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望向場內,仇小爻三個女人已經與兩個男人斗到了一起。

  • Home
  • Blog
  • 望向場內,仇小爻三個女人已經與兩個男人斗到了一起。

仇小爻單挑一人,其他兩個女人纏鬥一人。三人的活動範圍並不大,在戰鬥的同時,還要保護食物的安全才行。

「喝」仇小爻大喊了一聲,一腳踹到了對手的胸膛。威力十足,後者連退了幾步才停住。

一招得手后,仇小爻快速竄上前,再次踢出一腳直奔對方的膝蓋處。然而這次,對方提前有所準備,小腿抬起攔住了攻擊,同時一個直拳直奔仇小爻的面門。

pa:強烈召喚月票 把我據為己有】

恭喜童鞋榮升舵主,可喜可賀,祝早點升堂主,哇哈哈

「情況不妙了。她的對手實力要比他強很多。」作為旁觀者,顧沉魚看得很清楚。雖然剛剛仇小爻佔了點便宜,但與對手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陳青雲卻不這麼認為,仇小爻雖然功夫上差了一些,但這妞有常人沒有的韌勁,想要打敗她可真沒有那麼容易。雖說現在仇小爻有些危險,但是感覺她應該可以應付得來。如果不能,那麼這拳打中,勝負立刻就可以見分曉了。

「停」就在對方的拳頭要打到面門的時候,仇小爻突然大喊了一聲。後者立刻停住,不解的問道。

「投降了?」

仇小爻指著旁邊還在打鬥的同伴,說道:「我不打了。她們輸了,我跟著認輸。」

後者望了過去,戰局似乎一時間還不能分出勝負,這個女人怎麼會想用這種辦法來決定自己的命運,似乎與剛剛的作風有所不同啊

啊……糟了,上當了

等到反應過來時,為時已晚,下身已經結結實實的挨了仇小爻一下。

男人捂著下襠痛苦的指著仇小爻,這女人實在是太陰險了,居然在這種時候還使詐,真是出乎他的意外。

「嘿嘿,兵不厭詐嘛不好意思了,你出局了。記得,下次千萬可不要小看女人啊」仇小爻大笑,然後轉身投入到同伴的戰鬥中。

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顧沉魚大汗,這種作風怎麼會如此眼熟呢?轉過頭,看到陳青雲滿意的點頭,心中恍然大悟,好傢夥,這不是他經常乾的事情嗎?

孺子可教啊陳青雲十分滿意仇小爻的做法。雖然卑鄙點,但現在都不講究平衡的作戰,使用點陰招也無可厚非。現在的目的只有一個,好好的站著,爭奪更多的食物。很顯然,仇小爻做到了。

陳青雲還不知道,其實仇小爻使用出這招完全是從他身上學到的。想當初,陳青雲在韓國的時候不就使用這招對付秦東皇嗎?只不過對方身手太好,沒有過多的顯著效果。不過用到了其他人身上,效果立竿見影。

這還是昨天晚上與陳青雲通過電話之後,仇小爻靈感迸發想出來的。沒有想到今天立刻就用上了。

一人對付兩個女人還能應付,可是同時對付三個,那就大大的不行了。這三個女人如狼似虎,很快就勝出。

隨後,仇小爻立刻加入了男人的戰團。有了助力,這七人的小組很快的就被仇小爻小組滅掉,順利將對方四份食物納入囊中。

8人當中,只有其中一名隊友受了點輕傷,可以說這場爭鬥是完勝。

一次完美的勝利讓原本那些還想坐收漁人之利的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做決定。這8個人太猛了。

雖然看著仇小爻團隊食物豐盛,不過一些人還是放棄了。覺得還是找一些弱的團隊欺負更加划算。

沒有人騷擾了,幾人分配了一下食物,背靠背圍坐一個圈,開始享用這得來不易的午餐。

在仇小爻等人這裡沒有討到半點好處的團隊,轉身又去欺負其他的團隊。很僥倖的得到了食物。

有人歡喜有人憂,終究會有人吃不到東西的。而且是很多人吃不到。不過,這就不是陳青雲所關心的事情了。

「下午你自己頂著吧我有點事情不能來了。」陳青雲對顧沉魚說道。

「大哥,你敬業點好不好,怎麼總是有事啊?」顧沉魚有些不滿。

陳青雲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你以為我想有事嗎? 永恆的靜寂 哥的模樣太招風,總是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晚上你回家嗎?」

