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楊風只是留在這裡罷了,這玲瓏之心這麼大的反應,楊風肯定是不能離開了。他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然的話,在不知不覺之間,楊風就完了。

  • Home
  • Blog
  • 楊風只是留在這裡罷了,這玲瓏之心這麼大的反應,楊風肯定是不能離開了。他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然的話,在不知不覺之間,楊風就完了。

「我沒有覺得得罪你啊。」楊風回應道。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楊風的心裏面忍不住的想到。未知那才是最可怕的。

「你不相信我的話,這難道不是在得罪我嗎?人類,我奉勸你一句。還是聽我的話比較好。不然的話,那你最終將非常的凄慘。」玲瓏之心這個時候也是再次的開口,不過語氣卻是緩和了不少。

剛才的時候是威脅,現在的時候,那是規勸,這是不同的概念。

「好,那我離開。」楊風猛然間的說道。

「小翠,我們走。」隨即,楊風看向了小翠,對著小翠如此的說道。

「恩。」小翠點了點頭,楊風一個眼神,他就知道楊風到底是什麼意思了。這個時候,留在這裡,根本就看不到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有離開,才能看的更加的真實。他們一定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風和小翠還有小帥直接的就消失了。

良久,一道身影出現了。

「嘿嘿,無論是虛空之鼠,還是那個人類,都是傻啊。」那道身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不過最主要的還是你配合。」隨即,那道身影看到了玲瓏之心,開口說道。

「我也是為了我自己罷了。如果要是這次不能認主的話,那這個秘境最終也是完了。我的命運也是註定了。」那玲瓏秘境的聲音也是響起,這聲音當中也是充滿了無奈。

「嘿嘿。看來,你也是著急了。那你為何最後不主動和那頭老鼠融合呢,那樣的話,也能讓他輕易的掌控。這樣的話,你的目的不也是能達到嗎?」那道身影也是笑了,如此的說道,說實話,他也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心裏面是忍不住的要問出來的。

「他的智商是問題,我已經有了更好的選擇了。那何必要選擇他呢?本來的話,選擇他都是一種非常無奈的選擇。不是嗎?」玲瓏之心淡笑著說道。

「真是沒有想到啊,這樣的話,竟然能夠從你的嘴裡面說出來,說實話,我還真的心裏面竊喜呢。既然你這麼的配合的話,那我也不客氣了。那讓我開始掌控你吧。我感覺道那是迫不及待了。」那道身影大笑著說道。

「混蛋。」這個時候,猛然的,虛空之鼠的身影也是出現了。

這虛空之鼠自然是沒有離開,實際上,他也是擔心楊風一方控制玲瓏之心的,玲瓏之心說了,楊風是不行的,但是,沒有說其他人不行啊,如果要是其他人行的話,那他就完了。但是,當他聽到玲瓏之心對楊風的威脅的時候,他知道,問題嚴重了,這裡面一定有問題,他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到了這個時候,看到了這樣的一幕,無論怎麼說,他必須要阻止這樣的情形,玲瓏秘境他不掌握,那也不會讓其他的人或者是魂獸掌握的,因為那代表著他是完了。

「臭老鼠,告訴你,你不行的。」那道身影看著虛空之鼠說道。

「我不行?呵呵,那咱們就好好的比劃比劃,我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你在我的攻擊之下,你能掌控這玲瓏之心嗎?」虛空之鼠沉聲的說道。

「我讓你知道,我能行的。你的智商有問題,但是,我沒有。」那道虛幻的身影淡笑著說道。 ?「哼。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聽到智商是硬傷這句話,那虛空之鼠就相當的惱火。他最不想聽到的就是這樣一句話。

他這樣絕頂聰明,卻一次次的被說成智商有問題,這無論如何都是他所無法接受的。

「怎麼?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了嗎?你也只有這麼一點出息了。什麼都不是。」那道朦朧的身影淡淡的笑道,虛空之鼠這樣的反應顯然讓他很舒服,你越不高興,我越有成就感。

