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是什麼?”

  • Home
  • Blog
  • “是什麼?”

“是……沒有,沈浪的一切,無論優點亦或是缺點我朱七七都喜歡。”朱七七雖然感到難爲情,但她還是勇敢地道出了心聲。

中年人突然頓住,順手放下工具,轉身上下打量起了朱七七:“丫頭,你在耍老人家麼?”

朱七七瞧着眼前人,有一瞬間估錯年齡的恍惚。所謂的‘老人家’其實一點都不顯老,臉龐英俊棱角分明,一字型小鬍子修剪的也異常整潔。看得出年輕的時候一定也是個風采出衆的美男子。雖然被‘老人家’風采所折,但朱七七並沒有忘記此行的目的。

“前輩,你可要說話算話!”

“丫頭,長得不錯,配沈浪麼,也就馬馬虎虎!只是聽芮姑說你不會的東西可真不少?”

“前輩,這不重要!”雖然稍稍難堪臉燒,但朱七七自有其一套歪理。

“不重要麼?”這些個基本的都不重要,那什麼纔算重要的?中年男子就不明白了。

“當然不重要了!”

“那什麼纔算重要?告訴老人家!”

“重要的是……是我可以溫暖他的心,可以理解支持他的俠與義……這些對他來說纔是最重要的。”

“呵呵,丫頭,挺能說的啊!”中年人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的嬌俏姑娘。

朱七七得意地笑道:“我說的是事實。”

中年人笑道:“好吧,顧大娘同意教你了。”

“您做的了顧大娘的主?”

“當然做的了!”

“你又不是顧大娘,真不需要商量麼?”

“誰告訴你我不是顧大娘?”

“你確定是顧大娘麼?顧大娘不應該是女的麼?”

“誰規定顧大娘就一定非得是女的?”

“啊,您真是啊!”朱七七到現在現無法相信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神繡顧大娘,怎麼瞧都應該是顧大爹纔對啊。

“丫頭,你在心裏誹謗老人家?”

“哪有?”朱七七是打死都不會承認的。

“哼,若不是因爲你對沈浪的情,我是決計不會教你的。你現在先去屋裏穿一百根針……”

“大爹,哦不大娘,這就開始了麼?”

“你不願意?”

“不不,我這就去穿針……”一百根啊,什麼時候穿的完。心中發泄着小不滿,但朱七七還是走進了屋子。 「小狼啊,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好久了。」龍魂兩手搭在小狼雙肩,凝重道。

「說吧,主人。」小狼用十歲左右的幼稚童聲輕快回答。

「呃,為什麼你一直叫我主人?我幹了什麼讓你叫主人?」龍魂臉上的凝重瞬間變成無奈顯然是受寵若驚。

也是,讓一個元神九階的威武巨狼整天對你「主人主人」地叫,任誰也會受寵若驚的吧?而龍魂此時的真正巔峰戰力也只有元神八階,自然有點受不起,當然,在不算上九重雲雷決的情況下。

「因為你就是我的主人啊!」銀雷兩隻爪子也像龍魂一樣搭在龍魂的肩上。巨大的狼爪和這無厘頭的回答一下把龍魂壓慫了,「唉~!」龍魂長嘆一聲,攤在地上。

銀雷就像個小孩子一樣,蹦蹦跳跳地走到龍魂身邊,興奮地伸出大舌頭舔去龍魂,說道「主人主人,因為主人從狩獵者手裡把我救回來,又在我渡劫時保護著我,小狼可都是記著這些呢,所以小狼認定你就是我的主人!主人您願意當小狼的主人嗎?」

如果有人看見這一幕肯定會驚訝地把下巴都掉到地上!外形如此威武不凡的狼型靈獸竟然會如此乖巧的,像小狗狗一樣舔著主人的臉。

「停停停!算我怕了你了,別舔了!」龍魂狼狽地捂住臉,心裡默默地想:是呢。我已經救了它兩次了,這隻小狼如此重情重義,誰捨得拋棄它呢?

可是自己該怎麼做?感動地哭個稀里嘩啦?然後緊緊抱住小狼?再說句「我願意」?

靠!別開玩笑了!這又不是結婚禮堂,沒必要說什麼「我願意」一類的結婚誓言!而且自己從小到大哭時那次不是痛徹心扉,想讓他面對這種結婚劇情哭,就像讓豬理解「世界萬有引力」那麼難!

儘管鼻子酸酸,可龍魂依舊沒有答應,雖說之前對小狼說需要幫助,可他當時說那句話也是想讓小狼別那麼激動而已。

讓這麼一頭義薄雲天的好狼跟自己去到處冒險,不是推它去死么?龍魂的心沒這麼黑!

「我不願意!」龍魂咬牙說來。

尼瑪,對一頭狼說什麼結婚誓言,這也太離譜扯談了吧?

「求求您嘛,讓我跟在主人您身邊吧。」銀狼前兩爪和至胸前,兩眼水汪汪,一副乞求模樣。

唉!至於么?

「我……」

「好吧,主人您不願意,那就算了!嗷嗚嗚。」銀狼將兩爪摁在地上,聳拉著腦袋,腳步沉沉地走開,一步三回頭的,眼眶裡全是淚珠,就像一隻被主人遺棄的流浪狗,即彷徨又無助。

龍魂直接翻了個白眼。尼瑪,至於么?好像我棄你與不顧,搞得好像我天理不容一樣。

「好啦,我允許你留在我的身邊總行了吧?」龍魂無奈答道。

說不定自己真的不理銀狼,一會就又被雷劈了……

「真的?」銀狼半信半疑。

「對!」龍魂搖頭嘆息。

「嗷嗚!主人最好了!」銀狼一把撲倒龍魂,就伸出舌頭去舔龍魂。

「你不知道這樣很髒的嗎?」龍魂一把推開銀狼,狂擦臉上的口水。

「我不介意啊?」銀狼答道。

龍魂直接無語了。你不介意我介意啊!而且我的意思是你的舌頭臟,不是我的臉臟啊!

