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東方映月剛想提醒他危險,但還沒有來得及,他便因重心不穩而掉了下去。

  • Home
  • Blog
  • 東方映月剛想提醒他危險,但還沒有來得及,他便因重心不穩而掉了下去。

好在崖壁上有許多的藤蔓,所以小葯童險象環生的抓住了其中一條,沒有立刻摔落懸崖。

可小葯童即使沒有當即掉落下去,但以他的力氣,用盡應該不會太久,所以掉落下去只是遲早的事情。

東方映月很想救他,可身後的西門淵眼看就快要追來,她根本沒有時間去救人,但眼睜睜的看著小葯童在她眼前這麼懸著,見死不救這事她又不願意去做。

萬般糾結之下,速度自然放緩,這麼一來,西門淵眼看就要追上,此時的東方映月不得不加快速度向前飛去。

西門淵當然也看見那個小葯童了,他本以為東方映月會下去救他,可是當自己追近時,她卻加速逃開,不知為何,心中竟有些隱隱的失望。

而前方奔逃的東方映月狠狠咬著嘴唇,她真的做不到見死不救,心中一橫,立馬調轉頭去,向崖邊飛去。

當她撈起小葯童,放到崖邊時,西門淵也已經追到。

東方映月把小葯童護在身後,想讓他快些離開這裡,可小葯童可能是受驚過度,很是害怕的一直拉著她的手臂。

此舉使得東方映月心中有些不忍。

她面對著西門淵說道:「算了,我也逃不掉了,就隨你處置吧。」 西門淵沒有說話,緩步向她走來,東方映月絕望的閉起了眼睛。

西門淵心中一窒,沉聲開口:「你走吧。」

東方映月猛的睜開眼,不敢置信的望著他,似乎是沒有聽明白他剛剛說了什麼。

「這是我們西門家獨有的凝血丹,只有這個才能恢復西門家術法製造出的傷口。」說話的同時,西門淵遞出一顆丹藥

「怪不得無論服下什麼丹藥,傷口都好不了。」東方映月恍然大悟。

「沒時間讓你想了,快走吧,過不了多久,叔父他們就要來了!」西門淵此時加重了語氣。

「你真的放我走?為什麼?」東方映月很疑惑,她真的沒想到自己還能逃走。

「不知道,你再不走,也許我就改變主意了。」

東方映月知道不能再耽誤時間了,於是轉身離去,卻在最後轉頭看了西門淵一眼,沒有說話,快速離開。

此時西門越已然趕到,十分驚訝沒有見到東方映月的身影。

「她去哪裡了?你讓她逃走了?」西門越十分震怒。

見到西門淵沉默,氣極的西門門越一巴掌揮了過去,西門淵的臉被打偏,嘴角也流出鮮血。

「混賬!你知不知道我們為了尋找她花了多少心血!你怎麼可以放她走?」憤怒的西門越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但實難平靜下來。

西門淵雖覺得無法對面西門越,但他卻也不知為何極不情願讓東方映月被抓住。

此時的東方映月卻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她不知道回隱月學院的路,自從學院出來后,她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而現在的自己卻在這裡迷了路。

前方有一處看起來像是坊市的地方,東方映月收了靈力,輕輕的停在坊市的外面,然後隨著大家步行進入。

這裡人流並不密集,和別人的坊市的熱鬧比起來,這裡顯得有些冷清,然而東方映月對這樣的冷清,卻感到格外的好。

來到一處看起來還不錯的客棧,向掌柜的要了一個房間,便上樓去了。

此處的陳設很普通,中規中矩沒多大特色,但正合東方映月的意,加上價格不貴,躲在這裡一時還算是安全,她也就安下心來住下。

其間向小二打聽了一下,這裡地處東南,是一座獨立的一個市集,也難怪來往的人不是很多。

只是東方映月沒想到現在居然離開隱月學院已經那麼遠。

好在小二隻是把她當成一個散修,也沒有太過在意,其間還提點了她一下,說是如果想長住,集市上還有可以租用的房屋,那可比住客棧要強上不少。

各地來往的散修本就多,所以像東方映月這樣的也不算太過打眼,只是她看起來年紀不大,小二甚為同情,覺得她應該是那種本來家世良好,只是後來不知為何就沒落了,只剩下她自己一人孤身出來討生活,想來也是不易。

未來武道修練網 「坊市之中有不少的散修,如果你想的話,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南面的樹林中獵取一些靈獸妖獸什麼的,許多店裡都收。」

「多謝小哥。」東方映月也不推辭,向小二道過謝后,便倒在床上想著事情。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她都來不及去想,現在最大的疑惑就是西門家的人為什麼要抓她?

這應該同她身上吸收靈力的能力有關,可這種能力又是徐福在不經意之中傳給她的。

想來她這一生真是都必須背負著徐福的陰影,真是可悲!

