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曹操說道:“王司徒,您甭客氣。現在就是要集思廣益的時候,所以,說說您的價格。”

  • Home
  • Blog
  • 曹操說道:“王司徒,您甭客氣。現在就是要集思廣益的時候,所以,說說您的價格。”

王允回答道:“董相給老夫的價格,最高五十萬金。”

“嘶!”

衆人聽了後,全都倒吸了涼氣。

五十萬金!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這也太兇殘了。

如果每一家都像王允這樣提條件,根本就不可能達成。

王允看着一個個驚訝的表情,表情淡然。曹操讓他做出頭鳥,他纔不願意的,他又不傻。所以,他直接拋出一個五十萬金,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田豫說道:“五十萬金太恐怖了,幽州苦寒之地,哪有五十萬金啊?所以這個條件不現實,諸位,還是說一個合適的價格吧。”

一個個紛紛開口,但都認爲五十萬金不合適。

曹操見你一言我一語的,始終不能確定一個合適的結果,便開口道:“諸位,本官說一個價格,然後大家再來表決一番。多數同意的,那麼,我們就採用,如何?”

“可以!”

王允點了點頭。

只要不是讓他牽這個頭,那就沒關係。

蒯良道:“在下也贊同曹兗州的話。”

其餘人紛紛開口,都等着曹操牽頭。

曹操說道:“一萬金購置錢財的確有些寒磣,劉宣不答應,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本官考慮的是,我們能否都各自出五萬金。這並非一個鉅額數目,任何一家都能拿出來。甚至這樣的一筆錢,一個大的商人世家都不止。有了這五萬金,我們再利用聯合的事情打壓劉宣。”

陳登拱手道:“曹大人英明,在下認爲可以試一試。”

說話時,陳登心中一笑。

五萬金和打壓劉宣,這事兒恐怕不妥當。

他提出來的,劉宣肯定能破解。

其餘人都一口贊同,全都統一了意見,然後又商議了其他的細節。

到最後,曹操道:“諸位,我們現在達成了統一的意見,但本官不建議馬上去找劉宣,我們暫時晾一晾劉宣。兩天後,我們再一起前往拜會劉宣。”

“可以!”

聞君入夢來 陳登率先回答。

田豫道:“曹兗州的提議很好,我贊同!”

衆人全都表態,同意了曹操的話,然後便各自散去,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曹操回了驛館後,把事情和荀攸、戲志才說了後,兩人一臉贊同神色。戲志才表情平靜,說道:“主公的提議很合適,這也可以試一試劉宣。”

曹操期待道:“希望兩天後,能一切順利。”

戲志才道:“希望如此!”

荀攸微笑道:“能成最好,不成繼續談判便是。總之,這事兒記不得。”

曹操點了點頭,也贊同荀攸的話。 州牧府。

書房。

賈詡來到房間中,拱手行禮。

落座後,賈詡說道:“殿下,剛接到陳登派人傳來的消息。各方的人匯聚在一起後,商討出了針對殿下的計策。各方聯合起來,每家給予五萬金,並揚言殿下如果不同意,所有人都將聯合起來針對殿下。”

“有點意思!”

劉宣看向賈詡,問道:“誰出的主意?”

賈詡聞言,沉默了瞬間。

劉宣道:“究竟是誰出的主意,還有什麼猶豫的嗎?”

賈詡回答道:“是陳登!”

劉宣笑了起來,臉上笑容燦爛道:“他還真會給我找事兒啊,不過這樣一來,陳登便站穩了腳跟,讓各方的人都不會懷疑他。這一步棋對陳登來說,對我們來說,其實是好事兒。”

賈詡說道:“殿下英明!”

劉宣道:“各方聯合,說起來容易,其實幾乎不可能。”

“比如董卓和曹操,他們怎麼聯合?以董卓的性子,讓他和曹操聯合,那是自降身份,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比如袁紹和公孫瓚,雙方一直爭鬥,也不可能。”

“比如曹操和袁術……”

劉宣搖了搖頭,說道:“陳登的計劃,看似很好,實則他早就料到這樣的問題。所以第二次的談判,各方依舊是隻能鎩羽而歸。”

賈詡說道:“第二次談判後,殿下便可以進行拉攏了。”

劉宣笑道:“正是如此!”

兩天時間轉瞬即逝,這一日,王允、曹操、陳登等人全部齊聚州牧府。

賓主落座。

劉宣目光掃過下方的所有人,道:“諸位商談了兩天的時間,可有結果了?如果還是和上次的條件一樣,那麼諸位免開尊口,可以從哪裏來,回哪裏去了。”

曹操微笑道:“靖王,我們已經調整了條件。”

劉宣道:“什麼條件呢?”

曹操開門見山的道:“我們的條件是五萬金,換取一萬斤紅薯、一萬斤土豆、一百斤南瓜、冬瓜和玉米種子。所有人都一樣,都是這個條件。”

劉宣冷笑道:“孟德兄,你這是欺負我啊。”

曹操微微搖頭,說道:“靖王實力強大,我哪敢欺負你呢?”

劉宣說道:“五萬金就想得逞,絕不可能。”

此刻的劉宣,表現得極爲強硬。

曹操道:“靖王,我們的條件已經是很優渥了。五萬金,並非一個小數目。”

劉宣道:“本王認爲,這就是一個小數目。五萬金就買走了本王得到的天賜之物,這個消息傳出去後,恐怕天下人都會認爲本王好欺負了。”

沮授沉聲道:“靖王,五萬金的條件,已經很有誠意了。”

劉宣說道:“沮先生,本王有一個問題請教,你可否爲本王解惑?”

