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易敬生終於回過神,顯得有些尷尬,與李向南打過招呼之後,便低下了頭,但不時仍會偷看芷茉一眼。

  • Home
  • Blog
  • 易敬生終於回過神,顯得有些尷尬,與李向南打過招呼之後,便低下了頭,但不時仍會偷看芷茉一眼。

在他的心中,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總覺得這個女子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芷茉比較敏感,自是察覺到了易敬生的眼神,便借故要去取東西,告之李向南一聲,就暫時走開,使得易敬生不由伸長脖子張望。

易正洪對侄孫這孟浪失態的舉止有些不快,不由用警告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眼,便立即與李向南談及其它話題,就說到李向南布置的那套陣法上。

李向南自是留意到易敬生的眼神變化,從他看芷茉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疑惑來看,他並沒有第一眼就將芷茉與那古畫上的女子聯繫起來。

只是易敬生對畫上的芷茉印象痴迷太深,才會在看芷茉時有失態的表現,只要他心存疑惑,那麼就不會對芷茉有什麼非份之想,李向南暫時也不會去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不過與易正洪聊及這裡的陣法時,他卻並沒有對易正洪多講,即使易正洪有不明白的地方相詢,李向南也只是潦草幾句話帶過。

既然李向南在這裡布陣就是為了保護此地,豈能將關於這回天五行陣的資料透露給易正洪。

畢竟閱歷豐富之人,易正洪也察覺到李向南並不想提及正布置的這道陣法,於是也沒有再提及,只是提出想跟在李向南旁邊學習觀察一下。

對此李向南倒並沒有反對,反正這套陣法他已經完成了七八成,陣脈也都已隱藏了起來,剩下的也只是一些瑣碎的優化和最後的激活,他也不在意易正洪去觀察。

反正就算他看出什麼端倪來,等到那回天五行陣運轉起來,再與那天都五行大陣相輔相成,會產生許多微妙的變化,易正洪就是想破頭,也不可能參透其中的玄機與奧妙。

芷茉借故拿東西走開以後,便傳音給李向南,暫時呆在她原來居住的地方,她不想看到易敬生,尤其是易敬生看她的眼神,讓她很反感。

李向南就乾脆讓易正洪當幫手做一些簡單的輔助工作。

而易正洪對於李向南的陣法水平早就知曉,能夠給李向南打下手學點陣法上的東西,他自是求之不得。

於是李向南只是又用了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就將那回天五行陣徹底布置完成,並只對那陣法激活了一半。 新的一周了,求推薦票,求訂閱!!

……

在這瓊虛門遺址之中探索的夜冬晴,此刻顯得很失望,心中不禁暗罵那瓊虛門的老傢伙,竟然什麼東西都沒有留下來。喜歡就上.

她們將那瓊虛門幾個主要的地方探索了一遍以後,卻並沒有在這裡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最多也只是找到一些研究價值並不大,並被遺棄在這裡的一些雜物,不由非常失望。

既然她與李向南約定只在這遺址中呆八個小時,現在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也沒有在遺址之中久留,便帶著幾人回到了水月峰。

李向南看到夜冬晴如約地帶著幾人返回,見她一臉失望的神情,便道:「夜小姐,如果你想尋找奇珍異草之類的資源,那丹棲谷之中就有不少。

但想要找其它東西,恐怕你要失望了,這裡和那青雲門遺址差不多,並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留下,說明當初這些門派遷徙時,走的很從容,你確定還要去青雲門遺址一探究竟?」

夜冬晴卻不相信偌大的門派遷徙時,會將門中的物資什麼都不剩下的全部帶走,總會遺留下點什麼。就像那青雲門遺址,就她所知道的,在那幻冰洞中被冰封著一個瓊虛門的女人,但當她準備採取行動時,卻被那個紅蓮妖女和李向南搶了先。

所以對於李向南的話,夜冬晴不以為然,並道:「李先生,我們會應約馬上離開這瓊虛門遺址,請你告訴我進入青雲門遺址的方法便是?」

「我們換個地方再說吧!」

李向南向芷茉傳音以後,就先一進由那水月峰的薄弱之處出了遺址。眾人無奈,也只好跟了出去。

出了遺址,回到丹棲谷以後,李向南找了一座亭子,就在那裡坐了下來。

夜冬晴也不急。淡然坐下之後。並沒有立即開口詢問,只是道:「李先生,你在這遺址之中銷聲匿跡一年余。可知那秘武門因為你而亂成了一鍋粥?」

「關我何事?」李向南道。

夜冬晴道:「大家都是聰明人,我就直說了,一年前,那明一磊曾帶十秘衛來到崑崙以後,就徹底的失蹤於此。再無任何音信,明宵宗曾多次調查,雖然線索只到那靈妙觀而中斷,但你這一年余不見任何蹤影,所以他們便懷疑到了你頭上。而事實上,想必明一磊等十人的失蹤,應該與李先生有關吧?」

