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有家公司想簽她,小六子調查了資料,七音覺得不錯,就想著簽了算了。確實也是不錯的,不過具體還是要看合約。

  • Home
  • Blog
  • 有家公司想簽她,小六子調查了資料,七音覺得不錯,就想著簽了算了。確實也是不錯的,不過具體還是要看合約。

反正這身體也就兩三年的時間,就算簽了不平等條約,她也可以力挽狂瀾!!

這,就是大佬的自信! “1908年,當時的我並未離開那個基地,當時萊因哈特希已經創造出了古丹,但那個時候的古丹還認爲萊因哈特希是自己的主人,並沒有任何反叛的思想,當時的古丹對世界依然抱着絕望的念頭,他沒有精力再出去搜索收集聖物,重鑄天目,於是這個天才試圖找到與聖物相同的物質,或者是替代物質來創造天目,但他的目的卻不僅僅是摧毀,而是整合!”地龜解釋道,“是整合兩個世界,而不是一個。”

“你是說整合這個世界與相對應的平行世界?”唐術刑問道。

地龜點頭:“對,古丹算是最早發現死循環的人,也是第一個突破死循環,進入死循環之中的人,在數個循環之中,他也是唯一清醒的人,他創造出了一種儀器,可以在這個世界窺視到相對應的平行世界,他發現另外一個世界與這個世界完全相同,但不同的是,那個世界科技進步,維持着長期的和平,於是他決定整合兩個世界,就如同是將自己與鏡子中的自己組合在一起,不過要做到這一點很難,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兩個世界的徹底完蛋……”

那是古丹最後的希望,確切的說,應該算是他最後的掙扎,他在實驗的過程中,就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失敗了,那麼自己從前所有的希望就會全部落空,他很清楚,要完全達到一個理想的世界,必須要清除人類的私心。

不過,他做不到這一點,他清楚,要清除私心,除非是控制全人類的心智,而現在的人類他無法徹底控制,要做到,只能是清除人類,然後重新創造出一批與他有着相同基因鏈條的世界,但是那樣太殘忍,古丹下不了手,畢竟他是從新人類的歷史長河中走過來的,見證了人類文明在歷史長河中的不斷進步,他也知道,人類如果在幾百年之後不會滅亡,那麼將會迎來一個新的歷程。

可是,他的模擬計算又告訴他,人類的歷史也許在幾百年之後就停滯了……

地龜說到這的時候,低頭嘆氣道:“我出來之後,也模擬過,也刺探過情報,發現人類的科技文明從二十一世紀之後就飛速發展,本身的科技比普通人類看到的要更發達和進步,不過很多發達國家擔心過於進步會導致一些不穩定的因素產生,所以掩飾了科技無比進步的這一點,將人類的科學維持在一定的水平線之上,這一點我很認同,因爲過於進步,但人類又不適應的話,就會導致災難的誕生。”

唐術刑搖頭:“我不是太明白這一點。”

地龜抓起一塊石頭,扔進平靜的河水之中:“我舉個例子來說明,一個人從出生開始就無比貧窮,一直沒有過上富裕的日子,可是突然有一天,他有錢了,很有錢,他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買,於是他開始揮霍,在短短几年中做到了他以前做不到的所有事情,什麼他都做過,那個時候,這個原本就空虛的人便會失去希望,變成行屍走肉。人類的進步也是如此,要進步,就必須像哄一頭驢子一樣,在它眼前吊上一個胡蘿蔔,讓它追着近在咫尺的胡蘿蔔一直走,一直走……”

唐術刑道:“我明白了,就是不能失去目標。”

“對,是這樣的,科學太進步,人們什麼都有,就會和從前的遠古人類一樣,失去希望,什麼都不做,直到有一天發現世界要毀滅了,這纔開始着手挽救,但那時候已經晚了。”地龜說到這裏又搖頭,“可是,悲哀的是,現在的人類即便是不斷在行走,可是該來的末日一樣會來臨,這是個悖論,我也無法解開這個複雜的公式,好像一切都是註定的一樣。”

唐術刑搖頭:“沒有什麼是註定的,我想知道通古斯大爆炸帶來了什麼?”

