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更甚至,他還特別叮囑,如果對方的傷亡不是很大,而且戰力和戰意沒被瓦解太多的話,就立即丟出先前抓住的兩個探子的腦袋,以此最大化的瓦解對方的戰意后,再一舉衝上。

  • Home
  • Blog
  • 更甚至,他還特別叮囑,如果對方的傷亡不是很大,而且戰力和戰意沒被瓦解太多的話,就立即丟出先前抓住的兩個探子的腦袋,以此最大化的瓦解對方的戰意后,再一舉衝上。

也誠如李朔設想的那樣,在丟出那兩顆頭顱后,對方當即出現了明顯的騷亂。

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隨著女男爵的一通大義凜然的演說后,那些傭兵又趁機穩住了陣腳,而且戰意更加高昂了。

當看到這一幕時,李朔都無語了。

本該是一場碾壓的戰鬥,竟然打成了爛仗……他要是這支隊伍的指揮官,戰後絕對要重罰這個胡亂髮揮的女男爵,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無奈之下,李朔這才極力鼓動剩餘的兵卒及早加入戰鬥,以挽回本不該出現的戰況。 順利出了住院部大樓之後,羅修偷偷瞄了一眼身後,見沒人跟過來,也微微鬆了口氣。但同時,心中也有些失望。

畢竟他還準備了備用方案,現在沒用上,倒是浪費了。

這種思維一般人恐怕都無法理解,而羅修恰恰就是一個這樣怕麻煩,但又喜歡找麻煩的怪人。

學校里此時到處都是慌亂逃跑的學生以及越來越多的警察,完全亂成了一鍋粥。

羅修雖然此時身穿警服,但是也不敢太過招搖,不然的話,要是有哪個警察真稍微留下他查一查,那他前面所做的努力,就都前功盡棄了。

目前,計劃已經實行了90%,如果現在功虧一簣的話,那即使是羅修,恐怕也會忍不住罵人了。

按照原計劃,他們是要在後山集合的,所以姜尚等人,也必然會朝着那個方向逃亡,既然如此,羅修自然是要離那個方向越遠越好。

除了後山以外,整個學校最薄弱的地方,就要數另一個人際罕至的垃圾場了。

原先羅修也是準備利用那裏挖出一個通道,作為備用逃離方案的,有着垃圾的掩護,能夠逃掉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但在羅修拿着專業工具,看到那一堆堆惡臭的垃圾時,終究還是停住了。

「也許……有其他更好的方法逃離也說不定。」

羅修是這樣安慰自己的,但他也知道,這純粹就是因為自己的那點小潔癖作怪。而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對羅修而言,目前這個世界和第一個世界的差別也並不是太大,並沒能讓他有那種時刻會死掉的危機感。

但也僅限於目前而已,半個月來,難度的提升,尤其是在火葬場之後,羅修都能清晰感受的到。

雖然他對自己很有自信,但結合林凡所說的話,以及目前的局勢,後面半個月的難度,絕對會成幾何倍數的提升。

羅修是個不喜歡冒險的人,他習慣將一切掌握在手中。所以當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開始發展,而他又無法控制時,羅修就選擇了假死進行規避。

雖然可能瞞不過官方太久,但有着姜尚這三個變態去大幅度吸引火力,也足夠羅修將自己隱蔽起來了。

問題再次回到現在,排除了垃圾場,後山樹林之後,還剩下的,就只剩下學校的幾處大門,以及周邊那些接近三米高的圍牆了。食堂的後面,倒是也有一個不大的小池塘,羅修雖然水性不是太好,但游出去應該也不難。

