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月千歡:「這洞穴的封印禁制,我在洞穴里看不到。只有出去后,才能使用空間決,破解這個封印。」

  • Home
  • Blog
  • 月千歡:「這洞穴的封印禁制,我在洞穴里看不到。只有出去后,才能使用空間決,破解這個封印。」

「不可能!」小孩氣的大叫,「等你們出去,怎麼可能放我。你們肯定一扭頭就跑了。娘親說過,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都是騙子,比幻靈族還要可惡。我才不會信!」

「你娘親?」月千歡反問。

他們在這兒,只看見小孩。可沒見到還有別的半人半蛇。難道被關在別的洞穴里?

他們看著小孩,見他神色一下子可憐起來。淚眼汪汪的說:「我娘親被幻靈族殺死了。不對,我給你們說這個幹什麼。大騙子,我才不會放你們出去的。」

越說嗓門越大,「你們休想騙我!哼哼!」

說完,小孩蛇尾巴一甩,氣哼哼的扭頭爬走了。

見此墨九卿鳳眸一暗,殺氣閃過。他正打算抓住小孩,月千歡攔住了他。

墨九卿挑眉,「歡歡對這個半人半蛇的小孩心軟了?」

「不。我只是堅定,它會回來找我們的。」

「歡歡相信它?」墨九卿更詫異了。

月千歡搖搖頭。她開始盤算下一餐吃什麼。然後開口:「我只是相信你的手藝。」

墨九卿的手藝,當初可是為了成功拐走月千歡,特意學了一手的。

聞言頓時明白月千歡狡猾的心思,墨九卿勾唇。比起和半人半蛇的小孩動手,嚴刑逼供什麼的。這一招,簡單直接又輕鬆。

第二餐是烤鴨,小孩死死咬牙忍住了。

第三餐是魚湯,小孩口水把它自己都淹沒了。

第四餐……東西剛剛拿出來,還沒做。小孩已經瘋了一樣的衝過來,「我要吃!我可以幫你們出去,但你們要跟我發誓!發誓一定會放我出去!你們答應了,我才會答應。」

咦,小孩有些聰明。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他們點頭給小孩承諾。「好。」

這一次,小孩終於心滿意足的跟月千歡他們坐在一起吃東西。這一餐是烤兔烤魚加燉湯。還有飯前水果和點心。

小孩都看傻眼了。中途忍不住的幾次想偷吃,又被火堆燒的嗷嗷叫。

一起進餐,小孩和月千歡他們的距離無限拉近。小孩更是偷偷的吃了一杯酒,然後就醉了。稀里糊塗的什麼都說了。

比如,他們是被幻靈族拿來做實驗的。

比如,幻靈族在地魔淵了藏著什麼骯髒的勾當。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但它娘親沒有告訴它,它只知道地魔淵里有幻靈族的秘密。

再比如,送他們出去很簡單。只要它開口說一句話就行了。

等等……說了很多。

於是等小孩酒醒了,清醒過來回憶起自己說了什麼后。直接氣哭了! 小孩邊哭邊在地上打滾。「哇嗚嗚!你們知道了,你們肯定不會放我出去了!嗚嗚嗚嗚,你們故意用那什麼,什麼酒套我話的!你們給我下藥!」

「嗚嗚嗚嗚,娘親說的沒錯。這個世界的人都是大騙子。嗚嗚嗚,我被騙了!我吃虧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沉默看著,嘴角微微抽搐。

小孩哭還哭個不停。吵得他們頭疼。

月千歡扶額,開口:「我們沒有給你下藥。閉嘴別哭了,我們會放你出去。」

「我不信!你們騙我的!嗚嗚嗚嗚,不信!」

「我們可以發誓。但你要是再哭,先前的約定就取消。」墨九卿一句致命。

小孩瞬間不哭了。它擦擦眼淚爬起來,眼巴巴看著他們。「真的嗎?那你們先發誓!你們先發誓,我才能相信你們。」

「好。」

月千歡和墨九卿一同發誓。

發誓他們出去后,一定會解開封印,放小孩出去。這時,他們也才知道小孩的名字。它叫翱。

一個半人半蛇,卻有著鳥一樣的名字。

小孩翱抽泣著說:「娘親希望我能逃出去。所以給我取名翱。有一天出去了,能像鳥一樣自由自在的飛翔,不再有任何的約束!」

月千歡勾唇,「你會出去的。」

「嗯!娘親說過,這個世界的人發誓是有約束力的。你們要是騙我,你們會死的很慘的!」小孩恢復活力,又嘚瑟起來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給翱留下了很多吃的后,翱才帶著他們走出洞穴。

