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時間好像有片刻的寂靜,鴉雀無聲。

  • Home
  • Blog
  • 時間好像有片刻的寂靜,鴉雀無聲。

但沉寂總歸要被打破……雖然打破它的,並非大部分人所想象的,另一片嘈雜,或者轟鳴。

「他……也掌控了你的真名?」

聲音,傳之於那個矮小的人影。

一抹汗水從兜帽的陰影中悄然滑下,在下頜上聚攏。讓他的面孔上呈現出一層青色……

參與進兩個**師等級的人物的戰鬥之中,是一件無比辛苦的差事,更何況,還要直接操作其中的一個,去攻擊另一個……於是僅僅是這兩個呼吸的時間,身上的水分似乎便都已經從毛孔之中被擠壓了出來,乾涸的喉嚨發出的聲音無比沙啞。彷彿垂死。

但他仍舊要問。

法師觸摸到魔網第五層,便可以為自己創造一個「真名」,銘刻在心靈深處。和靈魂融為一體。真名意味著獨一無二的存在,與魔網緊密聯接;法師憑藉此真名,能極大地提升感應、運用魔網的能力。增強施法技巧,這也是把「觸摸魔網第五層」作為法師高階與低階劃分標準的原因之一。

但世界上的事情,總有有利有弊。真名固然能極大地提升法師的魔法能力,卻也意味著潛在的危險。足夠強大的存在,例如高明的**師,例如高階魔鬼和惡魔,如果能知曉法師的真名,便往往可以通過一定的儀式控制這個法師,令其無法反抗。有鑒於此,法師的真名從來都是最高機密。不是至親至近的人,根本無從得知。

「是的,不過,在舉行某個儀式之前,他僅能有限的約束我的行動。」

女法師咬著嘴唇。似乎如夢方醒——時間跳躍對於第一次體驗它的人來說,畢竟是一種難以忘懷的東西。

愛德華點了點頭。

傳說中,被控制真名的可憐蟲,往往下場極為凄慘,被人永世奴役。但現在看起來,這不過是一種傳言。只是這個邪惡的說法雖然有些言過其實,但其實也代表了某種意義上的真相。

他對此,很難接受。

「托馬斯閣下。」頓了頓,他開口道。「您想要提升自己的地位,還是想要掌控這個國家?」

「好吧,其實不管哪一點都好,實際上,你應該知道,這個國家歸誰掌握,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我知道你不可能與霍金**師,或者我的老師匹敵,所以,一切自然都要在暗中進行。」不等待對方的回答,他自顧自的開口道。

「刺殺了皇帝的,是你的部下?你還設計讓那個蠢蛋皇儲被抓去,好吧……我似乎是不需要管這麼多的事,但這樣一來,事情還真的在你的掌控中么?」他說,銀色的眸子里映出那個中年人平靜的臉:「這個老傢伙的歸來,應該並不在你們的計劃之內吧,所以,你只好倉促的應變,這讓你的準備打了折扣……真是遺憾,再加上幾個人手,就足夠擺平他了。」

「不錯,不過事實上,我和亞莎莉也同樣足夠。」些許的沉吟后,托馬斯法師開口道:「我真正的誤算,就是沒有想到你會在這裡出現,在我的計劃里,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有時間來處理你的問題。」

「不過,你如果以為,我不會參與進這戰鬥里,那麼就太天真了。」

「世間的人,尤其是法師,總是以為憑藉人類的智慧,可以算無餘策,但事實上,誰又能準確的預測什麼?即使藉助法術,當你窺視了未來的冰山一角之後就等於走上了一條與你懵懂無知的時候截然不同的岔路……命運是一片洶湧無際的海洋,更何況這個世界上,神靈在其中擊浪相搏?」

灰袍里的中年人,只是溫和好看的笑容有些僵硬:「所以準確的說,我還是小看了你的能力。心靈異能……雖然不過是魔法的一種變化,但確實擁有著不同的能力。」

「勸你還是不要將之理解為魔法的好,否則的話,一定會有更多的驚喜在等著你的。」心靈術士不屑的冷笑。

然而實際上,這不屑,不過是一種偽裝……因為真正戰鬥起來,愛德華並沒有把握能贏。

沒錯,是沒有把握的,因為愛德華最為強大的力量,正好被這個空間所克制——王權雖然是遠超恆法物品的神器,可是它的作用,在於操作魔網——至少在目前這種僅僅得到了三片碎片的狀態下,愛德華還沒有成功引發出其中更加強大的力量。

