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李浩然有所圖謀,正要藉助血獅王的力量,這才欣賞接受了這些好處,執意敬禮,表示對血獅王的尊敬。

  • Home
  • Blog
  • 李浩然有所圖謀,正要藉助血獅王的力量,這才欣賞接受了這些好處,執意敬禮,表示對血獅王的尊敬。

這一下,全場的武者再無其他的心思。

搶劫血獅王府的紫衣客卿,那唯有一些神經病才會做出的事情,在場的眾人都是有頭有臉,身份背景極為重要的人,他們可不想因為那一點點的晶石,而讓自己家族,甚至自己背後的勢力收到血獅王無情的碾壓。

接著,場中的大部分人紛紛上前,和李浩然互通姓名,攀談兩句。

甚至連一些武帝武君,也都和李浩然頗為友好的交流,好似李浩然並非是一尊大武宗,而是和他們身份一般的人。

很快,李浩然被一群人圍住,他也顧不得和陳影他們說話,客氣的應付著身前結交的眾人。

……

「兄弟,這一次你可算是出盡了風頭,整個血獅城都在談論著你昨日的比斗!今日兄弟我一出門,那身邊的女人可從未停歇過……可惜的是,她們的目的不是我……」

陳影風塵僕僕的從一座豪宅的門外走入到了內院中,看著正躺在躺椅上,曬著太陽養傷得李浩然興奮的說著。

自從昨日李浩然戰鬥歸來之後,陳影和李浩然就住進這一處院落裡面。

杜九生帶著崑崙奴進入了血獅城東城的一座武館之內,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安身之地,且最為主要的是崑崙奴有了一個可以傳授崑崙奴武道經驗的老師,而杜九生也成功的藉此機會,進入了可以提升他修為,增強他戰鬥力的一處秘境之中。

眾人夜裡面一翻酒肉暢談,許久方才不舍離去。

李浩然他們所在的院落內,血獅王已經安排好了全套的侍者管家和護衛,他們倒是不用煩擾俗事,只是從今天一早開始,院落中就客人和禮物不斷。

李浩然敷衍了一些,到後來將這些事情,完全交給了官家,他自己借著療傷的因由,躲到了內院裡面清閑。

看著眼前走來的陳影,李浩然淡淡一笑:「你怎麼不去陪蚩小蠻啊?」

「自從昨日你殺了御守劍和白玉郎后,蚩族皇城那邊的高手就連夜趕到了這裡,將我那心愛的小公主接走了!……哎!失去我那小公主的日子,可真是難熬啊!……」

陳影一嘆,表情極為豐富的說著,當他說道最後的時候,忽然一頓,接著一笑:「……不過小公主給我推薦的一個去處!我可以去京都找她了……」

「什麼去處?」

李浩然一愣看著陳影問道。

陳影嘻嘻笑著說道:「是蚩族京都天牢!那裡有一位來自阿修羅族的武聖,那位武聖有意要收我為徒,傳授我一些武道經驗……所以,我是來這裡向你辭別的!」

「天牢?……陳影,等過段時間我去天牢找你,希望你能帶著我參觀一下天牢,見一見蚩族那些被關押的大人物!」

李浩然心頭一動,表情變得有些古怪,故意帶著一股調戲的聲音說道。

根據他從蚩靜心那裡得到的情報,田豐和蚩謀正是關押在京都天牢之內,那個地方守衛森嚴,僅有少數人才能夠進入內中探監。

陳影一聽,以為李浩然在笑話他,他氣呼呼的冷哼了一聲,看著李浩然說道:「等著吧!下一次見面,我一定是武王!希望你不要被我拉下的太多!」

「我倒是真希望咱們戰一場!你要是不怕我引爆天火日炎晶的話!」

李浩然開玩笑的說著。

接著,兩人鄭重道別,陳影離去並未久留。

院落中,僅剩下了李浩然一個人,他看著周圍的環境,微微閉上了眼睛:「遠方的朋友們,你們現在過的可好……」

他不喜歡孤獨,卻又想要安靜。

一個人的時候,他總是會響起遠方的朋友。

這一刻風淡了,雲沒了,天空的九日也沒有那般的火熱了。

李浩然的心從回憶中轉動,慢慢的變得空靈起來,隱約之間他似乎琢磨到了一絲軌跡,這一絲軌跡讓他猛然睜開了眼睛。

「我悟了……」

震驚的聲音在李浩然的口中響起,他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心裏面翻起了滔天巨浪。 第四百九十七章七品大武宗

