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斯嘉麗回屋褪下了長裙,換上一身方便活動的裝備,女子騎士服,長筒馬靴,配上一把黑鞘軍刀,長發用絲帶束起,整個人霸道了不少,但是緊身衣褲更勾勒出了她的誘人身材,曼妙無比。

  • Home
  • Blog
  • 斯嘉麗回屋褪下了長裙,換上一身方便活動的裝備,女子騎士服,長筒馬靴,配上一把黑鞘軍刀,長發用絲帶束起,整個人霸道了不少,但是緊身衣褲更勾勒出了她的誘人身材,曼妙無比。

這個時候的她,是士兵們最想推倒的,征服感爆棚。

她身手矯健地跨上一匹駿馬,柳眉微抬,揚起雪白的手臂揮了下長鞭,含笑道:「走吧,遠道而來的客人們。」

「哇哦哇哦哇哦,我喜歡這樣的女人~」聖地亞哥舔著嘴角色眯眯地說,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吃了她。

鄭飛對著他的後腦勺來了一拳,斥責道:「辦正事,想什麼呢!整個隊伍的素質都被你拉低了,天天就知道看美女,見到個漂亮的就直勾勾盯著看!」

聖地亞哥委屈地撇撇嘴,道:「夥計你今天怎麼了?」

「沒怎麼,以後多跟我學學,喜歡就上,不要害羞。」

「噗……」

在斯嘉麗的帶領下,他們騎馬繞過了一座山峰,在依山傍水的山麓停下,這裡是一處莊園,葡萄酒莊園。

天高雲淡,踏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使勁嗅嗅鼻子,聞得見濃郁的酒香。

「好酒。」鄭飛不禁道出一句。

斯嘉麗手掐在腰間,捋了捋凌亂的髮絲,笑道:「那是當然,我這裡生產的酒可是王室專享的,島上有最好的雪山冰泉,能釀出最醇美的酒。」

說話間,在她的授意下,酒庄總管快步走來,懷裡抱著個橡木桶,對阿瑞斯諂笑道:「這是今年釀出最好的一批酒,給您和兄弟們嘗嘗。」

阿瑞斯不客氣地揭開蓋子,舀了一勺吞下,咂了咂嘴,道:「就一桶?」

「還有還有,我現在就去拿!」總管識趣地點頭哈腰道,和斯嘉麗對視一眼后,放下酒桶跑開。

斯嘉麗手指放到唇邊,輕輕舔著,用撒嬌般的語氣,說道:「各位,要去酒莊裡面看看嘛?」

梅子 阿瑞斯挑了挑眉頭,對鄭飛示意道:「弟弟,你覺得我們應該進去不?」

鄭飛怔了怔,很快笑呵呵道:「女主人送我們這麼好的酒,我們就別進去了吧。」

聽了這話,斯嘉麗滿意地嬌笑一聲,來了個風情十足的飛吻,牽著馬匹帶他們參觀其它地方,水手們灼熱的目光,被她勾引得片刻都不願移開。

「她很有味道,你覺得呢,弟弟?」阿瑞斯對鄭飛擠了下眼睛。

鄭飛咳了一聲,道:「小夥子,由於你的任性,半個月工資全部扣光。」

「別呀……」

第一至尊 「哈,那就少說點話,你可以裝作身體不舒服騎在馬上休息,由我來和她交談。」

「好吧,我還沒出夠風頭呢。」阿瑞斯不情願地說。

「哈哈,活該活該!」聖地亞哥幸災樂禍地扮鬼臉道。

前面的斯嘉麗聽見他們的哄鬧聲,疑惑地轉回頭,眨了下眼睛,撅起嘴問:「你們在說什麼呢?」

「說你很性感。」鄭飛注視著她美麗的眸子,認真而又不認真道,用壞壞的眼神告訴她,我對你很有興趣。

VIP隱婚:腹黑大叔抱一抱 「流氓!」她嬌哼了一聲,內心卻是心花怒放。

不過十分鐘后,他們來到了一塊高地上,海風掠過耳畔,斯嘉麗索性解掉頭髮上的束帶,金色長發隨風而起,撩動著男人們的心弦。

「這樣更美了。」聖地亞哥眼神發直,咽了口唾沫,喃喃道。

鄭飛沖水手們笑笑,低聲叮囑:「我今晚要睡了她,回去之後不要告訴布蘭妮。」

「靠,船長你好風流……」

「早就跟你們說過,我這方面的**很強,不喜歡壓抑。」鄭飛說得很坦然。

之後,他加快腳步和斯嘉麗並肩行走,看著她輪廓極好的側臉,還有胸,接下來是纖細的腰肢、令人想入非非的大腿……從頭到腳欣賞了個遍,輕佻道:「你真的很性感。」

「很多人都這麼說~」她舔了下嘴唇,胸部微微上挺,更顯得嫵媚。

沒有一點點防備,他說:「我想和你上床。」

她愣了愣,撲哧一笑,轉頭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道:「好直白……不能委婉點嘛?」

