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時漾也柔柔的笑道:「你好,我是時漾。」

  • Home
  • Blog
  • 時漾也柔柔的笑道:「你好,我是時漾。」

秦瑤想到時漾的性格,再加上唐月見那調皮可愛的性格,兩人應該很合得來吧,把時漾帶到沙發上坐好,朝著時漾眨眨眼,然後去廚房和餃子餡了。

時漾坐在沙發上,有些不知道怎麼找話題,唐月見看了,搖搖手機,「要不要開一把?」

時漾點了點頭,問道:「排位嗎?」

「當然。」唐月見又想到什麼,問道:「不知道時漾姐的段位是……」

時漾不在意的笑笑:「都可以的。」

唐月見秀眉一挑,「王者……也可以?」

唐月見也算得上娛樂圈裡玩遊戲數一數二的了,再加上自己開朗的性格,有時候直播粉絲們就有提議讓她打遊戲的,唐月見自然不會拒絕,都快算上半個遊戲直播了。

一直也知道游年打遊戲,一直想找個機會和游年一起打遊戲,之後拍《戰火》的時候趁著空閑時間打了一把,後來就在沒打過,每次以遊戲為理由找游年聊天,游年總是以這種理由婉拒了她。

聽完「王者」這個段位,唐月見竟然見時漾沒一點反應,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然後自己就聽見時漾說:「我加你好友?」

唐月見心裡一跳,不動聲色的觀察者時漾,實在不敢相信這樣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竟然是王者段位,她一直以為像時漾這樣的女孩只適合在泉水裡幫隊友喊加油呢。

很快收起心裡的心思,把自己的ID告訴了時漾,很快自己就收到了一個加好友的申請,看到那ID,唐月見點「同意」的手指一頓,不可思議的看著時漾,「你是young神?!」

時漾還是沒什麼反應,只是淡淡的笑,點了點頭,問道:「很驚訝?」

唐月見搖搖頭,「不是很驚訝!是非常驚訝!」

時漾看著小姑娘震驚的樣子,直接發了一個排位申請。

王者局匹配的時間有點長,一般都超過一分鐘,雙排更是不好排,倆人也不能幹等,就打算聊點什麼,這時秦瑤的聲音從廚房傳來,大致意思是問游年什麼時候來,她要算算時間包餃子。

唐月見連忙暫時退出遊戲界面要給游年打通電話,時漾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提高了音量,回秦瑤道:「游年說要做點東西,估計一個小時後來吧。」

唐月見準備打游年電話的手一僵,偏頭看了一眼時漾,疑惑道:「時漾姐……怎麼知道游年要做東西?」

正好匹配到人了,時漾點開了「開始遊戲」,回答旁邊的唐月見:「哦,我來的時候游年和我說的。」

唐月見也不好多問,也點開「開始遊戲」,遊戲進入ban&pick環節,隊友看見時漾的ID都紛紛詢問是不是young神本人,反倒是唐月見竟然沒有一個人認出她。

唐月見垂下眸子,心想,一定是自己名氣還不夠吧。

時漾這把很順利的拿到了自己的本命諸葛。

輪到唐月見選英雄了,但是不知道唐月見在想什麼,竟然又選了一個法師,貂蟬。

立刻就有脾氣不好的人噴了起來:

「五樓是瘋了吧,怎麼又一個法師!這怎麼玩啊!」

「五樓怎麼混進王者的?找代練了吧。」

「gun,gun,gun,演員吧,誠心想讓我們掉分的吧!」

唐月見皺眉的看著上面的消息,一言不發。

時漾心裡嘆了口氣,安慰道:「沒關係,雙法師也能打,我去上路吧,你要加油發育哦。」

唐月見低下頭,「我不是故意要選法師的。」之前還在想關於游年和時漾的事兒,本來pick英雄的時間就不是很多,等她回過神的時候已經系統自動幫她選定了貂蟬。

是的,她的英雄是按熟練度排的,貂蟬也是她的本命英雄,國服貂蟬。

遊戲開始……

時漾把中路讓給了唐月見,自己去了上路。

比賽正常進行,一般王者局前期總要搞搞事情,反個紅啊,反個藍什麼的,沒想到這次竟然很安穩的一點事情沒搞,雙方順利達到四級。

唐月見看著上路時漾一個法師,抗著射手和輔助的壓,準備去上支援一波,沒想到對面韓信已經在上路河蟹草叢那邊蹲好了,外加一個鬼谷子,上路立刻變成了三打二的局勢,最後倆人拚死換走了鬼谷子和射手,二換二,不算太虧,而不妙的是,上路正好抱團,上路一塔被拔,好在因為之前三個人都堵在上路,下路沒人支援,對方下路的程咬金被逼出大招,殘血回家,而時漾這隊的射手和輔助,趁著程咬金回家的時間,把下路一塔點到剩下三分之一的血,因為沒有不兵線不得不撤退了。