“絕望。”地龜皺眉道,“當然,通古斯大爆炸的詳細情況,都是之後萊因哈特希告訴我的,我並不是親歷者,所以也沒有當時的詳細數據,當時古丹想做的是,通過爆炸產生的裂縫,來試圖做到能穿越到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但是失敗了,失敗創造出來了一個小型類黑洞,也就是像黑洞但又不是黑洞,你可以在黑洞的中心點窺視到對面那個世界相同的節點位置,但無法穿越,只是做到了,在這個世界發生的爆炸,在另外一個世界的通古斯大爆炸之中也同樣發生了,同時也導致了可怕的事情發生,那就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們,發現了這次爆炸是人爲的,因爲對面的世界比這個世界更發達和進步,隨後對面的世界採取了措施,封鎖了這個即將產生的裂縫和節點。”

唐術刑聽得雲裏霧裏的:“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太複雜了,不懂。”

“要詳細解釋出來,你更聽不明白。”地龜笑道,“總之古丹失敗了,最後的希望破滅了,但可怕的是萊因哈特希卻因此與我一起通過這次的相關情況,計算出了源世界的所在座標。”

唐術刑驚訝道:“真的存在源世界?”

“存在也不存在。”地龜搖頭,“你知道我爲什麼要被稱爲地龜嗎?”

“神話中,世界是被一隻巨大的烏龜托起來的。”唐術刑道。

地龜應道:“對,我就是這樣命名的,這個傳說在遠古人類最早誕生的時候也有,我之所以說源世界存在也不存在,就是因爲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就是源世界,而對應我們的平行世界也是源世界,所有的平行世界都分爲A和B兩個,中間還有一個銜接的世界被稱爲c,在這個世界中有人稱它爲陰陽縫。”

唐術刑覺得有些糊塗,但依然努力記下地龜所說的一切。

“平行世界就像是一個雞蛋一樣,蛋白被一分爲二,而蛋黃就是中間那個c世界,所以AB兩個世界實際上是一體的,只有蛋黃也就是c世界稍有不一樣,但依然是個整體,就我所瞭解來說,在我們這個宇宙之中,有無數個這樣的雞蛋,但大多數的世界能探知的就是雞蛋之外的空間,也就是近宇宙,很多世界還沒有意識到與自己對應的另外一個世界的存在,也不瞭解c世界的存在。”地龜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喘了口氣道,“換言之,如果我們這個世界發生了太大的改變,並且再次產生了類似通古斯大爆炸一樣的爆炸,也就是天目造成的毀滅,再次打開缺口,兩個世界因此會融合,但融合之後產生出的結果卻是更大的毀滅。”

唐術刑這次聽明白了,立即問:“那樣不是,我們這個世界,還有對面的B世界,以及中心的c世界都會滅亡嗎?”

“推論出來是這樣的,但是以我的智慧無法算到太遠。”地龜皺眉道,“但萊因哈特希卻自負的認爲,一切毀滅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會重新來過,就如同細胞一樣,就算世界再怎麼毀滅,只要一顆源細胞還存在,生命就會得以延續,而他就是那顆源細胞。”

唐術刑點頭:“我大概明白了,也就是說,他想通過毀滅我們這個ABc三個世界,導致其他的所有世界全部毀滅,而只留下他一個源細胞,當這些世界重新產生的時候,他這個細胞卻留下來了,到時候他會重新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

“是的,很可笑不是嗎?世界都毀滅了,在這個世界中誕生的細胞還會存在嗎?當然不會,這是我的推論,我相信也是大多數研究者的理論,可萊因哈特希不這樣認爲,他認爲自己是永恆的。”地龜看着如今因爲大風而不再平靜的河水,“唐術刑,萊因哈特希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他只是古丹青年時代殘留下來的獨立的激進意識,他甚至都不算是一個完整的生物,他很可怕,必須制止他,不制止他的話,不僅我們的世界會毀滅,恐怕牽連的面會非常大,最終會導致什麼情況發生,我也不知道。”

