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楊春暉便不再鼓搗那壺茶了,而是從酒櫃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給三人都倒了一杯,指點江山的說道:「作為同行,你能有本事當藥販子,說明水平不錯。」

  • Home
  • Blog
  • 楊春暉便不再鼓搗那壺茶了,而是從酒櫃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給三人都倒了一杯,指點江山的說道:「作為同行,你能有本事當藥販子,說明水平不錯。」

「我且問你。」

「做我們這行的,為什麼要賺窮人的錢?」

姬長生嗤笑道:「自然是窮人的錢好賺。」

楊春暉擺了擺手指,說道:「NO,NO,NO,你們只是在第一層,而我們,在第五層,小兄弟,你知道什麼最值錢嗎?」

「不是那些窮人的存款,也不是他們的關係網。」

「而是……他們的命。」

姬長生霍然起身,驚呼道:「你們在販賣器官?」

楊春暉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說道:「這種違法的事情,我們可不做,而且,那能值幾個錢呢?」

「自從科學技術進步之後,克隆器官已經很成熟了。」

「之所以價格高居不下,那是因為醫藥公司在壟斷經營而已,這年頭賣器官,那隻能打個價格戰,賺不了多少錢的。」

「人命值錢的,在於他本身。」

「你知道。」

「當我們完成收割之後,那些下面的小群主、大群主、管事……一系列人,他們還敢回家嗎?他們欠了一屁股債,名聲敗壞,能不跑路嗎?」

「這個時候。」

「當他們消失於這個世界的時候,誰會在乎呢?」

李和瞳孔猛縮,姬長生則冷聲問道:「你們在販賣人口?」

楊春暉又哈哈大笑,說道:「小兄弟,要不怎麼說你年輕呢?我可不犯法,我們公司日後就算犯法,那也是經濟詐騙,別潑污水啊。」

「我們只是,對那些跑路的人提供一些建議而已。」

「你可不要污衊好人!」

姬長生坐下,眼神開始晦澀不定,而後問道:「這跟發財的路子,有什麼關係?」

「有啊。」

楊春暉笑著將酒一飲而盡,又倒了一杯,坐下,翹著二郎腿,笑道:「你們當藥販子販賣幻想物品,這才是違法行為。」

「所以呢。」

「你們既然已經犯法了,不如賭個大的。」

李和已經捏緊拳頭了,姬長生悄無聲息的拍了拍他的手,以作安撫,他自己則端著酒來到楊春暉旁邊,躬身敬酒,討好道:「楊老師,怎麼個賭法?」

啪!

楊春暉打了個響指,笑著打開個人終端,點開一個文件,將一張名單展示給了姬長生,說道:「這些都是一些孤寡老人,還有沒人在意的殘障人士。」

「屬於我們公司宣傳后篩選出去的那批。」

「對於傳銷,他們不會上當。」

「但是……」

「你們有葯,只需要將自己偽裝成革命軍,而他們又沒有什麼親朋好友,也沒有什麼要完成的心愿,你只需說,革命軍這次好人好事做到底。」

「不僅送葯,還免費幫他們旅遊!」

「當他們喝下不老葯,還有什麼不信的呢?」

「到時候,讓他們簽下一些旅遊協議,再將人送到……」

說到這裡,楊春暉停了下來,嘴角含笑的看著姬長生,餘光則看向李和,李和眼中的掙扎更是讓他咧嘴一笑。

他並不知道。

李和的掙扎並非是道德上的,而是……忍不住要殺人了。

「好!!!」

「哈哈哈,好計謀,好路子!!」

姬長生高聲稱讚,然後一把拉住楊春暉的手,有些發狠的說道:「葯不是問題,20瓶,30瓶,甚至更多我都能搞來。」

「問題是!」

「我拉一個人,能賺多少?」

楊春暉慢悠悠的在姬長生面前比出兩個手指,姬長生疑惑道:「二十萬?」

「兩百萬!」

嘭!