李向南卻不接這個話題。他知道對方在拿話試探他,只是道:「夜小姐,自我離家來到這崑崙,關於我的行蹤,知曉這件事的人不出三個。我就有些想不明白,那明一磊為何就會知曉我的行蹤從而找到了崑崙,夜小姐該不會是要告訴我,我的行蹤是那個紅蓮妖女,或者是妙一觀主透露出去的吧?」

夜冬晴被拿話反問,不由一滯,美眸瞪了李向南一眼,道:「李先生莫不是懷疑是我泄露了你的行蹤?」

李向南道:「我當然會懷疑你的動機,明一磊去了靈妙觀直接逼問我的下落,並大開殺戒,將妙一道長打傷,不管那明一磊是不是我殺的,但這件事必然要讓妙一道長被懷疑,從而被明宵宗糾纏。

而在這個時候,夜小姐從中出面周旋,調停此事,使得妙一道長欠下夜小姐一個很大的人情,那麼夜小姐就完全有理由從妙一那裡得到進入這瓊虛門遺址的機會,而如今,夜小姐不正是利用這個人情,從而順利進入到了這瓊虛門遺址么!」…

「你……我沒有……」

夜冬晴聽了這番話后,心中氣急,呼吸急促起來,胸前起伏時波瀾洶湧,瞪著李向南半天說不出話來。

李向南看她氣急的樣子,只是道:「你也不必急於辯解,這件事我有理由懷疑你,因為我對那個紅蓮妖女的了解,遠遠多過於對你的了解,再者你來崑崙的目的,是想完成一個人的委託,帶走芷茉,如今你覺得,這還有可能么?」

夜冬晴此時被李向南幾句犀利的言辭堵的無話可說,急的眼淚都在眼眶之中打轉轉了,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令人見了忍不住想要憐惜。

可李向南卻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表情,依然那般淡漠地看著她,並道:「所以,夜小姐,不管你來地球的最終目的是什麼,但是在我離開地球前往秘界之前,我不希望夜小姐再出現在這地球上,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那個紅蓮妖女,我自會幫你打發回去,從此地球之事,與夜小姐再無任何關聯!」

「你,你憑什麼趕我走!」夜冬晴大聲叫道。

李向南道:「這只是我對你的一個忠告,到時候就算你不走,也由不得你了,請夜小姐謹記這句話!」

「告訴我青雲門遺址進入的方法,我想我們也沒什麼可談的了!」夜冬晴很生氣,臉色沉了下來,語氣冰冷地道。

李向南卻是不由輕輕一笑,道:「好吧,進入青雲門遺址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由那個強盜山寨中的一個秘道進去,那裡會有一個竹筏,隨同竹筏到地下河盡頭,再從水門進去,然後打發掉幾隻白熊,由一根鏈子橋到達對面的山洞,出了那山洞,就是那青雲門十方四象天機大陣的陣法帶!」

夜冬晴冷漠道:「說重點,這些本小姐早就知曉了,那隻白虎靈獸怎麼對付,那天機傳送門如何打開!」

李向南道:「想不到夜小姐知道的挺多的嘛,只是那隻瞎了眼睛的白虎,難道就將夜小姐難住了不成?」

夜冬晴聽了這話,不由瞪大眼睛,顯得十分意外,道:「你是說,那隻強大的白虎已經瞎了?」

「既然夜小姐知道那白虎瞎了,那麼想必接下來怎麼進去,應該就不用我多說了,因為我曾進去過那遺址,當初芷茉也是從那裡安然出來的,所以那裡的陣法機關應該還沒有關閉,夜小姐可要儘快,否則等到那陣法機關關閉了,可就空歡喜一場了!」

夜冬晴聽了這番話,狐疑地瞪著李向南半天,才道:「難道你當初打開那氣機門與陣脈機關時,就沒有使用什麼關鍵之物,比如一塊骨頭,或者是一塊古碑?」

李向南自然不會提及那虎靈頭骨與青龍古碑,只是道:「夜小姐想必知曉我在陣法之上的水平,至少在這地球與秘武門中無人能及,就是這瓊虛門的天都五行大陣亦難不住我,我不是也進來了,再加之那青雲門布置的十方四象天機大陣本來就因那囚禁之地出現缺口,我能打開那陣脈機關進去,這又有何難?」