“我大概明白了,那麼他的弱點呢?”唐術刑又問。

“他創造出了一個絕對領域,我知道你也去過,說到底,那就是一個不屬於我們這個空間的異空間,在那個空間內,他是無敵的,不過那個空間與他自己是息息相關的,與他是一體的,換言之,如果他身體出現了任何狀況,空間也會出現狀況,那就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地龜說着掏出個打火機,“一旦他虛弱,殺死他之後,不要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包括他和他的那個絕對領域,都必須要被全部燒燬,一點兒都不剩下,否則的話,如他自己所說,只要留下他那麼一丁點的細胞,都會導致重生,也許不是現在,不是未來的幾年,可能在十年或者幾十年之後,新的萊因哈特希還會重新誕生。”

唐術刑看着水面道:“太可怕了,我不知道能不能戰勝他,我只希望先前我們的那個計劃,那種武器可以真的讓萊因哈特希致命。”

“可是,還有一個最危險的事情我必須告知你。”地龜看着唐術刑道,“你要清楚,在如今這個世界中,再沒有國度了,人口數量的減少,導致大部分人都不會再去想重振自己的國家,所以未來的世界要不是誕生一個個新的國度,要不就是產生一個如尚都一樣的聯邦,可不管怎樣,一個萊因哈特希沒了,還會誕生其他的狂人,這是你們永遠無法去阻止的事情。”R1152 出去把合同列印,身份證複印好了之後,找了個快遞點直接寄了出去。

公司並不在本市,在外省,估計得三天的時間才到。

做完一切回來,已經是一點鐘了。

回來的路上,碰上了葉非。

「狗腿子,去哪呢?」七音蹦躂著來到他面前。

葉非聽到這稱呼,眼角直抽抽,「你能不能不要叫這個?我有名字!」

「好的狗腿子!」七音點頭應是。

「……」

看著七音那比真金還真誠的目光,葉非妥協了,「過幾天有場答辯賽,我去把資料整理一下,你要是有興趣,也可以加入啊!」

「什麼玩意兒?」七音面色有點複雜,「你不是校霸嗎?參加這活動做什麼?活動活動腦子?」

「……」葉非真想把手裡的資料甩到她臉上,「誰說校霸就一定成績差了?」

七音皺眉,好像的確是這個道理。

仔細想想,葉非雖然是校霸,評風也不太好,但是他的成績也不差啊!相反是個學霸,這也是為什麼老師縱容他逃學的原因之一。

「答辯的題目是什麼?」七音問。

新娘:首席的億萬陷阱 「玩遊戲對學生有好處還是有壞處。我站正方,有好處。」葉非答。

「那我能不能也發起一個答辯賽?」

「題目是什麼?」

「題目是……殺人到底是有益身心健康,還是會增加心裡的負擔?」

葉非:!!!

你一本正經的說出這麼一句令人驚悚的話,真的好嗎?還有,你這麼認真做什麼?!

「……女孩子,別這麼暴力。」憋了很久,最後才憋出這麼一句話。

七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忽而長嘆一聲,「王者總是這麼的落寞。」

然後就這麼離開了。

葉非:???

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

時間一晃而過,一下子就到了兩點。

此時,場地已經是擠滿了人,大家都在期待那個專業的解說員——宗宇。

宗宇成名於五年前,KPI比賽的勝利者,他帶著隊友走向了巔峰。退役后成了解說員,同時也是個主播,粉絲幾千萬的那種。

學校居然能請來這麼牛逼的人物,屬實很牛逼。

「我聽他們說,宗宇是在我們學校畢業的,來這邊解說純粹是因為看在學校的情分上。」程瀟瀟素來喜歡聽八卦,跟別人也很容易打成一團。

「宗宇好帥的!我好喜歡!瀟瀟,看看我髮型有沒有亂,待會我要呈現出我最完美的狀態!」方靈一張臉紅的跟猴屁股似得。

七音:「……」

宗宇的照片她看了,沒有什麼特別啊!

