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此刻,李瀟屹立在空中,髮絲隨風而動,境界雖然只有法相七重,但其散發出來的氣勢,絲毫不弱於在場的任何人。

  • Home
  • Blog
  • 此刻,李瀟屹立在空中,髮絲隨風而動,境界雖然只有法相七重,但其散發出來的氣勢,絲毫不弱於在場的任何人。

同時,李瀟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燒!

當初,他隕落後,魔族天族侵佔人族領地,屠殺了上億的人族。

如今,他們不過是殺了上千個魔族八部的人而已,對方就來興師問罪,這世道,可真是變了。

「魔族天族,殺我上億人族時,可曾有過憐憫,有過一絲慈悲?」長空輕語:「現在,不就是死了上千個最低等的魔族,瞧把你們給急的。」

「人族大勢已去,早已不是曾經的那個人族。」旗洵輕蔑道:「如今的人族,低微,宛若螻蟻,人族的命算什麼,能與我魔族的命來比較?」

「阿彌陀佛,眾生平等。」無風念了一聲佛號,隨即嘴巴一裂,戲謔道:「但小僧認為,眾生平等那都是扯淡,我人族的命,就比你們魔族天族的要高貴!」

嗖!

話音剛落下,便看到旗洵突然抬手,一道魔氣宛若黑色長槍,瞬息之間就衝到了無風的身前。

砰!

無風自然有所提防,手中降魔杵輕輕一震,頓時一片佛光爆發,將這魔氣化作的長槍震碎。

隨即,無風朝著前方踏出一步,身上佛光大漲,眼中更是閃爍著凶芒,手中降魔杵遙指旗洵,道:「敢戰!?」

這話一出,旗洵當即就怒了,冷聲道:「殺你,如屠狗!」

「好啊,那今天就過過招唄,你說對吧,旗重。」長空也是踏出一步,目光鎖定在了旗重身上。

「我倒是也想領教一下擎天派聖子的功夫。」旗重輕語,身影一閃,宛若一道鬼魅,破空之聲戛然而起,直逼長空而來。

轟!

轟!

……

剎那間,無風對上了旗洵,長空對上了旗重,四大天驕大打出手。

而李瀟,則站在原地,目光鎖定在了冷煞身上。

「四翼天族……弱了點……」李瀟嘀咕道,甚至有些不願意動手。

只因,天族之中,四翼天族只是親王一脈,雖然比一般的天族要強,但和六翼天族,八翼天族,乃至十翼天族比起來,顯得就弱了很多。

在李瀟眼中,這冷煞,雖然強,但也算不上天族中的天驕。

甚至,就連正在和長空,無風激戰的那兩個魔族,在李瀟眼中,也就那麼一回事。

「你這是在鄙視我?」

古代穿越日 此刻,冷煞看到了李瀟眼中閃過的那一絲輕蔑之意,當即就怒了。

李瀟聞言,很淡定,也很直接,點頭道:「嗯,是在鄙視你。」

「你!區區人族螻蟻,有何資格!?」冷煞怒喝,背後四翼震動,一片神聖的光輝閃爍。

剎那間,只見空中突然出現了一縷縷如神曦一般的光點,宛若風雪,朝著李瀟蓋壓而來。

「說真的,若非你的境界高一點,我真能一巴掌拍死你。」李瀟撇嘴道,一臉輕蔑。

隨即,李瀟的神色又突然變得很嚴肅,道:「現在,三巴掌,拍死你。」

轟!

話音落下的瞬間,只見李瀟一掌橫掃而出。

掌中,神力暴漲,銀白之色閃爍,一股絕強的氣勢爆發。

同時,八門遁甲的第一門開啟,潛力宛若洪流,瞬間就充斥在李瀟的四肢百骸之中。

剎那間,神力再次暴漲,其手掌掃過之處,空氣都在扭曲,音爆之聲接連響起。

那漫天如風雪一般的光雨,在這一掌之下,宛若煙花一般湮滅,消失於無形。

並且,這一掌趨勢不減,此刻已經落在了冷煞的天靈蓋之上。

「有兩下子,可惜,你不行!」冷煞眼眸一凝,雙手結印之下,一桿潔白充滿著神聖光輝的戰矛顯化。

嗖!

戰矛凌空而出,宛若逆沖的流星,瞬息之間,就與李瀟的手掌相撞。

轟!

在一道爆響下,戰矛崩碎,化作了漫天光雨,同時李瀟的手掌微微震動了一下,被擊退了回來。

然而,一掌剛被擊退,李瀟便擊出了第二掌!

「這一掌,不把你打趴在地上,算我輸!」李瀟輕喝,掌中一道火焰燃燒,五指更是微微曲張,宛若一個熔爐一般。

「這是……萬化熔爐印!?你怎麼會這等武技!?」冷煞神色大變,身上靈力蹦騰而起。

其眼中閃爍著震驚之意,更是有些難以置信。

只因,萬化熔爐印,乃三千年前,融天玄尊的獨門武技,自融天玄尊隕落後,這武技便失傳了!

「呵,有點眼光。」李瀟輕笑道,掌印繼續落下,直接將冷煞身邊的靈力震碎,焚燒殆盡。

冷煞極力反抗,背後的四翼之中,爆發出一道道驚人的靈力波動,更是有一尊如神王一般的法相,在其背後顯化。

神王法相,背後長著十翼,散發著恐怖的威勢。

只見法相抬手,一隻碩大的手掌逆沖而起,直逼李瀟的手掌而去!

