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 Home
  • Blog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那個所謂的‘主人’還是沒來。

張謙讀取了那四個女修羅的記憶,發現那個‘主人’其實只是這座城堡的二把手,一個叫做‘阿摩耶’男性修羅,實力很強,不過按照系統的估算,一個區區的修羅根本擋不住青木神劍的致命一擊,所以如果這個阿摩耶一個人來到這,只要沒有什麼特殊情況,張謙一旦偷襲成功,那這個傢伙就必然是九死一生。

而這個阿摩耶之所以剛纔沒上來,完全就是因爲那個張謙之前一直追着的禿頭。

這幾個女修羅押着小梅上來的時候,阿摩耶還在那罵禿頭呢。

“但是都這麼一會了,就算揍也該揍完了吧!”張謙無語了,罵人罵幾句就得了,這還當個事去幹啊?

“你管人家呢。”系統說,“做事要有耐心,尤其是偷襲這種事,更得有耐心。”

“沒有耐心的人永遠都幹不成大事。”

“好好好,有耐心。”

系統突然說:“噓!有一股氣往這邊來了!”

張謙眼睛一瞪,果然,他也感覺到了門外傳來了一股很微弱的氣。

很快,一個腳步聲由遠及近。

張謙低頭看了看小梅,卻皺起了眉毛。

小梅現在居然滿臉紅暈,一點都看不出緊張和害怕。

這是要壞事啊!

張謙心裏咯噔一下,小梅現在這幅樣子,那個阿摩耶肯定會看出什麼來的!

“小梅現在這個樣子就對了。”系統說,“你放心吧,他不會看出什麼來的。”

“你怎麼知道?”張謙問。

“呵呵呵,我就是知道。”系統賊笑了起來。

腳步聲停在門前,門被推開了,一個身穿黑鐵顏色盔甲的男人走了進來。

四個分身立刻行了一禮:“主人。”

阿摩耶一點頭,走到窗前看着小梅,隨後張開了雙臂。

四個分身立刻走上前開始幫他脫下盔甲。

阿摩耶盯着小梅:“哼哼,現在老實了吧?”

小梅仍然是滿臉通紅的樣子。

“極陰體質,千載難逢,千載難逢啊!”阿摩耶嘿嘿笑着,“今天我必須……”

張謙本想下去搞他,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又看到了小梅那張紅彤彤的臉,心裏突然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衝動。

以至於阿摩耶後面的話他都沒怎麼聽到。

“喂,幹嘛呢!”系統說。

張謙一個愣怔,清醒了過來。

“再不動手,可就錯過最佳時機了。”系統賊笑着說。

張謙低頭一看,果然阿摩耶的盔甲快要脫完了。

他暗罵了自己一句,隨後立刻發動了指令。

盔甲馬上就要脫完了,阿摩耶也準備要撲向小梅了,結果在這個時候,四個‘女修羅’突然毫無徵兆的動手了!

他們一人一下,噌噌噌的抓住了阿摩耶的四肢,阿摩耶一愣:“你們做什麼?”

“殺你!”張謙瞬間出現在了阿摩耶的背後,在說話的同時猛地刺出了手裏的青木神劍。

鋒利的神劍瞬間刺穿了阿摩耶的胸口,阿摩耶渾身一抖,剛要用力甩開四個分身,張謙立刻抽出神劍,擡手又刺進了阿摩耶的脖子。

阿摩耶的慘叫還沒來得及發出來就硬生生的沒了。

緊接着,張謙奮力的往旁邊一揮劍,鮮血橫飛中,阿摩耶的腦袋掉在了地上,骨碌碌的滾了出去。

雖然他的血噴的挺厲害,但並沒有噴到張謙和小梅的身上,四個分身身上倒是沾了不少。

然而,奇怪的是,這麼驚悚的一幕就發生在眼前,但是小梅卻熟視無睹,依然臉色通紅,直勾勾的看着張謙。

張謙揮動神劍切斷了小梅身上的紫色絲線。

“好了,你自由了。”張謙說。

小梅的呼吸很不規則,臉上帶着潮紅,嘴裏發出了細微的不可描述的聲音。

不知道爲什麼,張謙心裏也竄出了一股火,看着眼前誘人的小梅,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但隨後,張謙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偏過頭不再去看小梅:“咱們走吧!免得有人來。”

