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李唯稍稍有點興奮起來,開始在叢林里仔細檢查,用輕功狂奔十餘里,全程張開[三眼烏鴉]……

  • Home
  • Blog
  • 李唯稍稍有點興奮起來,開始在叢林里仔細檢查,用輕功狂奔十餘里,全程張開[三眼烏鴉]……

然而沒有看出任何機關或貓膩!

沒道理啊……

一個武俠城市沒那麼玄乎吧?

程宗師,程岳丸,羅嘯天,梁海博士,這些人不都是中原出來的嗎?還有葉紅章,葉卿城這些人,不都是經常去中原的嗎?

沒道理找不到啊!

.

古城秀月 沒辦法,李唯只得騎龍再起,從空中全圖勘探。

整片叢林幅員遼闊,但是精確計算的話,大概只有一個縣的大小,以至於後宮雷達的黃色亮點,始終處於屏幕的中央沒有動彈。

「就是這裡,沒錯啊。」

李唯正覺奇怪,忽然發現身下出現了一塊飛機場。

很簡陋的飛機場,沒有任何的指揮中心,或是連候機廳都沒有,就光禿禿的一塊漆黑的跑道,在叢林里十分隱蔽,如果沒有三眼烏鴉的探查,李唯根本發現不了。

「有機場肯定就有人!」

李唯興奮的駕龍落在飛機場上。

在飛機場邊,有個豎著的小木牌子,上面有個箭頭,指向了一條彎彎曲曲的幽深小路,箭頭的旁邊還歪歪斜斜的寫著兩個字——

中原。

「這……是不是太隨便了?」

李唯隨口吐槽一句,好在中原市總算是找到了,他也沒去抱怨什麼,便埋頭踏上了幽閉的小路。

這一走可倒好,翻山越嶺,跋山涉水,中原都還沒到呢,夜空居然飄起了雪花。

「尼瑪!」

中秋節的下半夜居然下雪了……

你特么到底有多大的冤屈啊!

沒辦法,李唯只好穿上了卡通黃色的黃熊雨衣,在叢林中繼續穿行著,稍稍遮蔽了雨雪。。

雪越下越大。

渣爹登基之後 風聲嚎叫著,夾雜著鋒利的冰雹,如利刃一樣刮在臉上。

李唯以真氣護體,但是皮膚表面還是被刮的像糙皮一樣,偶爾還見出血絲。

尼瑪以方證大師的內力,都能見血,這若是普通人,大概會直接死掉吧,至少是一層武者在全程對抗的狀態下,才勉強可以存活下去。

等等,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

「試煉?」

想到這裡,李唯漸漸陷入了沉思。

如果這條小路真是通往中原的試煉之旅,那一路上肯定有某種監控存在,如果自己在這裡完全展示了實力,必然會給武者協會一個警醒,到時候特地針對自己布置戰術或陷阱那就麻煩了。

而且更重要的問題是,根據此刻[三眼烏鴉]的探查,周圍很可能有一個或兩個黑影,在樹上冷冷觀察著一切。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蠱仙奶爸 「這些傢伙想幹嘛?」

這樣想著,李唯稍稍隱藏了實力,只留下程靈素的內力。

繼續爬山涉水,行至一峭壁處,李唯突然「變」出一把小刀,一路插著峭壁,在雪中攀爬上去。

……

李唯剛攀上了頂峰的平原

「豁!」

突然發現,竟有一群雪狼圍攻過來,一個個凶神惡煞,虎視眈眈,雪亮的眼睛在黑夜中閃閃發光,猙獰的口中發出低沉的呼嚕聲。

李唯頓時懵逼了。

剛準備扮低調呢……

他恨不得召喚巨龍噴火,燒死這些狗日的。

沒辦法,李唯只好穿上防彈衣,整出一把M4a1,朝群狼一路掃射過去,嘗試著暴力突圍……畢竟衝鋒槍還是比較常見的,不至於讓「考官」高看自己。

然而雪狼數量實在太多,彼此跳躍,速度既快,行動又敏捷,很快就突破了李唯的掃射圈,一個個張開狼牙,猛撲在了李唯身上。

李唯只得以程靈素的內力勉強招架。

眼看著就要招架不住,就在李唯正欲發動方證內力時——

一個黑影從側前方的樹上下跳了下來,只聽鏗鏘一聲,黑影嗖然拔劍,三下兩除二,將這些群狼切了片。

也相當於解了李唯的一時之困。

李唯稍稍鬆了口氣。

黑影隨即問道:

「你沒事吧?」

李唯這才仔細看了看這個「黑影」。

是個年輕人,個頭不高,倒還有幾分英俊,只是髮型亂糟糟的,一身落雪,濕漉漉的,穿的雖然是運動服,但卻如乞丐一般邋遢,腳下的帆布鞋很有年代感,連腳趾都露出來了。

這些不重要。

李唯從剛才邋遢青年的出劍速度,大概能推測到,其肌肉骨骼已經超越了三層武者的巔峰,但是他沒有使用劍氣,身上也沒有什麼內力護體,給人一種完全不會武功的樣子……

當然也不排除他像李唯一樣,隱藏了真實的實力。

這樣想著,李唯笑著應道:

「沒事,多謝相救。」

邋遢男子見李唯身上並不大礙,便也跟著笑道:

「你是第一次準備去中原的吧。」

「嗯,是啊。」

「我去過很多次了,這些暴雪和群狼怪噁心的。」

「中原在這片叢林里嗎?」

「在啊。」

李唯有些狐疑,剛才自己明明全地圖都找遍了,也沒有任何城市的痕迹,只是出於禮貌,李唯並沒有去質疑。

轉而以另一種語氣道:

「還有多遠?」

「幾里路吧。」

邋遢青年一邊走著,一邊問道:

「你剛才看到天上的黑影了嗎?」

「沒在意天上。」

「如果我沒猜錯,那是條巨龍。」

「噗——」

李唯差點沒噴出血來。

卓耿飛速極快,尋常人連察覺的可能都沒有,更不用提分辨出龍形出來了,這傢伙到底是怎麼發現的?

這樣想著,李唯輕懟道:

「你看花眼了吧,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龍?」

卻不想邋遢青年絲毫沒有生氣:

「我猜的,不過以前我也不相信這世上有武者,更不用提內力什麼的了……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歌蘭,西爾維斯特-歌蘭。」

「蛤?」

————PS————

麻蛋,今天在老家參加婚禮,一直到下午五點才回到家,晚飯都沒吃就開始馬不停蹄的寫,質量有些馬虎,大家湊合著看吧,接下來我先吃幾口飯,再來更新第二章,十二點之前發布。 李唯盯著眼前的邋遢青年。

瀟洒的中短髮,英俊但略顯平淡的五官,很常見的灰色眼瞳……這分明是華夏人的五官啊,怎麼叫個英文名?

李唯百思不得其解,便直接問道:

「你是混血?」

歌蘭並不在意:

「西爾維斯特是我的養父的姓氏。」

「原來如此……」

「你叫什麼名字?」

「哦,抱歉,我叫李唯。」

「很普通啊。」

「?」

李唯略顯懵逼。

哪有人說別人的名字普通啊?

歌蘭隨即解釋:

「相對你的坐騎來說,這是個很普通的名字啊!」

李唯頓時怒了!

你媽嗨,原來你都看見勞資騎龍飛天了,剛才還假惺惺的問我有沒有看到龍影,你特么有病吧!

李唯氣的瞬間拔劍,同時也是想試試歌蘭的實力,便冷不丁一劍,朝歌蘭砍了過去。

歌蘭同時拔劍!

雙劍驀的一抵。

「鏘——」

只聽鏗鏘一聲,劍身劇震,兩道劍氣從兩片刃口赫然射出。

三尺之內,落雪驟停。

三丈之內,松樹應聲倒下,切口光滑如鏡。

三畝之內,飛鳥走獸皆驚聲而死!







一口華夏薄刃劍,一口西洋重劍,隨著雙方內力的不斷注入,兩劍皆震顫不已,格格響動!

半晌之後,歌蘭咧嘴一笑,收劍入鞘。

「不用比了,是個平手。」

李唯搖頭收劍,神色中掛著淡淡的媽賣批。

雖然二人都沒有使出全力,但彼此都明白——

對方絕非等閑之輩!

不過歌蘭還是嘴欠,完了還補刀一句:

「這世上能和我打成平手的人不多了。」

「……」

我曹!

這逼裝的……

李唯恨不得讓卓耿一口龍火燒死這貨!







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