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旋即萬圖朝冥老說道。

  • Home
  • Blog
  • 旋即萬圖朝冥老說道。

聽得萬圖的話冥老點了點頭。

嗖!

萬圖跺地而起,朝著謝龍天飛奔而去,隨即體內的靈力暴涌而出,化作風暴圍繞周身。

冥老緊隨其後,一股地靈後期的靈力修為瘋狂的在周身涌動,強悍的黑色靈力令得空間都震動起來。

看來他們兩人是不打算再有所保留了,對付謝龍天這個強勁而又難纏得對手他們必須全力以赴了,不然時間拖得越長,那兩位大人可是不會滿意的。

轟!

狂暴的土褐色靈力匯聚在萬圖的右拳之上,一拳猶如重炮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朝謝龍天疾速轟去。

重拳轟出,空間破裂,裂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四周蔓延而去。

謝龍天神色平靜,但是眉宇間一抹凝重凝聚,面對兩人毫無保留的聯合攻勢,謝龍天也不可大意,即便先前他佔據上風也沒有自大到可以輕鬆抵禦兩人毫無保留的聯手。

嗖!

謝龍天同樣爆射而出,只不過速度卻沒有萬圖這般快,因為後邊還有一個人冥老,所以他必須保持極高的警惕。

轟!

金光璀璨,謝龍天也是一拳轟出,強悍的拳風不比萬圖的弱,恐怖的拳勁破空而出,疾速后涌的流風與他的拳頭產生劇烈的摩擦,陣陣嘶嘯之聲猶如猛虎出籠,恐怖至極。

砰!

雙拳對撞,並沒有像爆破般爆發出恐怖的氣浪,靈力四射,這一拳兩人將全部的力量匯聚在一點,最後以一種無形而恐怖的能量釋放出去,看似平靜,但若是有人在他們旁邊的話就能感受得到這種恐怖能量的存在。

蹬蹬蹬!

萬圖疾射而出,而謝龍天只是後退了一步而已。

呼!

在萬圖疾射倒退的瞬間,一道凌厲的攻勢再度襲來,其目標鎖定在謝龍天的喉嚨之處。

這會兒,冥老五指成爪,那散發的黑色靈力令人感到極為森冷,伴隨著強烈的殺機,這一招同樣恐怖如果被其扣住喉嚨絕對是被瞬間捏碎。

謝龍天雙目微眯,一抹精光爆射而出,其腦袋一偏那黑色手爪在距離其喉嚨不足半寸的位置疾速劃過。

也就在這一刻,謝龍天五指握攏,金光閃動,一記重拳直轟冥老胸膛而去。

嘭!

電光火石,還沒等冥老反應過來其整個人就如同斷線風箏朝後方倒飛而去。

噗!

喉嚨一甜,一口鮮血直接噴射出來,飄散在空中。

「咳咳咳!」

冥老臉色蒼白,看向謝龍天心中的忌憚增添了幾分。

「冥老,您沒事吧?」

萬圖見冥老吐血受傷急切問道。

「沒大礙。」

冥老擺了擺手緩緩而道。

「兄弟們,差不多也玩夠了,是時候給他們放放血了。」

突然,一道凌厲的聲音從另一方傳了出來,令得萬圖和冥老心頭不由得猛然一緊。

……………………………………! 凌厲的聲音令人驚心,萬圖和冥老駭目而望,只見在不知何時那謝家的十位炎龍十八將的氣勢在逐漸的攀升,而他們的修為也在逐步的上升。

「這是怎麼回事?」

萬圖這方人馬驚聲而道,看著十位炎龍十八將的氣勢和修為在增長,他們保持一副驚駭的模樣立在那裡。

「他們隱藏著修為。」

一個與炎龍十八將交手的天龍幫地靈境修為老者駭然的聲音驚呼而出。

並非綏年 隱藏了修為?

聽到這老者的話眾人皆是膽顫心驚,這十位炎龍十八將竟然還隱藏了修為,之前這十位炎龍十八將的玄武境修為已經令他們驚駭不已了,而這次更是直接直戳他們的心臟,令他們難以承受。

「哼,就算你們隱藏了修為又如何,難不成還是地靈境不成?」

錦玉商會這邊,那領頭的地靈境老者壓制住內心的驚駭,隨即冷哼一聲,如今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況且他也不信這十位炎龍十八將原本的修為還會在地靈境不成。

婚外非我所願 唰!

這名老者暴起,身形爆射而出,靈力運轉極致,恐怖的靈力在其右手之上快速匯聚,臨至一位修為正在增長的炎龍十八將,匯聚著恐怖靈力的右手一掌拍出,強悍的氣勢驟然爆發。

眼看著自己全力的一掌就要落在了這名炎龍將的腦袋之上,這名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副譏諷的表情,在他看來這名炎龍將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嘭!