小梅突然動了,慢慢的來到張謙身邊,用力的抱住了張謙。

在這一瞬間,張謙就感覺到了小梅嘴裏呼出來的那一股股溫熱的氣息。

他攥緊了拳頭,想要抵抗那種衝動,但是他卻發現這根本就是徒勞無功。

終於,小梅伸出了手…….

也終於,張謙把她抱了起來。

系統喃喃自語:“終於,邁出這一步了,還是迷幻香草牛b啊!” 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以後。

張謙才睜開了眼睛。

眼前還是那個房間,阿摩耶濺在牆上的血已經乾涸暗紅了。

他猛地坐起身,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一絲不掛。

旁邊,同樣一絲不掛的小梅正呼呼大睡着。

“我靠!發生了什麼!”張謙呆呆的看着這一切。

“醒了?嘿嘿嘿。”系統賊笑個不停。

張謙擡頭一看,四個分身正兢兢業業的給他守門,他這才問系統:“喂!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什麼情況!”

“你說呢?嘿嘿嘿。”系統反問。

“我…我……”張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別‘我我’的了。”系統說,“怎麼樣啊?跨出這一步的感覺,如何?”

“你…你少來這套!”張謙終於明白了什麼,“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會是這樣?!”

“會是哪樣?”

“就…就是這樣啊!別裝糊塗!”張謙氣惱不已。

“對啊,我早就料到了。”系統賊笑着說,“迷幻香草本來就是修羅界特有的一種直接作用於中樞神經的揮發型香草植物,具有很隱晦和卻無法抵抗的催..情作用。”

“它開始並不會影響你,只能稍稍的讓你感覺到一絲興奮,但是隻要時間一長,你就會生出那種想要啪啪啪的強烈感覺,無法抵抗,無法豁免。”

“別說是你了,就算是個神,聞這個東西時間長了也會受到影響。剛纔你聞了多久?沒有一個小時也有五十分鐘了!所以肯定會發作。”

“你!你爲什麼不提醒我!”張謙怒道。

“喂喂喂,對我這種態度真的好嗎?”系統說,“這種事還用得着我提醒嗎?你剛纔不是都查看了那四個女修羅的記憶了嗎?她們的記憶裏肯定有這種香草的信息!”

“但…但是我只看了阿摩耶的信息,別的我都沒看啊!”

“那我哪知道你都沒看,我還以爲你都看了呢。”系統說,“這可不賴我,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你自己瞭解的不透徹,別朝我發火。”

“我…我…”

“別結結巴巴了,”系統說,“人家小梅還是個雛兒呢,你不吃虧。”

“草啊!我說的不是這個!我不可能再找別的女人了!”

“但你已經找了。”

“這又不是我自願的!”張謙都快瘋了。

“行了吧你快,”系統說,“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當了表子還要立牌坊了。木已成舟,米已成飯,你不認也得認了。”

“……”

這時候,小梅慢慢的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她顯然也沒料到會是這種情況,在看到張謙光着屁股,自己也是全身棵體的時候,她發出了一聲尖叫,立刻抓起一條布帛蓋住了身體。

張謙無語,早就看光了,你現在蓋住還有個啥用。

“這…張…張謙,這是怎麼回事?”

