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曉雲你說呢?”楊東生問。

  • Home
  • Blog
  • “曉雲你說呢?”楊東生問。

“今天還早,要不我們直接去‘天麟裝修公司’,在公司旁邊找個賓館住下。”高曉雲說。

“可是,天麟裝修公司在哪?我們也不知道 啊。”楊東生問。

“鼻子下面一張嘴,我們走到哪,問道哪。”王芳芳笑着對楊東生和高曉雲說。

“芳芳說的有道理,我們現在就去天麟裝修公司。”楊東生說。

“芳芳,這邊有摩的就好了。”高曉雲。

“是啊,摩的便宜。”楊東生說。

楊東生回過頭來看了看王芳芳,發現王芳芳滿臉紅暈,楊東生猛的想起在摩的上,他抱着王芳芳的情景。

“東生,你想什麼呢?”高曉雲問。

高曉雲的問話讓楊東生驚了一下。

“沒什麼,我們趕緊找摩的。”楊東生說。

“東生哥,可是我們還有這麼多的行李。”王芳芳說。

“就是,我們還有這麼多的行李。”楊東生說。

“要不,我們打出租,行李也能帶上。”高曉雲說。

“好,我們就打出租。”

此時,恰好他們跟前奔過一輛出租。

楊東生和高曉雲、王芳芳將行李搬進出租車。

“你好,你們去那?”楊東生問。

“師傅,您知道火車站附近有個天麟裝修公司嗎?”楊東生問。

“知道,你們算問對人了,他們以前是裝修公司,現在已經是天麟集團了,如果你再問別人,別人可能就不知道了。”師傅自豪的說。

“謝謝你,師傅,多少錢?”楊東生問。

“看錶。”

師傅說完發動引擎,出租車在馬路上奔馳。

楊東生、高曉雲、王芳芳再什麼話也沒有說,坐在車上等待天麟集團的到來。

“到了,客官。”

“多少錢?師傅。”楊東生問。

“20元錢。”

“師傅,怎麼這麼貴?”楊東生問。

“您看錶。”出租車師傅指了指表。

楊東生看見表上寫着20.5元,他無奈的將20元人民幣遞給出租車師傅。

楊東生、高曉雲和王芳芳手裏提着行李,看了看面前高聳入雲的樓房。

“東生哥,你看,天麟集團。”王芳芳高興的說。

“我看見了。”楊東生說。

“不然我們先回去要債。”高曉雲說。

“走!”

然後兄妹三人朝着天麟集團裏面走去。

“你好,你們三位找誰?”一個穿着時尚的漂亮女人問他們三人。

“你好,我找你們陸總。”楊東生說。

“找那個陸總?”漂亮女人繼續問。

“我找陸長風。”楊東生說。

“您找我們董事長,請問您有預約嗎?”漂亮女人問。

“對不起,我沒有預約,他欠我們的錢,我們要債來了。”楊東生生氣的說。

“對不起,請問你們是?”漂亮女人繼續問。

“我們是深圳廣廈集團的工作人員。”楊東生回答。

“您好,陸總欠你們什麼錢,我能看看嗎?”

“可以。”楊東生將劉天漢給他的賬單遞給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看後說:“對不起,我們陸總不在,我已經將你們的事情記住了,等陸總回來我就告訴他。”女人繼續笑着說。

“你們陸總不在,你剛纔不是問我們有沒有預約,我還以爲你們陸總在呢。”楊東生說。

“對不起先生,我們陸總真的不在,等我們陸總回來,我就告訴他。”

“你們陸總去什麼地方了?什麼時候回來?”楊東生繼續問。

“對不起先生,我們陸總去了**,具體什麼時候回來,你想,他是董事長,能告訴我嗎?”女人說。

這個女人真厲害,幾句話讓楊東生無言以對。

“先生,要不這樣吧,你留下你的聯繫方式,我們陸總回來,我讓他去找你們,怎麼樣?”