就在老者的一掌距離這名炎龍將的腦袋不到一寸之際,這名炎龍將陡然抬起手臂將老者的手腕緊緊地扣住。

冷漠的眼神看著老者,就像是看的是和已死之人一般,毫無半點情緒波動。

眼睛與這名炎龍將那冷漠的眼神接觸,老者的目光劇顫,一股恐懼遍布全身,在這名炎龍將的眼裡他看到了死亡的氣息。

「想要殺我代價可是很大的。」

這名炎龍將冰冷的聲音在老者的耳邊緩緩響起,老者心神俱顫,死亡的氣息將其籠罩起來,令得他猶如墜落至了九幽之地般。

咔!

這名炎龍將緊扣老者的手微微發力,一陣清脆之聲清晰的落入了眾人的耳邊。

嘭!

這名炎龍將使勁一扯,這名老者被一股拉力扯下,狠狠地與地面接觸在一起。

這名炎龍將並沒有停手的意思,而是抬起他的右腳,朝著老者的背後直直落下,瞬間一股強勁的衝擊力直接將老者的後背向內凹去。

噗!

遭受重擊,老者一陣劇痛,隨之一口鮮血從嘴裡直接噴出,蒼白的臉面顯得異常的猙獰,最終忍受不住衝擊帶來的劇痛便直接昏死過去。

此時的老者已經沒再戰之力了。

「地……地……地靈境!」

其餘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之人感受到這名炎龍將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驟縮的眼睛中驚恐地目光不停地顫動,最後吞吞吐吐地吐出來了一句。

萬圖將目光掃向其他炎龍將,他的目光每過一人,那駭然之色愈加的強烈,心中的恐慌也越發的濃烈。

謝家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地靈境強者?

萬圖已經徹底的被這十位炎龍十八將給震撼住了,甚至心中的恐懼已經讓他不知所措了,他不明白謝家怎麼會出現如此多的地靈境強者,要知道在王室內,地靈境可是有著超高的地位的,即便是王都的六大一流家族的家主見了這些地靈境也得放下身姿,不敢過多的得罪。

而更令人震驚的是謝家這群地靈境強者竟然是炎龍十八將,對於炎龍十八將,他萬圖再清楚不過,當年從王都來到天荒城時也不過是先天修為,他本以為就算如今的謝家再怎麼豐厚,但也不可能將這十八個人都培養成玄武境強者,畢竟這其中所花費的資源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過拿得出來的。

所以在這十位炎龍十八將第一次爆發出玄武境修為時,他萬圖在心裡已經是難以接受了,這些玄武境的誕生說明了什麼,說明了謝家的底蘊已經不比王室差了。

孃親,這爹有點拽 而在這短短的不到二十年的時間裡,就發展成這般,這謝家已經足以威脅到王室了。

至少天罡不出,他們謝家足以橫著走了。

可是,更令萬圖想不到的是,這玄武境竟然不是這十人的最終修為,在他們展示出地靈境修為的那一刻,萬圖整個心已經徹底的跌落谷底。

這要多麼龐大的資源才能將這十人從先天境培養到地靈境啊,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二級勢力內的一個家族可以辦得到的,就連王室也沒有這般雄厚的資源啊,這謝家的背後莫非有著恐怖的勢力存在,而想到謝龍天的兒子,萬圖還真覺得有這個可能。

那又有一個問題來了,謝天雄是否也突破到了天罡境?

想到此處,萬圖的心已經顫抖了,他害怕了,若非還有兩位大人在,恐怕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儘快離開天錦城,什麼城主,與其儘早離開,也不願意在這群人虎視眈眈的眼線下做一個整天都得提心弔膽的城主。

這十人都已經是地靈境了,那麼剩餘的八個人呢?他們的修為又如何?如果剩下的八個人的修為也突破到了地靈境的話,那他們這次來謝家不是來找死的嗎?

而之前在謝家周邊布置的人手現在看來有沒有都已經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了。

此刻萬圖最希望的是,那兩位大人快點出現,不然他還真沒膽子繼續攻打謝家了。

「怎麼?萬城主不繼續嗎?」

謝龍天看著萬圖譏誚而道。

繼續?繼續你妹啊,繼續,你他娘的這是讓我們送死嗎?