但對方不知道,這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那麼,愛德華閣下,您有何高見呢?」托馬斯的嘴角揚起一個笑容。

「高見不敢當,只是一個自保的策略。」愛德華同樣在笑,只是有些嘶啞:「因為不管你想要做什麼,我察覺不出其中與我有所衝突的地方。所以,與其如此敵對,還不如各取所需,比較輕鬆。」

「好吧,您想要什麼?」

「我想要的……唔,如果刺殺國王,是你主導的,那麼,我要那個刺客的下落。別緊張,我並不打算指正你的什麼舉動……畢竟那位國王陛下並不能夠提供什麼讓我感到有趣的東西。」心靈術士攤開雙手:「至於說我的老師那邊,我說過了,你未必能夠有實力打他的主意……」

「不錯」中年人道:「那麼,您又能給我什麼呢?」

**師慘叫了一聲,只感到自己身上的血液彷彿燃燒起來,不再受自己控制,巨大的魔力反噬向他的身體,一瞬間無數細細密密的血珠從他皮膚下滲出,在周圍的空氣中瀰漫成為一片血霧! 「很有趣的力量。」

空間的主人眯起眼睛,注視著那飛散的血色,**師在其中仰起頭痛苦的低吼,喘息著,踉蹌後退,但儘管痛苦讓他的五官都已經扭曲了,他卻並沒有對於那個人做出預料之中的反攻。

那麼是不是可以說,他已經被操控了?

托馬斯?艾蒂森的目光,在那個黑色的矮小人影身上停留,光影構造出這位學院副導師的面孔,與真實無二,因此每個人都能從其上看到細微的思索……只是光影變換間,完美的掩蓋了,他心中的幾許震驚。

控制一個常人的思維是極其簡單的,因為他們天生就是羸弱麻木的生命,但一個法師,便會隨著對於魔法的掌控而逐漸變得強大,若魅惑可以十拿九穩,

那麼,這就是那傳承自異怪的,力量體系的獨特之處?又或者,是那個少年人身上那件奇異的寶藏,帶給他的大能?而自己對於那個少年的了解,又有多少不合實際之處?他的力量,是不是真的就不足為慮?

一個個疑問在同一時間升騰出來,讓空間的主人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計劃。

但毋庸置疑的,意外必須消弭在萌芽之中;而如今,事情已經騎虎難下——空間受損越重,便越發無法隔絕魔網,每一層魔網的恢復,都有可能讓弗萊明**師變得更強,如果回復了戰力,這位身負重傷的**師想要反敗為勝或者未必,但想要逃離,卻絕不是多難的事情。

若是這位**師閣下,或者那個傢伙逃出了這裡,那麼隨之而來的報復,恐怕也不是托馬斯能夠承受的,即使他同樣擁有匹敵**師的力量,但那可不表示他可以在幾個**師的聯手之下全身而退。

「只是愛德華閣下,我想這不公平……他本就是我的獵物。而且,我也有能力將他收入轂中,要用我的東西來跟我交易。這種事情,未免也太過於美好了吧?而事實上也請不要忘記,如果沒有我的同意,你也同樣不可能離開這裡。」

若只是聽著語氣。他簡直是一個與心靈術士知交多年的老友。只是這親切的語聲中,討論的卻是動輒攸關生死的問題:

「事實上,我到現在也還沒有發現,您又有什麼有效地方法,可以離開這裡。我可以告訴你結果。雖然你可能還是想要試一試,這位**師閣下或者可以在這裡造成破壞,但最終的結果,是不會改變的。」

「是啊,確實是個麻煩的問題。」心靈術士揚起頭,讓他看到嘴角上翹的弧度:「只是,你對於你的力量,就這麼肯定?若是**師閣下再發動一次的地獄球。冰爪術或者其他什麼呢?」

「你認為。那有多大的可能?」

即使心中仍懷疑慮,但托馬斯同樣還以微笑:「實際上,拖延救不了你,愛德華閣下。我也不妨告訴你一點小小的秘密,這個空間擁有著自我修復的力量,拖延的越久。對於你們就越沒有勝算。」

「艾蒂森閣下。」一把清澈的聲音,忽然插進對話之中。

聲音自然傳自沉寂於一側的女子。美麗的女法師抬起視線,目光在那個與自己幾乎等高的學徒身上停留了一會兒。然後開口道:「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讓愛德華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這不是一個好的主意。

