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杜雲柯對單連芳無故過來質問自己本就有氣,所以也沒想多聽單連芳說話,正要轉身回屋,忽然聽到什麼迎娶新人的話,一怔之下轉過身來,見單連芳貌似不是來信口開河的,心裏不禁咯噔一下,問道:“什麼迎娶新人?”

  • Home
  • Blog
  • 杜雲柯對單連芳無故過來質問自己本就有氣,所以也沒想多聽單連芳說話,正要轉身回屋,忽然聽到什麼迎娶新人的話,一怔之下轉過身來,見單連芳貌似不是來信口開河的,心裏不禁咯噔一下,問道:“什麼迎娶新人?”

“現在闔府上下都傳遍了,你馬上就要再娶一個美貌的妻子了,你開心了吧?!以後你再也不用只對着我一個人了!”單連芳道。

完全不知所謂的情況下,杜雲柯盯着單連芳道:“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再娶親了?”

單連芳卻不去管杜雲柯的驚訝的問話,拋下一句“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之後,轉身便走。.6zzw.

杜雲柯聽到這一令他震驚的消息,立馬去了榮殊院。

“爹,連芳說我就要娶親?是不是真的?”杜雲柯問父親道。

杜青鶴見兒子已經得了消息,只得實事求是地點了點頭。

“爹,我不是說了嗎?我不會再找女人。爲什麼你都不跟我說一聲就決定下來?我言明在先,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情劫難逃 杜雲柯道。

杜青鶴意味深長地看了兒子一眼,說道:“當今聖上要爲你賜婚,讓公主下嫁。你也要拒絕嗎?”

“什麼?公……公主下嫁?”杜雲柯一聽更是驚詫萬分。

就在杜雲柯完全震驚,腦中一片混亂的時候,外面丫鬟來報說朝廷派來的特使已到,請老爺太太等馬上出去。杜青雲一聽,立馬召齊了家下人等,來大廳上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有福安公主,淑慎嫺靜,才學獨擅……”

宣讀官宣讀着聖旨,跪着的杜雲柯卻有苦說不出,他本已打定主意不再接納任何女子,可如今居然是天子賜婚,哪裏能夠想得到居然還會有這種事情發生,而聖旨又豈能違抗。

只聽得宣讀官朗朗之聲道:“……爲免誤其韶華,特令禮部代其擇選佳婿。聞杭州杜氏之子杜雲柯,秉性純良。才德實匹,廟卜得吉後,朕躬親下此旨爲賀。特賜封戶兩千,家奴五百。舉國歡慶三天,以爲普天同慶!宮中另賜金珠首飾八十件,各色綢緞一百二十匹。四季衣衫一百二十件,及沉香衣櫃六套,以爲菲儀之助。?欽此。”

當杜雲柯震驚在這突發狀況的時候,素素正一臉不悅地一腳踏進了蕭逸的書房。蕭逸正和手下馬雲忠等人說話,見素素進來,馬雲忠等告退了出去。

“哥,你明知道我不喜歡那個姓文的,你爲什麼還要派他去我那邊?”見人都出去後,素素道。

見素素一臉不悅,蕭逸平靜地看着她道:“你現在雖然有了自己的府邸。可是我又如何能放心得下你。阿澤是我最信得過的人,身手也好。以後你還要進杜家,若是有他在你身邊,我也能放心一二。”

見素素嘴上不再說話,可仍是一臉難以接受的模樣。蕭逸道:“阿澤爲人雖然沉默寡言,但他的忠心在會中……”說到這,他自覺說漏了嘴,見素素眼裏浮現疑惑,趕緊收住了口,然後繼續道,“他的忠心在我身邊的人中,那是有目共睹的。我一直反對你嫁進杜家報仇,如今你既然堅持,我也無話可說,但是作爲兄長,我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最信得過的人留在你身邊蘀我保護你,要是你不想讓我蘀你擔心的話,就別再逆我的意了。”

見兄長話說到這份上,素素也不好再多說。出了書房,看到文澤,素素不悅地瞥了他一眼,倒也沒再說什麼。然後又吩咐寒香,讓寒香交代跟過來的侍女隨從等人回去,自己在這邊留宿一晚。

晚飯後,想到馬上就要嫁去杜家,真要嫁到了杜家,或許以後想要見上兄長一面也不是說見就能見到了,遂讓寒香取過茶水後,向寒香道:“不用跟着了。”然後端着茶盞托盤準備去蕭逸的書房和兄長說說話。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走到客廳不遠處,見廳內隱隱透出燈火,尋思難道二哥在那邊?於是徑直向廳堂走去,不想走近閉着的廳門口時卻聽到了一個渾厚的陌生男子的聲音。