張謙嘆了口氣,把事情說了一遍,着重說了迷幻香草這件事,隨後說道:“雖然這麼說有點逃避責任的意思,但這是實情,我還是得說。”

“今天這件事,不怪你,也不怪我,要怪就怪那傢伙。”張謙說着,一指阿摩耶的屍體,“他肯定是想利用這種香草讓你……然後再把你給那啥了。”

小梅雙目有些無神的看了過去,隨後又發出了一聲尖叫——一般女人看到無頭屍體的時候都會是這種反應。

她的反應尤其劇烈,猛地撲進了張謙的懷裏,渾身瑟瑟發抖,不知道是嚇得還是因爲別的。

“沒事,他早就死透了。”張謙也沒敢摟住她,只能說道,“小梅,話雖然這麼說,但我好歹是個男人,今天這事既然都已經發生了,那我沒說的,必須得負責。如果你願意,你就跟着我,我會一直照顧你的,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強求,但在以後我也會保護你的,有什麼事情你只管跟我說。”

小梅發出了低低的啜泣聲。

張謙也不好把她推開,只能摸出一支菸點燃了開始抽。

過了一會,小梅慢慢的不哭了,低聲說:“被抓到這裏來的時候,我都絕望了。”

“我沒想到這世界上會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有人…有個人類能把我就出去,那他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結果,你來了。”說着,小梅用力的抱住了張謙。

太古丹尊 沉默了許久之後,她才用非常低的聲音說:“我願意。”

她不哭了,張謙差點哭了。

他多麼希望小梅能說一句不願意啊!

這回去怎麼交代啊我靠!

小玉和小雯不得撕了我啊我靠!

幸虧老媽現在不在,否則她也會撕了我啊我靠!

“不想帶回去也簡單,”系統說,“反正剛纔我算過了,你們搞了七次,她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在這弄死算了,這裏是修羅界,沒人會知道的。”

張謙皺起眉毛:“滾蛋!”

“哎你這個人,以前就喜歡對各種美女下手,而且一下就是狠手,美女往往連個全屍都剩不下,怎麼今天轉性了?不就一個人類女人嗎?直接弄死,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多好!”系統說。

“滾蛋!”

“靠,愛咋地咋地吧你!”系統不言語了。

小梅見張謙半天沒說話,悄悄的擡起頭看着他,臉上混合着擔憂和害怕的表情:“你…你怎麼了?”

“沒事。”張謙擠出一個笑容,“咱們這就走,呆在這不安全。”

正說着呢,外面響起了一個粗獷的聲音:“二哥怎麼還沒出來?!”

分身說道:“請您稍等,主人現在還在忙碌。”

“忙碌?我去他的!”粗獷的聲音帶着怒氣,“這都半個多時辰了!早該忙完了!你們閃開!我有事找他商量!”

張謙一聽,心說幸虧醒得早,想到這他立刻把小梅收進了系統空間,穿上衣服變成小蒼蠅從窗戶飛了出去。

飛走之後,他甩手收回了四個分身。

門外那個爆炸頭修羅剛要推開四個‘女修羅’衝進去,結果四個女修羅刷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爆炸頭修羅一愣,隨後立刻意識到了不對勁,趕緊踹開門衝了進去,然後,他當場傻眼了! 張謙輕輕鬆鬆的離開修羅界。

一個瞬移的事。

只不過,他只能暫時把小梅安排在樹皇的萬木山谷。

樹皇和牛魔王他們一聽這是張謙的老婆,頓時都露出了一個猥瑣的笑容。

“老弟啊,這才三個對吧?”牛魔王攬住張謙的肩膀,“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比你老哥我厲害多了。”

“哈哈,”樹皇哈哈大笑,“照我看,老弟以後只怕三百個也打不住。”

“去去去。”張謙翻白眼,“拿我當什麼了。”

小梅見到這些妖怪之後露出了些許害怕的神色。

張謙說:“這些都是我朋友,不用怕。”

小梅點了點頭,但是臉色還是不太好。

二郎神和孫悟空盯着小梅看了一會,小聲問張謙:“這個女人,有點奇怪,和一般的人類不太一樣。”

“嗯,她是極陰體質。”

“極陰?難怪。嘿嘿。”孫悟空笑了。

二郎神卻皺起眉毛:“少年,這極陰體質須得有極陽體質與之相輔,你…”

“我不是。”

“那你還敢跟她在一塊?”孫悟空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