但可惜,這幾個地方也都有各自的弊端。靠近圍牆的地方一般都比較開闊,或者接近樓層,十分容易被密集的警察發現。

食堂那邊,危險性對羅修而言,比翻圍牆還要大,因為身陷池塘之中,他的速度必然也失去了作用,就真的是板上魚肉,任人宰割了。

那麼剩下的,就只有看上去危險性最大的學校大門,那裏聚集的警察之多,必然是其它地方的數倍。

不過,最危險的地方,也同樣是最安全的……

此時的學校大門,一大群學生正不斷朝外擁擠著逃離。那接連不斷響起的槍聲,早已將這些花季少女嚇破了膽。

可惜,在這些守衛警察接到的命令中,悍匪之中可也有女的,所以他們特意安排了校長和老師們在學校門口識人,只有身份得到確認的學生,才會被他們放過去。

但這種方法實在是太慢了,所以幾個校門口都堵了一大堆人。

羅修扶著顧珊珊,身上臉上粘滿了鮮血,左手還拿着一塊佈滿血跡的布料,捂著顧珊珊的肚子。

看着眼前的這一大堆人,以及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羅修的臉上,一抹笑容一閃而逝,隨後才按下了藏在血佈下的定時開關。

頓時,在離這處校門不足300米的男生宿舍樓頂,一把隱藏起來,連接着特殊定時裝置的手槍,瞬間就亮起了紅燈,那綁着扳機的小馬達,也緩緩運轉起來。

砰!

隨着一身炸耳的槍響,人群中的一位女生也應聲而倒。這一幕的刺激性無疑是巨大的,原本還算有些秩序的女生,此時都瘋了一般的往外擠。

「立刻包圍那棟樓,F小隊,別他媽跟個娘們似的,趕緊上。」羅修扶著顧珊珊,依稀能聽到指揮官怒罵的聲音。

而趁著這個混亂機會,羅修也是沒有絲毫耽擱,藉助著特殊身法的優勢,很快就擠開了密集的人群,來到了這擁擠大部隊的最前方。

「這是我妹妹顧珊珊,她中槍了,要趕快去醫院,快放我過去,她需要治療!」羅修直接衝出了人群,情緒看上去十分激動,滿是鮮血的臉上充滿了焦急,一個勁兒的就要往後面的警車上面擠。

一個警察立刻走了上來,想要攔下眼前這個「同事」,並照規矩確查身份。

「那是我班上的顧珊珊沒錯,警察同志,快讓她去醫院,她好像快不行了。」

然而還沒等這名警察做什麼,後面的一個中年女人就直接叫到,並且還熱心的走過來幫助羅修一起攙扶起顧珊珊,看樣子好像是這女孩的班主任。

「沒問題就放過去,磨磨唧唧幹嘛呢,快到這邊來幫忙!」

遠處同事不耐煩的叫聲,以及這本校的老師上前確認,讓這名警察終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示意羅修趕快過去,隨後便直接跑到喊叫的同事那裏幫忙去了。

成功混過關卡,羅修心中也沒有絲毫放鬆,扶著顧珊珊就上了最後邊的一輛警車。

「醫院,快點!」

守在車邊的警察,被羅修這麼一吼,也是快速上了車,一腳油門下去,車子直接揚長而去。

至於那名老師,由於需要繼續辨認學生,倒是並沒有跟上來。

「撐住,珊珊,你千萬不能死,你死了,哥哥也不活了。」

一路上,羅修的嘴裏都在緊張地念叨著類似的詞語,讓那名開車的警察都不太好意思插話。

不過,這種無言並沒有持續多久,只開了不到幾分鐘的路程,開車的警察只感覺脖子后一陣刺痛,整個人意識便瞬間沉寂下來。

而他最後的感受,好似是一個人壓在了他的身上……

跨過座位,險而又險的將車停穩以後,對於昏迷的警察,羅修先是將其丟了出去,毫不猶豫的補了一槍后,才開着車揚塵而去。

目前,明面上還有三個強力悍匪在蹦踏,這些官方只要不是傻子,或者和羅修有着血海深仇,應該就不會着重去對付他。

再加上,還有着那個傢伙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的半個月,羅修應該就不需要太為自己的安全擔憂了。 「謝家就非得由男人繼承嗎?女兒不也一樣?」方碧晨有個想法,「我想把我女兒培養出來,將來一樣能繼承公司。」

「然後呢?女兒遲早要嫁人,女人就是女人,在很多方面是沒法跟男人比的,有哪家企業是由女人撐起來的?你女兒有這本事嗎?還是你有這本事?就算當年喬安夏經營喬氏,不也是仗着有龍夜擎。」謝母越想越難過。

