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李逸瘋狂的怒吼,濃烈的殺氣席捲開來,化作數十把實質刀刃。

  • Home
  • Blog
  • 李逸瘋狂的怒吼,濃烈的殺氣席捲開來,化作數十把實質刀刃。

數十把殺伐之刃,憑空凝聚,強行衝破了羅柔的幻境和乾家才的邪火空間。

“啊!”

“啊!”

兩聲慘叫響起,乾家才和羅柔被數十把殺伐之刃洞穿,瞪大了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

李逸呼呼喘了兩口氣,有些心有餘悸。這羅柔的勾魂之術,與乾家才的邪火意志結合,當真是威力倍增,讓人防不勝防。 當初在風雲宗,李逸通過祕術施展出殺伐之刃,勉強觸碰到了第二重意志,後來在慕容城才真正領悟到第二重意志的奧妙。

用祕術施展殺伐之刃,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李逸以爲施展真正的第二重意志會消耗更多的意志。

當李逸真正領悟第二重意志時才發現,真正領悟後,消耗的精神力不增反減。李逸只是初步領悟,便能同時凝聚十把殺伐之刃,瞬間突破羅柔和乾家才的意志封鎖,斬殺兩人。

轉身望向四周,大戰還在繼續,四大家族和十大宗門之人死傷慘重。而劉峯,斗篷少年和蠻王卻是越戰越興奮,濃濃的戰意席捲戰場。

尤其是劉峯,濃厚的大地意志加身,大地之勢讓他越戰越勇,威勢無兩。

至於小猴子,實力更是強悍,三米高的身軀,在人羣中穿梭,碩大的巴掌,觸之必死,它還興奮的嗷嗷直叫。

李逸腳踏風雷步,在人羣中穿梭,來到幾人身邊,凝重道:“此地不宜久留,走。”

說完便踏着風雷步離開,衆人點頭,跟在李逸身後快速離去。

“殺我族人,就想這樣一走了之?”

周廣等人發現異常,不禁冷喝一聲,雙手一揮,周圍的花草樹木頓時簌簌顫動起來。

一股股綠色的能量從其中飄逸而出,濃郁的生命氣息讓衆人的精神爲之一震。

“意志化實,死亡牢籠。”

周廣突然大喝一聲,隨即所有的生命能量迅速轉化爲死亡之氣,並且眨眼間凝聚成無數的藤蔓,化作一座死亡牢籠將李逸四人圍困起來。

“雷炎斬!”

李逸一聲冷喝,一刀斬出,狂暴的雷炎斬猛衝而出,撞擊在死亡藤蔓之上。

砰!

藤蔓搖晃兩下,絲毫無損。

劉峯等人也發動了猛烈的攻擊,卻都被藤蔓給抵擋。眼看無法衝破死亡牢籠,李逸等人也只好停下腳步,轉身面對衆人的攻擊。

щшш•TTκan•¢ ○

“萬千刀域!”

一聲冷喝響起,納蘭虎面色冷然,銳利的金之意志化作無數金刀,從死亡藤蔓的縫隙間穿插而來。

此時,死亡藤蔓限制了李逸等人移動的範圍,而意志金刀又遍佈整個死亡藤蔓圈出來的空間,避無可避。

“麒麟降世,四方土牆。”

劉峯沉聲大喝,第二重意志使出,聖獸黃金麒麟在其身前浮現,麒麟猶如實質,強大的威壓席捲開來。

麒麟踏地,地面轟隆隆震動,四面土牆拔地而起,並且快速旋轉,將四面八方急刺而來的金刀盡數擋住。

劉峯的第二重意志施展出來,衆人盡皆大驚,黃金麒麟身爲聖獸,一般人怎麼可能用意志將其幻化出來。

蠻王撓了撓頭,驚奇地看了眼黃金麒麟,隨即便不在意地嘟噥了兩句。

而另一旁的斗篷少年先是震驚地看了劉峯一眼,隨即眼中又露出了一絲疑惑,似乎有什麼想不明白的事。

“一起攻擊。”

周廣大喝,他要控制死亡牢籠,無法發出強大的攻擊,不過,他旁邊還有慕容城和十大宗門的天才。

“意志之火!”

“萬千刀域!”

……

各種強大的意志攻擊,盡數往土牆上招呼。

土牆轟隆作響,劉峯臉色有些發白。面對如此多強大的攻擊,他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劉峯,保留實力。”

李逸突然喝道,劉峯微微點頭,將土牆收回,所有的攻擊便想幾人落下。

劉峯的黃金麒麟仰天發出無聲咆哮,所有攻擊他的攻擊全都被震碎。

“殺伐之刃,聚陣。”

李逸大喝,三十六把殺伐之刃在身前凝聚,並迅速佈置出一座天罡大陣,將所有的攻擊盡數粉碎。

“力神戰錘!”

力之意志化作一把人高的戰錘,在蠻王身前旋轉,抵擋着衆人的攻擊。

“火神焚天!”

斗篷少年也使出了第二重意志,大量的火焰化作一個火人,獸頭人身,身披紅鱗,耳穿火蛇,腳踏火龍,這就是傳說中火神的樣子。

火神虛影出現,四周的溫度驟然升高,所有的攻擊,無論是意志金刀,還是意志之火,一接觸火神虛影發出的火焰,全都被融化。

李逸眼中露出一絲驚愕,那個被風玄雨一腳踢下高臺的蠻王,竟然也擁有第二重意志,而且還跟力神有關,實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而斗篷少年更是將意志化作火神,這就如同劉峯的聖獸麒麟,都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怪不得他的火焰那麼的純正。

李逸突然發現,幾人當中,就他的來歷似乎比較普通,其他幾人不是聖獸,就是神,太嚇人了。

周廣等人見到幾人的第二重意志也是被嚇了一大跳,一個聖獸麒麟,已經足以讓人震駭,現在又出現了一個火神,這些人到底什麼來歷。

“殺!”