「不回去了。晚上我要搞一次偷襲訓練。如果你有空,我覺得你應該在這裡陪我一晚。」顧沉魚說道。

「呵呵,你這個提議容易讓我誤會的。拜拜了您內~~~」陳青雲輕笑了兩聲,大步向前,快速的離開了。

當然要快速,否則這妞發飆了怎麼辦?當真以為是那麼好調戲的啊

回到室內,陳青雲給冉甜甜打了個電話后,直接殺到了對方的辦公室當中。好久沒有看這妞了,再不來看看,都要被人說成忘恩負義的男人了。

羅婉虞捧著一堆男人服裝擺放到了冉甜甜的辦公室。

冉甜甜挑選了幾件,特意拿在自己的身前比量了一下,還不忘詢問羅婉虞:「腕虞,這件感覺怎麼樣?」

「還行。」羅婉虞能說不行嗎?這些都是她特意從星辰服飾裡面掏出來的好東西。件件都是珍品,就想用花錢買,也不容易啊

「那這件呢?」冉甜甜拿起了另外一件。

「也很好。冉董,這裡的衣服都是限量版而且是純手工製作的,相當的精美。不管你是送人還是打算做其他的,都是最佳的選擇。」羅婉虞搞不清楚冉甜甜為什麼突然對男裝敢情趣,因為對方報出了尺碼,讓羅婉虞覺得冉甜甜是想送人。

送誰呢?羅婉虞想了想尺寸,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個讓她這輩子都很難忘記的面孔。該不會……是他吧?

「好了,沒事了,你先出去吧」

「好的,冉董。」羅婉虞正好從裡面出來。正好看到陳青雲站在門口。一愣,還真的是他啊

知道冉甜甜已經中毒太深,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只希望她不要受到太多的傷害才好。真就搞不懂了,這傢伙要風度沒風度,還很小氣,怎麼就那麼受歡迎呢?

「這麼巧,小羅。」

羅婉虞無語的點了點頭,她在這裡工作,遇到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這傢伙還真是能扯淡。特別是對方的稱呼,小羅,當自己是巴西人啊

「陳先生,如果你不著急進去,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羅婉虞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做回惡人吧依靠冉甜甜自己,似乎是別想迷途知返了。

陳青雲見對方的表情十分認真,點頭道:「好吧去你房間嗎?」

「…………」羅婉虞忍住吐血的衝動,轉身走向安全出口。還是儘快幾句話搞定這個男人,否則自己應該先準備一封遺書。跟這傢伙說話,隨時都有可能被氣得掛掉。

高個長腿,似乎羅婉虞的腿是見過女人中最長的,白皙有型,穿著黑色的絲襪,簡直就是上天造就出來的雙棒魔鬼玩具啊

特別是從背面看,隨著臀部的移動,簡直就是無敵了

陳青雲笑了笑,其實從對方說第一句話開始,他就已經知道對方想要說什麼了。冉甜甜能有這麼一個忠心的部下,陳青雲都替對方開心。剛剛只不過是想逗逗這個不善於開玩笑,總是冷冰冰表情的小妞而已。

來到安全出口,陳青雲點燃了一根香煙,靠在金屬的鐵門上,詢問道:「你想說什麼?」

羅婉虞喘了一口氣,在腦海中組織了一下語言后,說道:「我不知道你以前有過幾個女朋友,甚至有幾個老婆,或者在外面有多少私生子什麼的。但是現在請你認清一件事情,冉董不是你可以隨便玩弄感情的女人。她是一個感性的女人,對待感情十分的認真,一旦投入了就會全身心的投入。她十分的喜歡你,甚至可以說到了痴迷的程度。所以,我想請你也擺正自己的態度,要愛她就好好愛她,如果不愛她,請儘快遠離她。 拒嫁豪門:總裁大叔請溫柔 如果你是貪錢或者貪圖其他的東西,不如直接說出來,我可以直接滿足你。言盡於此,不用再多說了,想清楚可以來找我。」說完,作勢欲走。

陳青雲叫住了羅婉虞,有些猶豫的說道:「那個,你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羅婉虞一愣,心道:大哥,不會吧我只是隨便說說,你還當真啦?

既然對方露出了馬腳,羅婉虞自然不能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點頭道:「恩,是的。你可以提出一個價碼。」

「我不要錢,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只要你滿足我,我就離開冉甜甜,你看怎麼樣?」陳青雲帶著蠱惑的語氣說道。

羅婉虞點頭道:「好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切都不是問題。」

雖然這話有點大,但是現在的目的是逼著陳青雲露出馬腳。她是打心眼裡替冉甜甜不值。這都什麼人啊真是枉費冉甜甜對他的一番愛意,換來的卻是這種結果。

陳青雲點頭,上下打量起羅婉虞來,許久也沒有說話,看得羅婉虞有些發毛。

「喂,你一個勁盯著我看做什麼?」羅婉虞覺得對方的眼神有些怪。

「我在想做出這個決定到底合適不合適?好吧,我下定決心了。你給我暖一個月床,我就放棄冉甜甜,怎麼樣?」陳青雲壞笑道。

羅婉虞感覺滿眼都是星星,這傢伙居然提出這麼下流一個要求。

「你……」

「不用再裝了。我知道你這麼急切的希望我離開冉甜甜,其實不就是因為你暗戀我,想把我據為己有嗎?好了,不要害羞了,承認吧現在你已經達成目的了。來,我們吻一個」陳青雲突然伸出一隻手,將靠在牆邊的羅婉虞壓在牆上。 「這位公子,擅闖林雲宗你恐怕來錯了地方。」那中年男子對著秦浩天淡淡的說。