沮授道:“靖王請說!”

劉宣表情肅然,一字一頓的道:“敢問沮先生,是本王手中的糧食種子重要,還是沮先生重要呢?”

沮授眉頭一挑,道:“自然是糧食重要。”

劉宣說道:“沮先生真是自謙。”

“不敢!”

沮授回答。

劉宣話鋒驟然轉爲銳利,沉聲道:“既然沮先生說糧食更重要,那麼沮授先生是不值五萬金了?”

沮授聞言,面色變得凝重。

劉宣繼續道:“既然沮授先生認爲糧食種子更重要,且不值五萬金,那麼本王願意拿出五萬金換取沮先生,再無條件的給予袁紹糧食種子。沮先生,你願意答應嗎?”

沮授表情尷尬,沒想到劉宣如此反擊。

曹操接過話,說道:“靖王,人和糧食種子,不能相提並論。”

劉宣道:“有何不可?”

曹操說道:“靖王,我們還是言歸正傳吧。”

面對劉宣的強勢,曹操沒有和劉宣爭辯,劉宣的嘴巴厲害誰都知道。和劉宣辯駁,那是自討苦吃,所以曹操乾脆不爭論。

劉宣大袖一拂,道:“你們的條件,本王不接受。”

曹操沉聲道:“靖王如果不接受,那麼我們恐怕會採取非常手段了。”

劉宣道:“什麼非常手段?”

曹操說道:“我們各方將聯合起來,一旦大軍兵臨青州,靖王還能守住手中的糧食嗎?”

劉宣笑了笑,說道:“爲什麼守不住?再者,如果各方要興兵來犯,那麼在場的諸位,恐怕就是第一個被誅殺的人。你們考慮清楚了,真的要採用這樣的手段嗎?”

曹操聞言,並不覺得恐怖。

開戰是不可能的。

這話只是用來威脅劉宣。

劉宣繼續道:“甚至於,即使開戰,但袁紹能接受公孫瓚的軍隊南下,途徑冀州嗎? 嬌妻難追 恐怕,袁紹會擔心引狼入室啊。”

“譬如兗州,孟德兄願意讓董卓的軍隊過去?”

“譬如袁術,願意讓劉表的軍隊過去?”

“譬如陶謙,願意讓袁術的軍隊過去?”

劉宣冷笑兩聲,說道:“諸位說得輕巧,可實際上,可不是那麼容易操作的。所以諸位想要威脅我,那是行不通的。”

一番話,令在場的人各自變色。

一個個眼中神色,都分外凝重。

陳登微笑道:“靖王,所謂仇人,只是因爲利益不夠,所以不能放下成見。可是靖王的糧食種子,乃是必得之物。在這樣的天賜之物面前,任何干戈都可以化解。”

劉宣說道:“陳先生既然明白糧食種子是天賜之物,爲何還只是給予五萬金?這樣的條件,是在羞辱本王嗎?”

陳登聽了後,便坐下不說話。

王允開口了,道:“靖王,老夫做主把價格再增加一點。”

“八萬金!”

“我們每一家給予八萬斤,然後靖王給予糧食種子。”

王允提出了條件後,便看向其餘的人,說道:“諸位都是一個什麼意見呢?現在請諸位都說說,也好和靖王談判。”

曹操率先說道:“八萬金就八萬金,我同意!”

蒯良道:“我荊州同意!”

閻象道:“我也同意。”

不多時的功夫,衆人都點頭同意。

劉宣搖了搖頭道:“你們一副施捨的樣子,怎麼,是覺得八萬金對本王來說是天價數字嗎?本王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縱然是八萬金,本王也決不同意。”

刷!

衆人聞言,一個個的臉色都凝重了起來。

陳登拂袖而起,道:“靖王把糧食看得太重要了,縱然我們現在沒有糧食種子,不代表以後沒有。最多,也就是時間的長短罷了。” “告辭!”

陳登一拱手,便轉身離開了。

劉宣道:“不自量力!”

他看向陳登的眼神,充斥着鄙夷和憤怒,但是心中,卻嘉許陳登的做法。陳登在這個關鍵時候,突然來了這一茬,使得局面更是急促了起來。

陳登的離去,會令其餘人心中沒底。

曹操道:“靖王,本官告辭。”

“告辭!”

“告辭!”

其餘的人,紛紛離開了。

不多時,大廳中就空蕩蕩的了。

劉宣看着所有人都離去了,臉上多了笑容。截止到現在,已經進行了兩次談判。那麼該做的前戲已經做了,接下來便是該他動了。

在衆人離去後,所有人又聚在一起商議了一番。

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到了傍晚時分,田豫悄然離開驛館,前往州牧府。

書房中。

田豫見到了劉宣,說道:“殿下,經過了兩次的談判,在下認爲時機已經成熟了。所以,在下打算返回幽州,向主公交差。同時,這一次的條件,也請靖王能儘快按照允諾調撥糧食種子。”

劉宣微笑道:“調撥糧食種子那是自然,你們應允的條件,也必須儘快完成。一千匹戰馬,一匹都不能少。”

“當然!”

田豫說道:“靖王,我對外宣稱多少錢達成的協議呢?”

劉宣道:“三十萬金!”

“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