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最終,荊甲軍參賽者猝不及防,被其擊在背部,向後爆退了幾十米,待得站穩身子,揮劍砍去,古木已經消失了。

  • Home
  • Blog
  • 最終,荊甲軍參賽者猝不及防,被其擊在背部,向後爆退了幾十米,待得站穩身子,揮劍砍去,古木已經消失了。

嗖——

就在此時,古木再次化為一陣紅芒,出現在對方身後,紅通通的拳頭擊在他持劍的右臂上。

這一拳凝聚了火之真元,雖然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荊甲軍鎧甲上燃燒著一撮撮小火苗。

「火之真元!」

「這傢伙擁有三種真元!」

武者一個個目瞪口呆。

兩種真元,在三境中很為普通,然而擁有三種那就有些珍貴了,恐怕也只有十八天內最強宗門天才弟子才擁有吧。

靜秋和王副將見得他們大驚小怪,心中紛紛冷笑道:「才露出三種真元就讓你們如此驚訝,等古副將把七種真元都丟出來,你們還不得嚇哭啊。」

原始叢林內。

古木依靠著速度,不停地騷擾著荊甲軍參賽者,後者雖然持巨劍,看上去威風八面,但始終被騷擾,甚至連點像樣反擊都做不到。

速度太快,尤其是在叢林,讓他無能為力。

武技有強悍之分,但也要看怎麼運用。

古木的這些武技雖然在三境顯得極為垃圾,但結合起來,並且依靠地理環境,同樣可以發揮出不錯的實力。

嘭——

嗖——

化身猿猴,上竄下跳。

古木在今天讓幾百萬武者見識了什麼叫速度。

而在校場遠方,極南軍區的東區分部,一些前來觀看混戰結束日的高層也是紛紛錯愕。

「此人得到兩種武技加持,速度如此之快,恐怕就連我這個歸臻期想要抓到他,都有點難度。」

一名老者點頭說道,他是極南軍區的老將,地位雖不如三大將,但也有著足夠的話語權。

「速度是不錯,但也只能騷擾,想要傷那名荊甲軍副將,根本做不到。」

皇甫勇盯著光幕,微笑著說道:「而且,他這種增幅應該持續不了多長時間,待得結束以後,就要陷入被動了。」

這句話得到了在場幾名高層的認同。

也確如他們所想。

古木只是在速度上領先,而且還有時限,一旦狀態消失,擁有中品法器的荊甲軍參賽者就會化被動為主動。

然而,就在此時。

場上風雲突變。

只看到古木再次偷襲得手,竟是在所有人目睹下,將荊甲軍手中的武器給奪了過來!

這一幕發生,讓所有人瞪直了眼睛。

他怎麼做到的?

很多人都想不通,也無法理解,但只有當事人,那名荊甲軍參賽者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襲在右臂,頓時感覺手腕麻痹。

這種麻痹只是一霎,然而就是這一瞬間,武器脫離,被對方給搶走了。

佩劍被人空手奪白刃,這對武者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荊甲軍參賽者勃然大怒!

然而他已經沒時間去生氣。

古木奪得佩劍后,左手五指展開,揮出一道道絕陰劍元,同時一步跨出,舉起陰陽乾坤劍,猛然劃出一道極強劍氣。

嗡嗡——

劍氣飛出,引發空間震蕩,與此同時,飛出的絕陰劍元紛紛靠攏,形成巨大劍影,其勢之大,讓得外界武者為之動容。

無名劍技!

古木以對方的兵器,以絕陰劍元代替兵器,形成了萬劍來朝的氣勢。

「中乘劍技!」

東區分部,一眾高層見狀,紛紛錯愕,觀戰者也終於明白,原來這傢伙有中乘劍法,看來是沒兵器無法施展啊。

劍氣形成劍影,在古木控制下,仿若一座大山,無情的壓向了對手。

荊甲軍參賽者的兵器被奪,怒火上頭,根本沒做出最為有效的防禦和躲避,只能去硬抗!

嘭——

劍氣最終擊在荊甲軍參賽者身上,巨大氣流爆發,無數藤枝和樹葉被卷飛,映像陣的視野徹底阻礙。

外界,諸人看不清畫面,紛紛崩潰。

剛才那一劍非常驚艷,他們很想看結果,可畫面被樹葉和亂枝遮擋,卻不能如願。

叮——

叮——

然而,就在此時,巨大積分榜上,古木的積分瘋狂暴漲,最終定格在二萬九千一百二十分,同時超越零零七,登頂榜首!