時漾和唐月見的復活時間雙雙到了,兩人又出現在泉水,分別出了家門,一個奔向上路一個奔向中路。 在這段其實非常非常之間的路上,白筱卻走了很久很久。?因爲她真的還要再考慮一下。

自己該做什麼樣的選擇纔好。如果自己真的離開了司空冷語。那別人又會說什麼呢說她玩弄司空冷語的感情,是一個不負責的媽媽還是別的什麼不管說的是什麼,總之,都能讓她心裏受難好一陣子吧。司空冷語這麼多年,居然都沒有變,而且連他的爲人都沒變,可以說,真的非常的難得了。如果是別人,估計早就變心了吧。所以,司空冷語於她有天高地闊之情。

再說子旭。子旭一直以來對她都很好,雖然不能說他是言聽計從,因爲她也沒有那個習慣,覺得男人就一定要聽女人的話。她不會。不過他的改變,她是看在眼裏的。至少他再也沒有出去找別的女人了吧,想到這個,她就不由的想起了那天回家裏,在地板上發現的小雨衣的包裝袋。

霸寵雙面妻 難道會是因爲她不在,然後他就和別的女人鬼混嗎這又是爲了什麼呢如果說他這麼久都忍過來了,就是這個最後一下就忍不住,還是要找女人解決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真是太讓她失望了。可是,現在他受傷的確是因爲她的原因,所以她也必須要爲他負這個責任。如果她真的離開了李子旭,那麼一定會有人說出一點人情味兒都沒有了。居然把自己的救命恩人拋在了一邊。雖然說現在不興爲了報達救命之恩就以身相許。可是,自己如果就這樣走了,良心上也會不安吧。

好吧,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就沒有什麼可以猶豫的了。白筱吐出了一口氣,昂首挺胸的走到了李子旭的病房,而且很不客氣的就直接推門進去了。

不過進去以後,她馬上又把門關上了。當然了,她把自己也關在了門的外面。臉騰的一下就紅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筱在外門高喊道。

“沒事。”李子旭在裏面偷笑,這個白筱啊,怎麼這麼純情呢,她不是孩子的媽了嘛,怎麼還純情成這樣啊。很多女人看他的果體都已經是看的發膩了。呵。看來啊,還是這個白筱最可愛。

“那,你好了沒有啊。”白筱很不自在的問道。唉,自己真是太過的粗心了,怎麼會幹出這樣丟人的事情啊。真是的。

“馬上就好了。”李子旭穿上褲子,再把衣服套上。因爲剛剛護工才幫他洗完澡,他正穿衣服呢,白筱就闖了進來。看她那個氣勢,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決定了吧。每一回她決定了什麼事情,風風火火去做的時候,就是那個表情。也是那股衝勁。“好了,你可以進來了。”

白筱這才紅着臉開門,走了進來,小聲的抱怨道:“以後麻煩你先把門反鎖一下好嗎你這會讓人感覺不舒服的。”

“好好好。你說什麼都好,以後啊,我要洗澡的時候就在把反鎖了,要不然就在外面掛個牌子,沐浴中,請別打擾的牌子。這樣總可以了吧。”李子旭說道。

“呵。行啊。到時人家還以爲你這是浴室呢。”白筱沒好氣的說道。

“嗯。我就住在浴室裏,也非常的不錯啊,醫生希望把我養得水水嫩嫩的嘛。”李子旭故意做着女人在拍保溼水的動作。那個樣子,就好像他是一個時尚的花美男一般,此時正在做一個spa。

“好了好了,你別噁心我了。我有事和你說呢。”白筱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我問你,你的眼睛現在情況怎麼樣啊”

