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正在刷着微博,跟人罵街的郝歡,不知道遠在北方的老爸,又又一次“動怒”了。

  • Home
  • Blog
  • 正在刷着微博,跟人罵街的郝歡,不知道遠在北方的老爸,又又一次“動怒”了。

他的手機,收到了老媽打來的電話。

“你是不是又在籌拍新電影了!”

郝歡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不管是前面抽獎送出的800萬元,還是接下來要拍的《電鋸驚魂》,這種事情遲早都會被父母知道。

所以他坦白地回覆着:“是的,老爸又生氣了對吧?”

“你還知道他會生氣啊!”

章敏無語道:“兒子,你這到底是怎麼了?以前也沒見你這麼敗家啊!”

“投資的事情怎麼能說是敗家呢?媽,你如果信我,你就給我安撫好我爸,只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等我這部電影上映了,到時候你們就不會說我敗家了!”

這孩子已經沒救了啊!

章敏心痛啊!拍電影敗光一個億,在微博上抽獎揮霍了800萬元,結果到了兒子嘴裏,這都成投資的事情了?

她痛心疾首地教訓道:“兒子!你不仁,就別怪爸媽不義!既然你執迷不悟,不肯乖乖地回來繼承家業,那爸媽就只能斷了你的經濟來源,看你還怎麼拍電影!

還有,你現在住的這套江景房老媽已經放出狠話了!你別想着利用它去貸款,這是不可能的!你也別指望別人會借錢給你,因爲你爸也放出了狠話,誰要是借錢給你,那就是跟他作對,從此勢不兩立!”

“……”

這是親媽啊!

郝歡表示頭疼,還別說,籌資的事情沒着落後,他真打算拿這套江景房作爲抵押,貸款個幾百萬應急的。

現在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了!

防火防盜防兒子,這老爸老媽是鐵了心要防止自己拍電影跟敗家啊!

郝歡身後,王樂欣心不在焉似地拖着地板。

“難怪他要找最便宜的攝影公司進行合作,難怪這次竟然主動找人籌備拍攝資金!原來是被他爸媽給斷了資金!”

這時,郝歡突然回過頭來,說着:“你是不是聽到了不該聽的話?”

王樂欣拖着地板,心虛道:“我……我什麼也沒聽到,我發誓!”

郝歡呵呵噠:“你覺得我信嗎?”

王樂欣咬咬牙說着:“我又不是故意聽你打電話的,是你手機的聲音太大了!”

“那你不會離遠點或者捂住自己的耳朵啊?”

郝歡轉而說着:“我問你,你現在全部身家加起來有多少錢?”

王樂欣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急忙道:“我的錢都轉回家裏了,你找我是借不到錢的!而且拍電影需要那麼多錢,就算我傾家蕩產也借不到多少錢給你,真的!”

“呵,我只是好奇一下你存了多少錢而已!整得好像我稀罕你那幾個臭錢似的!”郝歡鄙夷道:“趕緊拖完地板,然後出去幹活!”

王樂欣無奈地進入進去拖着房間裏的地板。

大廳裏,郝歡瞅了一眼王樂欣那拉鍊開着的粉色揹包,然後拿過來看了一下,發現裏面裝的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玩意!

防狼噴霧,電擊器,死神辣椒水……

還有這份遺書是什麼操作!

郝歡都驚呆了,我特麼到底招了個什麼助理啊!

他無語地將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塞回揹包,實在搞不懂這個王樂欣是怎麼想的。

只能說,這傢伙真特麼是個人才!

趁着王樂欣打掃衛生的這段時間,郝歡統計了一下他賬戶裏所有可以挪動的錢,發現一共也就只有381萬元。

按照原《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他還差了將近419萬元。

他突然問着正彎着腰拖着地板的王樂欣:“你說我只花380萬元,有沒有可能拍出這一部《電鋸驚魂》?”

王樂欣脫口而出:“你腦子瓦特啦?這怎麼可能嘛!”

說完,她又後悔了……

郝歡指着廁所,微笑道:“拖完地板,順便把馬桶給刷了!”

連這蠢貨都說我腦子瓦特了是吧?

那我還真就跟你犟上了!