楊東生看看高曉雲,高曉雲微微的點頭。

“那好,我們改天來。”

楊東生說完,拉着高曉雲和王芳芳離開天麟集團。

“東生哥,我覺得那個女人在騙咱們,從她的話中可以看出,他們的董事長肯定在裏面。”王芳芳說。

“我也覺得,但是,他不見我們,那有什麼辦法。”楊東生說。

“別灰心,劉天漢既然將這件事交給我們,這肯定是塊難啃的骨頭,不然他能給我們嗎?所以我們要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1280萬,我們至少要在上海花掉其中的零頭80萬。”高曉雲說。

“啊?你準備怎麼花掉80萬,你以爲你是土豪嗎?”楊東生問。

“慢慢花,慢慢要,我們先去找個地方住下來。”高曉雲說。

“對。”

“芳芳,累不累?”楊東生關心的問。

“不累。”王芳芳朝着楊東生笑了笑。

兄妹三人拉着行李在大街上慢慢的走着。

“天麟酒店,你們看。”王芳芳高興的對楊東生和高曉雲說。

“這裏怎麼還有個天麟酒店,這和天麟集團是什麼關係?”楊東生問。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酒店肯定是天麟集團的。”高曉雲說。

“好,我們就去住天麟酒店。”

“好。”

兄妹三人拉着行李朝着酒店裏面走去。

“你好,先生,你們三位用餐還是住宿?”一位漂亮的領班問。

“你好,我們住宿。”高曉雲說。

“請跟我來。”

“先生,請問你們要什麼價位的房間?”

“這裏都是什麼價位的房間?”高曉雲繼續問。

“我們這裏的房子是1000、500、200、100四個價位,請問你們要什麼樣的房間?”女人繼續問。

“什麼?你們這裏的房間最低要100?”高曉雲吃驚的問。

高曉雲的神情嚇了女領班一跳。

“先生,我們這裏的環境優美,服務態度非常好,會讓您物有所值的。”

“東生,怎麼辦?”高曉雲問。

“要不,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楊東生說。

“別麻煩了,就這裏,我們就住這裏最差的房間。”

“小姐,麻煩您開兩個100元的房間,要緊挨着的。”高曉雲說。

“您好,請您出示身份證。”

楊東生、高曉雲和王芳芳將自己的身份證遞給女人。

“女人很快的登記後房子。”

“小李,請您領這三位客人到501、502房間。”

“知道了領班。”

楊東生他們三人在另一個女人的代領下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裏。當楊東生他們哥哥推開門一看,哇,真棒!房間裏面的裝修真豪華。翡翠般的大吊燈配上硃紅色的沙發及紅地毯讓這個房間顯得格外的奢華,楊東生他們幾個將鞋子脫掉,光腳踩在綿軟的地毯上,那真是說不出的舒服。楊的生朝着鋪着白牀單的牀猛的坐下去,他好像被彈起老高,這難道就是人們常說的席夢思牀,外面那麼熱,這裏面怎麼這麼涼爽,楊東生朝房間上面一看,原來這房間裏裝着空調。

“曉雲,你覺得怎麼樣?楊東生高興的問。

“還可以,我就是不知道一晚上1000元的房間是什麼樣子,有錢人真會享受。”高曉雲說。

“別貧了,趕緊賺錢,等賺了錢,我們天天住這樣的酒店。”楊東生說。

“行,我們趕緊要債,等要到錢了,我們就去住1000元的酒店。”高曉雲說。

“我想那個時候劉天漢應該會答應我們住1000元的酒店。”楊東生說。

“他肯定會答應的,1280萬和1000元相比,那簡直差遠了。”高曉雲高興的說。

“芳芳,去你的房間看看。”楊東生說。

“好。”

楊東生和高曉雲看見王芳芳的房間和自己的房間一模一樣,高興的對王芳芳說:“芳芳,我們的房間原來是一樣的。”

“東生,你腦子有病,兩個房子的價錢一樣,那肯定裏面的設施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