“挺好的啊,醫生說再過一個多星期就能解紗布了。應該沒有任何問題的。怎麼了怎麼突然跑過來關心我的這個問題啊”李子旭好奇的問道。

“你別給我打哈哈,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問你這個問題啊。你到底眼睛怎麼樣可不要騙我,騙我一輩子你都找不到女朋友。包括我在內,找到了馬上就分手,訂婚的馬上就解除婚約,結婚都會離婚。考慮清楚哦,我的這個咒是很毒的哦。”白筱很認真的說道。

“哇,這麼毒你怎麼好意思讓我發這麼毒的誓啊你這不是讓我們李家斷子絕孫嘛。怎麼可以這樣吶不行不行,這個誓我可不敢發。”李子旭說道。

“如果你說的是真話,就不會得到任保的懲罰,你有什麼好不敢發的你不敢發誓,說明你的心裏面有鬼,說明這件事就是有問題。而你不敢告訴我。對不對”白筱一步一步的逼近李子旭,大有他不聽話,她就吃了他的感覺。

李子旭第一次感覺到被白筱威脅呢,雖然這個威脅不痛不癢的。“好吧好吧,我說實話,說真心話,說大大大大大實話可以了吧我真的沒事,真的。”

“真的”白筱用將信將疑的眼神看着他,一臉的壞笑道,“既然你就是不想說實話呢,我也就不強求你了,反正這輩子你找不到老婆,也不要是我的錯,因爲你不老實,活該找不到女朋友嘍。”

白筱用一臉無辜的眼神看着他,李子旭真不知道白筱爲什麼會這樣說呢。“白筱,你到底今天來這兒是幹嘛來的”

“我其實已經都知道了。你的眼睛,已經看不到了。你以爲這樣的事情能瞞住人家多久呢李子旭,在你的眼你我是不是一個全天下最笨蛋的人啊”白筱問道。

“怎麼可能呢。你怎麼可能會是全天下最笨的人呢我真的沒事的,你可能是誤會什麼了吧。或是有的人真的就不想我好,估計在背後咒我什麼的。你一定是誤會啦,我沒事,我和你說了,我沒事的嘛。”李子旭說道。

“你沒事你以爲我是平白無故的來和你說這些事情的嗎你真的認爲我已經無聊到了那個程度嗎我告訴你,不是這樣的。如果不是我已經確認了你真的是有這樣的可能,我是不會來找你說這個事情的。醫生說了,你的情況還是有可能治好的。所以希望你能接受手術治療,我不希望你以後眼睛看不到或是什麼。我真的真的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白筱認真的說道。

“你聽誰說的啊、怎麼可能呢你不要聽別人亂講哦。真的,沒有那麼回事。”李子旭說道。

“你還要騙我你打算騙我到什麼時候你真的認爲我就那麼的笨嗎而且我已經問過了,就是你的主治醫生,我已經問過他了。他把你的情況都告訴我了。而且他還讓我勸你,讓你接受手術,如果不是因爲你的眼睛真的有問題,人家至於這麼要求嗎我已經決定了,我會陪你一起手術的,直到你的眼睛好了爲止,這是我欠你的,我一生都還不起。至於我肚子裏的孩子,我也會去拿掉,現在雖然有些大了,可能要做引產。可是沒有關係,我覺得這是最好的決定。”白筱認真的說道。

李子旭低下頭,不敢看白筱,“白筱,說真的,我真不想讓你爲我當心的。我真的真的不想這樣的。可是沒有辦法,你剛剛說的那的確是事實,不過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可是,我真的是不想你爲我當心啊。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而且你沒有必要爲了我而這麼做。你肚子裏面的孩子怎麼說也是你和司空的孩子,他們是無辜的。你以前不是也說,肚子裏的孩子雖然沒有出生,可是,他們也是有生命的,他們好不容易纔投胎做人。你不是這樣說的嗎”李子旭認真的看着白筱,從他的眼中,你看不出半點的虛假。