「哈哈,從來不會繞彎子,伸出手來,我送你個禮物。」

見他說得很認真,她猶豫了一會兒,吐了吐舌頭,伸手。

他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鑲著藍寶石的項鏈,塞到她的掌心裡。

她的眸子里掠過一絲訝色,對著太陽看了看寶石的成色,不可思議道:「上上品的藍寶石,只有少部分權勢大的貴族才能接觸到,你是從哪弄來的?」

「這是個秘密。」鄭飛賣關子道,眨了下眼。

「這麼好的項鏈,你應該送給自己的心上人,幹嘛拿它來泡我。」她嘟嘴道。

「你就是我的心上人。」鄭飛動情地說,撒謊不臉紅,其實送布蘭妮的項鏈比這個好得多。 張福已經看到明浩了,他伸出右手,強大的力量盤踞而上,只要拍在明浩所在的巨樹上,他就會被自己強大的力量所吞噬。

笑意慢慢浮現在張福的臉色,他好像看到明浩在自己的攻擊下炸為了碎末。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也看到奇怪的一幕。

眼前這個人抬起了頭,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個人的面容。

年輕,帥氣並且最讓他無法理解的是,這個少年竟然和自己一樣也是滿臉的笑容,最可氣的是,這個少年還不忘向著自己點了點頭,既像是和自己打招呼,又像是嘲笑著什麼,並且他也注意到明浩手裡的黑線。

「不好」

多年的海盜生涯給了張福對於危險敏銳的感知,在這一刻,張福感覺到了危險。

張福雖然不知道那黑線的用處,但想來,這名少年敢在這裡等待自己,那黑線一定是一種強大的陷阱。

想都沒想,張福放棄了攻擊脫身後退,偽王階的鬥氣迅速覆蓋上了全身,提防著不知道什麼地方會出現的危險。

也不怪張福害怕,大陸上有多少高手都是被比自己低的刺客所殺,特別是一些刺客善於用毒,不得不防啊。

可是,張福等了一會發現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是周圍的鳥叫蟲鳴聲聲入耳。

就算再笨,張福也知道自己被騙了。

「啊啊啊啊」

隨著一陣轟隆聲,明浩剛才所在的巨樹已經被憤怒的張福打成碎片。

而明浩早已離去了。

張福的雙眼都已經泛出紅光了,他縱橫一世,何曾受過這麼大的恥辱啊,竟然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嚇住了,並且,現在明浩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明浩真的逃走了嗎?

當然不是了,明浩的目的是拖住他三天,這一天還沒有到怎麼能走那,不過是明浩斷定,只要讓張福相信自己還在迷霧森林,暴怒的張福一定會招來屬下封鎖這片森林的。

偌大的迷霧森林,明浩拖住他們三天還是很容易的。

果不其然,不足半個時辰,張福的屬下就尾隨其來,明浩知道自己要開始了。

正在趕來的人里,王偉走在最前面,其後是張福僅存的三個六階和十數個五階,再往後就是眾多三四階的侍衛了。

明浩就把目標放在了那些三四階的侍衛身上了。

暗器。

明浩當年也是下過苦功的。

雖然沒有傳說中小李飛刀那般例無虛發,刀出人亡,但是明浩也算是一個暗器高手了。

明浩取出一把之前收在神秘戒指里的武器,這是明浩當時誅殺張福手下那兩隊人時收起來的。

現在正有用。

黃泉劍鋒利無比,明浩稍稍使用力量,就讓這把劍分為幾十塊。

拿起其中一片,明浩掂了掂量,發現還算不錯,勉強能用。

王偉帶領著眾人沿著張福留下的記號急速趕去,在王偉的心中,這個速度已經很慢了,可那是以七階武者的速度判定的啊。手下五六階的還好,那些三四階一個個都是滿頭大汗,使出吃奶的力氣才能勉強跟上。

此時這些侍衛心裡早就罵死王偉了,一個投降而來的人還敢這麼猖狂。

起因是一個張福手下的五階武者和王偉說道身後三四階的武者已經跟不上了,想讓他們慢一些。

王偉卻並沒有同意。

因為他剛才檢查了死去的那兩隊人,全部都是一招致命,特別那兩個六階的,連反抗都沒有,這是王偉也不能做到的啊。

王偉怕了,他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一直蟄伏在自己周圍,他怕那名高手擁有同夥,或者張福並不能纏住他,他現在只想快速的和張福匯合,憑藉張福偽王階的實力一定能讓他們安然無恙。

將門嫡妻 至於那些張福的侍衛,王偉恨不得被殺光才好,可是那樣對張福沒有辦法交代啊,所以,這點點痛苦已經是自己仁慈了。

就在這時,王偉覺得心中一陣悸動。

嗖嗖

兩聲破風之聲出現在王偉耳邊。

「危險」

已經晚了,隨著王偉聲音的落下,兩聲慘叫,兩名走在最後面的侍衛已經倒下了。

王偉臉色十分難看,他已經感受到了,攻擊是從後面傳來的,可是他能去追殺攻擊之人嗎?

