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此一擊,也是江寂塵第一次演化出來,到底有多強,連他自己也不知,需要用過之後方知。

  • Home
  • Blog
  • 此一擊,也是江寂塵第一次演化出來,到底有多強,連他自己也不知,需要用過之後方知。

「你……」

正在殺來的華雲飛,差點被江寂塵的狂妄自大,氣得吐血了,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所以,他就更加不要命的催動攻擊,誓要取江寂塵之命。

現在,他們是針鋒對麥芒,便要看看,誰將更強。

終於,他們的攻擊,正面對上了。

轟!

一方虛空,突然炸開,劍光、拳印、掌影縱橫紛飛不休,完全把江寂塵和華雲飛二人吞沒其中。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陣子。

根本無人知道,具體結果怎樣?

驚奇故事會 只能目不轉睛地盯著虛空戰場處。

終於,虛空一震,一道身影從中飛出。

「怎麼可能,出來的是那個新進之人。」

「他兩隻手中,提的是什麼?」

「左手,拿的竟然是太古乾坤銅鏡,他竟然奪到了太古乾坤銅鏡。」

「右手,天哪,是、是一顆人頭,華雲飛的人頭!」

……

終於看清了一切,眾仙驚呼出聲。

他們真的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最後,敗的竟然是華雲飛,那個新進之人,完全逆天了。

一手提著華雲飛的頭顱,一手提著太古乾坤銅鏡,這一幕畫面,太有視覺衝擊力了。

而且,這一刻,只怕誰人都記得江寂塵這一個人。

「我是江寂塵,從此是蒼狼奪寶隊的老大,還請各位以後多多關照!」

一手提著華雲飛的頭顱,一手握著太古乾坤銅鏡,江寂塵目掃全場,淡淡地對著四周眾修,打著招呼道。

隨後,江寂塵右手突然發力,輕輕一震。

噗!

華雲飛的頭顱,直接被震爆,化成一片血霧。

隨後,江寂塵悠然的飄落在虛空魔船上。

什麼叫強勢無敵?

江寂塵此時表現出來的,就是了。

江寂塵!

寡婦的寵后之路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記住了這個名字。

而且,更因江寂塵的話,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在了蒼狼奪寶隊上。

蒼狼奪寶隊,被視為最弱的奪寶隊,但現在,這一個生猛新人,竟然加入了這一支最弱的奪寶隊,並成為這支奪寶隊的新任老大。

「哼,蒼狼奪寶隊,縱有江寂塵加入又如何,終究是扶不起的阿斗。」

「確實如此,不得不說,江寂塵很強,但是,他殺了華雲飛及一群飛影奪寶隊員,那就是得罪了飛影,成了飛影的死敵,對上飛影,他活不了多久。」

「就讓他囂張一陣子,我們等著飛影歸來,如何將江寂塵虐殺成狗。」

…….

四周一眾修仙者,不陰不陽地開口道。

顯然,他們心中充滿了嫉妒之意,因為,江寂塵這樣強大可怕的新進之人,竟然會選擇最弱的蒼狼奪寶隊,都不選擇他們。

他們心中很是憤然,非常不服氣。

然而,蒼狼奪寶隊,尤其是蒼狼本人,卻是揚眉吐氣,興奮無比。

他沒想到,自己隨便過來招攬一下,卻撿到了寶。

如江寂塵這樣的存在,成為他們蒼狼奪寶隊的老大,將來,未必不能把蒼狼奪寶隊帶領成為了無劍、飛影、殞月奪寶隊的存在。

畢竟,江寂塵剛剛可是放言,連無劍、飛影、殞月都要靠邊站。

「老大,我們走,到蒼狼府上去。」

這時候,蒼狼開口道。

「好,帶路!」

江寂塵應道。

剛好,他們剛來混亂星域,沒有落腳之地。

現在,成為了蒼狼奪寶隊的老大,便解決了這個問題。

其實,江寂塵當眾宣布自己是江寂塵,也是蒼狼奪寶隊的老大時,便已經做好面對一切戰鬥的準備。

「只有戰鬥,才會讓自己更強!」

江寂塵心中卻是有著打算,他的心中燃燒著熊熊鬥志。

這一次,他狼狽的從大雀仙星中,逃命出來,但是,那些仇恨,銘記在心。

而越是這樣,越會讓他更加快速的成長。

他要殺回去,將他們踩在腳下。

尤其那個背後算計者,玄女仙帝。

江寂塵隱隱之間,覺得自己與她似乎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彷彿他們之間,應該是見過面的。

若不然,無緣無故,對方為何要算計於他,並置他於死地?

跟隨著蒼狼,沒有多久,他們便降臨在殞月仙星的中心之地殞月之城。

殞月之城,巨大無邊,四方強者雲集於此。

蒼狼帶著江寂塵一行,浩浩蕩蕩,正在春風得意的回歸蒼狼府上。

然而,他們剛出現在蒼狼府上,便看到,蒼狼府一片殘破,化成了廢墟。

同時,一群人,站在廢墟前,冷冷地看著正在歸來的蒼狼一行人。

「蒼狼,你終於回來了。」

「你們這支最弱的奪寶隊伍已經被公會取消了資格,你們被驅趕了,滾吧。」

當中,有人冷冷地開口道。

(本章完) 和莫景衍在律所門口分行后,季知意忽然感覺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

摸了摸自己快要餓扁的小肚子,季知意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大肆地好好吃一頓了。

平時都是在律所里一呆就是一天,午餐都是在樓下餐廳解決的,而這段時間晚飯差不多都是和顧南楓在外面吃的。

沒錯,季知意已經很久沒下過廚房了,在她心裡,只有在家吃飯才能隨心所欲,所以她打算今晚自己做飯。

想起家裡的冰箱已經空了很久了,在回家的路上她順便去了趟超市。

在超市裡面大肆採購一番后,季知意心滿意足地領著一大袋東西走了出來。

她是肉食主義者,購物袋裡的食材十之八九都是葷的,光是看著就很能勾起食慾。

回到家,季知意被食慾壓制著的理智忽然溜了一丟丟出來,看著案板上的一大塊五花肉,她好像看到了自己身上即將要長出來的脂肪,她心裡微微掙扎了一下,在吃一點還是吃完之間搖擺不定。