這次僱的攝影團隊花不了多少錢,演員都選跑龍套的!後期不需要任何費錢的特效!

粗略一算……

我還就不信380萬元拍不出一部精修版的《電鋸驚魂》! 通過長達18天的片場觀察,郝歡可以看出原《電鋸驚魂》的主演多半都是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演技派明星。

所以,800萬元的製片成本,估計有一半都用在了主演的片酬上。

這麼一算,郝歡覺得380萬元還是有可能拍好這部電影的。畢竟他在主演這一塊就能省不少錢,按照半個月的拍攝時長來算,一個主演給兩三萬元的片酬就已經很高了。

畢竟都是新人,能有戲拍就已經很不錯了!況且還是主演的戲份,所以就算他不給片酬,也會有很多新人擠破腦袋進行爭取的。

而這一點,正是郝歡最省錢的地方。

想着想着,郝歡決定了。

380萬元的製片成本中,取80萬元用在演員片酬跟住宿飲食上,剩下的300萬元,用在拍攝、道具、以及後期製作當中!

這麼一算,郝歡突然覺得380萬元已經綽綽有餘了!

等王樂欣拖完地板,刷完馬桶後,郝歡這才滿意地吩咐着:“明天早上九點開始進行海選!記得再提醒一下,如果報名的演員不符合我列出的條件,就別過來湊熱鬧浪費我的時間!”

“哦……”王樂欣應了一聲,她開始惜字如金,免得再說錯話,又得受到懲罰!

郝歡再次提醒:“另外,明天早上記得帶早餐過來喊我起牀!”

“哦……”王樂欣又應了一聲。

郝歡擺了擺手,無奈道:“你現在可以去忙你的工作了!出去的時候順便把垃圾拿去扔了!”

“哦……”

王樂欣拿過揹包,提着一袋垃圾,趕緊逃了出去。

這一幕要是被狗仔隊給偷拍到,估計熱搜榜上將會出現這樣的一個標題:郝歡助理落荒而逃!

至於爲什麼落荒而逃,到時候自然會有不少人捏造各種事實來污衊他。

娛樂圈裏,這種捕風捉影的新聞簡直不要太多。他現在的話題熱度那麼高,還真有可能會被狗仔隊給盯上。

郝歡躺在沙發上喚出了系統界面,他點開商城看了一下系統收錄到的這些影片。

雖然現在是沒錢敗家兌換這些作品,但多瞭解一下這些來自平行世界的電影介紹還是挺不錯的,最起碼可以得知,這個平行世界的懸疑電影發展得特別好。

票房過億的懸疑電影,就好像大白菜一樣,多得讓郝歡都眼花繚亂了!

“看來這個平行世界的影視行業發展得很不錯啊!票房過億的懸疑電影都有這麼多了,其他分類的電影,豈不是更多?”

郝歡都有些憧憬了!

也不知那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跟他現在生活的世界比起來又有多大的差別?

從《電鋸驚魂》來看,郝歡並沒有看出哪些不同。電影裏的外國人,長得跟他這個世界裏的外國人一樣,要不是知道真相,他根本就看不出《電鋸驚魂》是來自異世界的一部電影!

這時,郝歡發現《電鋸驚魂》居然還有第二部,第三部,甚至拍到了第八部!

他好奇地點開第二部看了一下介紹。

《電鋸驚魂2》

簡介:兇殘成性的變態殺人狂帶着他新發明的殺人遊戲回來了,這回他要用更詭異的方式,令他指定的遊戲參與者更加深刻地體驗到生命的價值。又一位帶着“豎鋸”標籤式的死亡特徵的受害人被警方發現,一場充滿驚險的生死遊戲開始了……

製片成本:約2750萬元。

累計票房:約10億元。

影片時長:94分鐘。

拍攝時長:25天

看完介紹後,郝歡又羨慕了。

雖然跟第一部比起來並沒有太明顯的優勢,但整體來說,第二部的票房還是大獲成功的。

他隨後點開第三部看了一下。

《電鋸驚魂3》

製片成本:約6800萬元。

累計票房:約11億元。

製片成本增加了許多,票房卻不比第二部多出多少。說明第三部拍得不是很好,11億的票房,恐怕多數都是因爲第一第二部的情懷跟熱度所換取到的。

郝歡繼而看了一下第四部到第八部的影片介紹。

發現製片成本一部比一部高,而票房卻開始走了下坡路。

“續集類的電影還是不好拍啊!有珠玉在前,後面拍的自然就有壓力了!”