方碧晨有點害怕,很怕謝母知道楚瀾有個兒子,「楚瀾當年不也沒生齣兒子來。」刻意要讓謝母知道,楚瀾沒生出過兒子。

謝母說道,「是啊,不過她一直在努力,唉,過去的事不說了,但願這回能如願以償吧。」

有謝母在方碧晨心裏踏實了點,「媽,以後我都聽你的。」

「是嗎?」謝母了解她,這話不必太當真。

陪謝母吃過晚飯方碧晨回了總統套房,謝黎墨倒是回來了,但是在收拾行李。

方碧晨怔了下,「你什麼意思?」

一天一夜了,他說走就走,明知道她很傷心難過連個電話連個信息都沒有,現在又是在做什麼?

謝黎墨拉好行李箱,「我要去趟燕嶺,一會就走。」

「去燕嶺?這是發生什麼大事了,你需要連夜趕過去?還是說,那裏又有哪個大明星在等着你?」她自己就是這麼過來的,很容易聯想到這方面去。

謝黎墨有些惱火,「你想哪去了?」

「謝黎墨,你到底想怎麼樣,昨天夜裏你一聲不吭就走,你知道我有多難受嗎,你連個信息都沒有,你就這麼自信我會照顧好自己?要是我有什麼事怎麼辦?你就不會自責嗎?」

謝黎墨把行李箱放到地上,「我有點急事必須趕過去,你照顧好自己。」

「我和你一起去!」方碧晨不想一個人待在這兒,太無聊太孤獨了。

「你別去了,會來很多媒體,免得又把你牽扯進去,你還是安心住在這兒吧,在這兒好好休息,暫時先別去想復出的事。」謝黎墨安慰了幾句,對昨晚的事沒做解釋。

方碧晨還在氣頭上,「你不能走!你不能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

「別鬧了,我真有事。」謝黎墨拖着行李箱便走。

方碧晨愣在原地,他已經不在乎她是不是會難過會傷心了,也不在乎她是不是會有什麼事,有句話說的好,一旦結了婚,男人對女人就不需要再柔情蜜意了,也不會再去哄她,「謝黎墨,你太過分了!」

她的喊叫聲他沒聽到,這段時間他也挺煩的,被方碧晨的刷單給鬧的他的名聲也多少受到了些影響,只是外界迫於謝家的權勢不敢去炒作,走到外面他都能感受到別人異樣的目光。

方碧晨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樓下,站了許久,她又看到了厲景霆和楚瀾,跟昨天一樣,兩人牽着孩子開開心心走進酒店,楚瀾跟之前完全變了個人,自信陽光、自強自立,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事業,身材好了很多,人也年輕漂亮了,看到楚瀾,方碧晨心裏的落差瞬間暴漲,她有點害怕,她正在走楚瀾的老路,而楚瀾正一步步邁向更美好的未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第二天,舒窈吃早餐的時候,習慣性的打開平板。

她點進軟件,映入眼帘的便是舒家破產,欠債一億四千萬的新聞標題。

看到這個消息,舒窈咬包子的動作驀然停頓住。

她盯着那個新聞標題,沒有點開,也沒有划走,一雙淺色眸子神色翻湧。

良久,她才喟嘆出聲……

舒家,終於倒了。

看來,他們是早就知道會是這個下場。

昨天過來找她,不過是最後的垂死掙扎。

他們可能沒想到,她會如此決絕,不顧念半分情面,將他們驅之門外,斷了他們唯一的路。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253章老爺子要見你 儘管達麗婭想儘可能的演得像是那麼一回事,不過其實在這她依舊犯了很低級的「錯誤」——那便是惡魔方的指揮官絕大部分時候向下級下達任務都是十分簡單直接的,有些更是能用粗陋來形容,根本不會啰嗦那麼多,一個不爽,甚至還能給傳令兵吃了……