但轉念又想起接下來還有許晏的案子要辦,這個案子的輿論影響力應該會挺大的,所以到時候她一定會消耗掉很多的精力。

沒錯,所以她現在只是提前吃頓好的來補補而已。

終於有了自認為是無懈可擊的理由,季知意愉快地做出了選擇,鍋鏟一揮,一個人硬生生折騰出了差不多兩人份的三菜一湯。

在吃完了鍋里的最後一塊燉排骨后季知意一臉滿足地靠在椅子上,摸了摸被填得鼓鼓的小腹,心滿意足地收拾好餐桌和廚房。

路過客廳的時候,不經意間看到了放在角落裡的體重秤,晃然想起最近都好久沒有臨幸它了,於是她帶著和平常一樣的無畏感走了上去,然後……

然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著上面驚悚的數字,季知意的心頓時就哇涼哇涼的。

才不過一個月沒測而已,怎麼胖成這樣了?

在此之前,這數字增大的幅度她只有在自己青春期發育階段的時候才遇到過。

季知意又伸手摸摸還沒消下去的小肚子,感覺手都要抖了。

內心煎熬的季知意準備給紀辭打電話,尋求安慰。

「喂……」紀辭微微喘息的聲音裡帶著絲絲不尋常的嬌媚。

她現在在和誰在幹嘛?

答案不言而喻。

即便是未經人事的季知意,隔著手機都能感受到對面的火熱。

季知意有些尷尬,「沒什麼事了,我掛了。」

掛了紀辭的電話,季知意利落地收拾了一番,換上運動服套裝,準備出發去附近的健身房。

走在路上,她已經默默地規劃好了未來一個月的減肥計劃了。

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瘦。

這個決心是在她剛才換衣服的時候,發現自己去年買的牛仔褲已經容不下自己腿時悲痛欲絕且堅定不移地決定的。

去健身房的路程很近,下樓后差不多拐兩個彎就到了。

這家健身房位於一家商業大廈B座八樓,視野開闊。

季知意年初的時候就和紀辭辦了卡,然而季知意來的次數兩根手指頭都可以數得清,那卡都快布滿被遺忘的灰塵了,這才被季知意想了起來。

走進大樓電梯,裡面還有其他人,季知意進來后按下樓層數,然後默默退到了電梯里不起眼的角落,一個人百無聊賴看著上面跳躍的數字。

2,3,4……

出去又進來了幾個人之後,「叮」的一聲。

終於到了。

季知意走出電梯,一進健身房,就被裡面擺放好的各種各樣的健身器械吸引住了視線。

因為是晚上,所以這個時間段健身房裡的人還挺多的。

季知意在家就已經換好了衣服,來到后就略過了換衣服的步驟,直接做起了熱身運動,她決定先去做仰卧起坐,瘦瘦小肚子。

大部分女人都會有一個通病,那就是「我覺得我很胖」,同為女人的季知意也不例外,其實季知意看起來並不是很……壯,只是忽然發現自己悄悄地長了幾斤肉后,心裡難以接受而已,她的腰也不粗,雖然沒有性感的馬甲線,但也算得上盈盈一握的纖腰了。

做完仰卧起坐后,季知意又跑到跑步機上,她準備慢跑十分鐘,然後回家睡覺。

「小知意!」一道驚喜的聲音隔著幾個健身器械大老遠的就傳到了季知意的耳邊。

季知意覺得這聲音好像有點耳熟,但又不記得在哪聽過,她按停跑步機,轉過頭,聲音的主人已經走到自己旁邊了。

沒錯,就是那個看起來弔兒郎當的江時初。

「咦,你怎麼也在這?」季知意看到走到另一台跑步機旁邊的江時初,有些奇怪。

「你不知道嗎?這家健身房是老大的。」江時初也一臉驚奇地看著季知意,似乎在驚訝她的驚訝。

這健身房是顧南楓的?

「我應該知道嗎?」

「我老大現在都是你的人了,你居然都不知道要關注一下他的情況嗎?你真是……」江時初一臉悲痛的模樣,控訴季知意。

季知意被他的話一下子弄了個大紅臉,下意識反駁道:「什麼叫我的人?我和顧南楓還沒到互相了解對方財產情況的地步呢,不知道這健身房是他的很奇怪嗎?」

季知意話語之犀利,饒是平時自詡嘴皮功夫不錯的江時初一下子也被反駁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吐出一句,「你不好奇他有多少錢嗎?」

季知意不以為意,撇了撇嘴,「為什麼要了解?又不是我的錢。」

江時初無言以對,隨後又感慨道:「你果然和其他女人不一樣啊,怪不得老大會看上你。」

「什麼不一樣?」季知意也有點好奇。

「率直。」

「就這點?」季知意翻了個白眼。

「還不夠嘛?」江時初又說:「唉~我老大這麼好,長得帥,錢又多,你也不知道要有點危機感,要是一不小心被其他女人算計走了,你可怎麼辦啊?」

「呵!如果你老大這麼容易被其他女人算計走,那我還要他幹嘛?」季知意冷冷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