秦浩天微微的一笑,滿不在乎的說道:「我說過了!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都找這來了,笑話。」那中年男子對著秦浩天說道。

秦浩天感受到對方的身上一股強烈的殺機鎖定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秦浩天卻是滿不在乎的。

「我有一個兄弟叫金大保,是不是被你們給抓來的。希望你們林雲宗能把他給放了。」秦浩天淡淡的對著那中年男子說道。聲音中卻是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樣子。

「我們林雲宗有抓這個人嗎?」那中年男子的話中有些懷疑的神色。說著,他的目光在周圍的幾個林雲宗的弟子的臉上看了看。

其中一名弟子連忙的上前對著那中年男子說道:「大長老,我……耗師兄和林師妹他們今天有帶人去抓了一些人回來。」

「什麼,我不是告誡了手下的弟子說了嗎?在宗主閉關的時候,不要隨便下山惹是生非嗎?」那中年男子正色的說道。

那名男子連忙的說道:「大長老,我是勸過了,可是他們根本就不聽。」

「哼……等下再找你算賬。」大長老的臉色有些的難看。

秦浩天在邊上聽的微微的一笑,對著那大長老說道:「哼哼,現在知道有了,我看是不是把人給放了?」

「呵呵,你說放就放了,那你這是置我們林雲宗為何地。」大長老對著秦浩天說道。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臉色有些的陰沉,對著那大長老說道:「這麼說,長老就是拒絕我的要求了?」說著,秦浩天的身上散發出了陰冷的氣息。籠罩住了那大長老的身上。

「怎麼?你想在這裡動手?」大長老對著秦浩天說。周圍林雲宗的弟子也對秦浩天步步緊逼著。

「哈哈哈!」秦浩天放聲大笑了起來。對著眼前的大長老說道:「好吧,只要你能接下我一劍。我就走,如果你不能接下我的一劍,麻煩你把人給我放了,否則……別怨我秦浩天翻臉不認人。」

「什麼……你好大的口氣,我任天華出道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的看到你這麼猖狂的人。」任天華對著秦浩天放聲的笑著說。

「哼,是不是猖狂,你試試就知道了。」說著,秦浩天頓了頓對著任天華說道:「不知道這個賭,大長老敢不敢接下了。」

「來吧,我就領教一下你的手段。」說著,任天華的身上散發出了肅殺之氣。

秦浩天雖然和任天華打這個賭,但是他的心理其實也是沒有太大的把握。只是他雖然現在是玄者期的修鍊者。但是自己一個人在林雲宗還好,但是想要在這麼多人的手下將金大保救出來,卻不是那麼容易的。畢竟金大保等人是普通人。普通人和正常人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的。

現在只能看我破天七劍的第二劍有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大了。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

任天華的臉色無比的肅穆,雖然他剛才說秦浩天很猖狂,可是在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慎重的對待著秦浩天。畢竟沒有三分三又豈敢上梁山。而且在第一次見到秦浩天的時候,他就覺的秦浩天似乎很不一般。所以,由不得他不慎重的對待。

「吞噬之劍」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中。一股浩瀚的劍氣從秦浩天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周圍的青年感受到秦浩天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劍意,忍不住的「蹬!」「蹬!」「蹬!」的連續的退了幾步。神色有些駭然的看著秦浩天。

首當其衝的任天華此時已將全身的玄氣運轉了起來。藍色的玄氣籠罩在了他的手上。感受到秦浩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力量的可怕。任天華的目光一凝,先下手為強。腳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如大鵬展翅般的離地而起。瞬間的衝到了秦浩天的頭頂。一掌對著秦浩天狠狠的拍了下去。

「玉神掌!」

空氣中,周圍的能量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力量的影響。瘋狂的捲動了起來。

周圍觀戰的林雲宗的弟子都感到一股窒息的力量向著他們的身上橫掃了過來。感到呼吸不由的一窒。

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破天七劍第二劍之天地斬!」

「轟!」一道十幾名長的紅色的刀芒出現在了空中。那紅色的劍芒蘊含著可怕的力量,從空向著任天華沖了過來。刀芒中,帶著驚濤駭浪般的力量。

周圍的林雲宗的弟子被那強大的壓力迫到了幾十米開外。

這一劍是何等的可怕由此可見了。當然,處於風暴中的任天華此刻卻是面臨著比周圍的弟子更大於百倍的力量。感受到秦浩天這一劍的可怕,他更是把身上的玄氣瘋狂的運轉了起來,能量運用到了極限。

