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明越臉色變了變。他低垂著頭,「我不在乎。」

  • Home
  • Blog
  • 明越臉色變了變。他低垂著頭,「我不在乎。」

「你!」

明磊都快被明越氣瘋了。

這都不在乎?明越這是被狐狸精迷了心吧。

明磊開口,話語越發狠毒不堪。「我看那個月千歡就是一個狐狸精。還是個災星!」

「不僅毀了我的芊芊,現在還要毀了你嗎?明越你給我去閉關,不到三家之比你休想出來!至於那個月千歡,哼。我會殺了她,以絕後患!」

「不!爺爺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

明磊抬手,威壓下直接將明越鎮壓住。

明磊冷哼,「我是下南之地的主人,我為什麼不能?她已入九星苑,我殺她更是名正言順!」

「爺爺!」

「你如果還想叫我一聲爺爺,那就給我閉嘴。安靜的去閉關。」

明越掙扎著。但完全掙脫不了明磊的禁錮。

明磊會說句讓人將明越帶走。眼角餘光看見面前的一地殘碎屍體,明磊嘴角抽了抽。

他語氣森然怨恨,「月千歡!月家人?哼。」

重生之豪門千金 「十三年前,我怎麼處置你哥哥的。如今就這麼處置你!你們這群禍害,統統去死!」 「歡歡?」

墨九卿察覺到月千歡情緒的不對勁。

低頭看向月千歡,微微皺眉。「歡歡怎麼了?」

「墨九卿,你有沒有聽見?他剛剛說,我有一個哥哥!」

「嗯。」墨九卿聽見了,但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但月千歡下一句話,讓墨九卿提起精神關注這個沒見過的「哥哥」。

月千歡神色震驚,語氣起伏巨大。「如果我真有這個哥哥,按照年齡上來說。我們是差不多大的。」

「還有三叔說,我是明芊芊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所以,那個哥哥只能是孿生的!我們是雙胞胎!」

墨九卿沉眸,他只能抱住月千歡安撫。「歡歡,我們會為他報仇的。」

「我認為他還活著。」

墨九卿微愣,還活著?

月千歡表情十分複雜。抓住墨九卿的手,月千歡深呼吸。「我們先回去。路上我告訴你。」

「好。」

回去時,孤清已經在門口乖乖等著了。

洗乾淨了,穿上乾淨的衣服。孤清瘦瘦小小的,看起來比年齡更要小多了。

瑟縮坐在門口,像一隻可憐的小獸。然而抬起頭來,露出臉上那道猙獰,貫穿整個臉的傷口。頓時變得嚇人!

但孤清絲毫沒有受影響,也不覺得自卑。

看見月千歡和墨九卿回來,孤清高高興興跑過來。「回來啦!」

「嗯,進屋去吧。」

孤清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告訴月千歡和墨九卿。雖然說得磕磕絆絆,但不難從她話語里拼湊出詳細的經過。

墨九卿沉了沉眸,冷冷盯著孤清。這讓孤清往月千歡身邊躲了躲。

這樣嬌小瘦弱的小女孩,任誰都看不出來是她殺死了那些九星苑的殺手!

月千歡摸摸孤清腦袋,「好了,我知道。孤清真棒。這裡的糖果,都獎勵給你!」

「好!謝謝主人。」

孤清乖巧激動的接過袋子。說是糖果,其實是月千歡煉製的丹藥。孤清服用了,可以修復身體的。

加了糖果的味道,小孩會喜歡吃。

月千歡:「孤清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還有事情要做。」

「好。主人晚安!」

孤清只給月千歡說晚安。目光看向墨九卿時,明顯恐懼害怕。離開的速度也快了許多。

月千歡還未收回目光,便聽墨九卿嗓音冷冷。「妖族天性嗜殺。她開始覺醒妖族血統了,將她留在身邊會是麻煩。」

「嗯,只要她聽話。那就不是麻煩,而是我手中利刃。」

月千歡勾唇,「誰能想到一個小孩子,竟然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說罷,月千歡嘴角的笑容消失了。她目光複雜,「墨九卿,我們進玉佩空間一趟。我有懷疑需要證實!」