現下最緊要的就是想辦法回到隱月,西門家再厲害,也不可能到學院去搶人吧,而且學院的結界那麼厲害,他們就算是想也進不去。

不過她打算先在這裡住下,如果他們埋伏在回學院的路上守株待兔,那自己現在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所以她且找個安全的地方住下,等事情平息后,再做回學院的打算。

思來想去,東方映月覺得這個辦法是最完美的,於是在極度的疲累之中,沉沉睡去。

清晨,東方映月打坐之後下樓,點了一碗面,又向小二要了一杯靈茶。

此時,就聽到旁邊的兩人正在低語。

其中一個說:「聽說西門家這次有大動作。」

盛寵甜妻:腹黑前夫賴上門 「怎麼個大動作法?」另一人問道。

「出動了不少人,在崑崙山脈一帶駐紮。」

「是那個以神秘著稱的西門家族嗎?」

「正是,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他們一向很少會有如此多人一起出動的。」

說話的兩人不以為意,東方映月卻聽得心驚不已,還好自己沒有打算馬上回學院,要不然還沒有到學院就被他們給抓個正著,她在心裡讚揚了自己的英明。

那兩人卻還在說著話。

「那個西門家可真是神秘,聽人說他們家族的歷史那是相當的古老,而且世代供奉著一卷古籍,且從來不對外提起。」這兩人說著說著,話題就轉了個彎。

「我也聽說了,他們主宅都不用來住人,專門供奉這個古籍。」

「有好多人都對那本古籍好奇不已,有人還動過去盜取的心思,可是那些打古籍主意的人,卻是一個都沒有回來。」

「真可怕,不會是死在……」只見那兩個神秘兮兮的對視了一眼,卻都沒有再開口。

東方映月聞言,覺得這西門家族真是深不可測,並且還有些邪乎。

現下的西門淵,同叔父西門越回到了西門家,由於他放走了東方映月,被罰跪在主宅中。

西門越立在他的身後,眼神複雜的望著前方的西門淵:「你可還記得自己的責任?」

跪在地方的西門淵聞言身子一震:「記得,您這些年來一直悉心栽培,我一直儘力而為,從來不敢懈怠。」

「可是這次,你是怎麼做的?」

閃婚蜜愛 「我想知道,為什麼要抓一個女孩回來?」

「沒那個必要,你只要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就可以了!」

「叔父!」

「你實在太過心軟,我西門家的族長,可不能如此心軟。你好生在這裡反醒吧。」說完西門越便準備離開主宅。

此時只剩下西門淵仍跪立在此。 「我願戴罪立功,請叔父再給我一次機會。」西門淵不想讓叔父失望,他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帶回東方映月。

西門越沉吟了一陣,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他的請求,隨後便走了出去。

而隱藏於坊市中的東方映月,在東面的一個角落裡租用了一間小院,這坊市雖然不大,但該有的都有,她身上的靈石也不少,所以生活倒也不愁。

加上她煉丹的本來,即使不自己去採集靈草,去買來煉丹,也能賺不少。

不過她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個情況,這天便去坊市中最好的陣法店裡,買來幾個,回去就給自己住的小院布下。

隨著一個一個陣法的布下,東方映月滿意的點點頭,終於能放心好好休息了。

翌日清晨,因晚上睡得好的東方映月起了個大早,只見她伸著懶腰打著呵欠走出門外。

這樣輕鬆的日子還真是不錯,她今天還是準備再去集市上逛逛,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東西。

正在這時,只見不少人吵嚷著往這邊走來。

這群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似乎是要到什麼地方去。

東方映月很是好奇的問旁邊一個經過的修士:「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那個和善一笑:「姑娘是剛來此處吧,我人要去附近的樹林獵一些妖獸。」

「那樹中妖獸頗多,如果獨自前往會有危險的,如果想去的話,就和我們一道吧。」另一個人也插嘴道。

她也有些想去看看,順便還可以觀察一下附近的地形,以便以後跑路可能會用上。

想到這裡,她很快就跟上了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的向著樹林中走去。

說是樹林也不盡然,這裡的樹木繁茂,且其中還有小山丘穿插其間,形成連綿不斷的一處小型山巒。

正看著出神,剛剛回答她話的那個修士走到她跟前:「這裡的低、中階妖獸很多,我們每天都有不小收穫,散修修行不易,你就找找那些低階的妖獸吧,中階的太過厲害,如果傷著了還得花錢買丹藥,著實不划算。」

東方映月覺得這個人還不錯,心腸也好,就隨口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章子明。」他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東方映月打量著眼前的年輕人,看年紀也不過十四五歲,一臉老實忠厚的樣子,她不覺心中多了一絲好感。

「走吧,等下跟不上他們了。」東方映月指指前面的那些修士,急步跟著。

一進樹林,眾人都顯得小心翼翼,正當他們靜靜的走著,忽然從林中「嗖嗖」鑽出一大群黑面獠牙的赤眼妖豬。

東方映月倒是知道這種妖獸,學院中的藏書眾多,只要多看必然都會知道。

這種妖獸的皮相當的厚實,上面還布有許多粗壯的刺,他們攻擊的時候,會將身上的刺根根豎起,而它的眼睛則是呈紅色,能使用低階的火系攻擊,而它們身上的肉質很是嫩滑,她倒是一直想試試,只是從來沒能遇到,今天還真是好機會。

