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時間在譚雲焦慮中度過,很快天色已暗,夜幕降臨時,蒼穹中二人還在激戰著。

  • Home
  • Blog
  • 時間在譚雲焦慮中度過,很快天色已暗,夜幕降臨時,蒼穹中二人還在激戰著。

雖然譚雲視線被瀰漫的塵土籠罩,根本看不清上官雨馨和楚無痕的廝殺過程,但是他還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星眸中流露出深深地擔憂之色。

「轟隆、轟隆隆!」

倏然,一陣振聾發聵的巨響,傳入了譚雲耳中,譚雲抬頭望去,但見一道古屬性劍芒的餘威使得蒼穹紛紛崩塌,朝自己藏身之處而來。

譚雲急忙掉頭,拚命的朝地內遁入,若再晚了一步,自己可就死的稀碎了!

良久過後,譚雲再次小心翼翼潛伏到了地表,繼續觀看……

三個時辰后,夜色籠罩著天地,上官雨馨和楚無恆依舊在殊死搏鬥著,二人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隨著二人激戰的時間變長,譚雲愈發的擔心上官雨馨,他很想衝出去幫她,可是他知道不能。

因為自己在楚無痕面前,弱小的還不如一隻螻蟻,對方隨便一擊,自己就會飛灰湮滅。

「上官師姐,你可千萬不要有事……」

在接下來的兩日中,譚雲一直祈禱著上官雨馨平安。

首席定製:盛寵小萌妻 「轟隆隆!」

當驚天動地的大戰,進行到第三日夜晚時,一道彷彿響徹遠古的巨響,傳入了譚雲耳中,震得譚雲耳膜幾乎破裂。

「啊!」

旋即,一道動聽而虛弱的痛苦女音縈繞在譚雲耳旁,譚雲雙拳緊握,神色焦慮,「不好,是上官師姐!」

譚雲凝神屏息,昂視星空,月光下依稀可見,身穿勁裝渾身是血的上官雨馨,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從茫茫雲海中墜落。

墜落中一股股血液,從朱唇內湧出,染紅了譚雲的視線!

「撲通!」

隨著沉悶的鑿擊聲,上官雨馨墜入了譚雲東方遠處的森林中。

譚雲不敢釋放神識查看上官雨馨,他知道自己一旦釋放神識,便會被楚無痕發現。

「哈哈哈哈,賤人,我看你死不死!」

此刻,失去一臂,氣息紊亂,體無完膚的楚無痕,搖搖晃晃的出現在了譚雲頭頂上空后,朝東方森林搖搖欲墜的飛去。

「看來這個老匹夫,傷勢也不輕!」譚雲心中焦慮不安,「怎麼辦?我是否要賭一次,和這個老雜毛拼了?」

「不行,我不能衝動,就算對方身負重傷,可也是道神境的強者,我出去依舊是死。」

「可是,我若不出去雨馨就危險了!」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譚雲心急如焚一籌莫展時,忽然,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有了!」

「就這麼辦!」

篤定主意后,譚雲將束著的白髮散開,接著,臉上皮膚開始急速老化,易容成了一名白髮老者的模樣。

隨即,譚雲褪下白袍,換上了一身青袍。

若四術星域弟子在此的話,便會認為譚雲就是四術星域大聖老魏銳!

沒錯,譚雲正是易容成了魏銳的模樣,他本想易容成道坤模樣的,可惜道坤不僅是光頭,還是個大胖子。

於是,譚雲易容成了魏銳的模樣!

雖然譚雲易容成了魏銳的模樣,但是,譚雲的境界卻依舊是祖王境五重。

譚雲清楚,一旦楚無痕看到自己修為後,便會知道自己是偽裝的。

不過,心思縝密的譚雲站在楚無痕立場,在殺宮主唯一弟子時必定很緊張,害怕被人撞見。

若突然發現四術星域大聖老出現,他做的第一件事,必然不是觀看大聖老修為,而是身負重傷的他會選擇不要命的逃跑!

三息后。

遍體鱗傷搖搖欲墜的楚無痕,手持神劍,飛落在了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上官雨馨身前。

「賤人!」楚無痕口腔內一邊流血,一邊獰笑道:「現在老朽先送你上路,為楚恆陪葬!」

「因為你譚雲躲過了一劫,不過,你放心,老朽總有一天,會找到機會宰了他的!」

「現在你去死吧!」

奄奄一息的上官雨馨,艱難地睜開雙目,想要說什麼時,可惜她傷的太重了,已無法開口。

就在楚無痕正要動手時,倏然,森林上空響起了一道蒼老的怒吼,「大膽!你這個螻蟻,竟敢對宮主唯一的弟子動手!」 身負重傷的楚無痕,嚇得渾身一顫,猛然循聲望去,但見不知何時,四術星域大聖老魏銳,出現在了森林上空。

楚無痕幾乎嚇得魂飛魄散,他忘記了傷痛,唯有一個念頭逃出生天。

立時,他不惜遭受反噬,而自焚了道神魂,化為一道光束,極速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嗖!」易容成魏銳的譚雲,驟然俯衝而下,抱起重傷垂危的上官雨馨,不停地施展著鴻蒙神步,在森林中極速穿梭著!