萬圖聽到謝龍天的話,心裡一陣粗魯的罵道。

「既然你們不出手的話,那麼今天你們就全都留在這裡吧。」

見萬圖不出聲,謝龍天冰冷的聲音響徹開來。

聞言,萬圖臉色難看,他甚至感受到周邊的溫度也驟然變得冷冽至極,謝龍天的話裡頭蘊含濃烈的殺意。

「謝龍天,你也不要以為你們人多就可以將我們留下,今天不只是你們謝家嫡系,還有兩家旁系我們同樣布置了人手,我們這裡如果真出了什麼狀況,那些旁系絕對不好過。」

雖然萬圖心懼,但是他背後還有兩個大人物沒有出現,所以他還是有一絲的底氣,謝龍天想要殺他們,他自然不可能傻傻的給謝龍天他們殺。

「還有謝家的世交吳家,也將受到牽連。」

定了定神,萬圖語氣同樣冰冷。

「看來你考慮的很周到嗎?」

當萬圖說出謝家旁系和吳家后,謝龍天冷冽的目光陡射而出,不過卻沒有半點的擔憂之色,反而是一抹冷弧微微揚起。

「對付你們謝家我可不敢又任何的大意,不然最終連自己的骨頭都會給啃個精光。」

萬圖眯著雙目,眼中精光暗動,對付謝家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太過大意,雖然有著輕視,但卻依舊保持著應有的警惕,不然他也不會在兩年後的今天才動手,也不會從一坐上城主之位后便開始大量的搜尋有關謝家的一切消息。

「你就這麼自信,你能夠拿下他們?」

謝龍天眼中冷芒依舊,漫不經心地說道。

嗯?他這是什麼意思?

萬圖聽此,眉頭不由得一皺,不過並沒有太過深究,此刻的他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因為他昨天刻意請求那兩位大人在他們攻打謝家的一個時辰之後再現身,至於為什麼萬圖也做出了說明。

一是他們先行試探,試探謝家的實力如何,說白了就是看看謝天雄是否突破到了天罡境,雖然這個可能極小,但是王室既然派了這兩尊大人物來那就說明王室還是很重視此事的。

二是若是謝家謝天雄沒有突破到天罡境,那麼也不用兩位大人出手,萬圖他們自有辦法將謝家徹底掀翻。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當然,這裡面自然也有萬圖自己的私心,如果此時做好了那麼這兩位大人物絕對會看好他,到時他們只要在國君耳邊提一兩句他的好,那麼他也自然會被王室看重,到時他在萬家的地位也隨之上漲。

如今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剩下已經不到半個時辰了,只要拖到那個時候,他們就能夠翻盤了,即便到時謝天雄的修為真的到了天罡境,但在兩位天罡境的聯手之下也不算什麼。

「動手!」

謝龍天看向謝龍涯他們那邊,隨即一道低喝聲在空中盪起。

隨著謝龍天的一聲令下,謝龍涯和十位炎龍十八將便紛紛而動。

而也在這一刻,空家的三人招式一變,朝著曾家、李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攻去。

噗!

一名地靈境和兩名玄武境的強者同時受敵,在他們疑惑的目光中紛紛倒地。

「空城,你們在做什麼?」

萬圖見此,大聲怒吼道,空家三人的突然變招令萬圖也感到不解和憤怒,他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空家的人竟然會在他們的背後捅刀子。

「不好意思,萬城主,我們空家本就與謝家交好的。」

空家,空城咧嘴一笑,對於萬圖的怒吼絲毫不在意。

「你……,噗!」

萬圖指著空城,目眥欲裂,怒火攻心,一口鮮血被噴了出來。

謝龍涯那方的戰鬥很快就結束,雖然全都沒有被殺,但是氣息萎靡,只要微微動動手就可以將他們給殺了。

「萬城主如何?」

謝龍天看著滿腹怒火的萬圖緩緩說道。

「謝龍天你就不怕謝家那兩個旁系和吳家就此滅亡嗎?」

萬圖怒目而視,對於空家與謝家交好,萬圖懊悔莫及,早知如此,他定要認真徹查,不過這也只能怪他太過於輕視空家的結果,在天錦城除了謝家,其餘的家族和勢力跟本就沒有入他的眼,可是就是這麼一個沒有入他眼的空家卻是在最後捅了他一刀子,這如何不讓他憤怒。

「這就不煩萬城主擔心了。」

謝龍天瞥了他一眼,嘲諷道。

「你……」

被謝龍天嘲諷萬圖臉色難看至極,不過旋即他將目光移至空城,陰沉著臉說道。

「空城,你們空家將會為你們的愚蠢行為付出慘重的代價。」

空城眉頭微皺,心裡微微擔憂,畢竟萬圖代表的乃是王室,王室在空家來看可是龐然大物,空家根本無法承受他的怒火,不過既然選擇了就沒有後悔路可走了。

「那就不勞萬城主擔憂了。」

空城還是咧嘴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