「玲瓏之心。讓我順利的掌控你吧。」那道朦朧的身影如此的說道。

「我不會讓你隨願的。」虛空之鼠立刻沉聲的說道。

隨即,虛空之鼠就開始了進攻,直接來到那道虛影之後,然後將其爪子抓向了那道虛影,那道虛影根本就沒有動,繼續煉化玲瓏之心,也不清楚是沒有將虛空之鼠放在眼裡,還是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你。」虛空之鼠隨即震撼住了,因為這道虛影竟然真的就沒有實體,自己的攻擊直接的就落空了,也就是說,無論自己如何攻擊,攻擊力如何的強大,就好像是打在了空氣上,根本就不能傷害對方哪怕分毫。

自己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人家還能繼續的煉化玲瓏之心。

這樣的話,自己就無法阻止對方。

等到對方掌控玲瓏之心的話,那直接的就將他給抹殺了。

想到這裡,他就有些瘋狂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人類小子,你們還在嗎?」虛空之鼠大聲的喊道,前不久的時候,他是恨不得的殺了楊風幾個,但是現在,他卻想楊風在這裡,看看楊風有什麼辦法沒有,在他看來,楊風或許有辦法。

剛才是敵人,但是,現在完全能夠聯手的。

「人類小子,難道你真的離開了嗎?」看到沒有任何的回應,那虛空之鼠也是不由的著急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糟糕了。這個人類小子糾纏他的時候,那麼的賣力,但是現在呢,卻是離開了,真是太可惡了。他難道就不知道有可能出現這樣的意外嗎?

「你這隻老鼠,喊著有什麼用呢?你怎麼不想想,你都對我無可奈何,那些人類小傢伙更是不行啊,差的太遠了。」那道虛幻的身影這個時候開口了,如此的說道。

「哼,我就不相信了,你真的這麼的強。你如果這樣強的話,剛才為何讓玲瓏之心威脅那人類小子,讓他離開呢?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你在害怕。」那虛空之鼠也是非常的聰明的,腦子一想,就明白這裡面的道理了。剛才的時候,玲瓏之心為什麼會發出威脅,那就是因為楊風幾個真的能夠影響到這道虛影。

不然的話,那何必這樣的大費周折呢,只是那楊風實在是可惡啊。這點都聽不出來,竟然直接的跑了。

如果不然的話,或許還有辦法阻止,現在呢,卻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傢伙煉化玲瓏之心。這讓他覺得,那可不是一般的可恨啊。

「哈哈哈,臭老鼠,無論你怎麼說,也是沒有用了。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我現在有玲瓏之心的主動配合,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就能掌控了。到時候,一切都完了。」那道虛影淡笑著說道。

「哼,小人得志。」虛空之鼠看到這樣的情形,冷哼了一聲,不過臉上的不安是寫在臉上的。

「哈哈哈,你現在也就只能是耍嘴皮子了。」那道虛影大笑著說道,對於虛空之鼠的話,他是根本就不在乎的。一個將死的傢伙,無論說什麼話,那都不值得理會。

「時光回溯。」就在這個時候,猛然間的,楊風幾個都是突然間的出現了。

楊風他們本來還想再多呆一會兒呢,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楊風幾個真的是不能再等了。如果要是再等下去的話,那黃花菜就涼了。

剛才的時候,他們實際上也是在想,到底該怎麼對付這道虛影呢,要知道,這道虛影沒有實體,虛空之鼠的攻擊都不行?他們如果要是用尋常的招數那肯定是沒有用的。

但是,玲瓏之心之所以讓他們離開,那就說明他們是有辦法的。這個時候,楊風就想到了,時間的力量,或許時間的力量有用,他們必須要嘗試一番。

「你們。」看到楊風幾個再次的出現。

那道虛影的聲音也是變了。

這下的話,或許真的是有些麻煩了。

「恩?沒用?」楊風的臉色也是變了,自己這樣的一招竟然沒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那玲瓏之心讓他離開,不就是說自己行嗎?楊風也是有些搞不懂了。

「小子,你真的回來了啊?真是不知死活啊,本來嘛,我還覺得你還是比較的聽話的,準備要饒你一命。真的沒有想到。你來這麼的一手。這樣的話,那我告訴你,你完了。徹底的完了。」那道虛影對著楊風說道:「你覺得讓你離開真的是怕你嗎?現在告訴你,我什麼都不怕的。」

