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機場跑道內,飛機殘骸造成二次災害,不久后,火光連天,機場內的哭喊聲、救援聲不絕於耳……

  • Home
  • Blog
  • 機場跑道內,飛機殘骸造成二次災害,不久后,火光連天,機場內的哭喊聲、救援聲不絕於耳……

……

高峰·密碼大廈頂樓,國際一線女星·龍琪珊來到頂樓一號室門口,思索良久,不敢按響門鈴。

咔——

忽而,電子門解鎖的聲音響起。

嘭!!

一股雄力將五百斤重的電子門沖開,赫見門內一人,怒火直上九重天,雙眼難掩極致殺意,他手中攥著一塊神犬玉佩,本是成對的玉符,可互相感應。

「梟弟弟,有件事……」龍琪珊還未說完,便見葉梟攤開左手,那神犬玉佩已然碎裂。

「三分鐘,我要知道殺害晶晶的兇手是誰。」

龍琪珊暗嘆一聲,只能應道:「通過橋樑系統的監控,已經追查到了,是一個叫唐晟的人,現在此人正在追趕白澤,白澤已經發了一個消息定位,說是會將此人引到目的地……」

「把定位發給我!」

龍琪珊稍作沉吟,提醒道:「梟弟弟,你現在還在閉關……我擔心……」

「把定位發給我!!」

「……廈門·南普陀寺。」

噌——!!

軒轅劍飛旋而出,葉梟縱身御劍,直接衝破牆壁,瞬間消失在夜幕中……

「你可別出事啊……想要跟血修會斗,可缺不了你……」龍琪珊望着夜空喃喃自語着,這時候,她身上的手機響起來電鈴聲,掏出一看,手機屏幕上顯現兩字:黑馨。

……

是夜,麒麟山。

回到此地的趙風、趙雪在山上玩耍了一天,莊重陽身子骨一直不差,見到趙雪回來,自是萬分歡喜。

趁夜寧靜,趙風離開麒麟山,懷着沉重的心情,登上了百竹山。 「我走了慕言哥哥怎麼辦?我不在他身邊,若他寒毒……」

接下來只剩含混的幾聲「嗚嗚嗚」,看來嘴巴也被堵上了。

車馬從側門迅速離去,沿著小路一路趕出去,拐個彎就不見了。

上官雲曦目送馬車離去,往反方向走,那毒有效期三個月,藥效會逐漸減退,最後不葯而逾,到時候百里靜有本事說服秦慕言,大可再回到楚王府來。

她有的是耐性陪她玩。

自從那晚之後,桂嬤嬤也不見了,估計已經回宮找她主子去了,這下好了,耳根徹底清靜了。

她開開心心在街邊吃了碗餛飩,這才慢吞吞地踱去百草堂。

有人悠閑自在,有愁白了頭髮。

太尉夫婦整晚守在百草堂,要求的葯已經在昨晚備妥,無奈怎麼求玄微子,他就是不願意連夜去通知那位神醫。

大抵世外高人總是有些古怪脾氣,況且那位是真的有本事,稍做治療,上官雪柔就已經退了燒,呼吸也順暢了許多。

兩人也不敢把人逼得太急,太過份說不定就不肯給上官雪柔醫治了,於是夫妻倆只好強撐著在百草堂的冷板凳上過了一夜,天還沒亮,就盼望著那位神醫儘早過來。

所以上官雲曦到的時候,兩人差點要哭了。

上官雲曦手上拎著一碗面,不緊不慢地遞給玄微子:「吃了嗎?順手給你買了碗素麵。」

玄微子含笑接過:「多謝。」

晾在一旁的夫妻倆一涌而上:「神醫,葯都備齊了,現在可以救我女兒了嗎?」

上官雲曦的目光從眾多藥材上一掠而過,拿起龍涎香聞了聞。

「果然是百年龍涎香,這葯十分稀罕,想不到你們這麼快就尋到了。」

夫妻倆一陣咬牙切齒:「折了我們一座御賜的宅子才拿到手的,那個女人還真敢獅子開大口,也不怕撐死她!」

上官雲曦雙眼滑過一抹寒芒:「如果是我,別說宅子,就算拿國庫來換,我都未必答應,人家肯給,你們應該感恩戴德。」

「人要有自知之明,別不知好歹。」

她淡淡看過來,氣勢凜冽逼人。

玄微子愣了下神,她的氣勢,竟然和秦慕言有點相像,才短短一個多月,她竟然被影響至此?