哪怕有着之前幾次「經歷」崔德娜曾經過往的經歷,並且本身也在歐弗混了幾個月了,可達麗婭一時半會兒的還是難以改變現代人那種平和對等的交流方式。

也就是虧得惡魔小兵們很老實,哪怕覺得自家的領隊今天說話真啰嗦,也不敢質疑什麼——畢竟人本來就不是他們的直屬上司,自己身負監管之職,若是給那女魔惹火了,搞不好可能真的就變下酒菜了……

尚算完整建制的惡魔部隊被打散,地獄犬、歌革都分了出去,獨獨達麗婭帶着剩餘的小惡魔向那處神秘黑暗力量籠罩之地摸了過去。

而就在達麗婭千方百計想着怎麼能整死這些並不真正聽自己命令的部下的時候,另一頭的劉逸飛也開始了枯林中屬於他的獵殺!

冒了點險獵獲了一隻小惡魔后,雖說畫面恐怖滲人了一些,但總算是解決了「吃食」問題……進一步恢復了部分體力,劉逸飛更發現了一件令他震驚的事——隨着肚腹間陣痛伴隨着飽脹感傳遞到身體各處,他能判斷出這具身軀的強度甚至竟然超過了四階!!!

大體上是不可能邁過中階門檻成為高階存在的——在恩塔格瑞大陸上,哪怕是士兵,高階存在也被稱為「半英雄」——雖然他們沒有英雄單位那麼豐富的天賦、技巧、能力和知識去整體性的武裝自身,令自身實力不斷蛻變前進,但高階單位往往是基礎屬性以及某些窄面能力上達到了極致的存在!要不然就是綜合實力十分堅固,沒有任何明顯的短板,以全能性躋身超凡之列!

總之,高階單位是軍隊中的支柱,更是戰場上的凶神,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存在便是巨龍、天使、惡魔這一類的巔峰生物。

他們的角色面板或許不如一些中等層次的NPC豐滿,但是在基礎屬性和自身的擅長領域卻完全不虛將級NPC,是真正能夠左右一場小型武裝衝突的恐怖存在!

到了那個層次,甚至已經摸到了「超凡」的封頂領域,便要向著更高的層次邁進~

劉逸飛在缺失面板數據的情況下雖說也摸不準眼下自己這副身體到底是四階還是五階的強度,但絕不是三階是沒錯的。

沒想到啊沒想到,自己重入遊戲,拼死拼活幾個月,也就是剛剛將「傑拉特」推到三階門檻的程度,卻是在一次支援任務中陡然獲得了三階以上的「神力」!

到了這一步,哪怕是沒有配套的裝備,劉逸飛也有把握闖一闖了,甚至如果被他搞到一把趁手的傢伙的話,他甚至都想反過來獵殺那些所謂的惡魔指揮官!

雖說對於這具軀體具體曾經掌握過些什麼作戰技能還待摸索,但一個「戰士」只要素質過硬,本身拳腳行動間的力量、速度便是其施展各類技巧的基礎保障,劉逸飛這樣的「老牌騎士」,此刻甚至都敢和長角惡鬼玩一把肉搏~

隨着實力爆炸性地恢復,劉逸飛行動越發膽大起來,在意識到先前的狩獵可能會快速將周圍敵人吸引過來后,他先一步快速撤離,然而卻開始反向追蹤起增援過來的惡魔方小隊的動向。

劉逸飛很快意識到了一個關鍵問題——在這個任務場景中,惡魔方的「軍力」是不完整的!

在完備的大規模軍隊中,固然有成建制投放戰場的各種中堅型主戰部隊,但同時也會存在一些數量稀少的「輔助兵種」配合主力部隊,執行各種特定的針對活動。

比如埃拉西亞軍隊中就很著名的【白城騎兵】,作為「遊騎兵」的一種,他們沒有正規六階騎兵那麼恐怖的實力和戰場切割能力,但是卻能勝任包括偵查、索敵、馳援、陣地戰、遠程攻擊等各種技藝,是軍隊中真正的萬金油。

而惡魔方的軍隊,歷來最缺的無非兩種——具備足夠領導力和執行力的下級指揮官,以及基礎的能夠提供偵查輔助能力的支援型兵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