夜冬晴想想倒也是,此人的陣法水平確實非常高,否則這瓊虛門的天都五行大陣他就不可能會輕易搞定的,這已經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不容她聯想到其它。

想到了這裡,也得到了進入青雲門的辦法,夜冬晴便豁然起身,準備留下一句話飄然離去。

只是她才起身,就見陸執事快步走了過來,也並沒有避諱李向南,道:「晴小姐,這世俗華國政府勢力的人來了,說此地乃是華國古文物遺址,要求我們立即離開,並且他們當中的那位王長官要求見你和這位李先生!」

夜冬晴狠狠地瞪了李向南一眼,只好又坐了下來,道:「那你請他們過來吧!」

陸執事看了李向南一眼,便又回去了。

不一會兒,只見那位王助理就帶著幾個人走了過來,看神色似乎顯得很輕快,好像是碰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不過讓李向南十分詫異的是,隨同那位王助理一起來的,二叔李延國也赫然在其中,二人走在一塊,還有說有笑的。

李延國此次是在老戰友再三請求之下,便隨同一起來的,再加上一年不知侄子的下落,他心確實有點想念,在知道侄子仍留在華國還沒有離開,而且就出現在崑崙,他就想來見見。

在此時,當李延國看到侄子就坐在一處亭子里,不由臉上閃過一抹欣喜,就快步走了過來。

只是打量到李向南那古代男子的造型與打扮后,李延國不禁皺起了眉頭,道:「向南,你搞這身不倫不類的行頭做什麼?」

能夠見到二叔,李向南心中還是很高興的,便起身將二叔迎了過來,道:「二叔,這一年多你和二嬸還好吧,有沒有給我生個小堂弟或堂妹?」

「這個暫且不提吧!」

對此這件事,二叔心中也有些無奈,他確實想和慕月再要個孩子,以減緩對侄子的思念,只是一年多以來,慕月一直沒什麼動靜,他懷疑跟他們練武有關,可能機率比較小,倒也不急。

王助理打量了李向南這副新造型,不禁嘆了句:「若放到古代,這小子這扮相,還真是位英俊瀟洒的風流才子呢,再有佳人相伴,那還真能成為佳話!」

而旁邊的夜冬晴見王助理說這話時瞄著她,不由心中更是氣怒,剛才就在李向南這裡生了一肚子氣,現在又被用來比作才子佳人,她有好臉色才怪。

王助理也留意到夜冬晴神色不快,便立即終止這個話題,便突然沉著臉對李向南道:「李向南,不是說過自你離開以後,不得再回來,為何會出現在崑崙?」

李向南卻不以為意,侃侃而談道:「我壓根就一直沒有離開,再說我一年來都呆在這昆崙山上,也沒有進入社會,應該不算違規吧,難道王助理此來,還把我二叔帶了過來,是要抓我的?」) 「臭小子,不說這給我堵氣的話會死啊,有你二叔在旁邊,我敢抓你么……」

王助理實在板不住臉了,不由笑罵了李向南一句。

他也並沒有避諱在一邊的夜冬晴,就和李延國走到亭子的石桌前坐了下來,道:「此處古遺址的發現,對國家來說,將是解密上古時期道教發源與相關文化歷史的一項十分重要的科學探索項目,國家對此地極度重視,三位首長曾多次對此地的處置進行過商討!」

說到這裡,王助理瞄了夜冬晴一眼,又道:「而且,在最近這裡發生異常,從而被我們發現此地隱藏著一處上古時期的古遺址后,我又從其它方面得知,你小子可能就躲在這遺址之中,所以此次我們被三位首長布置了大量的任務,是專門為處理此事而來,既然你進入過那古遺址,具體情況,能否說說?」

李向南道:「這處古遺址是上古時代一個名為瓊虛門的求長生門派的山門根基所在,不過曾在三千多年前,這個門派和其它古修門派就都遷離了地球,如今這處遺址內部絕大部分設施都保存完好。

如果國家打算做歷史文化項目的考研,此地確實具有十分重大的探索價值,許多的上古文字與器物,都保存完好,但如果想要從此處獲得其它什麼重要的東西,恐怕會讓你們很失望,就像現在夜小姐的心情一樣!」

「別提到我!」

夜冬晴頂了李向南一句,便對王助理道:「王先生,你有什麼話就儘管直言,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不想在此久留!」

王助理已經從李向南那些話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此來本就是想截住夜冬晴,不希望她將一些重要的東西帶走,即使截不住,至少起碼也要讓她給國家留下幾件事物。