白筱低着頭,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這一點她又何償捨得呢,可是還不都是爲了李子旭嘛,爲了不讓他在家裏人面前難做啊,所以她纔會有了這樣的想法啊。如果可以,她當然不希望拿掉自己肚子裏的孩子了。相處這幾個月下來,他們早就已經有了感情的聯繫了呀,又怎麼可以是說拿就能拿掉的呢

wωw¸тtκan¸c o

“你是不是捨不得”李子旭問道,“其實你都不用回答我也知道你捨不得的,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還會不瞭解嘛,你哪裏捨得拿掉自己的孩子呢好了好了,這些東西你就不要想了。如果你真的願意留在我的身邊,這孩子我養了。又有什麼大不了呢我就先當現成的爹,以後你再給我生不就行了嘛。最重要的,還是你的身體。我知道,打胎,對女人的身體非常的不好。所以,我不希望你因爲我,而再有任何的損傷。”

“子旭。這不可以的,你如果幫人家養孩子,會怎麼想會想你根本沒有生孩子的能力。會想你,就是一個戴綠帽也無所謂的傢伙。我可不希望你被人家這樣的想。那對你來說太不公平了。你放心吧。我再想想要如何處理吧。你要好好的休息,乖乖地聽醫生的話。我先回去了,今天出來這麼久了,我都沒有怎麼好好休息呢。”說完白筱站起了身,又對李子旭交待了幾句。這才離開了。 唐月見清著兵線,假裝不在意的問時漾:「時漾姐和瑤姐很好?」

時漾正在對面野區偷只小鳥,笑了笑:「嗯,我和瑤瑤是鄰居和好朋友。」

「那……你去參加《戀愛季》也是瑤姐帶的?」唐月見再接再厲道。

時漾聽著唐月見的話,感覺有點不對勁,但是還是搖搖頭:「是我自己想去的,就讓秦瑤幫了我一下。」

「哦……原來是這樣啊。」唐月見恍然大悟的語氣,讓時漾終於感到異樣,抬起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唐月見。

「我之前也看你和我師哥的遊戲直播,你們因為遊戲認識的?」唐月見看下路有要打起來的趨勢,操作著貂蟬去了下路。

時漾在上路沒動,準備在上路帶線,這時候對面的打野趕了過來,想要和時漾單挑,時漾手上點技能的動作不停,回答唐月見的語氣確實淡淡然然的:「算是吧,游年想脫離黃金,我就帶了他幾把,後來無意的認識了,然後就一直帶游年上分了。」

唐月見的屏幕暗了,顯示等待復活,而時漾最後放出一個二技能,踩到了韓信,刷出被動,帶走韓信。

隊友就在頻道里大罵,大致意思就是貂蟬占著中路的資源還總是拖後腿,還不如把中路讓給young神。

唐月見顯然也不在意了,調整好心態,繼續帶線支援。

游年帶著自己剛剛在樓上鑽研出來的蔓越莓曲奇,進門,就聽見了「Victory」的聲音。

游年清清爽爽的聲音就傳來了:「你們都打上遊戲啦,來來來,帶我一個啊。」

唐月見看見此刻站在不遠處的游年,高大陽光的身影,臉悄悄紅了紅,緊了緊手,站起來,笑道:「好呀,正好我們一把打完了。師哥別站著,過來坐吧。」

游年把餅乾放在茶几上,靠著時漾坐下,看的唐月見一愣,悄悄把自己空出來的位置,自己坐回去。

氣氛有那麼一絲尷尬。

秦瑤才捧著和了一半的餃子餡,走出來,「你之前不是說還有一個小時才來嘛,怎麼來的這麼快?」

游年立刻把才做出來,才涼不久的蔓越莓餅乾拿起一塊親自塞進秦瑤嘴裡,「我不是研究餅乾來著嘛,好吃嗎?」

秦瑤嚼著餅乾,香甜可口,黃油的味道與蔓越莓的味道混雜在一起,眼前一亮,「不錯啊,挺好吃,來來來,耀瑤瑤,月見,你們也趕緊嘗嘗。」

秦瑤說完又不放心的看了眼坐在沙發上的兩人,她手裡拿著裝著餃子餡兒的盆,沒有空餘的手,她就怕游年親自喂她,瑤瑤會吃醋啊,不過她倒沒看見瑤瑤眼睛里多出一絲醋味,反而是一旁的唐月見流露出意思艷羨的意思,這是什麼情況?

直到後來秦瑤才知道自己想多了,游年是怕自己做的不好吃,讓她當了回小白鼠,她說完好吃,游年才把餅乾給時漾吃,就問一句,紮鐵不,老心!