「好。」

進了玉佩空間。站在血傀前,墨九卿詫異看著月千歡。

就算是他,也難以遮掩此刻臉上的錯愕不可置信。墨九卿皺眉,「歡歡你確定?」

「我會做個試驗。如果沒錯的話,他應該就是我的孿生哥哥。我有感覺,就是他沒錯的!」

「因為明磊的話?但也不該聯想到血傀身上。」

月千歡嘆氣,「倘若我們之間互有感應呢?」 倘若我們之間互有感應呢?

乍一聽,墨九卿可能會吃醋。自家媳婦跟別人有感應什麼的。但現在,墨九卿只覺得詫異。

驚訝看著月千歡,「歡歡你和血傀之間有感應?」

「嗯。」月千歡點頭。「最開始在五星苑碰見時,那時候就覺得奇怪。後來在迷宮秘境里,血傀對我的血有反應。漸漸的,我能感覺到他的一些情緒。」

「斷斷續續的,並不清楚。我也一直以為是錯覺,但現在,一切都有解釋了。」

神色幾分複雜。

月千歡並不多麼期待有個孿生哥哥。但如果這個人,和自己有感應。

雙胞胎之間的聯繫,向來是充滿神秘玄幻色彩的。而且月千歡如今知道血傀這些年受的折磨,更覺得複雜心情沉重。

月千歡:「我之所以會這麼猜測,便是因為明磊先前的話。」

「如果我有一個孿生哥哥,那麼年紀跟我一樣。我們是孿生子。而血傀的骨齡,正好和我沒有差別。而且,我們之間又有微妙的感應。」

在墨九卿的幫助下,月千歡取得了血傀的一滴血。

這是一個月後再次新生的血。取出時,血傀明顯脾氣暴躁,憤怒不安。

但抬頭看見月千歡時,頓時又安靜下來了。這就更加證實了月千歡心底的猜測。

月千歡:「現在只需要一個最簡單的滴血認親,就能知道我的猜測是不是正確的。」

「歡歡。」

墨九卿抱住月千歡,「不要慌,我在你身邊呢。」

「嗯,只是很複雜啊。如果他真的是,那他這些年來……」

「我們會為他報仇。」

如果血傀真的是月千歡的孿生哥哥。那就是墨九卿的未來小舅子。墨九卿當然會為他出頭!

看著月千歡複雜的心情,墨九卿不知道該怎麼來斷定這個答案的正確與否。

任誰多少年後知道自己有個孿生哥哥,都會十分震驚錯愕。再加上血傀的身份,更加讓人複雜,心疼又憤怒。

取來一個玉碗。月千歡將那滴血放進去,又刺破了自己手指。

或許是因為長年被換血的緣故,血傀的那滴血顏色很淡很淡。而且透著股聞著並不舒服的藥味。

屏住呼吸,迫切又焦灼的等待答案。

漸漸的……兩滴血合二為一。

月千歡不知道是該鬆口氣,還是嘆氣。墨九卿握著她的手,溫暖的力量稍稍安撫了月千歡。

複雜抬頭,月千歡:「看來,他還真的是我的孿生哥哥。」

「這樣也解釋了,血傀的遭遇。他和你一樣,覺醒了傳承血脈,所以才被抓走。」

「但他很不幸。」月千歡遙遙看著血傀,血傀也在看著她。

月千歡嘆息,「他或許是一開始就覺醒了傳承血脈,所以直接被墨家抓走。只是我想不到,這裡面也有明磊的手腳。」

迴響明磊的話。是他將血傀送去墨家的!