不就是一張嘴,一雙鞋,一個鼻子兩個鼻孔嗎?有什麼值得讓人瘋狂的地方嗎?

七音很是不解。

還不如葉非長得好看呢!

「馬上開場了,我們去自己的位置坐下吧!」程瀟瀟說。

七音剛要走,突然想起什麼,回頭叮囑道:「之前的遊戲怎麼玩,現在就怎麼玩,不過我到時候臨時可能會發生些改動,你們注意著點。」。

「好的,沐雲大小姐,小的們一定聽從您的指揮!」 地龜的話,讓唐術刑很矛盾,這番話讓他既重新燃起了希望,同時又感覺到要實現這個希望卻很吃力,甚至說渺茫。

萊因哈特希很強大,這是無需質疑的事情,他強大到,彷彿可以在頃刻之間,只需要動動手指,就能將百萬軍隊化成灰燼,使用大規模的武力去攻擊尚都那是不現實的,畢竟那裏還有很多無辜的人,即便他們多年來支持尚都,那也是爲了生存。

人們總是愚昧的,這是每個時代中,大多數統治者和清醒的反抗者,眼中看到的一個事實。

的確,人們是愚昧的,如果不愚昧,爲什麼會導致那麼多悲劇的誕生?人們的知識就是總結出來的經驗,經驗就是智慧,而智慧是來自於歷史上人們的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大家恐懼戰爭,但又不得不靠戰爭來結束戰爭,上一個世紀,大家知道某個狂人會帶來無休止的戰爭,所以大家一直避免狂人的出現,但可怕的是,很多國家如果沒有狂人立足,這個國家將不會重新崛起。

毒醫娘親萌寶寶 世界就一直在矛盾之中前進,你看到歷史的車輪載着人們朝着前面不斷行駛,可在你眼前,那車輪似乎又是朝着後面在運轉的。

“我該出發了,我還得去威尼斯,我得去那裏找一個人。”唐術刑看見阿玥他們那艘船已經靠岸了,奎恩小隊等人已經在搬運他們所需要的物資上船,船上的人都站在甲板上等着他。

“我知道你去找籙夢升。”地龜低聲道。“但是,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訴給你了,你再去找他也沒有任何用處,籙夢升現在也只是個廢人而已,不過我會在你身邊幫助你的……”

“啊?”唐術刑有些驚訝,“你在我身邊幫助我?什麼意思?”

“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但是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地龜隨後轉身,背對着唐術刑,“你的新旅程又開始了。要小心。”

“謝謝。”唐術刑看着地龜道。

但地龜側面的時候。唐術刑卻看到他的臉上帶着一種怪異的表情,似乎很悽慘,但悽慘中還帶着一種笑容,不知道是他對唐術刑等人的前途擔憂。還是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絕望。

總裁追妻路漫漫 唐術刑上船之後。找到了坐在船頭髮呆的伊媧。問:“你在做什麼?你不和地龜聊聊嗎?”

“那不是完整的地龜,只是他一部分的意識,這一點我還能看得出來。”伊媧低聲道。也不扭頭去看唐術刑,“現在的地龜和萊因哈特希、古丹差不多,地龜也分出了一部分意識藏在某個其他的地方,這樣一來,他現在的身體纔可以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爲他的另外一部分意識不會同意他那麼做。”

唐術刑搖頭:“我真的無法理解你們所說的話,對我們來說,你們的經歷太過於詭異和無法理解了,還有那些理論,不是正常人可以參透的。”

伊媧閉眼:“你根本不需要理解,有時候人想得太多,就會停下腳步,找個地方藏起來,思考問題,這就是爲什麼世界上那麼多隱士的原因,這些隱士只是在想,而不是做,只有去做纔會有經驗,只是想的人,比紙上談兵的傢伙更可悲,你單純只是想,得出的結果也只是模擬中的模擬,實際情況也許會比你所想的複雜上千倍。”

“也許吧。”唐術刑看着運河的前方,“接下來,你是願意去十月革命島呢,還是願意跟着我去威尼斯?”