姬長生一拳砸在桌子上,連楊春暉都嚇了一跳,姬長生轉過頭,有些猙獰的說道:「做!兩百萬,為什麼不做!」

楊春暉這才鬆了口氣。

哈哈大笑的拉過姬長生,開始交流一些信息,講一些需要注意的情況……

……

下午。

兩人走出眾泰酒店,走出好長一段路,李和才咬牙道:「至尊會果然有參與其中,居然這麼明目張胆的拐賣人口!」

「還用革命軍的名號!」

姬長生保持著仰望太陽的姿勢,朝天空重重的吐了口氣,說道:「這有什麼,我們跟至尊會本來就是死敵。」

「下雨天閑著,我們沒事會打至尊會。」

「至尊會但凡有機會,也會向我們扣屎盆子。」

「這些倒沒什麼。」

「只是,這次意外的順利,得到了一條失蹤人口的線索,但那楊春暉始終不願意告訴我們接頭方的信息。」

「只說我們事情辦好了,自會與我們聯繫。」

「還得想辦法啊……」

「不過。」

「這也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至尊會長期在幫幕後那些人做事情,包括人口拐賣一事,都在長期運行。」

「找至尊會做突破口,這個方向是沒錯。」

李和點頭,問道:「我們自己能安排人偽裝成販賣的人口,去探探情況嗎?」

姬長生將那個名單點出來,說道:「後來楊春暉和我密談的時候,說了些細節,告誡我務必按照名單來,讓我先選目標,選完了,他們還要審核,但凡最終有一個對不上號,交易就取消。」

「所以,沒那麼簡單。」

「還是得喊大家一起來開個會,商量商量才行。」

。 第365章導演的保證

電影《再見四月》總共有兩個戲份最多的季節,一個是春季的相遇,一個是冬季的離別。

春季到了,導演甄德順打算把春季的戶外情節都拍攝出來,等到這段也完成,《再見四月》的影片就接近尾聲了。

夏季和秋季的戶外場景本來就不多,到時候可以去溫暖一些的地方采景,或者乾脆就後期合成了。

老實說,甄德順真沒想到電影拍攝會如此順利,原來計劃十月份上映的電影,大概五月份就能上映了。

而這一切,還要多虧了林嘉茵,這名新晉演員不僅演技無可挑剔,和女主角的契合度也出奇的高。

公園裡,男女主春季相遇的場景開拍。

林嘉茵扮演的宮小圓站在公園的假山上,她為公園裡的小孩吹起了管風琴,隨著琴聲響起,小孩們露出了沉醉的表情。

就在這時,馬公生從公園大門走了進來,此時的馬公生母親早已不再,父親又長期不顧家,生活的苦逼都寫在了臉上。

受青梅竹馬的囑託,他來見宮小圓,希望把宮小圓介紹給自己朋友。

就在他走進公園的一刻,一股強風吹過他的身體,他順著管風琴的聲音見到了宮小圓,眼前忽然明亮了起來。

就像宮小圓的內心獨白一樣,和她相遇的瞬間,人生彷彿有了色彩,所見所聞所感全都變得多姿多彩起來。

宮小圓轉過頭,目光和馬公生一接觸,便不自覺地湧出了淚水。

眼前一亮的不止男女主角,還有導演,這段講的是馬公生遇見了人生中的白月光,甄德順卻也像遇見了白月光一般心有所感,如果當初他也遇見了心目中的白月光,也許會少很多遺憾。

「卡!」甄德順喊停。

「非常好,都休息一下吧。」甄德順將一瓶水遞給了林嘉茵,鼓勵道,「演的不錯,下午還有一場小提琴比賽要演,好好準備。」

「謝謝。」林嘉茵淡淡一笑,她接過水瓶喝了起來。

導演走開后,演男主角的演員走到了林嘉茵身旁,小聲和林嘉茵說道,「你注意點,導演他最近對你越來越好了。」

林嘉茵皺了皺眉頭,在來拍電影之前,她自然也知道演藝圈有多亂,但甄德順不像是那種人,男演員應該是多想了。

休息過後,下午的場景也開始了拍攝,宮小圓和馬公生第一次相遇之後,由於小提琴比賽即將開始的原因,馬公生迫不得已被宮小圓強拉去比賽場地做伴奏了。

小提琴比賽的伴奏是鋼琴,而馬公生又會鋼琴,在宮小圓強硬的要求下,他也只有臨危受命。

一開始,兩人合作的還算順利,即便多年沒有彈奏過一首完整的鋼琴曲,馬公生依舊是那個天才,他只要彈奏起來,就能像機器一樣精準無誤。

坐在評委席的某個評委老師認出了馬公生,他仍然記得那個屬於馬公生的時代,那些年,馬公生曾是所有同代鋼琴手的噩夢,從沒有人能贏馬公生,也從沒有人能像馬公生一樣準確無誤。。