筆墨華氣書第五篇墨韻氣自華,李浩然已經感悟了有一段時間,可他一直都不得其中精妙,這一次忽然因離別傷感,泛起回憶,想到昔日種種,遠去的朋友,讓他的心在這一瞬間從一種悲中徒然生化,感受到了更深一層次的精神。

這一層次的精神之力,正是李浩然想要感受到的墨韻。

墨韻,筆墨韻律,精神之韻。

這是一種存在於精神之中,不能言語,只能體會感悟的奇妙精神。

悟了也就悟了,悟不到也就停了下來,精神也將無法在前進。

現在李浩然悟了,感受到了他精神之中的那股韻律,感受到了天地之間形形色色中存在的那股精神韻律。

這股規律就是他要抓到的要點,有了這個要點,他可以將九系元氣結合為一,融入浩然正氣之中,以天地為紙,書寫出更為強大的字。

此字可以攻擊,可以防守,更能夠祝福加持!

這才是這第五篇章的精華所在。

掌握了墨韻,萬事萬物的氣自然就得到了升華,在李浩然的調動下,也自然而然的有了共鳴,化生出了更為強大的力量。

嗡!

李浩然一躍而起,抬手在空中寫下了兩個字,在這個字還未徹底顯現出光影的時候,他猛然一推,朝著一側花園之中的花草上方推去。

空氣中一股震動傳來,接著那兩個字漸漸顯現出來,化作了雲雨。

眨眼之間,一團巴掌大小的烏雲顯現在了花草叢的上方,接著風起,雨落,將花草之上墜上一滴滴的雨珠。

這是化虛為實的初步掌握,李浩然還並不能完全化虛為實,可他找到了方向。

現在的他可以通過天地間存在的特殊韻律,用自己書寫出來的字,勾動韻律,藉助天地元氣,萬物法則,形成一個個天地奇觀。

當他真正能夠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以虛化實的時候,也就能夠誕生出他想要的彩墨世界,畫出一個個的真人。

那已經不是人的本領,就算是神也很難掌握。

可李浩然卻通過筆墨華氣書找到了方法。

「倘若用上了銀麟筆,恐怕威力會更大吧!」

想到這裡,李浩然抬手一翻,將銀麟筆拿出,慢慢將體內元氣注入內中,以天地為紙在空中寫出了一個雪字。

墨跡浮現空中,雪字瞬息出現,接著內中的九系元氣在奇妙韻律的帶動下,融入了水系元氣之中,且藉助天地間的水氣,通過風、陰等力量,將水化成雪,飄落在了地上。

這雪慢慢落下,竟堆積了一米多深。

不過雪停之後,周圍的空氣又將這些雪融化成為了水,水流入了土壤……

「五行之力生生不息!」

李浩然似有明悟,這一刻他的興奮也漸漸安靜了下來,變做了許多的奇思妙想。

「老爺,這是今日收的禮物,這是賬單,還請您過目!」

這個時候,院落外面的年老官家走入內中,看著正站在一團水漬前想問題的李浩然,恭敬的行了一禮,將手中的托盤裡托起,送到了李浩然的眼前。

李浩然看著禮盤上面的藏玉和禮單,他淡淡的一笑,將藏玉收了起來,拿出了一千枚魔晶放在了上面:「給你五百枚魔晶作為賞金,另外五百枚你分給府中的其他人吧!」

「多謝老爺!」

官家眼中泛起了一抹震驚,他從未見過如此豪爽的主人,就算是他以前在血獅王府中做過,可也從未見過血獅王對下人有如此大的手筆。

在看到這些魔晶的時候,官家的身體一沉,直接跪在了地上。

李浩然也並未管他,接著說道:「我要閉關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的來客一切都迴避,送來的禮物,你直接收下就是!」