“蕭兄弟,你真是爽快人!我遊長青就喜歡你這樣的人!”大廳裏燈火通明,一個身着粗布麻衣的壯漢身後立着四五個手下,正與蕭逸會談,“聽說蕭兄弟近兩年一直在蘇州一帶招兵買馬,想必人馬一定又擴充了不少。”

“爲了推翻後貞朝廷,哪敢不盡心竭力?”蕭逸道,“其實小弟早就有與貴會結盟之意,正所謂同仇敵愾,我們紅蓮會跟貴會還不是一家人?”

“說的不錯!後貞朝廷屢興文字獄,殘害我們中原百姓,同爲大寧子民,自然要同心協力,一致對外!”遊常青道。

原來蕭逸正和自己會中的一些手下同平川會江浙一帶的首領遊常青會談聯盟事宜。素素一聽到兄長居然有心要推翻當今朝廷,不由大吃一驚,端着托盤的雙手一個不穩,茶壺立倒,回過神來的她正要穩住,只是晚了,砰地一聲,茶壺已經打碎在地。

“什麼人!”

隨着一聲呵斥之聲,裏面竄出兩條大漢,將刀架在了素素脖子上,將她押進了廳。蕭逸和文澤見是素素,一愣之下,蕭逸趕緊一邊向素素走過來,一邊道:“誤會,誤會了,是自己人。”然後拉過被遊長青的手下制住的素素向遊長青道,“是小弟的胞妹,不是外人。”

衆人一聽是蕭逸的妹子,才放下心來。

等到兄長送走遊長青一干人,素素不安的心仍是難以平復,難以置信地悵然搖頭道:“原來二哥你是紅蓮會的香主,要推翻朝廷?”在蘇州這段期間,她也曾無意中聽人提起過紅蓮會,只知道這是一個和朝廷作對的組織。 「公子封侯了!」陶兒欣喜的聽著下人的稟報。

「小人絕不會聽錯,今日下朝之後滿朝文武皆在議論此事!」

封侯啊!

繞是貂蟬也有些坐不住了,陶兒摸著自己的肚子,讓下人退下。

身為人臣,能夠封侯便已經榮耀一生,公子今年還正值壯時,便已經完成了這項壯舉!

女隨男貴,不僅僅限於後宮,她們也是一樣。

「想必老爺已經宴請好了客人,而且這慶功宴也不會急於這時,夫人的孩子就要出生,應該是在同一天。」

陶兒笑了笑,看著自己的肚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這我也知道,公子肯定會這樣。」

孫權府,將軍們只管喝酒,眼前的豐宴卻絲毫也不動筷,今日對於他們來說可輸了一大截!

「那呂蒙,一想想老子就來氣,也不問問,昔日是誰讓他當了官,現在卻是這個模樣,真招人恨!」

「你看看我就說這兵權交出去,丞相更加不會畏懼咱們,如今丞相已經手掌七萬兵權,這七萬指不定落入他江問,他江問如今已經封侯,憑他的才智,狗屁的御史中丞根本限制不住他!」

「不僅如此,若是新政實施,他在文官之列更是一躍成為百官之首,朝堂之上掌控選官之權,沙場之上更能伐敵!」

「都別吵了!」程普大聲喝道,諸位將軍的聲音漸漸小了起來。

「仲謀,你也看見了,這事不僅僅關係叔叔們,更關係於你啊,你可得想個好法子!」

「兄長本就非常人,能得賢臣輔佐更是如虎添翼,但我們並非沒有勝算。」孫權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語,卻始終一副胸有成竹的司馬懿,「我的對否,仲達?」

司馬懿淡笑著,「諸位將軍稍安勿躁,等候即可,早已經萬事俱備。」

襄陽,驛館。

「在下江問,字長蘇拜見先生。」江問看著一位面容飽滿紅潤,滿頭華髮的老人。

華佗淡淡的看了眼江問,「可當不起這個稱呼,江大人如今是侯,老夫卻比不得醫官。」

「庸醫當道,天下少有救世濟民的名醫,先生憑的是真材實料,豈是那些騙財之輩可比。」

「哼!巧言令色之輩!」

芸檀傳 江問沒有絲毫脾氣,恭敬行禮,「我與大人從未說過話,但我知先生為何如此怒,說出緣由,先生可否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吧。」華佗說道。