宮小圓也是一個很有實力的歌手,和馬公生不同,她的音樂是自由的,經過改編后的曲調和原來的曲調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

兩人的組合引起了評委老師的注意。

然而,到了中場,隨著馬公生心中的噩夢蘇醒,他再也聽不到鋼琴的聲音了,只知道按照曲調彈奏。

就這樣,馬公生的彈奏速度越來越快,宮小圓為了跟上馬公生的節奏而拚命演奏。

在這個過程中,宮小圓沒有責備,也沒有不耐煩,她只是為了追趕馬公生而拚命演奏,同時還有一絲欣慰,那點欣慰大概來源於她再次讓馬公生在賽場彈奏起了鋼琴。

終於,節目演奏完了,宮小圓身上都是汗水,雖然很累,她卻笑得像那年春天一般燦爛。

突然,眼前模糊了起來,宮小圓昏倒在舞台上,馬公生也從噩夢中掙脫,他看到倒下的宮小圓,瞳孔漸漸收縮,呼吸突然變得急促,從喉嚨發出一聲痛苦的吶喊。

「卡!」

甄德順再次喊停,在他眼中,宮小圓和林嘉茵這兩個形象漸漸重合,最終變成了一個人。

他拍文藝電影正是因為對電影的不懈追求,而現在,他發現林嘉茵正是他所追求的那件藝術品。

迄今為止,最接近他理想,也是最完美的藝術品。

休息期間,甄德順不由得走過去,他給林嘉茵遞了一張名片過去,向林嘉茵做出了保證。

「你演的確實很棒,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給你更多的表演機會。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聯繫我。」

林嘉茵拿著名片,重重點了頭,能得到一個名導演讚賞,是多少演員一輩子追求的事情,而她第一次拍戲就得到了一個導演的賞識。

別看甄德順看起來有點邋遢,人也沒什麼氣質,但甄德順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在文藝電影這一塊他也算小有名氣了。

林嘉茵有些高興,他已經迫不及待去找李橋炫耀了,不知道李橋知道自己被這麼多人看重,會是什麼表情。

一想到這裡就有些想笑,想必李橋應該臉色不會太好看,畢竟李橋不是什麼大方的人,以前李橋總覺得是他捧紅了自己,現在也該承認自己的實力了。

演馬公生的男演員在一旁搖了搖頭,為林嘉茵感到擔心,在這幾個月的拍攝中,他也承認了林嘉茵的實力,也欣賞林嘉茵的努力。

等到拍完電影,林嘉茵回到了影視組住宿的地方,

「李橋,告訴你一件事,我的電影拍的差不多了,導演說想要再次和我合作呢。」打通電話,林嘉茵笑道。

「哦,恭喜啊,我這邊還有點事,就先掛了。」李橋掛了林嘉茵的電話,繼續收拾行李去了,開學季又是展現騷操作的時候。

論怎麼和兩個女朋友相處,這是一個具有長遠研究價值的課題。

林嘉茵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她咒罵了李橋一通,連話都不讓人說完,這種人真沒意思。。 一晚時間很快就度過,知道微光照射進房車內,夏波這才注意到外邊的天竟然亮了。

收回心中有些雜亂的思緒,他伸展身體,開始了每天的晨練。

不管煩心事還是瑣事兒,都會在晨練之中一掃而空。

現在多了一個幽冥步,為了保證自己的熟悉感,八極拳打完,夏波有繼而聯繫幽冥步,至於沖拳就沒什麼技巧可言,簡單粗暴。

而八極拳和幽冥步都是屬於熟能生巧的技巧,必須要每日的訓練。

晨練接觸,夏波渾身是汗,熱氣騰騰的坐在放車內,伸手把小鋼炮打開,絲絲涼風吹進來。

「新生的公路並沒有自己以前的公路上已經開始進行季節更替了,這裏依舊是夏天。」

夏波輕輕抿了一口熱茶,只覺得渾身通透舒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