時漾只嘗了一塊就不吃了,反而一旁的唐月見小口小口的咬著餅乾,游年問著兩人好吃嗎?眼睛卻盯著時漾。

時漾嘴角漾起一絲笑意,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游年的手藝。

唐月見連連點頭,道:「真的好好吃哦,我還不知道師哥的手藝這麼好呢。」

游年也終於一改臉上的緊張,點了點頭,又拿起一塊遞給時漾,意思就是,好吃那就多吃點吧,就差沒有親手喂到時漾嘴裡了。

時漾還是搖了搖頭,道:「馬上要吃餃子呢,還是留著肚子吧。」

游年手裡還拿著餅乾,嘟囔著:「這不是餃子餡兒還沒和好嘛,先吃著墊墊肚子嘛。」

一旁的唐月見聽見了,也幫腔道:「是啊,時漾姐,我師哥做的餅乾真的好好吃,多吃一點啦。」

時漾柔和的看著一旁的唐月見,看著游年笑提議道:「既然月見覺得這麼好吃,要不剩下的就給月見帶走吧?」

「不行不行,這怎麼行。」唐月見聽了連忙搖頭。

而游年摸著下巴真的在考慮這個方法的可行性,幾秒后,爽快大方的點頭道:「好啊,既然月見喜歡吃,那就帶走吧。」

唐月見還是拒絕道:「不行,瑤姐才只嘗了一塊而已……」

游年笑了一下,道:「秦瑤真的想吃啊,直接去樓上找我不就行了,你還是帶走吧。」

樓上?找他?

唐月見震驚的看著游年道:「師哥,你住這裡?」

游年偏頭看著時漾,笑意膩人得很,點點頭,「是啊,搬來有一段時間了呢。」

這樣的眼神……唐月見覺得自己心口一痛,「師哥你和時漾姐……」

游年剛想說,被時漾打斷:「我和你師哥是鄰居,對門的那種。」

游年心裡嘆了口氣,看來他的小乖還是暫時不想別人知道他們的關係啊,只好配合道:「嗯,是關係很好的鄰居哦。」

唐月見看著自家師哥看時漾的眼神,再看時漾的表情,怕是只是單方面的吧,她好像還有……機會?

然後時漾和唐月見都換了小號,帶游年三排上分。

直到上了三顆星星之後,秦瑤在廚房裡說:餃子餡兒好了,準備包餃子了。

大家都紛紛放下手機,游年我活動了一下手指,感嘆道:「好像很久不玩遊戲了一樣,手都生了。」

唐月見見了游年這樣笑了笑:「師哥要是以後還想打遊戲,我可以帶你哦,到時候帶你上分。」

說這話時,唐月見是笑容滿滿的,可是當聽到游年的回答之後,笑容卻散了,游年說:「月見,馬上《戰火》就要上映了,如果不出意外,到時候來找你的代言和劇本就會數不勝數,你現在是事業上升期,不要把精力放到遊戲上,至於帶我嘛,這不是有young神帶我嘛。」

游年這話看似處處在為唐月見著想,可說到底啊,不就是他只要時漾一個人帶的意思嘛。

唐月見緊了緊手指,還是點點頭。

這時候秦瑤來催促道:「聊什麼呢,趕緊洗手啊,我們包餃子啦。」 雖然對李子旭可以這樣說,可是對司空冷語呢?她卻不知道要如何去開口,因爲她知道,司空冷語,包括他的家人都非常的期待着這三個孩子的到來,當然了,她自己也是。 而且,能懷上三胞胎,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在這種正常的情況下,懷上三胞胎的機率是很小的。冷家以前也沒有這種多胞胎的例子。當然,她們白家好像也是沒有的。所以能得到這三個孩子,當然會是一種享受了。

可是,李子旭那邊又要怎麼辦呢?這件事又要怎麼和司空冷語去說呢?白筱真的感覺到一個頭兩個大啊。最近每天都有保持着和司空冷語通電話。只是沒有想到,自己到醫院來一下,就把事情給改變了這麼多。可是她深深知道,當一個人從健全人變成殘疾人的時候,他的心態是很容易就發生了扭區的。爲了不讓李子旭出現這樣的情況,所以現在她就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了。