龍魂不再與銀狼廢話,跟這種天真無邪的生物說話,鐵定討不了好!甚至會越說越糊塗!

「那主人您要和我簽訂平等契約哦。」銀狼說。

「為什麼要簽訂那平什麼約啊?而且你直接跟我走不就得了?」龍魂又問。

「不行的,我們這類靈獸本身都有著血統的限制,一旦遇到血脈之力比我強的,我就會被壓制,就會幫不到主人您了。」銀狼耐心解釋。

「好吧!」龍魂點點頭。

「嗯。伸出手。」銀狼說道。

龍魂提起右手,銀狼則伸出右爪。兩滴血從龍魂與銀狼的掌心或爪心中飄出,一滴鮮艷如火,一滴冰冷如雪!兩滴血相融一起,互存互融,最後,一滴透明血液憑空而成!又分兩份,融入龍魂與銀狼眉心之中!

恰時,龍魂與銀雷掌爪相和,四目相對,都憑空多了中血脈相通之感!

「平等契約,又曰命咒契約,為人獸雙簽,逝靈血而融!主死仆滅,也即仆逝主華,傷即則分,魂生逝滅,靈去而從。」一名絕美女子站在峰巔之上,俯視著龍魂和銀狼喃喃自語。

把手中古書合上,女子撥弄了下三千髮絲。

「沒想到這小子竟能和一隻天級靈獸簽訂契約。咯咯咯」女子嫵媚而笑。

轉身而去,她竟然踏空而行!曼妙背影漸漸消散。

女子的消失,並未引起一人一獸的注意,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而此時,一人一獸正沉浸在血之契約的神奇之中。

「主人,聽到了嗎?」一道聲音突然出現在龍魂腦中!

「嚇?小狼?」龍魂猛地看向小狼。

「嗯!是我!」銀狼興奮地點點頭。

「這是?傳音?」龍魂疑惑。

「嗯!主人,這是血之契約特有的效果!」銀狼笑語。

「哦!那個……別老是叫我主人了,我聽著彆扭!」龍魂煩煩地說。

「那叫什麼?」小狼又用稚嫩的童聲問著。

「叫……叫魂哥吧!」龍魂說。

這是龍魂為了悼念那逝去的弟弟龍心,以前弟弟也是這麼叫他的。

「哦!魂哥!」銀狼乖巧而說。

「哎!真乖!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是該給你起個名字了!」龍魂用手撫摸著銀狼背上順滑的銀毛,喃喃而道「銀月……奔雷曉月狼……就叫銀雷吧!」

「嗚!好!」銀雷興奮點頭,隨即又露出疑惑的神情。

「怎麼了?」龍魂問。

「魂哥,你睡著時總是叫著『南宮雪南宮雪』的,是嫂子嗎?而且你有沒有?」銀雷似笑非笑地說著。

「……」一人一獸同時沉默了幾分鐘。

這傢伙,這腦袋到底裝了什麼?豈有此理!想耍我?

「對!她是你嫂子!而且我有沒有和她那個,你自己知道吧?」龍魂厚臉皮而說著。

銀雷不敢說了。

這句話擺明是個圈套!要是自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出來,龍魂很可能會罵自己一句「腦袋裝的什麼?猥瑣!」所以自己還是沉默的好。

「遭了!魂心草!銀雷,我睡了幾天?」龍魂焦急問著。

「額,快兩天了吧!」銀雷撓撓頭。

「這次你不死我死了!」龍魂一躍騎上銀雷的背,喝道「去山頂!」

「嗷嗚!」銀雷舞動四爪,向遠方奔去……

誰也不知道,山頂上,又會有什麼強悍的魔獸與他們展開一場血拚呢? 屋子裏空曠通透,除了一側佈置爲大廳之外,其餘的地方皆是佈滿了線穗布崩,繡架布料。很容易的朱七七就找到了針線所在,她正拿了針線準備引線的時候卻發現眼前牆壁上有一副人物畫。繪畫者煞費了心思,人物刻畫的栩栩如生曼妙不已。紅楓樹下,女子遠眸,長髮如墨般飛散,衣袂飄飄如謫仙。好景好圖,讓朱七七唯一不滿的是眼前的仙子卻只有一個背影,只一個背影讓人無限遐想……

“似乎……似乎是……穆傾城,對!一定是穆傾城。”朱七七心之所想,竟然說了出來。

“穆……傾……城!”顧大娘不知何時悄然來到朱七七身後,聽得朱七七自語後就瞬間癡呆,眸光呆滯渙散。

“顧大娘,你怎麼來了?”朱七七被顧大娘着實駭了一跳。

“穆……傾……城!”顧大娘依舊喃喃自語,但他的眸中卻漸漸蓄滿了淚水……人也搖搖欲墜。

“顧大娘,你沒事吧?”朱七七上前準備攙扶。

“呵呵…..哈哈……”顧大娘一把甩開朱七七的手,轉身狂笑着顛簸離去,口中猶自喃喃自語着。

韶華如夢

少年懵懂

美人如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