“無所謂了,我突然覺得無所謂了,我現在很後悔從那個基地中出來,我很想回去,很想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中去,我不屬於這裏。”伊媧低頭,眼眶中竟然有淚水,“就在剛纔,我很羨慕古丹和茲米亞,他們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許是去另外一個世界了,到頭來,在一起的還是他們,我只是個局外人。”

“也許吧……”唐術刑還是這麼說,“萊因哈特希畢竟不是古丹。”

“走走看吧。”伊媧起身回到下層艙房之中。

“起錨!準備出發!”阿玥在廣播中喊道,隨後船錨被拉起來,唐術刑站在甲板上看着河岸邊上,那些先前幫忙的機器已經離開了碼頭,不知去向,現在的碼頭一片死寂,毫無生氣可言。

再往遠處看,城市中也似乎沒有一點動靜……

船駛離港口的時候,地龜一個人坐在某個廣場的中心點,盤腿坐在那,仰頭看着天空,周圍所有的機器都停止不動,維持着先前的姿勢和動作,地龜突然想停止一切,看看世界突然間停止之後,會發生什麼。

“原來什麼都不會發生,我也無法停止世界。”地龜低下頭來,看着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機器人,“我停止的只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世界依然在運轉,末日始終還是會來臨的。”

地龜說到這裏,坐在那自顧自地笑了。

……

武裝貨船在十天之後進入了伊奧尼亞海,唐術刑、伊媧、白戰秋和那錦承、齊佳魅登上了原先意大利的卡拉布里亞區域,從那裏走陸路到威尼斯,這樣相對來說比海上要安全許多,至少不用擔心淡水的問題,即便是屍化者,沒有淡水的前提下,也很難支撐太久的時間。

因爲擔心找不到補給的原因,阿玥他們也無法將他們直接送往威尼斯,只能將他們靠岸放下,隨後衆人告別,阿玥一行人等直接穿過摩西那海峽,準備駛過第勒尼安海之後,往大西洋方向去,然後繞過歐洲,前往北冰洋。

分開之後,衆人並不知道,在幾天之後,地龜創造的新伊斯梅利亞,也就是他口中所謂的機械天堂,被血鯊軍和沙狐軍包圍,還有其他軍閥軍隊,他們都是爲了報仇而來,地龜也並沒有與他們談判,說明情況,而是開始了新一輪的戰爭。

戰爭只持續了短短一個星期,可謂是兩敗俱傷,但在這場戰爭中,那些機器行屍已經開始使用武器抗爭,雖然最終擊退了人類軍隊的進攻,但機械天堂也因此陷入低迷之中,城市再次被毀,地龜也不知所蹤。

半個月之後,血鯊軍方面不顧其他軍閥的反對,從原先的英國本土發射了一枚搭載核彈頭的洲際導彈,直接命中了整個伊斯梅利亞。

隨後,伊斯梅利亞徹底從地球上消失,因爲血鯊軍使用了核武器之後,其他軍閥爲了自保,也紛紛開始進行了核武器爭奪戰。

因爲如今不再有那麼發達的通訊,唐術刑等人還矇在鼓裏,根本不知道在伊斯梅利亞發生了什麼,他甚至還在想地龜要建設那種高牆得花上多少年,也許一年的時間,畢竟那些機器行屍是不需要休息的。

“還有一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到達波坦察了。”白戰秋看着地圖道,“但願能在那裏找到一輛汽車,我們已經步行了三天了。”

那錦承杵着柺杖走在貧瘠的土地上,時不時擔心從迷霧中鑽出來的怪物——意大利的情況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嚴重,污染的情況超過了西班牙等地,基本上屬於伸手不見五指,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霧霾中的那種顆粒用肉眼都能看見。

