊長大,對你也很依賴,突然間知道你跟君大小姐走的這麼近,我的心裏才會失去了平衡,尤其是知道君大小姐之前冒犯過你,所以我才對她有意見,看到她經過酒樓的時候,未曾多加思考便將人帶了上來,如今知道鳳棲哥哥與君大小姐的之間的關係,妹妹我是萬萬不會在冒犯君大小姐,我也不會跟母妃說這件事的……」 「顧公子,你沒事吧,你悟了什麼?」

明月見着出了木人巷的顧沖,整個人奔了過去。

剛才的一幕,讓她擔心壞了。

如今見着顧沖安然無恙,她終於欣喜了起來。

「原來這就是元極摩訶。」

「元極摩訶?那是什麼東西?」

一個未曾聽過的詞語落在明月的耳中,她有些好奇。

便是斷浪,也都看了過來,目光閃爍,想要了解一二。

「元極摩訶乃達摩所創。」

顧沖站立在場中,感受着自己身體的強大,心情格外的舒適。

他如今在這裏,感受到了那種境界的快樂,無相無常之上的無量。

無量,便是無窮大。

顧沖有一種感覺,當他進入到這一種無量之境,天地之間的氣息像是大海一樣出現在他周遭,完全可以按照他的心意化作漫天的攻擊手段!

無量之境,這是達摩創下的最高武學成就。

達摩一葦渡江來到少林后,除了在少林創下萬世流芳的禪學,更在少林外面壁九年期間創下了他的最高武學——元極摩訶,也許亦是當時武林人的最高武學成就,也許更將會是曠古爍今的最高武學成就。

當年達摩創出此最高武學元極摩訶之時,天上風雲驟然變色,狂風大作,雲走如萬馬奔騰,彷彿上天也在震驚三界萬物中的風雲力量已被達摩看破,而化為此元極達摩的最強力量。

這種力量足以化作鬼哭神號、呼風喚雨的最強力量。

「元極摩訶,這個元,難道是說還有其他的摩訶?」

顧沖一旁,明月與斷浪聽着元極摩訶的由來,臉上各自顯現出震驚神情,不過明月震驚之餘是高興,至於斷浪,則無比的羨慕。

那足可以震古爍今的神功就在面前的木人巷中,但他有一種直覺自己如果進入這木人巷,就會死無葬生之地。

「希望有朝一日,我再一次來到這裏時,可以學會元極摩訶。」

斷浪心中羨慕的要死,明月則繼續問著。

「元極摩訶,這個元,便是元始的意思,所謂的元極摩訶,便是最初、最早、最根本的摩訶無量。

到了後來,又有一個名叫長生不死之神的人拜入少林寺,他也通過了木人巷的考驗,於是創造出屬於他的天極摩訶。」

「天極摩訶?」

當顧沖的話語落下,兩個人再一次有些震驚。

「那個人叫長生不死之神?」

斷浪則記下了這一個名字。

「是啊,長生不死之神天資絕頂,在木人巷領悟了元極摩訶,又憑藉着自己的天賦創造出天極摩訶無量,藉此功可以橫掃武林,他還娶了魔主白素貞,創立搜神宮,想要稱霸武林。」

「這些事,我都不知道……」

斷浪心中聽的駭然失色,搜神宮,魔主,這些名字聽上去就有極大的壓迫力,他想起自己承擔的責任,是要光大斷家,也不知道這一輩子究竟有沒有希望?

不過,那長生不死之神,是不是死了?

「那白素貞既然是長生不死之神的妻子,應該也很厲害吧。」

明月卻將注意力放在了白素貞的身上,能夠號稱魔主,這一個女子的成就應該決然不低。

「何止是聰明,白素貞也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甚至她的資質還要超過長生不死之神。

兩個人一起活了數百年,長生不死之神竟然擔憂起白素貞來,居然給她下了致命的毒,要將白素貞殺死,但並沒有成功。

白素貞於是以天極摩訶無量為基礎,自創了地極摩訶無量,專門克制長生不死神的摩訶無量。」

斷浪聽得大受震撼,突然他想到了什麼,道:「聶風和步驚雲聯手,也能激發摩柯無量的力量,他們身上的摩柯無量又是從何而來?莫非也是少林寺領悟而來的?」

顧沖搖頭道:「當然不是,他們身上的摩柯無量是從長生不死神身上得來的,算是天極摩柯。」

這是怎麼回事呢?

其實這得從步驚雲的家族步氏神族說起,因為長生不死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步驚雲的先祖。

步驚雲出自步氏神族,這個家族每隔百年就會出現一個絕頂天才,而在數百年前出現一個天才,這個人和步驚雲長得一模一樣,也叫做步驚雲,拜師少林,後來離開少林自創移天神訣,得以長生,更是領悟了天極摩訶無量,還娶了魔主步白素貞,自稱長生不死神。

長生不死神雖然憑藉移天神訣可以長生,但是這門武學長生是需要經過換頭的,結果長生不死神看上了步驚雲的身體,抓住步驚雲,想要做換頭手術,而結果聶風闖入,聯手步驚雲出手對付長生不死神,碰到神的身體后直接吸收了他五成的摩訶無量的力量,這也是風雲體內摩訶無量力量的來源了。

當然,輪迴者對於這些也是很清楚的。

可是大多數的輪迴小隊實力有限,就算知道一些秘辛,也不敢胡來。

第一,輪迴者只有一條命,不像玩家可以使勁浪。

第二,輪迴者降臨一個世界之後,都有主線任務,一切都要圍繞主線任務展開,也不可能滿地圖到處跑。

不過還有一個極為罕見的秘密。

那就是在風雲世界中,除了聶風和步驚雲吸收過摩訶無量的力量之外,其實還有一個人也曾經做到了吸收摩訶無量,這個人的身份很特殊,乃是雄霸的父親紫衣老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