權衡了一下,王偉還是沖了過去,如果自己什麼都不做的話,張福一定會藉機殺了自己的。

不過,離開一眾侍衛視線后,王偉的動作明顯的慢了半拍,給了明浩足夠的時間離開。

看著身後吊著的王偉慢吞吞的行走,明浩有了主意。

「你是王偉吧?」

王偉此時正想著演的差不多了,該回去找張福訴苦,形容一下那人的速度有多快,自己無論多麼拚命的追都失敗了的時候,聽到左側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頓時一驚。

快速轉過身子的王偉看到了樹上蹲伏這一個年輕人,想來就是那人了。

「好年輕。」

轉念一想,「他不會是折返來殺我的吧,我要不要和他說明那?」

不過明浩再次說道的話語打消了他的顧慮。

「李清之前告訴我不能殺你,說如果想要殺了張福,你將會是一個助力。」

聽到李清二字,王偉瞳孔都收縮了一下「看來自己是猜對了,真是李清,也是,整個迷霧島也就李清有這個膽量和能力了。」邊想著,王偉邊說道。

「張福偽王階的實力下,你們有多少把握。」

王偉早已受夠了,每天在張福手下戰戰兢兢的日子,不知道哪天就被張福給殺了,現在只有有一半的希望,王偉就敢搏一搏。

明浩知道王偉已經意動了。

「只要拖住這三日,我們就有十成把握可以斬殺張福。」

聽著眼前少年自信滿滿的聲音。

王偉嘆息了一下,心裡不停的轉動著。

「李清在哪找來的狂妄小子啊,雖然實力不錯,還是太年輕了,偽王階是那麼好殺的嘛,看來李清這也是慌不擇路了。」

看出了王偉的不信任,明浩也在權衡要不要告訴他王階聖丹之事。

想了一會明浩還是決定告訴他,如果有王偉的幫助,想要拖住張福三天就變得更是容易了啊。

等明浩說完這一切的時候。

王偉眼中精光一閃。

王階聖丹啊,王偉心裡一陣活絡,可是隨後,王偉就放棄了邪念。

他認識李清多年,早就知道李清的為人,如果讓他選擇,跟著李清可是比張福好上太多了。 「真是個壞男人。」她抿抿唇,嬌笑了一下,接著道:「那我是不是該答應,今晚讓你啪啪呢?」

「那是件很愉快的事情,我爽你更爽,不是嗎?」鄭飛不客氣地拉起了她的手,隨後,撫上了她的腰肢。

她的臉頰竟然出現了一抹緋紅,抬眼看看前方,轉移話題道:「好啦,晚上再說,到地方了!」

說罷,她翻身上馬,甩著馬鞭向前奔去,被他挑弄得心跳加速。

聖地亞哥跑到鄭飛身邊,盯著她漸漸遠離的靚麗背影,羨慕道:「我說,你怎麼做到的?」

鄭飛不緊不慢地擰開酒壺蓋兒,仰脖倒了倒發現喝完了,無奈地從大塊頭酒壺裡勻了點,笑道:「想泡妞,就不要裝正人君子。」

「像你這麼壞的男人可不多哈。」

「壞點好,沒心沒肺的,不會受傷。」鄭飛平視前方,意味深長地說,眼神中,流露出隱隱的傷感。

很快的,他們看到斯嘉麗在高地邊緣馭馬停下,在海風的吹拂中,笑著等他們。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沉悶而鏗鏘的口號聲,從高地下方傳出,響徹在空中,令人心神激蕩,手上的勁都彷彿增添不少。

帶著疑惑,鄭飛來到高地邊緣向下看去,展現在眼前的是一條寬寬的大河,十幾個木屋,上百名忙碌如螞蟻般的勞工。

勞工們齊聲喊著口號,齊心協力地把滿車的沙子往岸邊推,由於地勢原因,行進得很艱難。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這是他們發自肺腑的悶吼。

信仰,是支撐他們前進的最大動力。

他們赤著雙腳,跋涉在齊膝高的泥潭中,渾身肌肉緊繃,眼角青筋畢露,眼神中透著執念,更多的是無窮無盡的渴望。

一個人這樣,很有滄桑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