「哼,如果要是你不怕的話,你肯定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楊風淡淡的說道。

楊風知道,只是他用的方法不對罷了。

這是一道虛影。這是特殊的生命。一般的攻擊對於他來說,那是沒有用的。那該怎麼做呢。

楊風的心裏面也是在不斷的思考。

時間不行。

混沌武魂,楊風還沒有搞清楚呢。

火焰?哪種火焰。

猛然間,楊風也是不由的笑了起來。

蓮花盛焰。對於這樣的虛影類生命,火鳳凰武魂的火焰也不好使。必須得蓮花盛焰,要知道,這蓮花盛焰專門有凈化作用,蓮花,本來就是潔凈之物,出淤泥而不染。這蓮花盛焰也是因為有這樣的作用,所以才有了這樣的名字。

「那是因為你想多了。」那道虛影立刻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自然是不能讓楊風看出來一些破綻,那樣的話,就不好了。現在,他和玲瓏之心的聯繫已經是非常的緊密了,可以說,他早就得到了玲瓏之心的認可,掌控只是時間的問題,只要不被打亂就行。

他所擔心的,不過就是楊風一人罷了。楊風身上的一種東西,讓他也是感覺到了威脅。只要楊風不用出來,那就一點問題都沒有。

「呵呵。」楊風輕輕的一笑,緊接著,一團白色的火焰朝著那道虛影飛了過去。

「不。」那道虛影看到這樣的情形,立刻的躲開了,而且,他也是知道了,楊風知道對付他的辦法了。

但是,這火焰好像是認準了他一樣,就是追著他不放。

外面,大戰非常的激烈。

最後的爭奪已經開始了。

各種強者都是紛紛的出現,當然,最後留下來的強者數量肯定不會很多,但是,一個個都是非常的強大的,基本上都是站在半神的巔峰,接近於神靈的戰鬥力。

大戰在進行,強者自然是不斷的隕落。

寶物是有限的。

你想要,我也想要。

那麼,你只有殺死對方,那麼你才能得到,當然,如果要是你被對方殺死的話,那麼就是對方得到了寶物。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是這麼簡單的生存法則。

那頭白羊戰死了,那頭青牛也是戰死了。

他們都是被龍在天給坑死了,不得不說,龍在天手裡面的寶物那可不是一般的多。再加上,神出鬼沒,讓那白羊和青牛都是沒有辦法。

除了他們之外,龍在天那些人聯合,坑了其他的不少強者。

現在爭奪最後的寶物的,實際上,除了他們三個外,還有那朵玫瑰花,還有一頭無比強大的獅子。

「玫瑰,楊風幾個沒有和你在一塊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今天就是徹底的完了。你的實力是強了一些。但是,還是不行啊。」那頭白烏鴉大笑著說道,這個時候,他的心情那是非常不錯的。

這段時間,他們是順風順水,得到的好處真是不少,他的實力自然是提升著,本身就和這朵玫瑰花差距不大了,如果到時候再加上神力的作用,他一個就能收拾這玫瑰了。

「聖獅,這個時候,我們必須得聯手了。不然,我們都得死,最後的寶物,我情願讓給你。」那玫瑰花這個時候也是不由的看向了那頭獅子。

現在的形勢,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她也是低下了自己的高傲的頭顱。

至於她說道額寶物歸那頭獅子?那到時候殺死白烏鴉幾個之後再說。

「獅子,如果你想活,就立刻的鬼。」那頭金龍怒聲的對著那頭獅子說道。

這讓那頭獅子自然是非常的惱火,他還沒有被這樣的藐視過呢。

這個時候,他也是沒有任何的選擇了。

「好,我們聯合,宰了他們。」那頭獅子立刻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就只能是做出這樣的選擇。

「哼,你們都死吧。」那頭白烏鴉和那頭金龍身上都是出現強大的氣勢,兩者的實力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朝著那頭獅子還有那朵玫瑰沖了過去。

雙方的大戰隨即展開,這個時候,一團火焰卻是沖了出來。 ?雙方的戰鬥立刻的分開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怎麼從地底深處出現一團火焰呢。而且,他們緊接著聽到了一聲慘叫。

這讓他們是摸不著頭腦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這裡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其他人戰鬥嗎?

