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林漠這一句話,等於是把全場眾人全部得罪了啊!

  • Home
  • Blog
  • 林漠這一句話,等於是把全場眾人全部得罪了啊!

那些醫生紛紛開口怒斥,而袁德等人更是破口大罵,說林漠侮辱這些學醫的人。

林漠倒是非常平靜,他負手而立,朗聲道:「在場各位,也都算是名醫了。」

「你們就沒覺得,這個病人面色發黃,眼睛裏面,還隱隱有些發赤嗎?」

一個代理商直接道:「姓林的,你少說這些廢話!」

「面色發黃,眼睛發赤又怎麼了?」

「我們給人診斷,是看這個人的檢查結果,看數據說話,而不是看他的臉色來診斷的!」

「有些人,就是天生皮膚髮黃,眼睛發赤,這又有什麼不對嗎?」

錢永安也冷笑道:「林漠,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找他來這裏?」

「就因為他面色發黃,眼睛發赤,看上去有點像是個病人。」

「沒想到,你竟然以此評斷他有病。」

「呵,你這醫術,可真是讓人覺得可笑啊!」

「也就江湖騙子,會這樣給人評斷吧?」

四周眾人都是哄然大笑,看林漠的眼神都充滿了鄙夷。

林漠微微笑了笑:「看來,你們是真的不了解他的情況啊!」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說完,他突然往前一步,指著那個病人,大喝道:「我問你,你左腳大拇指旁邊,是不是有一顆黑痣?」

病人愣了一下:「你……你怎麼知道的?」

現場眾人也都疑惑,一個代理商瞪眼道:「姓林的,你是不是有病啊?」

「人家腳上有黑痣,你也要管?」

林漠不理會他,繼續問道:「這個黑痣,是從你八歲的時候開始出現的。」

「最初的時候,只有針尖大小,你或者壓根都沒注意到。」

「可是,後來這顆黑痣,長得越來越大。」

「現在,差不多有黃豆那麼大了,是不是?」

病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你怎麼知道的?」

「我……我的確是長了這麼個黑痣,的確是我八歲的時候開始長的。」

「可是,這……這些事,我沒跟別人說過啊……」

現場眾人嘩然,林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萬子峰冷笑:「姓林的,你竟然連這小子的家人都收買了?」

「說一些他過去的事情,就想在這裏唬人?」

「呵,我們說的是他是否有病,沒讓你給他算命!」

病人撓了撓頭:「這……這事,連我爸媽和我媳婦都不知道啊。」

現場眾人頓時嘩然,萬子峰急了:「你……你說什麼?」

「你長這麼大一顆痣,你家人不知道?」

病人:「他們知道我長了顆痣,但不知道我是幾歲開始長這顆痣的。」

「我八歲開始長這顆痣的事,只有我自己知道啊!」

「林……林神醫,你是怎麼知道的?」馬修並沒有在原地停留。

而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進了州府大樓,並引得所有人矚目。

劇烈運動的同時,並沒有影響他的思緒。

『這會不會是假的?只是一場騙局!』

『姆席迪亞就在會議中,保留地怎麼可能召開發布會,並且與殺害蘇族人的仇人站在一起?』

『但新聞怎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64】新聞發布會!! 「那韓兄你有何打算呢?」劉雲對着韓非問道。

「如果秦王願意放過我的家人,我願意成為秦國的官員,請求秦王許可。」韓非對着劉雲跪下叩拜道。

「起來吧,你的請求我答應了,但是,你不可以出工不出力,只是做做樣子,你要展現出你法家大成者的才學,和李斯一起,弄好秦國的政務,知道嗎?」劉雲對着韓非說道。

「是,大王。」韓非恭敬地說道。

「終於可以把擔子卸掉一些了。」看到韓非答應幫自己處理政務,劉雲心裏也放鬆了下來,終於不用整天看着如山一般高的竹簡了。

至於為什麼不造紙,現在也不缺功德了,還是不去搶那些人族先賢的成就了,顯得有點小家子氣。

「這裏就是要處理的政務,你和李斯兩人講這些政務提取出來重要的信息,向我彙報,至於不重要的,你們就自己解決了,知道了嗎?」劉雲將韓非帶到了偏殿之中,此時李斯正一個人處理著堆積如山的竹簡。

「師兄,你過來了啊!早就跟你說了,秦國才是最好的選擇,你偏不聽,非要去韓國碰一鼻子灰,才過來,你來了正好,這堆你負責啊,我就負責這裏。」

李斯妒不妒忌韓非?肯定妒忌啊,整天花天酒地,回去之後還不被老師責罵,受到老師的寵愛,你覺得換成自己,誰不妒忌啊。

但是現在他也沒什麼時間妒忌了,整天處理堆疊如山的政務,讓他沒有了其他想法,看到韓非的到來,只有一種趕緊找個人分鍋的衝動。

「師弟,你在這裏啊!」韓非雖然知道李斯在秦國,但是不知道他在這裏處理著這些事情。

「是啊,自從大王加冠之後,我就一直在這裏,唉,不瞞師兄,我一直向大王推薦讓你過來,你來了,我才能輕鬆一點啊!」李斯感覺這段時間都不是人過的,自己整天處理這些事務,都快瘋了。

