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楊天宇淡笑道。

  • Home
  • Blog
  • 楊天宇淡笑道。

一般情況下,堂堂第一家族是絕對不會用出這樣的手段的。

因為一旦傳出去的話,對他們的聲譽將會是很大的影響。

但是第一家族卻是這樣做了,這就說明第一家族對他們是非常的顧忌。

這就是要告訴楊風和楊風的父親。

你們永遠要記住,你們的親人在我的手裡面。

你們如果要想對第一家族暗中下手腳,都要考慮一下後果。

「恩,以我們現在的能量,第一家族除了他們兩個老祖和時日天外,我們可以暗中幹掉他們任何人。第一家族在老巢外面有很多人。他們是擔心這部分人的安危,所以讓我們投鼠忌器。」楊風點頭。

「這一招還真是抓住我們的命門了。」

楊天宇感嘆了一聲。

他之前還暗中殺了一些第一家族的人,讓第一家族人心惶惶,現在他卻不敢出手了。

「沒有辦法悄無聲息的進入第一家族的第一聖地,將母親救出來嗎?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對毫無顧忌的對他們出手了。」

楊風皺眉道。

他也準備高手暗殺一些第一家族的人,讓第一家族知道他楊風絕對不是只挨打不還手的人。

但是現在第一家族這樣的態度,楊風就得暫時放棄這樣的計劃了。

這讓楊風心裏面非常的不爽。

「沒有辦法。」

楊天宇搖頭。

獨寵舊愛·陸少的祕密戀人 「我們天門的燕十七可以隱藏氣息,也不能悄無聲息的進入嗎?」

楊風有些不甘心的問。

「第一聖地的防禦很是堅固,他們幾個主宰都加固了只要其他人進去都會被發現,他進去的話,只能是送死而已,沒用的。」

楊天宇搖頭道。

「那就只能忍了?」楊風眉頭緊鎖,這樣的話,那真是憋屈啊。

任性老婆好V5 「暫時忍忍吧,等到我們有足夠的實力,給他們算總賬。」

楊風開口。

「恩。」楊風點頭。

這個時候,不忍還能怎麼辦?

「天門發展不錯。照這個勢頭下去,總有一天會有和戰天宗抗衡的實力,但是你要記住,戰天宗可能比你想的更強大。如果要想對戰天宗出手的話,那就必須得有絕對把握才行。除此之外,還有西門家族要特別關注。西門家族的水很深。先不要和西門家族起衝突。」楊天宇看著楊風,囑咐道。

「若蘭也給我說過西門家族很特殊,和我們看到的不一樣。甚至擁有和戰天宗抗衡的力量,只是為何西門家族一直以來這麼低調,他們就好像戰天宗的一條狗一樣,什麼都聽戰天宗的。」

楊風很是不解。

「這個很是奇怪,若蘭既然知道西門家族很特殊那應該知道緣由吧?」楊天宇眼睛不由一亮,沒有想到楊風這邊已經有了西門家族有關的情況,看來,自己倒是多此一舉了。

「她現在還推算不出來,她說西門家族背後有一神秘的力量。」

楊風搖頭道。

「看來,這西門家族比我想象的還要不一般啊。那你不到萬不得已就先不要和西門家族對上。」楊天宇很是鄭重的對楊風交代。

「我知道的。」楊風隨即點頭。

現在天門和西門家族並沒有什麼交集。

在不知道西門家族底細之前,楊風自然是不會對西門家族下手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風兒,若蘭跟著你,為你做了很多事情,一直默默的付出。這個女人很不錯。司馬晴畢竟已經屬於過去式了。你也要向前看啊。不要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楊天宇雖然說和楊風很少見面,在神界僅僅見了一次,但是這不代表楊天宇對楊風不了解。

實際上,他一直以各種渠道關心著楊風,了解著楊風的消息。

「父親,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楊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你真能處理好嗎?這件事如果我不給你提的話,那其他人是不會給你提的。作為一個父親,我希望看到你幸福。有些無法實現的事情那就不要刻意的追求了。」

楊天宇看著楊風,很是認真的說道。

他感覺楊風這方面太固執了,甚至比自己都固執。他真的擔心歐陽若蘭這樣的好女子被自己的兒子錯過。

「父親,我理解你,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無論如何,無論能不能實現,無論多麼艱難,我都要嘗試。哪怕付出任何的代價!在這之前,我希望您是支持我的。父親,如果您遇到我這樣的情況,您會怎麼選擇?完全放棄我母親,重新開始嗎?您能嗎?」

楊風很認真的看著楊天宇,開口問道。司馬晴死在他面前那一幕,他永遠不會忘記。

司馬晴為了他,可以什麼都放棄。

自己呢?難道不應該做些什麼嗎?

向天問計,用盡一切手段。

「哎。」

楊天宇嘆了一口氣,他能嗎?

他當然不能。

他也會向自己的兒子一樣,甚至比自己的兒子更加的瘋狂。明明知道基本上不可能,還要去做。

「父親,若蘭給我發了信息,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們就去聽聽吧,難得啊,琴帝和歌皇的聯手合作。」

楊風輕輕的甩了甩頭。

他也不想和父親討論這個話題。

他在內心深處還是很迴避這個話題的。

歐陽若蘭的好他怎麼不知道。

但是有些東西是不能忘記的。

「走吧。」

楊天宇輕輕的搖了搖頭。

他也不再這個問題上深究了。

自己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卻讓其他人做到,那不是笑話嗎?