事實上,只要知道情況的人就能夠理解女法師此刻建議里的不平等性質——作為一個陰謀的策劃者,托馬斯不可能會因為一個口頭上的契約就選擇相信一個敵人。妥善的做法,至少也是要將那個人用種種方法約束住。

只不過,即使失去了自由,但至少能夠留下性命,而留下了性命,則就代表著還有扭轉一切的可能,和機會。

「當然,如果愛德華閣下想要參與進這件事情,我也同樣萬分歡迎這樣一位大有前途的才俊。」空間的主人優雅地點頭,開出的條件聽起來極端大度:「代價也不過是些許的誠意,我會草擬好一份對於我們雙方都有利可圖的契約……而且我想,若是合作,我可以給予你的,至少不會比阿爾伯特**師更少。」

「我對於這種事情沒有多少興趣,實際上,如果你成功了,我也是你的帝國之中的一份子,若你失敗了,那麼我想我也不會出現在追逐你的人之中。世界很大,各行其是不是很好么?」

愛德華些微轉過視線,迎上了女法師的目光,他能夠看見,那張美麗的臉上,眼神中的關切,與期冀……

活下去,才有機會。

那目光中的意思昭然若揭……但愛德華只是微笑,然後,搖了搖頭。

兜帽的罅隙間,細微的汗水,被這個動作從鬢角間滑落,侵潤進領口的衣裝……而心靈術士的面容。沒有絲毫的變動。

他正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精神壓力。

這壓力的一部分,來自於弗萊明,支配術無形的觸鬚,正連接起支配者與被支配者的靈魂。因此愛德華能夠感受到,這位**師的精神,正在他靈能枷鎖之中進行著殊死的掙扎,即使受到了重創,一位**師的力量仍舊堪比一頭暴龍!他狂暴的聚集著精神,猛烈地衝擊著每一處可能的弱點,哪怕會讓自己痛苦萬分,也沒有絲毫的放棄!

唯一的幸運,或者就是在精神層面上,這個靈魂仍舊是孱弱的,帶來的壓力,遠遠無法與王權啟動時,怒濤一般地精神碾壓相比,事實上,如果說到暴龍這個辭彙,愛德華認為那更適合於英凱布居羅斯那樣的怪物,而這位弗萊明……他的攻擊頂多是一頭橫衝直撞的野豬!

但心靈術士還要支撐著另外的力量。

銀光在他的眼睛深處閃動。代表著四環異能,心靈革新。

靈能力量在腦海里盤旋,重塑心靈術士的一部分心智和力量。他需要兩個沙漏刻度的時間,讓一個心靈異能已經從記憶里,銘刻進頭腦,或者說,靈魂之中。

「好吧……真是可惜。看來,您對於自己的力量,有著充足的自信。」空間的主人揚起了眉頭:「不過。你知道,我是個魔法師,對於有些事情。魔法師的好奇,總是要得到一些驗證才行。」

一些聲音,隨著他的話語響起。

愛德華抬起頭。下巴揚起、讓目光可以看穿陰影,注視著大廳彷彿無限遙遠的邊界……

那裡的陰影正在抖動著。

然後。一個呼吸間,就有一片片醜陋的三角形的腦袋從黑暗中湧出來,他們搖晃著頭頂上牛一樣的角,暗紅色的皮膚很快就變得極端醒目,即使粗粗數去。這些腦袋的數量也起碼有一百以上。然後就是逐漸清晰地嘈雜——像是野獸咆吼的呼嚕聲腳步聲和金屬的撞擊聲混雜在一起,組成刺耳吵鬧的惡魔行進聲。

那嘈雜僅僅只是讓愛德華扯了扯嘴角——似乎是在思考,但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他就伸手入懷,將一塊暗色的金屬,放在地面。

「戰爭來了又走,我的士兵卻永遠忠誠。」他低聲呢喃道。

「沒有意義的,魔像的能量。同樣源自於魔網。在這裡它們……」

女法師的目光閃動,急急地開口,試圖阻止他浪費時間……但語聲不過一半便戛然而止,她睜大美麗的眸子,潭水般清澈的瞳仁中映出那個驟然膨脹的金屬暗影——小小的金屬雕像化作了超過了兩人高的戰爭傀儡,而在擦擦的輕響中。那金屬的花紋扭動,以一種獨特的韻律。展開了三條細長的手臂。

手臂的盡頭,是三柄細長微彎的刀刃。每一條都超過了五尺……刀鋒上重疊鍛打而形成的美麗紋理,閃爍著微不可查的青光,輕輕擾動著手上的刀刃,這塊金屬已經輕輕浮起。

向前!