此刻,譚雲和楚無痕打著同樣的主意,二人都在賭,賭對方不會追來!

在譚雲心中,楚無痕應該不會追來,不過若追來,只能拚死一搏了。

老師嫁不嫁 而在楚無痕心中認為,極有可能魏銳會追來,因此他逃出三十萬仙里后,一頭扎入了山間冰冷的湖水中,潛伏在了湖底岩洞內嚇得瑟瑟發抖!

他清楚魏銳實力比自己強大太多,他也不敢釋放神識查看,魏銳是否追來,只得暗自祈禱魏銳因為救治上官雨馨,而放棄追趕自己!

虛空中,譚雲抱著渾身血流潺潺的上官雨馨,一邊極速閃爍,一邊焦慮的傳音道:「雨馨,你快醒醒!」

無論譚雲如何傳音呼喚,臉色極其蒼白的上官雨馨如同睡著了一般,在譚雲懷中一動不動。

譚雲急忙釋放出神識,查看上官雨馨的傷勢,雖然她五臟六腑遭到了重創,但是還不致命。

譚雲更加清楚,上官雨馨傷勢太重,無法承受任何丹藥藥力,故而,不能給她服用丹藥,只得等她傷勢好轉后,再服用丹藥。

同時,也不能讓她進入方聖大殿內恢復傷勢,因為,外界一日,方聖大殿內兩千年,其內時空之力涌動而不穩定,若她進入,以她虛弱的身體,不僅無法快速恢復傷勢,恐怕還會適得其反。

很快一日一夜已過,譚雲發現楚無痕沒有追來后,這才停止施展鴻蒙神步,大汗淋漓的抱著依舊昏迷的上官雨馨,繼續朝四術星域飛去。

……

轉眼間,又過了三日後,譚雲抱著昏迷不醒的上官雨馨,終於抵達了四術星域,一路迸射向無極星,直到夜幕降臨,才飛落在了無極星中央的無極道觀外。

「大膽!」忽然,一道怒吼聲,從譚雲身後傳來,「你膽敢冒充本大聖老,你是找死嗎?」

譚雲回首,但見大聖老魏銳,正散發著吃人的目光,盯著自己。

在魏銳身旁,還站著道坤和辛冰璇二人。

「哈哈哈哈,本大聖老明白了。」魏銳看著譚雲懷中渾身是傷的上官雨馨,勃然大怒道:

「你這個冒充本大聖老的賊子,膽敢如此對待宮主唯一的弟子,你一定是想要嫁禍給本大聖老!」

「你這個居心叵測……」

魏銳越說越怒之音突然中斷,卻是譚雲解除了易容術,蒼老的容顏極速褪去,變成了一張魏銳熟悉的臉。

「譚聖子,怎麼是你?」魏銳一愣,脫口而出,「你為何易容成老頭子我的模樣,還抱著渾身是血的上官聖女?」

在魏銳詢問時,道坤亦是滿腹疑雲。

而亭亭玉立遮面的辛冰璇,望著譚雲,不知為何芳心蕩起一絲絲漣漪。

譚雲不在的這段期間,她一直擔心他的安危,見譚雲平安歸來,她這才如釋重負。

「此事說來話長。」譚雲說道:「我先把上官師姐安頓好,然後,再慢慢告訴你們。」

「嗯。」道坤說道:「哦對了雲兒,你現在已是聖子了,不用再居住在無極道觀後院了。」

「從今以後你就居住在冰璇天池星旁邊的譚祖星吧。」

聞言,譚雲說道:「譚祖星是以我姓氏命名的嗎?」

「沒錯。」道坤和藹可親道:「雲兒啊!今後你就待在譚祖星安心修鍊,若有危險,就喊冰璇保護你即可。」

譚雲點了點頭,面帶笑容看向辛冰璇道:「多謝辛師姐了。」

「不客氣。」辛冰璇點了點螓首,道:「走,我帶你過去吧。」

「有勞了。」譚雲應聲后,抱著上官雨馨,跟隨辛冰璇騰空而起,朝東方天際飛去,道坤緊隨其後,魏銳則未跟隨……

兩個時辰后,夜愈深,滿天星斗,銀月如鉤。

譚雲抱著上官雨馨,和辛冰璇、道坤抵達了譚祖星中央直插雲霄的譚祖山之巔。

「好美的樓閣。」譚雲望著峰巔上的一座樓閣,讚歎道:「做工精美,又顯得浩氣蕩漾,打造樓閣者可謂是鬼斧神工。」

聽著譚雲的讚美聲,月光下辛冰璇美眸中,流露出一抹一閃而逝的喜色,「喜歡嗎?」

「喜歡。」譚雲說道。

「呵呵呵呵。」道坤看著譚雲笑道:「雲兒啊,你可是有福氣了,你要知道,這座樓閣可不是普通的樓閣啊!」

「此樓閣內有乾坤,外面來看,精雕細琢,進入后才會發現,樓閣空間廣闊,擺設頗為講究啊!」

「是嗎?」譚雲頗為好奇的抱著上官雨馨,進入其中,發現果真如此。

樓閣外面看似佔地僅有百丈見方,實則內部空間達到了方圓萬丈。

此外,樓閣分為兩層,第一層內有大堂、修鍊室,二樓則有兩個房間。

尤其是一樓內的各種擺設,一看就是用心製造的。

「太上聖老,此樓閣是誰建造的?」譚雲滿意而笑。

道坤說道:「是冰璇親自為你建造的。」

譚雲頗為意外的看著辛冰璇,說道:「辛師姐辛苦了。」

辛冰璇盈盈一笑,「多虧了你,四術星域才得以保住,你可是大功臣,我呢親自給你建造此樓,就當犒勞你了。」

譚雲笑了笑,隨後,抱著上官雨馨,進入了二樓其中一個房間,將她輕輕放在了榻上。

「譚雲,你先出去吧,我給她先擦拭一下身子。」辛冰璇說道。

「好。」譚雲離開后,便下了二樓,來到一樓大堂,將自己被人追殺等發生的所有事告訴了道坤。

這時,辛冰璇給上官雨馨清理乾淨身上的血液后,也來到了一樓大堂。

「殺得好!楚恆七人死有餘辜……」道坤說話時,不知想到了什麼,聲音突然中斷,神色變得凝重無比。

「您老這是怎麼了?」譚雲問道。

「雲兒,有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道坤嘆息道:「楚恆的父親楚蕭天,在今日日落前,被冊封為副宮主了,掌管人族星域。」

「是啊,這的確是個壞消息。」譚雲眉頭緊鎖,「依照宮規,我殺楚恆理所當然,可楚副宮主未必就會放過我。」

「嗯。」道坤點頭贊同后,拍了拍譚雲的肩膀道:「不管怎麼說,你殺的是副宮主之子,這樣吧,待雨馨傷勢痊癒后,老頭子我陪你前往一趟人族星域,找楚副宮主談談,調解一下。」

「就依您老的。」譚雲說道。

「好了,天色已晚,我就先回去了。」道坤說道。

冷血總裁,你想怎樣 「您老慢走。」譚雲躬身道。

「嗯。」道坤化為一道光束,消失在天際。

「譚雲,時間不早了,我回去了。」辛冰璇聲若清泉。

「好。」譚雲笑著點頭。

辛冰璇轉身,正要離去時,步伐一頓,探出一根芊芊玉指,指著數百仙裡外天池星上的天池聖山之巔,道:「譚雲,我距離你非常近,你若有何事只需要叫我一聲,我瞬間即到。」

「好了,我回去了。」

一襲紫裙的辛冰璇,裙角飛揚,剛騰空而起的剎那,譚雲說道:「冰璇,謝謝你為我建造的樓閣。」

你的紅顏劫是我 「不客氣。」辛冰璇驀然回首,月光下她紫紗下的絕色容顏若影若現。

第一次,辛冰璇聽到譚雲喊自己的名字,她不知為何,不僅不反感,反而有一絲絲喜歡。 「哦對了冰璇,外界一日,你天池聖山古樓內多長時間?」譚雲問道。

「外界一日,我古樓內一千年。」辛冰璇話罷,好奇道:「怎麼了?」

譚雲皺了皺鼻翼,燦爛一笑道:「宮主賜給了我一座方聖大殿,外界一日其內兩千年……」

不待譚雲話罷,辛冰璇美眸中透露出震驚之色,「什麼?宮主把方聖大殿都送給你了?」

「是啊!」譚雲迷惑道:「怎麼了?至於如此震驚嗎?」

「嗖!」辛冰璇飛落在譚雲身前,說道:「譚雲,你可知道方聖大殿的來歷?」

「不知道。」譚雲一頭霧水。

「你若知道,就不會如此淡定了。」辛冰璇說道:「傳言方聖大殿,是宮主年幼時,她父親留給她的遺物!」

「而宮主卻把方聖大殿賜給你,由此可見,她真的非常器重你。」

聞言,譚雲愣住了,他未想到,方梓兮竟對自己這般好。

看著發獃的譚雲,辛冰璇又道:「不過,也能理解,畢竟你是天門神宮建宮以來,資質最好的弟子,宮主如此對你好,也能說得通。」

「譚雲,你方才提到方聖大殿想要說什麼?」

譚雲出於好心道:「你若不介意的話,不如留在這裡,進入方聖大殿內修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