他們開始是找了一輛汽車,但那輛汽車在開了兩天之後徹底報廢,隨後他們只能步行,不敢太冒險進入城市,擔心被城市中的怪物伏擊,而且沿途中,他們並沒有看見半個人,連個活的貓狗之類的玩意兒都沒有,怪物倒是不少,期間遭遇過一次狼羣,那些狼都沒有毛,眼睛是黑色的,看起來應該是這些年變異出來的種類。

好在是,他們都屬於屍化者,不會被這種污染所害死,只是他們要收集到乾淨的水源也很困難。

一天半之後,他們終於到達了波坦察,這個原本屬於意大利南部的農業小城市人口本就不多,而且工業也不算髮達,所以要找到靠譜的汽車也不太現實,最終他們只得放棄,繼續步行,按照白戰秋的推測,朝着巴里前進,白戰秋以前聽一個意大利籍的傭兵說過,意大利的鐵路狀況還好,他們希望能找到火車,勉強發動,能走多遠算多遠。

在唐術刑等人艱難朝着威尼斯前進的同時,尚都與抵抗軍之間的和平大會也如期召開,但這次不同的是,抵抗軍方面選出了35名代表,代表35名軍閥來參加了這次的和平大會,而大會的會址竟然選擇在荷蘭的海牙,而且就在原海牙國際法庭,也就是海牙市|中|心的和平宮之中。

參加會議的35名代表並沒有立即趕到海牙,而個派遣了所謂的臨時聯合軍進入海牙,封鎖了周圍地區,檢查了周圍是否有埋伏之後,這才通知尚都方面派人來開這次的會議。

不可思議的是,萊因哈特希破天荒答應了抵抗軍方面,尚都只派出一個小型代表團,而不派遣任何護衛軍隊的要求,而代表團的團長和副團長就是姬軻峯和顧懷翼兩人。

當這支不算機組人員在內,只有五個人的代表團出現在機場的時候,抵抗軍方面的代表這才從各地動身,開始飛往海牙……

遠在尚都,如今坐鎮指揮清繳那些狂熱教徒的人,只剩下了夏婕竹一人,此時的她感覺到,這次的和平會議,也許根本就是萊因哈特希再次設下的一個局。(未完待續。。) 宗宇的熱度直逼二線明星,在校有直播的開直播,沒有的露視頻,這種場景可遇不可求。

七音也算是見識到了現代人追星的恐怖,她自己的確是經歷過,但因為每次拍完戲都回家睡大覺,基本上沒怎麼跟粉絲互動,所以感覺並不大真切。

宗宇一出場,場下觀眾尖叫聲不斷,雖然對方已經是是三十幾歲了,他們依舊覺得,這個男人一如當年。

「沐雲,我好想上去要簽名啊!」方靈抓著七音的袖子,激動的說。

七音一臉無奈的把她的手撒開,「你家愛豆又不是他,你激動什麼?」

「不知道啊!他們叫的這麼的響,搞得我都熱血沸騰了。」方靈搖頭,一瞬間回過神來。

要啥簽名啊!一時腦熱,就激動了。

不過宗宇他…確實帥啊!

「大家安靜!這次受校方邀請,解說這次校園爭霸賽的遊戲比賽,一來呢我是從事這個行業的,對遊戲的色情不減。二來呢,此校也是我曾經畢業的學校,為母校幫忙,是我的光榮。」宗宇說。

場下的同學更激動了,本來以為是傳言,沒想到是事實!

「啊!宗宇學長!」

「宗宇學長,我可以!」

「雖然不知道你們在激動什麼,但是這個場景,我都被帶起來了。」

「宗宇學長你好帥啊!」

「宗宇!宗宇!宗宇!」

場下非但沒有安靜,反而愈演愈烈,幾乎到達不可控的情景。

七音嘴角微抽,電競職業玩家,這麼受歡迎的嗎?

「安靜!大家安靜一下好嗎?比賽還要繼續,希望大家能安安靜靜的聽我解說完。」宗宇依舊是笑著,並沒有表現出不耐煩,慢慢安撫著學生們的情緒,然後招呼著比賽人員上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