空氣翻卷,那閃耀著金屬光澤的蒼黑,已經正面衝進了惡魔的陣列!

迅捷的動作,讓惡魔措手不及!

漆黑的巨劍舞動成的陰影之環只是一閃之間,空氣與其挾帶的灰塵夾帶起一個清晰可見的漩渦,兩個惡魔已經各自門戶大開,鋼鐵的兵器和裝甲朽木一般崩裂,鮮血從他們的胸口上噴涌……

隨著嗤的一聲輕響,攪動了空氣的金屬已經與**連接在了一起!

這個世界上最為堅硬,最為鋒銳的金屬在一息的千分之一里破開毛片下面堅韌的組織,幾乎毫無阻力的劃開其後柔軟的血管,然後隨著那金屬的移動,劇烈搏動的心臟產生的的壓力便將其中粘稠的血漿如同薄霧一般向著周圍噴洒開去!

血腥終於喚醒了惡魔們的神智。

於是,嘶啞的咆哮里,一個惡魔舉起手中的巨斧,轟然砸上構裝體細長的身體!

但下一刻,那大斧已經在一個刺耳的吱嘎聲中偏轉了,而構裝發出一個金屬的鏗鏘,就像是輕蔑的冷笑,下一刻,纖細手臂輕輕一轉,將鋒利的劍刃切進了那惡魔的喉嚨。

這動作極輕,極流暢,一瞬間,竟然讓人產生了某種想要讚歎的心緒……那種輕靈和優雅,簡直是一種致命的美……

「這……」

眨了眨眼,女法師回過頭,用充滿了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愛德華。

她是一名能力優秀的法師,見多識廣,但正因為如此,眼前的一切才更加讓她感到不可置信……因為那打破了既定的認知。

這裡……可是魔網的空隙,魔像怎麼可能會在這種地方起到作用?

魔像確實是一種很不錯的魔法道具,強壯,堅固,足夠幫助法師抵抗很多攻擊,而且,他們也確實能夠在反魔法結界之中行動自如——不管是所謂法術無效結界,或者反魔法的原理,都是只是干擾,平復,甚至切斷了魔網與能量之間的聯繫,造成能量的空隙,但這對於直接從魔網中汲取能量的魔像法陣,並沒有什麼意義。

但魔像畢竟是魔法的造物,自然也不能違逆魔法的規律,

雖然他們的核心是一個源自於異界的土元素,不會受到魔網的影響,但束縛著它們,並且鏈接了整個魔像軀體以及活化各個關節的法陣卻必然需要從魔網中抽取能量。他們能夠在法術無效結界和反魔法力場之中行動自如,只是因為魔網是否平復,並不影響他們的能量供給。但如果魔網徹底的不存在了,那麼,魔像也就不過是一團金屬的鑄塊罷了。

但愛德華並不打算炫耀什麼。

或者說正相反。

「不要著急,慢一點。讓你的動作看起來盡量的笨拙。」他不動聲色的在心中命令道。

可惜,城兵對於這個命令,執行的並不忠實。

或者,它根本不能理解這個名令,或者。他根本就無暇顧及……

刀劍在空中互相交擊,迴轉,叮叮噹噹,沉重或者清脆的撞擊聲,一時間在空間里迴響不絕,彷彿一場打擊樂器的盛會!漆黑的金屬和光輝四溢的刀刃互相碰撞著,迸發出一串串細微的火光!

可惜,塔樓魔像布羅克對於那些刀刃或者巨斧根本視若無睹……

它身上那黑沉沉的外殼是貨真價實的精金!一層厚達一尺以上的金屬板!即使是與一座大型破城錘正面相撞也可以毫髮無損!惡魔手中這些尋常的刀劍。即使同樣摻雜了精金鍛造。他們與人類相似的力量也不足以從他身上刮削下幾毫的細粉!

而魔像每一次揮動巨大的爪,就能扯裂那些退之不及的傢伙,鋒利的爪子割碎金屬甲胄,玫瑰色的鮮血混雜著金屬碎片高高揚起,讓絕望的戰士們慘叫著逃離。

「真是有些不可思議。構裝體在這裡竟然也可以起到作用?」

遠處,目睹了這一切的空間主人。終於變動了神情,他的眉頭稍微舒展……當然。只是一點而已:「嗯,或者。是我孤陋寡聞了,這恐怕不是什麼構裝體吧,是一個……來自於機械境的構裝生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