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朱悟能:「各位老鐵,我這兒的客人要來了,我要出去迎接客人了,遲點再和你們聊天,多謝各位的禮物和祝福,我先下了。」

  • Home
  • Blog
  • 朱悟能:「各位老鐵,我這兒的客人要來了,我要出去迎接客人了,遲點再和你們聊天,多謝各位的禮物和祝福,我先下了。」

「叮,朱悟能關閉直播間,離開了聊天群。」

「叮,紫霞仙子開通了麻將房。」

「有空的過來打麻將了。」

沙和尚,猴王,李逍遙三人進入房間,四人開始打麻將。

張翠山還要繼續扎木排,許仙要繼續給病人治病,蕭峰和唐玄奘也都各自有事。

張翠山拿著豬蹄、花生米和酒,很是猶豫。

「我把這東西給大哥,素素,無忌三人吃,他們要是問我,這是哪裡來的?我該如何回答?」

這些東西讓張翠山私自享受,以他的性格還真做不到。

猶豫了一會兒,張翠山想到了群主。

「@群主,尊敬的群主大人,我能否將聊天群的事情透露給我義兄,妻子和兒子知道?」

張浩此刻正在醉仙樓喝酒,看了一眼腦海中的信息,說道:

「為什麼突然這樣想?」

前夫,纏綿不休 「朱悟能剛才送了一個紅包給我,一個紅燒豬蹄,一袋油炸花生米,還有一壺酒,我們在冰火島已經十年沒有吃過這種東西了,

冰火島條件簡陋,食物烹飪的方法簡單,大部分都是燒烤,或者水煮,也沒有什麼調料,我看著豬蹄和花生米很香,很想帶給大哥和妻子分享。」

「可以啊,你可以告訴他們,或者你隨便編造什麼理由也可以,沒有什麼影響。」

「叮,群主發送了一個紅包給張翠山。」

張翠山點開一看,是半隻烤鴨。

張浩看二胖三人喝的醉醺醺的樣子,趁三人不注意,快速拿起盤子中剩下的半隻烤鴨,直接發了紅包給張翠山。

張翠山大喜,

「多謝群主。」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中原?」

「木排差不多好了,估計十天左右出發。」

「回到中原,立即通知我,切記。」

張浩記得,張翠山回到中原,在武當山下就會遇到玄冥二老,到時候還是要提醒一下,他可不想張無忌又被玄冥二老挾制,讓人心裡堵得慌。

不過,倚天屠龍記世界的主角將會變成張翠山,而不是張無忌。 二胖,肖寶寶,蕭淼淼三人中午都喝得有些醉意了,說話也就開始海闊天空不著邊際了。

張浩沒有醉那是因為他的靈力修為比他們都高,洗髓境五段修為相比煉體境五段,酒量自然高了許多。

張浩叫來小二,給三人各自喝了一碗醒酒湯,休息片刻,三人也就清醒了不少。

張浩掃了三人一眼,說道:

「以後在烏合宗,平時修鍊期間不允許喝酒,遇到節假日和特別的日子,就算喝酒,也不能喝醉,瞧瞧你們三個,幾杯貓尿下肚就醉成這個樣子,以後還能做什麼事?」

二胖笑道,

「師傅,我們今天不是高興嗎?」

肖寶寶和蕭淼淼趕緊回答道:

「一切聽從師傅的安排。」

4人走出包間,看到了坐在外面的趙薰兒。

趙薰兒看到張浩他們走出包間立馬站了起來,跑到張浩面前,用清純無邪的笑容看著張浩,

「張宗主,你就收下我吧,我保證遵守規矩,絕不給你添亂。」

張浩輕笑一聲,說道,

「你想加入烏合宗,是不是就是因為蕭淼淼?」

趙薰兒心思純潔,立即點頭說,

「對呀,我和蕭淼淼從小一起長大,我們是好朋友,很少分開,現在他進了烏合宗,以後就很少能見到他,所以我也想進烏合宗。」

肖寶寶聽的急了,不停的給趙薰兒使眼色,內心嘆息,薰兒怎麼這麼單純呢?

張浩直接問道,

「你喜歡他?」

趙薰兒沒想到張浩會直接這麼問,措手不及,臉色羞紅,低下頭。

一旁的蕭淼淼也是神色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

一條四爺,二餅福晉 倒是肖寶寶不停的咳嗽,暗示趙宣兒趕緊否定。

可惜趙萱兒好像聽不懂肖寶寶的暗示,低頭不語。

張浩突然扭頭看著肖寶寶,

「你是不是也喜歡趙薰兒?」

肖寶寶猛然一震,神情僵住了。

不過肖寶寶的反應倒是很靈敏,嘻嘻一笑說道,

「師傅,你剛才在招聘廣場也看到了,趙宣兒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喜歡她的人多了去了,我自然也是很欣賞趙薰兒的。」

張浩似笑非笑的看著肖寶寶,

「你父親是城主,你完全可以讓你父親去提親啊,為什麼不呢?」

肖寶寶尷尬一笑,

「他們倆早就訂了親,是娃娃親,我還怎麼能向她提親?再說我這人平時雖然遊手好閒,弔兒郎當,但感情這種事,強扭的瓜不甜,我也不會奪人所愛。」

「你都沒試試,怎麼知道趙薰兒不喜歡你呢?」

蕭淼淼突然一驚,看著張浩說道,

「師傅,過分了啊!」

趙薰兒也抬起頭來看著張浩:

「我只喜歡淼哥哥,別的人我是不會喜歡的。」

趙萱兒和蕭淼淼彼此望了一眼,眼神中充滿柔情。

張浩看了兩人一眼,從外貌來說可謂金童玉女,兩人都是15歲,在這個世界也要等到18歲以後才能成親。

「定了娃娃親,不代表以後你們就一定會成親,你們的婚姻不僅僅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還關係到你們兩個家族的未來,

蕭淼淼以前是天才,趙家自然樂意把女兒嫁給蕭家,但是現在呢?你只是個普通人,可是趙薰兒卻是眾人心中的女神,趙家是不會輕易的把女兒嫁給一個普通人的。」

兩個一聽都愣住了。

尤其是趙薰兒,內心更是震驚,

最近半年來,她已經察覺到家族內部在給她準備新的婚姻,父母總是有意無意的會在她面前說起哪家的公子如何英俊了得,誰家的公子進入了天水宗,甚至還邀請了幾個年輕英俊的修鍊高手來家中做客,

父母雖然還沒有和她攤牌,但是用意已經非常明顯,這也是趙薰兒為什麼要堅持進入烏合宗的原因,

她害怕一個人留在泰坦城,父母給他安排新的婚姻,她到時候都沒法找蕭淼淼訴說。

蕭淼淼內心一陣苦澀,這個結局他早有預料,只是今天由張浩說出來讓他感到很震驚。

他和張浩認識也不過半天時間,張浩怎麼就能一眼看破兩人的未來?

張浩繼續說道:

「你們兩個人要想繼續在一起,唯一的出路,就是蕭淼淼儘快的恢復自己的能力,否則,你們倆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張浩又看了一眼趙薰兒,

「不是我狠心拆散你們倆,蕭淼淼必須在這一年時間內恢復自己的能力,他需要靜下心來刻苦修鍊,所以你暫時不能進入烏合宗。」

趙薰兒內心一動,驚喜地說道:

「張宗主,聽您的意思,一年之後我可以進來是嗎?」

張浩微微一笑,

「一年之後的事誰能說得定?你們先熬過一年再說吧,走了。」

張浩向前走去離開飯店,下了二樓。

二胖等人趕緊跟上。

張浩剛下2樓,在樓梯旁有一個餐桌,坐著三個人,這三人看到張浩之後立即站起來,陪著笑臉,

「張宗主!」

「張宗主,吃完了。」

「張宗主,您好。」

張浩一愣,眼前的三人正是開山宗的長老,飛虎宗長老和流星宗的副宗主。

這三人被張浩當場點破各自的疾病,內心也是不安,同時也想到,既然張浩能夠一眼看破三人的疾病,自然也能治療。

張浩帶著蕭淼淼等人出來吃午飯,三個也都懷著心思悄悄跟了出來。

三人原本都是單獨跟出來的,到了醉仙樓才碰頭,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心思,也都相視一笑,達成了默契。

三人看到張浩去了二樓,便在一樓的樓梯口坐下,叫了幾個菜,一邊吃飯一邊等待張浩下樓。

張浩看了三人一眼,淡淡一笑,說道:

「哎喲,三位前輩也在這裡吃飯啊,你們慢慢吃,我們先走了。」

張浩說完就要離去。

流星宗的副宗主趕緊攔在張浩前面,陪著笑臉,說道:

「張宗主,請留步,我們,我們有事求您幫忙。」

「是想讓我給你們治病吧?」

三人聽了,尷尬一笑,說道:

「張宗主真是聰明人。」

「張宗主,既然您能夠一眼看出我們的病,肯定也能夠治療,對吧?還請張宗主幫忙,我這病看了許多大夫,吃了不少葯,總是不見效啊。」

「我也是,還請張宗主幫忙。」

三人態度謙卑,和藹可掬。

張浩笑道:

「你們的病其實不用治,等你們突破了凝氣境之後,這些小病自然就消失了。」

開山宗長老苦笑道:

「張宗主,我們也想突破凝氣境啊,可是,哪裡那麼容易呀,再說,這身上帶著病,也影響我們日常修鍊不是?」

「就是就是,非常影響修鍊。」

「張宗主,您就高抬貴手,幫幫我們吧!」

張浩笑道:

「我治病很貴的。」

三人一愣,看著張浩。

飛虎宗長老說道:

「張宗主,只有您能治療好我們的病,多少錢都可以。」

張浩伸出兩根指頭。

開山宗長老看了,說道:

「二十倆銀子?」

一般的大夫治病,也就幾錢銀子,多的幾兩銀子,二十倆銀子的已經非常稀少了,除非使用了一些昂貴的藥材。

「兩百一個人,包治好,願意呢,我現在就給你們寫個方子,不願意呢,以後別再找我。」

張浩說完,抬腿往飯店門口走去。

二胖,蕭淼淼,肖寶寶,還有趙薰兒聽了張浩的話,都是內心一驚,好黑啊,治個病開價就是兩百兩銀子,這和搶有什麼區別?

開山宗長老三人更是一臉懵逼,看著張浩的背影離開。

看一次病兩百倆銀子?這哪裡是治病,簡直就是搶劫。

搶劫也沒有這麼狠的啊!

三人內心五味雜陳,原本以為最多幾十兩銀子就可以搞定的,沒有想到張浩開價這麼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