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書房門打開,華玉公主走進書方,還來不及觀看,變被一張字條所吸引。 只見一張白色的宣紙上,寫著「休夫」兩個大字。

  • Home
  • Blog
  • 書房門打開,華玉公主走進書方,還來不及觀看,變被一張字條所吸引。 只見一張白色的宣紙上,寫著「休夫」兩個大字。

「到底是不愛我!」華玉公主一氣之下,拿起那張宣紙撕扯的粉碎。

不想撕完之後,下面還有一張,繼續撕,繼續有,就這麼一張張地撕下,不多時,華玉公主便停止了這個動作。

因為她知道,就是撕完了,這後半輩子都看不到他北冥夜。

……離夜分割線……

離夜在桃花陣跟著白無鳶整整研究了一宿的中草,直到天色漸漸發白,離夜才趴到了桌面上沉沉浮浮睡去。

白無鳶看到離夜睡著,起身走進桃花干掏出一件斗篷披在了離夜的身上,隨時一揮手,離夜便被白無鳶用結界罩在了裡面。

「你怎麼來了?」

桃園陣里,鈴鐺神女漸漸走到白無鳶身前,福身拜了拜!

「昨天是北冥夜的大婚之日,我不放心,前來看看她!」

聽鈴鐺神女這麼一說,白無鳶輕輕搖了搖頭。

「昨天晚上跟著我學了一宿的要理,剛剛方才睡著!」

「哦,那,有勞無鳶仙子了!」

鈴鐺聽聞離夜並無大礙,便轉身離去,不想還不曾走遠幾步,變被白無鳶叫住。

「仙子可是還有其它事意?」鈴鐺神女又返回問到。

白無鳶看著鈴鐺神女微微一笑:「沒什麼,就是謝謝你!」

這聲謝謝包含了什麼,兩個人都是心知肚明,相視一笑,轉身離去。

白無鳶看到鈴鐺走遠之後,輕輕笑著搖了搖頭,走進了結界裡面接著受罰。

……離夜分割線……

九嶷山山下的大峽谷。

北冥夜側卧在自己的睡榻上,想著這一年發生的事情,就像是走馬觀燈一樣不是記錄的太過清楚。

唯獨記得最清楚,最難以割捨的便是心裡裝的那個小丫頭。

「夜哥,你到底在哪裡,為何我結婚了,你都不肯出來?哪怕是一句賀禮?你都小氣的不想給我說嘛?」

就在北冥夜暗暗嘆息之時,佟祿從瀑布後面走了出來。

直接走到北冥夜的身前,單膝跪在了地上。

「主子!」

「怎麼樣?可是查到了?」

「回王爺,幽姬現下具體位置在哪裡,吾等也是不知道!」

聽到佟祿著一說話,北冥夜當級靠在卧榻上面。

「傳令下去,把洪堅、蘇天兩個人召集回來。」

「是!」

佟祿領到旨意之後,抬腳邊走了去。

空留下北冥夜自己靠在沙發上面發獃。

「夜哥,你千萬不要躲著我,因為你這樣做,我會很害怕的。」

仙樂閣!

「啊湫!」離夜打了個噴嚏,伸手在自己的鼻尖上來回的摁了一下,很是不開心。

「這是誰啊?一大早的便說我!」

白無鳶正在抄寫那些藥材記載,當下聽到是離夜在發牢騷,不由的笑了起來。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這丫頭,估計除了吃,便再就是睡覺,至於其他事情,只要老天爺不塌下來,她便會一動不會動的坐著,等著。」

白無鳶放下手中的筆墨,緩緩的向著門口走去。

原來這桃樹下,還真的有一種默契叫做喊。

桃樹下的小美人。你可是想起了我了嗎? 白無鳶走到桃樹下,看到離夜趴在桌面上,閉著眼睛不停的抱怨,便笑了起來。

走到離夜身前,伸手在離夜的腦門上敲了敲:「夜哥,夜哥,可是睡醒了?」

離夜趴在桌面上,伸手揮掉腦門上那隻擾人清夢的手指,便不悅起來。

「我還沒有睡醒,不要打擾我睡覺!」

白無鳶搖頭,哈哈大笑:「沒有睡醒的人還可以告知別人她還沒有睡醒,還真的是厲害啊!」

「師傅!你這樣做真的是很不招人喜歡!」

「昨夜你不是剛剛說了,我在你們老家會是最受歡迎的嗎?」

離夜……「那跟現在不一樣!」

哈哈哈哈哈……

白無鳶大笑,隨即轉身離開。

「天色大亮,又是新的一天,再過幾日便是新年,你總不可能一直帶著這雲棲山的狼洞里過年吧!」

離夜趴在桌面上,聽著白無鳶的話,內心一陣的絞痛。

快過年了,再過幾天便是新年了。

想想現世的爹娘朋友,想想在這異世的南宮爺爺,離夜突然間感到了從沒有過的孤寂。

「今年估計會是最孤獨的年了!」

離夜起身,朝著桃花樹揮揮手,獨自一人向著仙樂閣的宮門口走去。

仙樂閣的宮門外!