「是!」

官家心中一動,他本以為李浩然要借著這個機會,去遍訪血獅城中的權貴,建立自己的關係網,卻沒有想到李浩然竟直接閉關,這讓他看不透眼前這個年輕的老爺。

不過,他還是執行了李浩然的命令。

就這般,李浩然進入了宅院的最深處,那裡有一座閉關小院,內中有武帝強者布置下的強力陣法,可以隔絕任何氣息和元氣波動,更能夠遮擋任何的精神窺探。

進入院落,李浩然開啟陣法,且將身上僅存的一些陣法也一同布置在了周圍。

小院並不是多大,可裡面風景極好,又有一座假山,舒服的修鍊密室,倒是一處極佳的藏身之地。

不過,李浩然進入內中,最為主要的目的還是接著這一次機會,徹底的將筆墨華氣書第五篇章徹底的領悟,另外在將他體內的三道精血神華吸收,一舉踏入七品大武宗的境地。

到時候,他就可以憑藉他的力量,去挑戰登峰地榜的武將高手,甚至有和九品武將一戰的力量。

嗡!

抬手之間,李浩然在院落中布置下了書桌還有一些靈紙,靈墨。

銀麟筆握在手中,給與李浩然一種奇妙的安靜,讓他對於天地間各種事物的感知更為清晰了。

天地為紙,元氣為墨,施展開來太過耗費精神和力量。李浩然還是決定用靈紙靈墨來增強自己的熟練度。

正所謂熟能生巧,這筆墨書寫,更是如此。

寫的多了,自然而然將一切玄妙都寫到了骨子裡面,到時候就算是李浩然不去刻意的想,只要字出,內中的力量自然而然就會根據字中的精神演變出各種的形態。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五個月過後,當小院之中的儘是墨香氣息,到處都是書畫碎紙的時候,李浩然也終於直起了腰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興奮的笑容:「成了!」

話音落下,元氣鼓動,在他身前五步之外的地方,竟然凌空浮現了兩個字,這兩個字如同土石,確是李浩然說出來的字,聲音落下的時候,字也墜落在地,消失在了地面上,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口吐真言,話為基石。筆未動,天地元氣已經替李浩然寫下了兩個字來。

這是儒門真言配合筆墨華氣書第五篇而帶來的奇妙力量,這也是李浩然這段時間閉關的所得之一。

話音落下,李浩然抬手一揮,一團火光從他的手心飛躍而過,徑直將滿院的雜亂焚毀,他轉身進入了密室,關上了石門。

……

又是三個月的時間過去,閉關石室內震動不已,這一日那如同塵封的石門忽然打開,滿面神光的李浩然從裡面走出。

這一刻李浩然身上充滿了溫暖,他的眼中似有電光流動,整個人的氣質比數個月前變得更為儒雅,且這其中還帶著一股霸氣。

儒雅為面,霸氣為心。

大武宗血脈逆轉,從五轉之後,每一次逆轉所要消耗的元氣和時間也就成倍的增強,饒是李浩然筆墨華氣書以吞吐巨量元氣著稱,仍舊要李浩然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才進階到七品大武宗的境界。

嗡!

陣法關閉,閉關小院的大門被打開。李浩然踏出了門檻,走到了外面。

也在這個時候,正在前院的官家一愣,趕忙帶著一干人等跑到內院去迎接李浩然出關。

「這段時間可什麼要緊的事情?」

李浩然出關以後,看著白雪皚皚的院落,知道魔界的冬天已經來臨,他看著裹著一層厚厚皮衣的下人們,對著官家問道。

官家上前一步,恭敬的說道:「王府的靜心小姐來過幾次,見你閉關也就沒有打擾!」

「噢?她最近如何?」

李浩然一動,看著官家問道。

官家趕忙答道:「小姐回去后也閉關了,似乎在衝擊武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