至於製片成本越來越高,說明演員的片酬越來越高了,製作方面也肯定投入了更多的資金。

畢竟續集類的電影,基本上都得找同一批的主演才行,如此一來,那些已經出名的主演,索要的片酬自然就會越來越高。

郝歡覺得,他只要專心拍好第一部就行,至於續集他是不打算拍了。畢竟成本太高了……

要想解鎖第二部的話,那他就得敗家2750萬元,這對他來說沒有太大的必要,因爲系統商場裏還有的是性價比更高的懸疑影片,這2750萬元,都可以解鎖兩部成本一千多萬的影片了。

……

一夜過去,郝歡睡得香甜。

王樂欣八點就過來敲門喊人了,郝歡難得沒有睡懶覺,老老實實地爬起牀去刷牙洗臉,然後吃完王樂欣買來的早餐,朝着影視城趕去。

海選試鏡的地方,安排在了影視城裏,王樂欣按照郝歡的要求租了個場地,臨時搭建好了演員試鏡的地方。

由於海選現場就在影視城裏,所以報名參加試鏡的演員很多,從昨天下午開始,王樂欣聯繫的羣頭就一直忙到了現在。

郝歡人還沒到,就已經有上千人扎堆在了海選現場。

不少人竊竊私語。

“你們有誰知道郝歡要花多少錢拍這一部《電鋸驚魂》嗎?”

“一個億肯定少不了啊!也不看看他爸是誰?區區一個億對他們這些有錢人來說就是一個小目標!”

“這就難說了,如果這次郝歡還要砸這麼多錢拍電影的話,那他爲什麼不找一二線的演員?反而通過海選找一羣新人來拍這部電影!”

“也是!可能他慫了吧!《驚嚇時代》砸了一億進去,到現在票房纔剛剛突破兩百萬元,我覺得他這次肯定不捨得砸這麼多錢了,所以主演都不找那些明星了!”

“噓……他來了!”

……

伴隨着郝歡的到來,演員們都自覺地安靜了下來。

有羣頭在管理着現場秩序,見郝歡走來後,一箇中年胖子急忙笑呵呵地迎了過來。

“郝少,目前報名的演員基本上都已經到齊了!名單我已經給你整了出來,隨時可以進行試鏡!”

“嗯,辛苦了。”

郝歡接過名單看了一眼,一邊走進臨時佈置好的試鏡房間,一邊說着:“1號,李麗容,進來試鏡!” 叫李麗容的女演員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跟在郝歡以及王樂欣身後走了進來。

她有些疑惑,這就開始試鏡了?

除了郝歡,難道沒有其他評審了嗎?

還有,說好的試鏡,爲什麼這裏面一臺攝影機都沒有?

不等她過多的好奇,郝歡將手中的名單轉交給了王樂欣,然後坐下來,從桌子上拿過一個牌子舉起來,平靜道:“開始你的表演吧!”

牌子上,寫着兩個字:恐懼。

也就是說,這試鏡的題目是考驗演員在恐懼方面的情緒表演。

“啊?”

叫李麗容的女人都傻眼了,這就開始了嗎?她突然發現這第一個進來根本就不是一件好事啊!

但身爲一名資深的龍套演員,她馬上面對事實,儘快調整狀態,投入到恐懼的表演當中。

她瞪着大眼,看似無比慌張地後退兩步,然後不小心跌坐在地,顫抖着道:“不要……不要……”

外面。

由於試鏡的房間並沒有太好的隔音功能,不少等着參加海選試鏡的演員們聽着那不要不要的聲音都開始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郝歡光天化日之下竟敢……”

有人不敢想象了!

當然,只有低俗的人才會冒出低俗的想法,聰明的人已經猜到了答案。

“她試鏡的題目應該是表演恐懼什麼的!”

“我也這麼覺得,畢竟這《電鋸驚魂》一看就是一部驚悚片!”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