楊風和楊天宇離開了密室,來到了天門大廣場。

現在的天門大廣場人山人海,每個人都是異常的激動。

歌皇和琴帝聯手合作,想想都讓人激動,現在能夠親眼看到,那種心情已經沒有辦法用言語來描述了。

甚至一些高手都聞訊而來到了天門,就像雲長空和雲家的一些高手,無影門的千無影等人都是趕了過來。

甚至慕容姍姍和那小武都來了,他們都是藉助雲家的傳送陣來到這裡的。[本章結束] 「楊風老弟,你可有些不地道啊。琴帝和歌皇合作演出,怎麼能不邀請我呢?」雲長空看著楊風,笑著責備道。

「就是啊,楊風老弟,真是有些不地道。」

千無影也是笑著看著楊風。

「哈哈,你們也沒有和我說過你們也追星啊。」

楊風看著雲長空還有千無影,笑著說道。

楊風真沒有想到這倆傢伙能屁顛屁顛的來這裡。

琴帝和歌皇合作演出的事情楊風沒有讓天門眾人對外隱瞞,實際上想隱瞞也是隱瞞不住的。

「追星倒是談不上。但是,歌皇和琴帝這樣級別的演出,我們也是很有興趣的。」

雲長空大笑道。

「就是啊,能夠讓琴帝和歌皇合作表演,也估計只有你楊風老弟可以做到。」千無影也是說道。

他和雲長空來到這裡,看歌皇和琴帝的表演是一方面。

更重要的還是和楊風還有天門打好關係。

天門成為混亂之地大勢力之一將會對混亂之地的格局產生很大的影響。

尤其是天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更是讓所有人都驚訝。

如果他們三大勢力聯手的話,在混亂之地也將有更大的話語權。看到天門更加強大了,他們和天門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有機會了自然是要走進

「哈哈,那我們就好好欣賞一番。」

楊風輕笑道。

雲長空和千無影的用意他如何不知。

和雲家還有無影門的合作也在他的計劃當中。

「哼。」

楊風附近的楊欣則是冷哼了一聲,楊欣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著雲長空,她對雲長空是很不滿的。

她可清楚的記得那一次天門危機的時候楊天向雲長空救援,結果雲長空一點反應都沒有。

因為當時雲長空認為天門完了,沒有價值了,所以就不願意幫助天門了。

而現在看到天門強大了,就過來百般示好,這就太可惡了。

「這位就是楊叔叔吧?」

雲長空對於楊欣的不滿一點也不在意,而是將目光對準了楊風身旁的楊天宇。

楊天宇的戰鬥力讓他都難以判斷。

他有種感覺,楊天宇的戰鬥力不下於他,如果要是再加上那不死的能力的話,那就更難以估計了。

這樣的人物你對他無可奈何,他卻能對你不斷的用拚命的招數。

天門有這樣一個強者的存在,也將擁有很強大的震懾能力。

試想,得罪了這樣一個人,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去殺你們的人,你卻沒有辦法。

誰敢主動招惹這樣的人?除非腦子有問題,或者說有著不可調和的血海深仇。

「雲家家主太客氣了。論年齡,你可要比我大的實在是太多了。怎麼能喊我叔叔呢?」楊天宇看著雲長空,輕笑著回應道。

他的年齡和楊風相近,不過比楊風大幾十歲罷了。比起雲長空的話,那就小的太多了。

雲長空竟然對他叔叔,讓他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和楊風是兄弟關係,那我自然要喊你叔叔了。這無關年齡。年齡和輩分之間是沒有關係的。」

雲長空沒有感覺任何的尷尬,笑著解釋道。

「就是啊,我們和楊風同樣的輩分,這樣一來的話,您就自然是長輩了,」千無影也是笑道。

千無影個人實力比雲長空差遠了,雲長空在楊天宇面前都能夠自認晚輩,他這樣做自然也是順理成章。

「無恥。」

楊欣的聲音隨即響了起來。

她簡直氣壞了。

她覺得無論是雲長空和千無影都有些無恥。

尤其是雲長空。

「欣兒,不要說了。」

歐陽若蘭迅速給楊欣傳音。

她剛才沒有管楊欣也是想讓雲長空尷尬一下,現在,也不能讓楊欣一直這樣胡鬧下去。

凡事必須要有一個度。

不然,那就真有可能將雲家和無影門逼到戰天宗一方,這是他們所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母親,他們就無恥啊,看到我們強大了,所以就來到這裡自降輩分低頭哈腰的,等到我們天門再遇到危險的時候,他們肯定會落井下石的。這樣的人,為什麼要和他們合作啊?我真是搞不懂。」

楊欣也是傳音回復道。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上次雲家的選擇對於他們自己來說是沒有錯的。當時,雲長空沒有落井下石,趁機瓜分天門已經不錯了。欣兒,要以大局為重。現在不可到處樹敵。天門以後還有很多地方要需要他們的幫助呢。」

歐陽若蘭很是耐心的勸道,對於楊欣,她一直是很有耐心的。

「我怕父親被他們所矇騙,到時候因為信任他們被他們賣了。」楊欣將自己心裏面的擔憂對歐陽若蘭傳音道。

「女兒,想多了。你父親心眼多著呢。又有我幫忙。不騙他們那就是他們燒高香了。怎麼可能會被他們欺騙呢。放心吧,和他們合作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如果不是這裡人太多,聽了剛才楊欣的話,歐陽若蘭說不定就會直接笑起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