「贏了!」

「哈哈,古副將把第二名斬了!」王副將和黑甲軍眾人看到一九八六的積分暴漲,排名達到第一位,亢奮歡呼起來,感覺就好像奪得冠軍那樣激動。 …………

「乘客們,很抱歉的通知您,我們本次航班,由於不可抗力的原因,將於30分鐘后迫降X市。」

飛機上,空乘抱歉的通知的聲音,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著。

頭等艙的金寧欣戴著眼罩,準備睡一覺的她,聽到廣播,立即拉下眼罩。

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她叫來空乘,詢問了一番。

空乘也只官方的那一套回復,金寧欣擺擺手,示意空乘退下。

她暗自竊喜,天助我也!

看來,就連上天也不想讓她出國。

這一次出國,別說跟江南訂婚了,恐怕她就要永遠失去江南了。

既然要迫降X市,那她就從X市悄悄溜回京都。

30分鐘后,原計劃飛到國外的航班,在X市緊急迫降。

飛機降落,一陣滑行之後,終於停了下來。

金寧欣迫不及待的起身,艙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她激動的下機。

等待她的,不是自由。

而是……陳尋那張面無表情的面癱臉。

「金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金寧欣指尖無意識的蜷縮了一下,是他……

他怎麼來了?

下意識的,目光往他身後看去。

陳尋嗤笑一聲,「二少沒來。」

慕二少沒來,那太好了。

金寧欣暗暗鬆了一口氣,她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陳尋,想知道,他為什麼來找她。

「陳尋,你找我……有什麼事么?」

「金小姐,還需要裝傻么?」陳尋拿出一副手銬,是最新款的玫瑰金色。

「這是特意為金小姐準備的,顏色還喜歡么?」

金寧欣噎了一下,瞳孔緊縮,「我不明白。」

「那就一會兒讓你好好明白。」

咔擦。

金寧欣還沒反應過來,手腕上傳來冰涼的金屬觸感。

雙手已經被那副最新款的玫瑰金手銬,給牢牢銬住了。

金寧欣又急,又氣,一張臉硬生生都漲紅了,「陳尋,你要幹什麼?誰准你銬我了?快打開!」

他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誰?

不看僧面看佛面,難道連她爺爺的面子也不給了么?

任由她氣急敗壞,陳尋也沒搭理她。

把她從機場押走。

「什麼?!」

冒著熱氣的茶杯,猛然打翻。

滾燙的茶水,傾灑在了茶几上,茶水蜿蜒的流著,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毯上。

金將軍猛地站起身,眼前一黑,身軀搖搖欲墜。

警衛一個箭步衝上前來,將他穩穩扶住,「您沒事吧?」

眼前的黑暗,緩過過去后,金將軍才借著警衛的手臂,站穩了身子。

他艱難的喘息,「你說,欣欣的飛機,在X市迫降了?」

警衛點頭,稱是。

金將軍眸底劃過一抹晦暗,「他果然知道了。」

慕靖南是什麼人,在京都這地方動手,在他眼皮子底下動手,要想揪出幕後主使,對他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金寧欣被抓了,她的下場……可想而知。

既然慕靖南沒有事先只會一聲,就派人去抓她,他大概也不想給他任何求情的機會。

饒是如此,金將軍還是得厚著臉皮去求情。

「備車,去慕家。」

「是!」 古木的積分暴漲,重新登頂榜首,引發了巨大的轟動,畢竟,很多武者在幾天前,根本不會想到,黑甲軍唯一參賽者會在這一天發威,達到第一名!

黑馬逆襲?

一九八六的名字耀眼般佔據榜首,眾人紛紛徹底亢奮起來,他們期待此人能夠和零零七爭奪榜首!

當然,有人高興,有人崩潰。

荊甲軍將領看到自己家的參賽者名字在積分榜消失,頓時一個個垂頭喪氣,頂尖高手的隕落,基本已經宣告混戰失敗。

叮——

叮——

忽然,積分榜上排名第二的零零七開始閃爍,積分也再瘋狂提高,最後突破三萬,再次反超古木,佔據榜首。

眾人見狀,急忙將目光看向十多個映像光幕,很快就發現,秦楓已經將一名排在第六的對手斬殺,獲得了積分。

「又反超了!」

「看來一九八六想逆襲,有點難度啊。」

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

原始叢林。

古木蹲在樹上,神識正在努力控制著陰陽乾坤劍。

凡是法器,皆有器靈。

如果不是在獲得此劍瞬間,調動絕陰劍元融入其中,讓劍中器靈處於麻痹狀態,他也不會成功施展出無名劍技。

如今對手被殺,劍中器靈早已恢復正常,開始激烈掙扎。

冷麪總裁強寵妻 「聽話。」

古木神識融入劍體,見得那憤然靈魂形狀的器靈,喝道。

可人家是有主之物,怎會聽他號令,掙扎的程度更加強烈了。

嗖——

最終,陰陽乾坤劍掙脫開束縛,化為一道劍芒沖了出去。

古木站起身,無奈道:「法器一旦認主,就不會接受其他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