「先殺了他們在說,這是地底深處的戰鬥,可能有什麼寶物,我們先搶了這最緊要的寶物,然後再去底下看看。」這個時候,龍在天開口了。

「好。先宰了他們。」那頭金龍立刻的應道。

「死的一定是你們。」那頭紅玫瑰也是隨即的回應道。

什麼時候,她竟然成了軟柿子了。

如果這個時候,楊風在就好了,楊風的丹藥能讓他和獅子的戰鬥力提升很多,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處於下風了。現在,他們很明顯的是不太好受的。

戰鬥進行的很是激烈,但是,完全是一邊倒的。

在服用了神力之後,那頭白烏鴉和那頭金龍的戰鬥力得到了飆升,相比之下,那朵玫瑰花和那頭獅子的實力相比起來差距就是比較大了。完全的被壓著打。

沒有多久,那頭獅子直接的調頭就走了。

不要寶物,他也不想繼續戰鬥了。

不要寶物的話,那可能還會留下小命,但是,如果要是繼續戰鬥下去的話,那是必死無疑。

「你。」 錦繡農女田園妃 看到這樣的情形,那朵玫瑰花簡直是瘋了,他們兩個應付起來都是如此的困難,現在就剩下她一個了,那結果早就註定了。

葯山的中心。

楊風幾個都是盯著玲瓏之心。

外面的戰鬥,他們不知道。

他們這個時候也是不可能分心的。

楊風也是知道,這玲瓏之心到底要給他們怎麼樣的懲罰。

畢竟,楊風違背了她的話。

「哎。」玲瓏之心嘆了一口氣。

「這又是何必呢?」 神醫嫡女 隨即,玲瓏之心這樣的說了一句。

「沒辦法,我也是為了自保。我不會允許我們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楊風隨即回應道。

「你怎麼知道,他一定會抹殺你們呢?」看著楊風,那玲瓏之心反問道。

「我們活著,不能只依靠別人的憐憫。你說的對,他也不會說絕對殺了我們。但是,有可能,有很大的可能,這就足夠了。自己的命運要有自己來掌控。絕對不允許其他人來掌控。」楊風淡笑著說道。

「但是,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相信我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吧?你應該一直隱藏在附近吧?」玲瓏之心沉聲的說道。

「我也可以掌控你啊,嘿嘿。」這個時候,那虛空之鼠立刻的說道。那個傢伙沒有機會了,現在不就剩下他一個了嗎?他現在那就是唯一的人選了,這個時候,他的聲音自然是顯得非常的興奮的。

「哼,你想的倒美。」楊風立刻的說道。

虛空之鼠掌控玲瓏之心,楊風是絕對不答應的。

「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我也不會同意。」那玲瓏之心這個時候也是開口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也是反對這虛空之鼠的。

「我想問下,為什麼我不行?」楊風這個時候也是開口了。

他也很鬱悶,自己開始的時候就被排除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要是自己能夠掌控這玲瓏秘境的話,那不就一切問題就解決了。

「你實力太差。雖然說,你戰鬥力是不錯,但是,你的實力還沒有突破到魂帝,別說是達到我的要求了。這是最基本的要求,你就差很遠,更別說其他的要求了。加起來,那差距自然是更大了。」 白髮王妃逆襲記 那玲瓏之心也是沒有隱瞞,直接的說了。

這讓楊風也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還真是不行。

他現在是能夠突破到魂帝了,但是,他還絕對不能這樣做。他還要通過摩天塔的考驗呢。等到通過考驗之後,楊風才會突破。

「小子,聽到沒有。你連最基本的機會都沒有。我最起碼還符合條件,你呢。呵呵。真是笑死了。這是不是應了你們人類那句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哈哈哈哈。」看到楊風吃癟,那虛空之鼠顯得是非常的興奮。

「癩蛤蟆也比你這頭老鼠長的漂亮的多。」小翠這個時候立刻的說道,很明顯的是對這頭老鼠非常的不滿,這隻臭老鼠,竟然敢如此的說自己的少爺,簡直是豈有此理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