不管李逸幾人來自何處,周廣等人都不可能讓他們活着離開。

李逸面色一冷,濃烈的殺意瀰漫,既然逃不了,那就殺光敵人。

“風捲殘雲!”

四道龍捲風在幾人四周出現,緩慢的向着四周移動,強烈的吸扯之力,讓死亡牢籠都在劇烈震動。

周廣臉色微微一變,他清晰的感覺到那種天地之威,如果讓這四道龍捲風掃過去,他的死亡牢籠必將被徹底摧毀。

如果死亡牢籠被摧毀,他的精神力也會有所損傷。

想到這,周廣直接將死亡牢籠收走,四道龍捲風向着四周掃過,山石樹木全都被摧毀,一些反應慢的人頓時屍骨無存。

龍捲風消失,李逸的臉上露出了冷笑,風雷步踏出,瞬間消失在原地,化作一片幻影在人羣中穿梭。

三十六把殺伐之刃在精神力的操控之下,在人羣中穿插,洞穿敵人的身體。

而李逸卻是腳一跺,出現在花落雪的身邊,以前花落雪有守護者守護,但今天,他身邊的守護者不在,正是殺他的好時機。

花落雪正躲在人羣中,對劉峯幾人發動攻擊,他只領悟了第一重意志,相對於周廣,秦海等人卻是差了不止一籌。

突然他感覺心裏有些發寒,轉身一看,便見到李逸迅疾而來,不禁被嚇了一跳,連忙轉身就跑。

不過他再快,也快不過李逸的精神力,三十六把殺伐之刃排列成一條直線,從花落雪的身體中穿過。

花落雪跑動的身體驟然一頓,隨即轟然倒地,鮮血將地面染紅。李逸意念一動,殺伐之刃瞬間出現在周圍,向着其他人殺了過去。

死的人越多,煞氣,殺戮之氣越重,李逸突然發現自己的殺戮意志威力越來越大,這讓他有些興奮。

“地心火蓮,焚天!”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大喝,緊接着一股似要融化天地的火焰在身上燃燒。

這股火焰溫度極高,比熔漿之火的溫度還要高,即使以李逸那強大的肉身也感覺有些難受。

不過,李逸並沒有使用任何手段抵擋,而是憑着肉身硬生生的承受。

遇到能破壞他肉身的能量,無論何時何地都能讓他欣喜,自從修煉了混元戰體,李逸感覺自己有了自虐的傾向。

轉過身,秦海正滿臉冷笑地看着自己,在他面前有着一朵燃燒的火蓮,李逸冷冷一笑,道:“這就是你敢面對周廣的依仗嗎?也不過如此。”

秦海眉頭微微一皺,他發現李逸竟然沒有被他的地心火蓮燒成灰燼,要知道這種地心火蓮是生長在熔漿之中,溫度非常之高。

雖然他這地心火蓮是他意志所化,比不上真正的地心火蓮,但那種恐怖的溫度也不是普通的地丹武者能承受的。

“你竟然沒事?”

秦海有些難以置信。

李逸淡然一笑,而後猛然大喝,道:“殺伐之刃,去。”

三十六把殺伐之刃融合成三把,排列成品字形,朝着秦海衝了過去。

這是一種三才大陣,是在封魔鍾百陣圖中得到的,李逸用殺伐之刃佈置出來,威力比普通的三才大陣更大。

秦海感受到殺伐之刃的威力,不敢硬接,迅速閃避。但那三把殺伐之刃始終跟在他身後,根本無法躲避。

秦海心中驚懼,剛好跑到段天鷹身旁,他眼珠一轉,直接抓過毫無防備的段天鷹擋在自己身前。

嗤!

三把殺伐之刃刺穿了段天鷹的身體,臨死,他的眼中還遺留着驚愕。

李逸也沒想到秦海突然來這招,不過段天鷹也是他必殺之人,也沒太在意。再想繼續攻擊,秦海已經跑遠。

“這殺伐之刃真是好用,我現在算不算劍仙,餓不對,應該是刀仙。”

這一刻,李逸突然想到了前世傳說中的劍仙,御劍飛行,一念殺人。

“也許意志第三重就是人劍合一。”

李逸心裏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就是要與殺伐之刃融合。

這種念頭一出現,就如同種子一般發芽,一發不可收拾。

右手機械地舞動蟠龍刀,或防或殺,雖然依舊勇猛,卻也危險重重。

周廣,秦海等人一直在注視李逸,最先發現李逸的異常,先是皺眉疑惑,隨即身體一震,駭然失色。

“頓悟?”

“殺了他!”

周廣等人頓時將攻擊對象都放在了李逸身上,李逸憑着本能躲避,好幾次都差點被周廣等人的攻擊擊中。 小猴子與李逸心意相通,很快便察覺到李逸的異常,怒吼一聲,落在李逸身前,幫助他擋住了攻擊。

小猴子力量大,防禦強,周廣等人雖然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想要傷害到它,還是差了點。

隨着時間的推移,戰場中的煞氣,殺戮之氣被李逸所吸收。他的殺戮意志威力越來越大,殺伐之刃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越來越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