「站住!」

一聲大喊聲在離夜的身後響起,使得原本躡手躡腳走路的離夜瞬時停下了腳上的步子。

「夜哥小哥兒,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邪魅的女聲自離夜的身後再次響起,離夜應聲回首看向身後的人。

「怎麼不說話?難道是看到我了忘了說話?」

離夜……「見過不要臉的,倒是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喃喃自語到。

「聖音娘娘還真的是臉大!看到你不會說話?你是長得像仙女兒啊?還是說你丑的無臉見人。」

離夜說完唑了一口,轉身大搖大擺的朝著仙樂閣的宮門口走去。

曲華裳沒有想到離夜會這麼的潑皮無賴,更沒有想到離夜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子,羞辱她。

「夜哥,你擅闖仙樂閣,私自上琴山,現下被抓住了還這麼不知羞恥的在這裡出言不諱!」

曲華裳一邊數落離夜,一邊朝著離夜慢慢的逼近。

眼看離夜就要走到宮門的門口,曲華裳伸手朝著宮門口揮了一掌。

仙樂閣的大門瞬間緊閉。

「老妖婆,你想幹什麼?」離夜看到宮門被曲華裳緊緊關閉,一雙眉目緊緊蹙了起來。

同時伸手扶向了自己的腰間。

一旁的鈴鐺神女看到離夜跟著曲華裳橫眉相對,不由的輕輕鄒起了眉頭。

「去,告訴弦宗大人,娘娘怕是要跟夜哥決戰!」

鈴鐺神女吩咐完身邊的小丫頭,隨即邁著步子走到了曲華裳的身後。

「娘娘,讓我來收拾他吧,上次在幽冥幻境,鈴鐺可是沒有少受到過她的傷害!」

鈴鐺說完,便摘下了自己手腕上的鈴鐺,緊握在手裡。

曲華裳柳眉倒立,雙眼冰冷的看了眼身旁的鈴鐺神女,眼裡劃過一絲亮光!

「不必了,今日便由我這個掌門人親自來解決眼前的這隻妖孽!」 鈴鐺神女聽到曲華裳的話,面色上劃過一絲難看,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不想看到了曲華裳緊蹙的眉頭。

慢慢的後退到了一旁,等著一會兒能夠有人前來幫忙。

「哼,今天我就要讓你看看,看看你夜哥,是怎麼死在我曲華裳手裡的!」

曲華裳說完之後,起身飛起,便朝著離夜飛了過去。

同時手裡不停的來回的揮動掌風。

離夜站在曲華裳的對面,看到迎面而來的曲華裳,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偷偷勾起了嘴角。

「夜哥,拿命來吧!」

當曲華裳的掌風快要打到離夜的胸口時,離夜一個反身回踢,伸手朝著曲華裳的身上飛出去幾根細針。

噗~~

曲華裳受傷跌落在地。

離夜勾唇大笑。

鈴鐺神女瞬時舒了一口氣。

「你,你居然?」曲華裳趴在地上,看著離夜不敢置信的微微閉上了眼睛。

離夜:「老妖婆,我讓你在嘚瑟,誰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

弦宗跟著管宗兩個人率領自己門下的弟子趕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曲華裳閉目躺在地上的樣子,趕緊的上前攙扶產看。

一旁的鈴鐺本就站在一旁觀看,當下看到三位宗師來了兩位,便趕在弦宗跟管宗的前面,邁開腳步走向了曲華裳。

「娘娘,娘娘,你沒事吧娘娘?」鈴鐺不停的大喊詢問,隨即轉首看向離夜,露出衣服猩紅的怒氣。

「夜哥,你居然敢傷害我們仙樂閣的音聖娘娘!」

鈴鐺神女說著便運用靈力,朝著離夜飛去。

「慢著!鈴鐺!」

身後的弦宗只是剛剛開口,卻不想鈴鐺神女的靈力便飛了過去。

只是這掌靈力沒有打在離夜的身上,而是側著離夜的肩頭飛了出去。

打在了宮門之上,宮門瞬間一個圓洞,離夜回身便順著圓洞跑了出去。

看到離夜逃走,鈴鐺神女暗自舒了口氣,同時面色上看起來甚是焦慮。

回身疾步走到了曲華裳的身旁。

「娘娘,娘娘?」

弦宗看看鈴鐺,起身擺了擺手。

「把娘娘送進寢宮吧,隨便找人去琴山請一下藥仙大人!」

「是!」

弦宗座下的兩名女弟子走上前,伸手扶起曲華裳向著寢宮走去。

紅鸞站在一旁始終沒有任何錶情。

方才她剛剛跟著弦宗來到宮門的時候,打眼看到跟著曲華裳對決的是離夜時,心裡咯噔響了一下。

空間重生之曲亦 因為她根本沒有想到對決的人會是離夜,更沒沒有想到還是在這仙樂閣的宮門口。

同樣感到驚訝的還有慕容單羿跟著白嫣兒。

因為他們兩個人沒有想到時隔一個多月,會在仙樂閣遇到離夜。

畢竟當時跟著離夜一起離開的是北冥夜而且兩個人關係看起來還非常的要好。

難道是?

白嫣兒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睛微微一轉便笑了起來。

「北冥夜!你永遠是我白嫣兒的!」小聲的呢喃。

慕容單羿看著遠處破壞的木門沉思,同時把白嫣兒的話牢記在了心裡。

「走吧!你們二人看著木門幹什麼啊?」

蕭然看到慕容單羿與白嫣兒看著木門發獃,瞬時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子。 離夜從仙樂閣逃出來之後,直接跑到了狼洞。

「為何這麼驚慌?」

雪硯站在洞口,看到離夜慌慌張張的跑了回來,便知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離夜微喘,朝著門口的雪硯擺了擺手,隨即跑進洞里的床榻上坐了下來。

「到底發生了何事?還有,昨夜一宿,你去了哪裡,為何我感應不到你在哪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