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歐陽若蘭不說原因,那肯定是還不能說。

  • Home
  • Blog
  • 歐陽若蘭不說原因,那肯定是還不能說。

楊風照辦就行。

「小荒。」

楊風快速的和小荒進行神識傳音。

「老大。」

小荒很是興奮的回應道。

終於輪到自己了。

自己要大發神威了。

這實在是太好了。

「下一場你上。」

楊風傳音道。

「好。」

小帥激動的回答,果然和他想的是一模一樣的。

自己也要像小帥那樣一戰驚天下了。

「上場后立刻認輸。」

楊風隨即補充了一句。

「什麼意思?」

小荒直接的無語了。

讓我直接認輸?

這也太窩囊了吧?

我都準備好勝利后怎麼慶祝了,你讓我灰溜溜的認輸?

小荒一直用他那雙大眼睛盯著楊風。

不帶這樣的啊。

他和小帥的待遇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照做就行了,這一局我們不準備贏。為了大局。」

楊風也是解釋道。

歐陽若蘭也沒有給他說原因,他自然也沒有辦法和小荒說原因。

「好吧。」

小荒低下了頭,很是委屈的答應了下來。

隨即,他飛向了戰天大擂台。

「第三場,誰作為我的對手?快點上來送死!」

小荒站在擂台上厲聲的說道。

他現在需要發泄一下他內心的不滿。

「小傢伙,你的對手是我。」

猛然間一道身影出現在小荒的背後,他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的難聽,聲音很尖,那聲音既像男人的聲音,又像女人的聲音。

那道身影也很朦朧,看起來好像是男人的身影,也好像是女人的身影。

「我認輸。」

那人的聲音剛剛落下,小荒隨即來了這麼一句。

那道身影直接的愣住了。

所有的觀眾都直接的愣住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這傢伙上來的時候還氣勢洶洶呢。

現在卻要認輸。

這態度變化也太快了吧。

還沒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小荒就走下了擂台。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注意在了擂台上那看起來有些朦朧,看不清容貌,分不清男女之人。

「這是誰啊?沒有見過這個人?」

「到底是不是幽冥門或者北宮世家的人呢?」

「應該不是吧,這傢伙不知道真實容貌,天門那小子估計看清楚了,一看到他的容貌就立刻的認輸了。看之前還得意洋洋的。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此人是幽冥門或者北宮世家借的人呢?」

一道道議論聲音響了起來。

「敢不敢露出你的面目讓我們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啊?」

一道聲音特別的大,壓倒了所有的聲音。

說話之人來自於龍城,屬於龍城的高層。

他聽說混亂之地這次挑戰後就過來了。

戰狂本來就要發怒了,看到這人後就忍住了。

「這個人不是幽冥門或者說北宮世家的人。」

小荒這個時候也是提出了質疑。

聽到小荒的質疑聲,那些觀戰者不滿的情緒一下子就被激發了出來。

這樣的對決難道還能作弊嗎?

這也太可惡了吧。

這樣的話,那對決就沒有意義了。

「那你為何不在台上提出異議?而是認輸呢?認輸就說明你承認了對方是你對手的資格。」

戰狂將目標對準了小荒。

這個小子難道真的看清楚了自己派出人的真實面目了嗎?

按道理來說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根本就不是對手,不早點認輸就在上面死了,還怎麼說出真相。這個人是戰天宗的人。」

小荒用肯定的語氣說道:「想要證明很簡單,讓他露出真實面目。」

頓時,所有的目光都在戰狂和戰天擂台上那道朦朧的身影之間徘徊。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戰天宗就太過分了。