「轟!」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在空氣中響了起來。

任天華但覺秦浩天這一劍直接的破開了他的防禦。那驚濤駭浪般的能量直向著他的身上傾瀉了下去。

秦浩天看到這個情況,手中的劍一抖。在最後的關頭,秦浩天的劍芒從任天華的身邊劃過。

「轟!」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在任天華的身邊爆炸了開來。整個大地被秦浩天的這一劍轟出了一個十餘米的大坑。

任天華看著在自己身邊的大坑,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和秦浩天的差距是有多麼的大。這一劍,如果不是秦浩天最後一刻收手了。這一劍直接的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此刻估計是連渣都不剩下一個了。

「你贏了。」任天華雖然是極為不情願的說這句話,但是怨賭服輸。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秦浩天的臉色微微的有些蒼白。 我即宇宙意志 破天七劍的第二劍他也是冒險的一試。否則面對玄化期高階的修鍊者,即使是秦浩天,也不敢說自己就能一招解決了對方。雖然血神指似乎是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血神指如果使用了。那霸道的力量,秦浩天也不敢說自己就能收放自如。

「呵呵,長老果然是信人,那就請長老把我的兄弟給放了吧!」秦浩天見任天華果然沒有食言的打算,心裡鬆了口氣。

「你放心,我任天華雖然實力不如你,但是這點信用還是有的。」任天華對著秦浩天淡淡的說道。說著,任天華對著身邊的弟子道:「你們把今天抓的人都給我放了。」

「是!」幾人是大長老發話了,底下的弟子自然不敢不答應。

過了十幾分鐘,邊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秦浩天連忙的朝著那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幾十個人被林雲宗的弟子從裡面帶了出來。秦浩天看著走在最前面一個蓬頭垢面的男子正是金大保。顯然,也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秦浩天連忙的向著金大保迎上前去。對著金大保問道:「大保,你沒事吧?」

金大保原本以為林雲宗的人突然把自己放了出來,是要對自己不利。畢竟金大保知道,現在沒有什麼人能救的了自己。林雲宗的威名,在這一帶混的他是最清楚的。作為修鍊者,林雲宗的人在當地那是霸道慣了的。當地的官家都要看他們的臉色才能過的去。自己上次惹了他們,聽從了秦浩天的囑咐,趕緊換山頭,沒想到卻還是逃不過這個劫難。最終林雲宗還是找上了門來。手下的兄弟也死了不少。最終為了換手下的弟兄活命,金大保只得帶頭投降了,只是現在看來,還是無法的逃過這個劫。

當金大保聽到熟悉的聲音的時候,忍不住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的秦浩天。他覺的有些的熟悉。定睛一看,很快,金大保就認出了秦浩天。

「老大,是你?」金大保此時看到秦浩天,有種絕處逢生的感覺。

秦浩天拍了拍金大保的肩膀,點了點頭說道:「嗯,我們回去再說吧!」

說著,秦浩天轉過了頭,對著任天華淡淡的笑著說道:「任長老,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

「當然可以。只是希望我們不要再見面,否則那個時候,也許就不是這樣的了。」任天華對著秦浩天冷然的說。

秦浩天微微的笑了笑,當然知道,在自己的弟子的面前,這任天華還是要說一些場面話來撐撐面子。

「希望如此吧!」秦浩天對著任天華拱了拱手,然後帶著金大保等人離開了林雲宗。

在離林雲宗十裡外的一處大山的山寨上

秦浩天望著神色有些沮喪甚至有些憤怒的金大保說道:「別難過了,這次你損失了多少人?」

「老大,我剛才算過了,死了大約一百對人,現在手下只剩下八十幾人了。但都是精銳。」

秦浩天聞言,微微頜首著。能從林雲宗手下都逃出性命的。不管是什麼原因,自然都是精銳。自己這一次,來找金大保,自然是為了能培養這些人做自己的嫡系,這般淘汰后,倒也是天意。也省得,秦浩天還得再甄選一番。 人居然可以自己yy到這種地步,羅婉虞今天可真是大開眼界了。

面若冰霜的瞪著陳青雲,並沒有做出任何防禦的動作。她就不相信陳青雲真的會在這裡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只要她高喊一聲,立刻就會有人衝出把這流氓給滅了。

陳青雲只不過是逗逗羅婉虞而已,又不會真親。看到對方絲毫沒有感**彩,還真是無趣,興趣大減,也沒有想繼續下去的意思了。

原本就要親到羅婉虞的嘴又縮了回去,長嘆了一聲:「我想我們之間不能再錯下去了。愛情不只是你用**就可以收買的。我覺得,內心中還是喜歡甜甜多一些,只能對你說抱歉了。祝你幸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