太尉夫婦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又怕他突然撒手走就手,只好唯唯喏喏轉移話題。

「請神醫務必救回我的女兒。」

上官雲曦冷著一張臉。

「我救人很貴的,你們先去把診金準備好,否則免談。」

「是是,我們早就準備好了。」

說著掀開桌上幾隻箱子,滿滿三箱白銀,明晃晃的差點晃花了她的眼。

小財迷雙眼一亮,還要假裝出一副視錢賤如糞土的模樣,玄微子差點忍不住笑了。

「這裡是一萬兩白銀,請神醫笑納。」

上官雲曦不知道一萬兩到底是多少,遂偏過頭,壓低聲音問玄微子:「尋常救一個病危的人大概收多少診金?」

玄微子沉吟片刻:「對於他們這個官身來說,一萬兩差不多,不過,如果那人很重要,那就另當別論。」

上官雲曦站直了身子,清咳一聲。。 錢永安仰頭一笑:「我們這怎麼能算是勾結?」

「我和蠱尊,早在二十年前,就是朋友了。」

蠱尊也冷笑一聲:「姓林的,你以為錢永安為什麼要大張旗鼓搞這場發布會?」

「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引你過來!」

「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林漠面色一寒,這個情況,倒是他沒有想到的。

錢永安和蠱尊,早在二十年前就認識了?

林漠心裡突然一動,這倆人,莫非都與當初林家被滅的事情有關?

「林漠,你竟然敢壞我好事。」

「今天,我要你血濺當場!」

錢永安大吼一聲,當先撲向了林漠。

蠱尊也不廢話,跟著沖了上來,與錢永安一起,聯手襲殺林漠。

這錢永安的實力,比起蠱尊也不差什麼。

兩人聯手,林漠一個人,壓根不是他們的對手,被這兩人打得節節敗退。

而此時,房間門大開著,外面卻沒有一點動靜。

林漠心中不由詫異,按道理說,萬公子還沒走遠啊。

屋內這樣的動靜,他都沒聽到嗎?

還有,剛才那一聲慘叫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萬公子發出來的?

可是,以萬公子的實力,就算錢永安想擊敗他,也得花費點時間啊,怎麼可能這麼快呢?

越想越覺得奇怪,林漠也不敢戀戰。

他虛晃一招,將錢永安和蠱尊逼退,然後轉身就跑。

繼續跟這倆人打,他肯定不是對手,還不如快點逃跑。

結果,剛跑到門口,林漠就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門口走廊里,倒了六七具屍體。

這六七具屍體,沒有一具是完整的。

最慘的是被人直接攔腰砍成兩截,運氣好的,也至少得是斷手斷腳。

而這幾個人,林漠也都見過,正是之前萬家來的供奉高手。

毫無疑問,剛才的慘叫聲,就是這幾個供奉高手發出來的。

林漠心中驚撼至極。

要知道,這些供奉高手的實力,其實都不弱。

六七個供奉高手加在一起,就算林漠想擊敗他們,也得耗費一番功夫了。

可是,林漠就進了房間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這幾個供奉高手,就全部慘死在這裡。

到底是誰出手,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呢?

就在此時,錢永安和蠱尊也追到了門口。

兩人同時出手,朝著林漠襲擊而來。

林漠連忙閃身躲避,衝出房間,想要趕緊離開這裡。

結果,他剛走出房間的門口,旁邊就伸出一隻手,迅速拍在了他的後腦上。

林漠眼前一黑,直接暈倒在地。

蠱尊和錢永安迅速追了出來,看到林漠暈倒,兩人皆是大喜過望。

蠱尊直接出手朝林漠襲去,卻被錢永安迅速擋住。

「這個人不能殺!」

錢永安沉聲道。

蠱尊急了:「為什麼?」

「我冒這麼大風險,不惜重傷火華,就是為了殺掉這個王八蛋。」

「現在好不容易把他拿下了,你告訴我不能殺?」

錢永安:「我知道你的心情,你以為我不想殺他嗎?」

「可是,這個人關係到北境林家的秘密。」

「殺了他,咱們找誰去要這些秘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