第一章到啦,繼續去寫第三章!求點推薦票啦,被人超了一千票呢,無塵已經哭瞎了!順便:各位,清明節安康~(說清明節快樂的那些,可長點心吧,端午,清明這些節日,用「安康」,不能用「快樂」)

(本章完) 耐著性子,它說:【徐清風很脆弱的,你要寸步不離的保護他的。】

「我知道。」路瑾:「我聽說駐顏花就是趙國之物,我這不是為了能快點讓小崽子恢復顏值,去找駐顏花的嗎?」

這裡是趙國皇城,找到駐顏花應該不成問題。

傍晚,少女神色低迷的回到了客棧。

推開房門,少年還躺在床上睡覺,發出呼呼的聲音。

路瑾瞥了眼桌子上還沒吃完的飯菜,決定當做沒看見。

「明日,會有人帶你離開,保護你回女國。」

路瑾一句話,讓床上裝睡的少年,蹭一下子坐了起來。

「你要丟下我!」

「沒有。」你怎麼會這麼想?

天知道她買那些駐顏花,花了多少錢!

肉疼!

路瑾耐心跟他解釋:「我已經買了足夠的駐顏花,足以治好你的臉。你難道不想早點回去把臉治好?」

少年猶豫了下:「那你是不是也想讓我趕緊回去?」

「沒有!」路瑾堅定搖頭。

就算心裡是這麼想的,我也不能告訴你呀!

路瑾摸了摸他頭,被小崽子躲開了,他梗著脖子,執拗的蹬著她。

路瑾訕訕的收回手,組織語言:「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很危險……你不能去……」

「為什麼我不能去!」少年站起來,比路瑾還高一個個頭,路瑾被他逼的後退了兩步。

「你能去,為什麼我不能去!」少年拿出必殺技——「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沒有……」

「那就帶我一起去!」他囁喏的動了動唇瓣,「我不想離開你。」

路瑾完全無法抵抗他可憐巴巴的表情,瞬間秒慫。

「好了好了,帶你去。」小崽子這是對她用情至深啊,離都離不開。

當魚愛上貓 系統:【目前好感度:50.】

「……」

——

大臉就像龍捲風,來勢洶洶,還帶給你一嘴的塵土。

路瑾昨天剛說的話,今天就被打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她昨天買了駐顏花后,就讓人急速運回女國,沒想到今天就來一個人跟她說,她的東西給劫了!

半路遇上了劫匪,連人帶花一起被劫走了!

還放回來一個人帶話給她,讓她準備黃金千兩,不然就殺人毀貨!

「他們給了多長時間期限?」

「兩……兩天。」

兩天……來得及。

路瑾讓那個人先回去,她準備出門。

「我跟你一起去。」徐清風連忙跟上她。

路瑾沒有阻攔他,半柱香后,路瑾拿著第一錢莊開的單據,買了兩匹馬,帶著徐清風往城外出發。

系統在空間里糾結的快要成麻花。

它到底該不該告訴宿主呢……

路瑾交了黃金,那群土匪也還回來了駐顏花,還有人。

人沒有什麼事,就是駐顏花……就是她一個外行,都能看出來,駐顏花全部都存活不了了。

十幾盆駐顏花,還沒運回城中,就全部枯死在路上。

路瑾:「……」

第二日,府衙門口被綁了一串大漢,有人認出他們是上山的土匪后,這個消息瞬間席捲整個皇城,所有人都沸騰了。

到底是哪位大俠,為民除害? 神王法相威能爆發,宛若真正的神袛一般。

然而,其手掌剛與李瀟的手掌相撞,便轟然炸開,甚至一股烈焰燃燒而起,將神王法相的整條手臂都燃燒成了灰燼。

這一刻,萬化熔爐印趨勢不減,繼續蓋壓而下,直接將冷煞背後的法相磨滅!

砰!

最終,這一掌狠狠的落在了冷煞的身上!

一聲悶響下,冷煞身軀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感覺一股灼熱無比的力量,沖入了他的體內,正在焚燒他的四肢百骸。

身軀顫抖,體內靈力更是被焚燒,五臟六腑更是化作了煙灰。

只見他從空中墜落了下來,隨即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背後的四翼,更是被萬化熔爐印焚燒成了灰燼!

「你看吧,我說的真的沒錯,必須要三掌,才能殺了你。」李瀟笑道,對於自己的猜測,算是比較滿意。

畢竟冷煞的境界擺在那裡,李瀟雖然能力壓對方,但也需要三掌才行。

「你究竟是誰!?融天玄尊的傳人?」冷煞沉聲道,臉色難看,眼中更是出現了一絲恐懼之意。

李瀟聞言,面帶笑容,從空中落下,來到了冷煞的身邊,輕語道:「那我就偷偷的告訴你,融天玄尊,是我麾下第三戰將。」

「什麼!?你……你是……」冷煞反應很快,一聽到李瀟這話,瞬間就洞悉了李瀟的身份。

但是,他不敢相信,畢竟李瀟在三千年前已經隕落了!

「留著這個秘密,去黃泉路上好好的懺悔吧。」李瀟輕語,不給對方說下去的機會,直接一掌擊出,拍碎了對方的天靈蓋。

至此,四翼天族一代天驕冷煞——斃命。

轟!

……

就在此刻,不遠處的空中,傳來幾道爆響。

隨即,便看到旗洵身軀崩碎,被無風的降魔杵震成了粉末。

這一刻,無風黑著臉,嘀咕道:「傳言真是不可信,都說旗洵很強,怎麼就招不住我幾杵……真是弱,虧的小僧我還嚴重以待,浪費我的表情。」

噗!

就在此刻,另一處也傳來一道悶響。

放眼看去,只見長空手中的道劍,刺入了旗重的眉心,將其一擊斃命!

「什麼情況啊,黑水族的雙生子,就這點實力?太弱了吧。」長空沒好氣的說道:「還以為會是一場惡戰呢,真是無趣。」

很顯然,長空和無風對黑水族的雙生子有些失望。

畢竟他們不如傳言中那般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