「沒事,師弟,我來幫你吧。」韓非突然有種感覺自己選錯了的感覺,平時他就是一個坐不住的人,讓他一直處理這些公務,他要發瘋了。

……

「韓國的國君獻上了王印,接下來就是魏了,典慶,如果讓你對付魏國,你願意嗎?」劉雲對着面前有點駝背的大漢說道。

「大王所使,不敢違背。」典慶對着劉雲說道。

「你是不敢違背,而不是願意去,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你負責趙國的事情,魏國就交給蒙恬吧。」劉雲搖了搖頭,還輸不要欺負眼前的老實人了。

「多謝大王體恤。」典慶對着劉雲感謝道。

「不過既然你去趙國那裏,就要將他們打得乾淨利落點,我在這裏等着你們的捷報。」劉雲對着典慶說道。

「是。」

……

「第一枚收藏完成。」劉雲此時將手中的大印放在了面前的一個大陣之中的一角,當大印放上去后,點亮了陣法的六分之一的陣紋。

「還差五枚。」劉雲看着這個自己建造了將近五年的大陣呢喃道。

「大王,外面有人求見。」蓋聶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知道了,我過來了。」劉雲離開了這間密室,來到大殿之中,此時伏念正在大殿之中,滿臉莊重地等待着劉雲的出現。

「拜見秦王!」伏念對着劉雲躬身行禮道。

「你們都過來了嗎?」劉雲對着伏念說道。

「嗯,小聖賢庄三百七十四人,皆已來到秦國。」伏念對着劉雲說道。

「不用這麼嚴肅,輕鬆一點,地方我也已經幫你們找好了,就在城西那裏,有一片空地,公輸家已經在為你們建造住處了,相信很快就能完成了。」

「多謝秦王,若無事,伏念先行告退了。」伏念對着劉雲說道。

「嗯,下去休息吧,你們過來這裏也累了。」劉雲對着他說道。

……

「七國要一統了,天心也快出現了,當初鴻鈞失去后,紫霄宮化作一個秘境,將他的造化玉碟和天心全部隱藏在虛空之中,後續化成了七個信物,隱藏在七國王室之中。」

「神器有靈,我們這些人接近,它會自己消失不見,所以只能讓凡人去尋找,接近,現在戰亂起,塵封已久的天心也該出現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黑暗的空間之中說道。

隨後他一步邁出,身邊的所有景象都在不斷變化,來到了魏國的王宮之上,隱藏在虛空之中。

在沒有了披甲門之後,魏武卒也失去了往日的雄風,被蒙恬的步兵加騎兵的進攻下,僅僅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攻打到了魏國的國都之下。

隨後,失去了軍心的軍隊,被蒙恬全部殲滅,將王室之中的所有男人全部殺死,只留下女眷,將她們全部帶回去秦國。

這個並不是劉雲的命令,而是趙姬的,因為加冠之後,考慮的就是傳宗接代了,特別是這種時期,萬一有什麼意外,才有人能接過王位。

劉雲也不好說她什麼,但是也沒有拒絕,因為身上的秦王室的因果在這裏,必須有一個後代繼承因果,這樣自己最後時候,才不會因為因果的關係,導致反噬。

不過,魏國的王室,emmm,繼承了魏國人的特點,都比較粗獷,劉雲直接讓她們去後宮負責衣物的清洗。

而在解決了魏國后,趙國也在典慶的狂猛進攻下,應聲告破,而燕國在失去了魏國和趙國的保護之後,完全裸露在了秦國的大軍之下。

「現在暴秦的大軍快到燕國了,為了制止暴秦,我們必須阻止他。」燕丹在墨家機關城之中,看着各個統領說道。

「秦國的軍隊太可怕了,如果不殺了秦王,這樣的軍隊無人能擋住。」大鐵鎚身上纏繞着一條又一條的布條說道。

「但是,秦王身邊高手如雲,如果不能繞開這些高手,無法對秦王造成傷害,而且秦王自己也是一個很強的高手。」燕丹有點「為難」地說道,眼神卻瞟向旁邊的荊軻。

「我去吧,只有我的劍術能在五步之內,將秦王殺死,但是,如何讓我靠近秦王五步,這就是你們要思考的問題了。」

荊軻無所謂地說道,手中拿着一個酒葫蘆,一口一口地喝着悶酒:師妹,你到底在哪?

「我有辦法!」樊於期咬了咬牙說道。

「我不會同意你的辦法的。」燕丹對着樊於期說道。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秦蒼穹一身西裝筆挺,叼著煙,手捧果籃,一步一步,朝着i病房門口走來。

「站住!」病房門口,兩名保鏢上前,直接將他攔住。

「掐滅你的煙!報上名字!」兩名保鏢聲音ing凝重,叱喝道。

自從昨日,林雅發生意外后。

她為了以防萬一,特地增派了安保人手,24小時巡視,守候在病房門外。

任何前來探望的賓客們,都需要經過審查,確認沒有問題后,才能進入病房。

秦蒼穹也被那群保鏢們,攔在了病房門口。

他微微抬眸,掃了門口兩名保鏢一眼。

他並未掐滅煙蒂,而是沖着兩名保鏢,直接吐出了一口煙圈。

而後,緩緩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秦蒼穹。」

「通知你們林董一聲,我前來探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