眾散修應該是經常在這裡遇見它們,所以也並不驚慌,大家都各就各位的分工協作,顯得井然有序的樣子。

他們同時幾個人一起對付赤眼妖豬,並不會太過吃力,正好東方映月就和章子明一起,圍頭一頭赤眼妖豬。

「小心它身上的刺!」章子明提醒著東方映月,知道她是第一次面對這些妖獸,怕她沒有經驗,被傷到。

「嗯。」東方映月點點頭,對於別人的好意,她一向都是欣然接受的。

看著眾人小心翼翼的樣子,她也不敢太過掉以輕心,赤眼妖豬雖然不是什麼高階的妖獸,但要是被它的刺傷到,也不會太好過,她可不想為了個低階的妖獸而受傷。

赤眼妖豬見幾人圍了上來,立時身上的刺張了開來,眼中也冒著紅色的凶光。

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個人拋出一條繩索,沒得赤眼妖豬有任何反應,已經被控制住。

赤眼妖豬雖奮力掙扎,但也突不出幾人的包圍。

然後東方映月就看見眾人飛劍齊出,瞬間那頭赤眼妖豬便沒了氣息。

看著這血腥的一幕,東方映月搖搖頭,卻只見章子明快速蹲下身子,去一根根的拔著赤眼妖豬身上的刺。

見東方映月愣愣的站在那裡,章子明招呼她:「你也來搭把手呀,這刺可是能賣到百根一顆靈石呢。」

說完便又低下頭去繼續仔細的拔著赤眼妖豬身上的長刺。

這時幾乎所有的赤眼妖豬都已被拿下,這時大家都是開心的蹲在地上拔著刺,臉上的笑容很是滿足。

東方映月看著他們,很是感慨,這些散修看來真是不易,所得皆是由自己辛苦所得,但看見他們此時滿足的笑容,她突然覺得自己之前過得是多麼幸福。

蹲在地上努力的拔著赤眼妖豬身上的刺,那刺硬而且生長得較為深,所以處理起來還是有一定難度,她抬頭觀察了一會別人怎麼做的,才忙摸出一把飛劍,輕輕的在皮上拉一下,這樣就容易多了。

下午又去泉邊找到一些巳蛇,這種蛇的血能夠抵禦一些低階的水系術法,所以大家又開始抓蛇放血。

為此東方映月還收了不少的巳蛇肉,當然之前的赤眼妖豬的肉她也是分了一部份的。

今天收穫不錯,大家都顯得非常開心,東方映月望了一眼章子明,感覺他臉上都要笑出花來了。

她並沒有像其他散修那樣,選擇去賣掉手上的東西,反倒是把它們帶回了住處。

像本時那樣,清點起了儲物袋裡的東西。

以前並沒有太過於詳細的分類,如今出門在外,還是把重要的東西都放在頭上的發簪里儲藏起來更為保險。

等把東西清理好時,天色已逐漸暗了下來,也沒有心情做飯,於是便拿出了以前準備好的東西,草草吃過,便在院子里打起坐來。

有時東方映月會覺得,就這樣平淡的生活下去,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但她卻不知,西門淵已開始出發尋找她的蹤跡了。 在這個小小的坊市,東方映月平淡的過著每一天,有時她甚至覺得時間都是靜止的。

直到有一天,集市上出現了許多穿著同樣黑色長衫的人,這樣的服飾她見過,這些人正是西門家的人。

「我要想辦法儘快離開這裡。」東方映月焦急的想著。

這裡平時雖算不上人聲鼎沸的路上,此時卻沒有幾個熟悉的面孔,她不由得擔心起他們的安危來,可是眼下她除了想辦法逃離,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而她和西門淵都不知道,在坊市外的樹林里,又開始一天的捕獵的人聚集在這裡,這其中就包括章子明。

因多日來的獵殺,近處的妖獸已然不多,所以他們便向著更遠處的地方而去,正憧憬著今天的收穫,卻見一大群穿著黑色長衫的人把他們團團圍住。

這時,從那群人里從出一個人來,那些黑衣人都對他十分的恭敬,這人正是西門越。

他肩上有一隻體形嬌小的雀鳥,它正沖著這一群人叫個不停。

西門越的眼神冰冷,一一掃過眾人的臉,卻沒有看到他想要找的那個,於是向那群黑衣人揮了揮手。

黑衣人手起刀落,這些才不過剛剛鍊氣的散休,如何能是他們的對手,毫無還手之力的就被斃命。

「這些人定是與她有過接觸,身上有同樣的氣息。」西門越用手輕輕的撫了撫肩上的雀鳥,喃喃道。

而西門淵來到坊市中卻覺得異常奇怪,雖說這是小型坊市,但之前他也來過,並不像現在這樣的蕭條,雖然不算特別擁擠,但也不至於像現下這樣人煙稀少。

但現在也不是去在意這些的時候,他的鵬鳥感受到了東方映月身上的氣息,可來到這裡卻突然消失了。

這要歸功於東方映月之前布下的陣,她對陣法不算太了解,所以買了各種各樣的陣法,一股腦的全都給布下,其中有一種就是隔絕追蹤之術的法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