「先生怒是因為丞相殺漢官,先生以醫術聞名天下,心中懷有百姓,先生認為被丞相殺害的漢官之中也有這種心懷天下的忠貞之士,故厭惡丞相,而因在下是丞相的左膀右臂,也自然厭惡了在下。」

華佗沉默不語,江問又說道:「還有便是先生厭惡為人役使以求食,先生有才但不會限於此,而且丞相請先生來的手段,想必讓先生也極其不滿意。」

華佗面色平淡,「你既然已經知曉為何還要出現在此。」

「在下妻子臨產,因心中擔憂,便來見先生,怕先生不幫。」

「老夫不幫?」華佗冷笑,「但懷病人有難,老夫絕不會坐視不管,也不用侯爺你來此念念叨叨。」

江問連忙稱是,接著說道:「先前在下也說過,在下若猜中先生心中緣由,那先生就答應在下一個條件。」

「多此一舉,老夫說了絕對不會坐視不管,你走吧!」

江問作揖行禮,「容在下告退。」

「那就是中丞大人吧!終於是見著了!」

江問坐上了馬車,「回府。」

「公子!」

「你懷有身孕,快點回裡面去,萬一傷著了可得心疼死我。」

「肉麻!」陶兒白了一眼,身旁一人走來,瓜子臉妖媚而絕艷,一顰一笑美絕一方,「貂蟬見過老爺,府中已經備好佳肴,請老爺用宴。」

「那好先進府,來陶兒我攙著你,小心點啊。」

「兩位師娘也太美了吧!」劉敏讚歎道,「我要是有兩個這麼漂亮的老婆,人生何憾!」

「那是師娘,胡說八道什麼呢!」蔣琬白了一眼,「小心禍從口出!」

「你還不了解我?明明知道我肯定沒有那心,」劉敏眺望著遠處的屋閣,「不得不說老師的府邸是真大。」

「老師受恩於冠武侯,以當今丞相對老師的重視,這府邸還要更大。」

劉敏點點頭,看著江問書房書架上的書籍,觀閱起了張仲景的醫書。

「學生蔣琬,拜見老師。」蔣琬起身作揖行禮,一旁的劉敏也是連忙起身。

「可住的慣?」

「自然,府邸不僅漂亮,就連這菜也是極其美味!」

「府上多好書,學生每日閱覽,受益匪淺。」蔣琬行禮說道。

江問看了眼劉敏,「看看公琰,別整日想那些事情,有時候見識不僅僅限於這書中,多出去走走,也能有不少的收貨。」

「襄陽滿士族,不少有才有德之輩,你們可以登門拜訪,與好友談論學識。」

「老師可有中意之輩?」

「若論才,陸家陸遜,楊家楊修,司馬家的司馬懿,顧家顧邵,張家張程,這些人可討論切磋學識,但唯有司馬懿切不可與其深交。」

蔣琬劉敏對視一眼,「學生不解。」

江問說道:「此人與老師如今是敵對的關係。」

「那他倒霉了,世間與老師敵對的人都凶多吉少!」

江問笑了笑,「吃飯了,走吧。」

程普府,程普作揖行禮,接過了傳達的聖旨,一旁的孫權則是淡定的喝著酒,「兄長可是支使老將軍前往壽春,換回周瑜?」

「正是,怕我留在襄陽,擾亂了他江問的慶功宴吧,不過這聖旨,如今卻只能接。」程普微微有怒坐下,「也是怪韓當,那麼不小心,被一個小小的劉備打成這樣,若不是交出兵權,我們焉能如此被動!」

「韓將軍因此事已經氣悶的三天下不來床,若是在被聽見責怪之意,只怕得一命嗚呼。」孫權拿起酒盞,敬了程普一杯,程普也是一口喝乾,「你說的那個司馬懿,真的可靠?我總覺得他跟江問比起來差遠了!」

「非也,智者可顯於市,也可隱於市,看的是智者自己所思,江問才智落於人前,而司馬懿的才智卻安於人後,也就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又豈會輸給江問?」孫權淡笑著說道,「此番老將軍只管等著他有關江問的噩耗吧,說起來我也得回去備禮了,畢竟江問封侯一事,我們也得盡點心意才是。」