但既然夜冬晴一無所獲。王助理自然也不會再強留她,便道:「既然夜小姐有別的要事,那我們就不耽擱了,夜小姐請便吧!」

「告辭!」

夜冬晴此時心中恨死了李向南。冷冷地丟下一句話之後,就轉身離去。

看到夜冬晴離開,王助理這才看著李向南笑道:「這次還好我們來的及時,若是讓此女將那遺址之中的重要東西帶走,我還真的難以向領導交代,不過你小子既然也進入過遺址,那就最好老實交代,有沒有私藏什麼東西?」

李向南道:「私藏倒是沒有,不過我倒有一樣禮物送給國家,不知王叔有沒有接受這份禮物的心理準備?」

「哦。快說說,什麼禮物?」王助理頓時來了興趣。

李向南道:「便是這整個瓊虛門遺址,我打算將他交由國家來看管,以免被那些秘武門勢力惦記,從而引來不必要的爭鬥將此地破壞掉。王叔覺得這份禮物怎麼樣!」

吸!

王助理一聽,不由倒吸了口氣,隨即道:「臭小子,敢把國家的固有領土資源拿來送給國家,口氣倒是不小,如果換作別人聽了這話,准把你小子抓回去叛上三年有期徒刑!」

不過王助理心中卻是非常清楚。國家想要探索研究這遺址,沒有眼前這小子的幫忙,還真的是不行,他們連那遺址的大門在哪都不知道,更別說進去探索考察了。

說到這裡,王助理話鋒又一轉。道:「說吧,你有什麼條件,我可以代表國家考慮接受你這份大禮!」

李向南道:「那我就直說了,首先,那靈妙觀的妙一道長。身份非常特殊,跟這處古遺址的傳承有關,也相當於傳承了數千年的守門人,國家必須給她安排一個合理的身份,並給予重點保護。

第二,這處遺址國家想要進行科考也可以,但裡面的基本設施不允許有任何地方有拆建或改造的行為,除了雜物,有些東西也不得隨意帶離,必須保持原樣,別怪我沒提醒,有的地方一旦動了,後果不堪設想。

第三,有些地方極度的危險,普通人進去,只有死路一條,最好不要輕易踏足,否則後果自負,不過這些地方妙一會做有標註給你們。

第四,除了那靈秀峰和此處丹棲谷可作為旅遊開發以外,其它地方國家不得進行對外開放,必須進行長久性封鎖保護,也不能將這個秘密泄露出去。

第五,這裡的陣法運轉了數千年,至今無人能破解,裡面蘊含的神秘力量十分強大,並非科學可以研究驗證的了的,不要輕易嘗試,這會死不少人的。

第六,妙一道長有進入遺址的方法,所以有些解釋權,都在妙一道長手中,你們有什麼需求,可以找她商量,就這六點!」

王助理聽了這些條件,倒覺得這些條件也並不算是什麼條件,也只不過是這小子的一番告誡提醒罷了,便點頭道:「這個完全沒有問題,此處古遺址被發現,對國家來說極為重要,自然是要封閉性保護,並進行一些超自然力量的秘密研究,保密性你大可放心。

而那妙一觀主,既然她擁有如此特殊的身份,還與這遺址有關,國家自然也會將其提升到特級機密對待,另外我們會派一批超級特工在此地潛伏,做為暗處的守衛力量,以免那些秘武勢力潛伏與此混水摸魚!」

李向南交代了這些以後,就沒有再多說什麼,國家該怎麼做,自然是不需要他去過多關注的,他只要將該提醒告誡的點到就行。

王助理將此事記下之後,也沒有再談這個話題,而是問道:「我們來的時候,見你跟那夜冬晴好像發生了什麼不愉快,這是怎麼回事,那姑娘為人和善,挺好相處的人,你怎麼會把姑娘家氣成那個樣子?」

李向南道:「王叔,你跟我二叔是老戰友,關係不一般,所以我才會提醒你,這個夜冬晴可不是個簡單的女人,她也並非你印象之中的那樣溫婉和善。我勸你們與她打交道時,最好提防一些,當然,這也是我給你們的一個建議!」

王助理點點頭。表示心中有數,便道:「那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李向南道:「自然是要去秘武門,這裡已經被你們發現了,我也不可能再呆在這裡,就當是被你們趕走的吧!」

「臭小子,又來了,你若不想走,難道我們還真的趕你不成,以你的手段,這世上誰還能攔得住你?」

李向南正想再打趣幾句。而此刻芷茉傳音給他,表示那回天五行陣已經徹底的激活,運轉穩定,也就放心了。

王助理從李向南這裡獲得了很重要的東西,自然是要第一時間向領導彙報。於是他也沒有打擾叔侄二人,就先一步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