自己制定的規矩一點都不遵守了。

「放肆。」戰狂怒氣沖沖的看著小荒。

如果真的坐實戰天宗帶頭破壞規矩的話,那戰天宗將會成為眾矢之地,搞不好其他的大勢力都會聯合對付戰天宗。而且,戰天宗的聲譽將會一落千丈,很難吸引到高手的加盟。

這將對戰天宗非常的不利。

「我說了,想要證明很簡單,讓他露出真實面目,狂帝,不敢嗎?」

小荒雙手抱在胸前,冷淡的回應。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下不為例

「他是我們北宮世家的底牌,所以我們不想讓人知道,難道這樣不行嗎?」北宮世家家主北宮寒開口了。

他看著小荒,聲音很是冰冷。

這個人是代表北宮世家的人出戰的。

這個時候,北宮寒是必須要站出來的。

不然的話,其他人也會覺得他們北宮世家作弊。

這對北宮世家會有非常不好的影響。

「既然如此,那你們可以說說,你們還有多少這樣的底牌?再者,我們連他的面貌都不清楚,接下來他再繼續上台的話,那該如何呢?我們也都看不清他的容貌,誰知道是不是一個人?如果重複上台戰鬥,那我們還怎麼打?」

「乾脆我們每場戰鬥都派出一個人,然後用手段讓其他人看不清他的臉,讓他們這戰鬥十場得了。這樣才更公平。」

看著北宮寒,楊風淡笑著說道。

聽了楊風的話,北宮寒一下子就語塞了。

因為楊風說的話完全佔住了一個理字。

如果雙方派出的人都讓人看不清楚容貌的話,誰知道你派出的人是不是一個人呢?

這就明顯的違規了。

「天門門主,這一局就算了。接下來的戰鬥每個參戰人員必須得展現他們的真實面貌,這樣如何?」

就在這個時候,戰狂開口了。

這一次就算了,下不為例。

「可以。」

楊風淡笑著回應。

這就是他們要將事情鬧騰起來的目的。

毒舌寶寶童養妻 如果不然的話,對方可以派出幾個外援,都看不清容貌,接下來的戰鬥將沒有辦法進行了。

他們就輸定了。

「北宮家主呢?」

戰狂隨即將目光對準了北宮寒。

「好。」

北宮寒點頭道。

天門都答應了,他自然沒有理由不答應。

這件事,天門是占理的一方。

「接下來挑戰繼續,進行第四場對決,幽冥門和北宮世家,你們的人先上。」

看到成功的將剛才的事情給壓了下去,戰狂的心裏面也是鬆了一口氣。

如果剛才的事情要是繼續鬧騰下去的話,他還真的難以收場了。

幽冥門,北宮世家的人開始了一一番商討。

兩個勢力聯合有聯合的好處,那就是他們擁有的強者更多了,他們的選擇餘地更大了。

但是,同樣也有一些不好的地方,那就是總會遇到分歧。就像現在商定人選的時候,必須得雙方達成一致意見才行。

「琴帝,你說說,最後你到底是怎麼贏的呢?」

在對方商量的期間,小帥對著琴帝不由的問道。

天門這一方誰來出戰楊風做決定就行,頂多也就是楊風和歐陽若蘭倆人商量,只要歐陽若蘭一開口,楊風就會聽歐陽若蘭的,因此,其他人都不怎麼會考慮人選的問題了。

「最後那一瞬間,對方用出了一張特別恐怖的無形大網。說實話,當時我也是震驚了。這陸明的絕招真是恐怖。如果我要是那張大網給籠罩在其中的話,我是必死無疑。不過,我也有我的絕招。我用出我的絕招后,他就被我擊敗了。」

琴帝淡笑著回應。

「這點我們都能想到。你肯定用出了絕招,我們要的是具體的過程。」

小帥白了琴帝一眼,很是無語。

琴帝說的還是結果。

結果他們都看到了,他們都不需要了。

他們需要的是過程。

「保密。」

琴帝說著閉上了眼睛。

「這還保密。」

小帥搖了搖頭。

也不再和琴帝說話。

其他人和小帥的反應也是一模一樣,他們都想聽琴帝講述具體的過程呢,卻沒有想到竟然這樣一個結果。

而在擂台之上,一道身影已經出現。

北宮世家的大長老,北宮燕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