血傀可是明磊的親外孫,可他居然都這般冷血無情。

月千歡眸光冰冷,「我倒要看看,明磊還有什麼花招對付我?」

「歡歡不氣,他會得到應有的下場的。」 暴風雨過去,總會見天晴。黑夜籠罩,也總會有天亮的時候。

九星苑山門前,夜央歌在等月千歡。

清晨的陽光還沒有正午時的灼熱。風中帶著清涼,山中的空氣格外的舒爽涼快。

此時山門兩側,也有不少人在明處或者暗處偷偷的打量夜央歌。但夜央歌知道,他們的目的實則是月千歡!

「央歌!央歌。」

南宮無急匆匆跑來,他抱怨不滿的看著夜央歌。「央歌你怎麼不等等我啊?」

「等你做什麼?不知道你昨日去做了什麼,一回來倒頭就睡,怎麼也喊不醒。」

「我,我當然有事了!」

夜央歌挑眉,並不放在心上。隨意的問了一句,「什麼事啊?」

「這是我和月千歡,墨公子之間的秘密不能告訴你。」

「可你已經說了月師妹和墨公子的名字。」

南宮無立馬捂住嘴。同時瞪著夜央歌,聲音從手指縫裡悶悶的傳出來。「你不許說出去!你什麼都沒聽見。」

聞言,夜央歌無奈極了。

南宮無好不容易不穿辣眼睛的金燦燦裝備了。可怎麼,智商越活越回去了呢?

而他還必須得配合南宮無。夜央歌點頭,「好好。不說,沒聽見行了吧?」

「嗯嗯。不過月千歡還沒有來嗎?」

「或許是在和墨公子告別吧。」

見南宮無一愣,夜央歌笑著解釋:「怎麼你忘了?九星苑的規矩,是不允許帶上外人的。」

「墨公子不是九星苑的弟子,也不是客人。當然不能進九星苑。」

「那墨公子就不能偷偷來嗎?」

「南宮無你想什麼呢。九星苑可不是外面的酒樓。這裡面戒備重重,就算墨公子實力強悍,也進不去的!」

就算萬一進去了,一不小心觸犯禁制,也會被發現。到時候會給月千歡帶來麻煩的。

然而夜央歌並不知道。昨夜,月千歡墨九卿已經輕鬆悠閑的在九星苑進出一個來回了。

眼看太陽漸漸從東邊爬起來,急切等待時。聽得有人驚呼,「來了!」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

昔有美人矣,傾國傾城!

月千歡沒有穿那灼熱驚艷的紅色,而是一身素雅的青衫羅裙。裙擺刺繡的青色小花,精緻漂亮。

即使是素雅的顏色,穿在月千歡身上,也仍舊美的驚人!看一眼,便無法再將目光挪開。痴痴糾纏在月千歡身上,心臟噗通直跳。

南宮無開口打破了眾人的沉寂:「月千歡,這裡!」

「看見了。」月千歡嗓音清冷微涼。

走過去,月千歡淡笑看著兩人。「南宮無,夜央歌。」

「月師妹終於來了。走吧,咱們該進九星苑了。再遲了,怕是裡面的管事會心生不悅。」

「好。」

裡面的管事會不會心生不悅?月千歡根本不在意。她琢磨著的,是明磊要忍多久,才會被她氣吐血?

明老有一句話說對了。月千歡進入九星苑,就是來搞事的!

就看是明磊先憋不住,還是她先搞事動手。不管哪一個,最後吃虧的只能是明磊。

提前給明磊點幾根蠟燭! 但月千歡沒想到,明磊會動手這麼快!

路上,南宮無忍耐不住問她。「月千歡,那個墨公子去哪兒了啊? 重生之庶女爲後 他怎麼沒有跟你一起。」

「九星苑不能帶旁人進入,你不是知道嗎?」

南宮無一噎。他沒想到月千歡和墨九卿真的遵守了!月千歡看起來,不像是會遵守的人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