七月,江府張燈結綵,今日是喜慶之日,神醫華佗早早的來到了府邸,清洗著自己的手,蔣琬和劉敏在一旁看著這位老人,見對方的身體已經年邁血氣卻如青年。

「這神醫果然非同一般,看樣子都能活的很久!」劉敏讚歎道。

「你們兩個還在這裡看著,還不快去府門迎接客人!」劉敏的耳朵突然被揪住,就見身後出現了一位清秀的姑娘。

小姝呵斥了劉敏一聲,看著蔣琬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老爺叫公琰哥哥去門口迎接客人。」

「公琰哥哥~公琰哥哥~咦,」劉敏在一旁作怪的說道,蔣琬淡淡一笑,「有勞小姝姑娘,在下立刻就去。」

小姝害羞的點點頭,並立刻退下。

後方庭院,依湖之所,湖中荷花齊放,良景佳肴,一眾貴客坐在坐在此地笑談風聲,等候東道主登場。

百官圍著孫策而做,相繼敬酒,倒是極為和睦,不過這暗地裡,不少人卻是支持孫權,只不過孫策是明面的丞相不敢過分。

呂蒙飲完了酒,「也不知道長蘇這次有沒有個大胖兒子!」

孫策淡笑著說道:「生個女孩才是好事啊,正巧我的孩子已經兩歲,倒是能夠與長蘇定一門親事。」

呂蒙看向了身後,一眾老將軍與孫權也在飲酒,「臉皮還真厚,長蘇可從來都沒有請過他們。」

「畢竟都是慶賀之人,難不成要租他們於門外?」

孫權與老將軍們一同飲酒,看見了朱治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怎麼了,朱太守回一趟襄陽可不容易,為何神色如此難看?」

朱治又是倒了一杯,只得喝悶酒,自己的兒子死了!

朱萬歲因身體孱弱,朱治想要其能夠活長久,才取名萬歲,但誰知道終究是去世,而這與江問脫不了干係!

他也打聽清楚了,就是江問弄得什麼東坡肉菜譜,泄露出去后,弄得滿城皆知,豬肉又不值錢,一時間家家都忙著爭搶,肉販見利大,又開始不斷哄抬價格,如此往來客棧便一直都是赤字。

終於朱萬歲氣的一病不起,最終揚長而去!

這一次朱治來到襄陽,就是想跟他江問算賬!這可是殺子之仇!

「仲達,如何了?」

司馬懿喝著酒,「靜候佳音,時辰該到了。」

陶兒閨房前。

接生婆不斷進出房門,江問抓著自己的衣襟,在門口不斷徘徊,江浩坐在一旁,「孩子,過來坐坐,老是這麼走也沒辦法。」

「老爺神醫來了,神醫來了!」小姝焦急的喊道,

江問立馬走了過去,看著華佗連行禮都沒有,「先生,你快請!」

「不急,」華佗拿過一旁的藥罐,點了個火爐,燒燙自己的醫刀。

「神醫,你替陶兒接生,拿刀幹什麼!」江浩就要站起身來,被江問按住了,「不慌,二叔,神醫有他自己的手段。」

華佗走進了陶兒的閨房,聽著裡面痛苦的叫喊聲,「夫人,請把麻沸散喝了。」

江問在外面不停的盤著自己的手指,時不時的看兩眼閨房,「沒事的,他是神醫。」

過了半晌后,就見華佗走了出來,江問立馬走了上去,「如何了先生?」

華佗看著江問,嘆了口氣,作揖行禮道:「老夫已經儘力,但孩子卻是個……死胎。」

「死……死……死胎!」江問臉色微微發白,嘴唇顫抖,「為何會死胎?!」

「可能是夫人進補過過寒的藥物,劑量雖不大,但一直服用,長此以往造成了死胎。」

「用藥,府中一切都交由了李二打理,怎麼可能如此。」

「這些老夫不知,不過請大人還是先行安慰夫人。」

江問立馬走進了閨房,接生婆們顫顫巍巍的看著盆中的孩子,跪在地上不敢說半句話。

「把孩子帶出去,找個好地方把他埋了吧。」 莊末作樣 江問握拳十分緊,眼眶有些晶瑩,語氣顫抖。

陶兒在床上已經是哭成了淚人,這不止是身體的疼。

江問神色極其複雜,手被指甲戳破了皮,不斷滴著血。

孫策在外攔下了華佗,華佗向著孫策行禮,「見過丞相。」

呂蒙和孫策滿臉笑容,孫策問道:「裡面如何了,男孩還是女孩?」

華佗神色有些不知如何說,兩人的笑容也慢慢淡了下來,「說,我絕不問罪你。」

「死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