洞穴門口,正對著對面的三個洞穴。翱指了指對面,介紹說,對面分別是鳥一樣的怪物,蜥蜴,還有蜘蛛。它們跟它一樣,都有著屬於人的半身。

小孩眼巴巴看著他們,「別忘了。你們一定會放我出去的!」

「我們發過誓,你不用再懷疑。」

「哼!」冷哼一聲,小孩爬到洞**。

它將尾巴探進洞**。立馬有封印閃現,閃電一樣的紋路四竄。小孩被電的渾身都在哆嗦。

它強忍著,咬牙切齒說:「我以白羽蛇翱之名,放他們出去!」

扭頭,翱說:「快走吧!你們可以出去了。」

月千歡試探性的丟了一樣東西出去。果然平安無誤的離開了封印。她和墨九卿對視一眼,齊齊邁出出了洞穴。

這比他們想象中容易簡單多了。回頭,卻見翱被電飛出去,後背重重的撞在牆上。痛的它眼睛都紅了。

翱爬起來,揉揉眼睛。眼巴巴的看著月千歡和墨九卿。

月千歡眸光微沉,她起手掐訣。空間法決再次可以使用,她在試探這個封印。找出辦法破解,然後放翱出來。

然而當月千歡剛剛記住封印時,墨九卿突然沉聲開口:「歡歡,那些蟲子在附近。我們必須立馬離開!」

月千歡皺眉。

翱說:「你們先走吧。別被大魔王抓住了。反正你們發誓了,我會在這兒等你們回來放我出去的!」

一時間,翱竟然變得貼心起來。

月千歡深深看著翱,她嚴肅開口:「翱。我們一定會回來的!」 「嗯。」翱點點頭,又揮了揮手說再見。

那些蟲子靠近了。月千歡不再遲疑,和墨九卿立馬抽身離開。

在他們剛剛走沒有多久。幾乎兩個眨眼的時間。洞口外的地面噗的一下,有蟲子冒出頭來看看四周。

翱一見,蛇鱗都緊張的炸開了。

所幸蟲子是在找月千歡和墨九卿他們。沒有看到人後,扭頭又扎回來地底。對翱絲毫不感興趣。

見此,翱鬆口氣攤在地上。大魔王的爪牙真是太可怕了!

它又眼巴巴的望著月千歡和墨九卿離開的方向,小手握成拳頭。「他們發過誓,一定會回來的!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它會在這兒等著,等月千歡和墨九卿回來救它出去。然而焦急希冀的等了還沒有一炷香,翱扭扭屁股回洞穴去了。

它躺在一堆好吃的裡面,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

反正他們會回來,所以它不用那麼擔心。可以邊吃邊等啊!

……

另一邊。

月千歡和墨九卿離開之後。立馬進入九重空間塔里。他們已經和風欲,霽華他們失去聯絡整整五天。唯有九重空間塔,可以讓他們快速找到兩人。

他們不知,風欲和霽華找他們都快瘋了。

除了在九重空間塔里等待。他們還時不時出去尋找。好幾次險些被蟲潮發現,危險中撤離。也交過手。一連五天找不到人。

風欲看著霽華的表情,嘆了口氣。

別說霽華,他都要瘋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到底去哪兒了?