醫生也說了,那個手術也是有風險的,可是成功的機率非常的大。既然是這樣,那她就完全可以鼓勵他去接受這個手術。而這個鼓勵者的身份,最好就是他的妻子,爲了這個家,他必須去賭一把。所以白筱纔會想,把肚子裏的孩子拿掉,然後去鼓勵李子旭。雖然她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愛上李子旭了,因爲在她的心中,始終也是有那麼一個影子生存在那兒。那就是司空冷語,她一直沒有忘記他,她一直都還記得他呢。所以她纔會不能接受和李子旭的恩愛,因爲在她的內心深處,她還在期待着,期待着某一天,這個男人會再次的出現。

不得不說,這一次她是夢想成真了,這個男人不只是出現了,而且還表現也願意娶她。不管有沒有真愛在裏面,她的夢想總歸是實現了。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可是卻橫成了枝節,出了李子旭這檔子的事情,讓她陷入了困境,她本來想自私的一走了知,可是想想李子旭對自己的感情,她就無法走的那麼的撒脫,她覺得內心傷處還是會記掛着這件事情,也可能這一生都吃不好,睡不好。

回到賓館的她,好幾次拿起了手機,卻又再次的放下,她不知道要怎麼和他說。她怕萬一她說了,司空冷語會瘋狂得做出無法控制的事情來。那可就糟糕了呀。最後,白筱只是把手機卡給丟了。兩個號的手機卡都丟了。這樣,他就找不到自己。也許,時間長了,他又當自己死了,或是怎麼樣了,也許事情就這樣不了了知了也不一定吧。

接後的幾天,白筱每天都去陪李子旭,並詢問醫生什麼時候可以手術。視網膜有沒有配到等等的相關問題。而李母看到白筱再次對兒子如此的用心,也就不再找她的麻煩了。任由他們年輕人去自由發展了,她老了,也管不了了。

李子旭現在情況也已經好轉,醫生也准許他可以出門去走動走動,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鮮空氣。而且,順便他們也開始準備了結婚相關的事誼,除了婚紗照可能要往後處理之外,別的該準備的還是可以準備的。這一次,李子旭也比較着急,因爲怕白筱又反悔了,或是那個司空冷語找上門來,這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他喜歡白筱,非常非常喜歡白筱,他不想失去她。

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和司空冷語通電話了,白筱似乎也把這個男人給忘了,可是這個男人不會忘了她,很意外的電話鈴響了,白筱感覺很奇怪,以前這個電話可沒有人打給她過啊,到底是誰打來的電話呢?想想,這是酒店裏的電話,說不定也就只是工作人員要詢問一些情況之類的吧。所以沒有猶豫太久,她就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馬上就炮轟過來,“白筱,你這死丫頭,手機怎麼了?怎麼都關機了?你現在到底在北京幹嘛啊?”

“冷語?”白筱驚嚇到,她完全沒有想到司空冷語會打到酒店的電話來。

“叫老公。”司空冷語冷冷地命令道。

“呃。好吧。”白筱說道,“好,你怎麼會打電話過來的?這個電話你是怎麼找到了?”

“這還不好辦?我直接問樓下前臺,你住的這間電話是多少啊。我說我和我老婆吵架了,可是我現在趕不過去,我怕她會自殺。所以我打算先打一下電話給她。然後前臺就把你的電話給我了。好了。現在回答我的問題,你的手機呢?怎麼兩個都關機中?”司空冷語問道。

白筱當然不能和他說,她把手機卡給扔了嘛,那樣他一定會發瘋的。所以只能用別的藉口了,“唉,前些天上街的時候,手機讓壞人給扒了呀。要不然你以爲我幹嘛關機呢,是吧?我都知道你會找我的,我怎麼可能會關機嘛。就是運氣不好的,遇上了壞人。可是運氣好的就是,人沒有受傷,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白筱啊,你怎麼又讓壞人給搶了啊?上次你被壞人搶了,這次又是,北京的壞人都找你下手啊?”司空冷語不敢相信的說道。

“也許吧。我這個人看上去就是比較白癡好欺負型的,所以都找我下的手吧。”白筱說道,而內心裏卻因爲說謊話而狂跳不己。她無時無刻不在當心,萬一自己哪裏說的不夠圓,就會讓司空冷語揭穿她的謊言了。所以她非常的當心。非常的害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