忽然九重空間塔一陣能量波動。風欲和霽華想也不想,立馬沖了過去。待看到月千歡和墨九卿,兩人終於松下心頭的大石頭。

霽華更是激動的撲過去,抱住月千歡。又難得的抱住了墨九卿。

摸摸霽華的頭,墨九卿笑道:「這麼擔心爹爹?」

「哼!」霽華瞪著他,「我是怕你保護不好娘親!娘親,你們去哪兒了?我們怎麼都找不到你們!」

又看向月千歡,霽華又委屈又憤怒的控訴。

要不是打不過蟲潮,他都想衝過去和蟲潮拚命了。

月千歡:「說來話長。你們在這兒就好,我們慢慢來。霽華,先讓我檢查一下你的傷勢。」

「好。」

霽華的傷恢復的很好。月千歡去除毒素及時,這九重空間塔里又是各種丹藥齊全。五天下來,傷口已經癒合結疤了。

他們一起坐下,互相傾訴了對方這五天的經歷。

在知道霽華近乎衝動的行為後,月千歡一陣后怕。幸好風欲攔住了霽華。不然真的和蟲潮對上,結果難以想象。

而風欲和霽華知道月千歡他們的經歷后,也分外錯愕。

風欲:「半人半蛇的小孩?」

「娘親,他們真的是從幻靈族的世界來的?」霽華還有懷疑。

「嗯。」月千歡點頭,「這一點上它沒有必要騙我們。而且,這地魔淵一路所見的怪物。的確是我們從未見過,也沒有聽聞過的。」

風欲摸摸下巴,「那月千歡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去救那個叫翱的半人半蛇小孩?」 月千歡答應了翱,一定會回去破開封印,放他出來。而風欲和霽華,不用說。他們毫無疑問同意月千歡和墨九卿的做法!

怎麼說,翱也是幫助了月千歡和墨九卿。這份恩情,他們得還。

但他們還要去下面找花元冬,因此最好就在這個時候救翱出來,然後一起離開!但搭救翱,最麻煩的是蟲潮危機。

月千歡:「我已經記住封印的樣子和力量運轉的順序。我先推敲出來破陣的方法,然後再去救翱。但這時間怎麼也需要一兩個時辰。」

「這個時辰內,必須解決蟲潮的麻煩。」墨九卿接過她的話說。

蟲潮在,月千歡破陣幾乎不可能。

尤其那頭巨無霸大蟲子若出現了,他們都得跑路!更別說把翱從洞穴里救出來了。

眾人一番沉默思忖之中,許久後有了新的主意。

月千歡提議:「我們可以兵分兩路,我去破解封印,你們引開蟲潮。這能做到嗎?」

目光主要落在風欲和墨九卿身上。

風欲摸摸下巴點頭,「我沒有問題。墨九卿你呢?」

「我當然沒有問題。」

兩人對視一眼,火光竄動。這是比拼兩人的實力,誰都不可能認輸。

墨九卿緊接著又看向霽華,「歡歡,讓霽華和你一起去。」

月千歡點頭,「好。」

「嗯嗯。」霽華也沒有意見。

這個時候,他跟著月千歡是最好的。身上還有傷,再去跟蟲潮斗,無疑找死。

計劃決定好了,他們需要找一個合適的時間進行。

月千歡要研究破陣的方法,霽華留下來療傷。風欲和墨九卿時不時離開九重空間塔,去研究蟲潮。試圖找出蟲潮的弱點。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直到月千歡成功找到破陣的辦法。他們準備動手的時間來了。

這距離他們第一次和蟲潮,巨無霸大蟲子交手,已經過去一周。

整個百洞中,蟲潮肆虐蜂擁。它們大有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月千歡他們四人蹤跡的樣子。這一番舉動落在月千歡他們眼底,更加堅定蟲潮背後有幕後黑手操控。

墨九卿:「都準備好了嗎?」

「我好了。你呢?」風欲挑眉看向墨九卿。

他們負責吸引蟲潮和巨無霸大蟲子的火力。要保證它們不會發現月千歡和霽華。這是一個危險又刺激的行為,兩人眼底閃過殺意,躍躍欲試。

上次落荒而逃,現在有了準備。是時候給這群蟲子一個教訓了!

墨九卿和風欲又齊齊看向月千歡和霽華兩人。墨九卿:「歡歡,你怎麼樣?」

「我準備妥當了。隨時都可以出手。」

「好。我和風欲先去引開蟲潮,歡歡你們確定沒有危險了再出發!霽華,乖乖和你娘親在一起,不要亂跑。」墨九卿最後叮囑霽華。

風欲也笑道:「月千歡,霽華加油!祝咱們一舉成功。然後立馬離開這個鬼地方。」

「嗯。出發!」

墨九卿和風欲閃身衝出去。他們殺入蟲潮之中,實力盡出,鬧出撼動天地的動靜。將四周所有的蟲潮都吸引過去。 嘶嘶——

蟲潮一見風欲和墨九卿,立馬從地里鑽出來,鋒利牙口撲向兩人。墨九卿和風欲且戰且退,引著蟲潮往南邊退去。

這時候巨無霸大蟲子還沒有出現,普通蟲潮只會有點棘手,還不能拿他們怎麼樣。

遠遠看去,只見魔焰神花落下烈焰,噼里啪啦的在蟲潮里燒成一片火海。火光衝天而起,炙熱可怕的高溫讓蟲子一時退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