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比如秦瀚宇,封字『弘』,封號弘王。

  • Home
  • Blog
  • 比如秦瀚宇,封字『弘』,封號弘王。

轉瞬間的功夫,穆芊顏便在腦子裡翻遍了有關秦玥這個人的所有訊息。

「好好搜查!切不可讓刺客跑了!」

恰逢這時,門外響起了搜查刺客的命令聲。

已經搜查到她的院子來了。

邪惡劫婚:冷傲權少馴服嬌蠻妻 即便不出門,穆芊顏也曉得帶人搜查刺客的,是李巍李叔叔。

這個時候,父親在外領兵抵禦蒼狼族,不曾回來。

李巍叔叔是父親身邊的副將,父親出戰在外,府中的安危便是交由李巍叔叔負責。

穆芊顏清楚的看到秦玥深諳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殺氣。

他正要出去,穆芊顏想都沒想就把他攔了下來,「你幹什麼?!」

他想出去殺人不成?!

「躲到床下去!」穆芊顏對他指使的理所當然。

「你說……」

「玥王也不想落得個夜入侯府行刺的話柄吧?快去!」

秦玥怎麼可能聽她的躲到床下去?!

可穆芊顏連拒絕的機會都沒給他。

連推帶凶的把他推到了裡面。

以眼神示意他,快鑽到床下去!

「……」秦玥讀懂了她的眼神,不由得眼角一抽,眼底掠過一絲意味不明的精光。

老婆,寵寵我吧 要他鑽到床下去?

開什麼玩笑?!

於是在穆芊顏兩眼緊盯之下,秦玥沖她邪魅一笑。

然後……

穆芊顏咬緊了后牙槽,只感覺一股悶氣湧上心頭。 禮尚往來,過年期間,簡寧自然是帶著禮物到席家老宅進行拜訪,席老太太之前還對席老爺子養狗頗為不滿,這會子已經將狗抱在懷裡揣著了,簡寧只能感嘆一句,真香。

不可避免的,席老太太又說到哪家的熟人結婚了、哪家的媳婦又生孩子了,語氣中滿滿都是羨慕之意,簡寧只能聽著,又不能說什麼。

席老太太看著簡寧在自己面前乖巧點頭的樣子,心裡又嘆口氣,你說當初自家兒子談個年紀大點的姑娘,自己是不是這會孫子都抱上了,簡寧還是年紀小又還在上學,你說自己這都沒臉開口催。

整個過年期間,簡寧過的還是挺舒坦的,吃喝玩樂睡,等正月十五過完,高老太太一家回去后,家裡立馬變得寬闊了起來,簡寧一上秤一稱體重,立馬尖叫的「啊啊」起來。

「怎麼了這是,發生啥了?」楊桂花從房間里出來,「你這孩子亂叫啥呢。」

簡寧哭喪著一張臉,十分悲痛欲絕,「媽,我體重重了五斤」,她似乎不敢相信,「這稱是不是有問題呀?」

楊桂花不以為意,「這稱我昨天買菜回來用過,是準的呀,再說,你這長几斤也沒啥,還是這麼瘦,你就應該多吃點。」

簡寧一米六六的個子,平時的體重在四十八公斤左右,就算是長了幾斤,其實也還是屬於偏瘦,而且從外形上一點也看不出來。

可是簡寧就不這麼想了,過年期間長五斤,就是豬也長得沒有這麼快吧,要是像這樣長下去,那還得了?

「小語,來,你來稱稱體重」,簡寧把簡小語叫了過來,想驗證下秤的準確性。

簡小語早就聽見了簡寧的哀嚎,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往秤上一站,然後下來,十分可惜的說,「姐,秤沒壞,你真長胖了。」

受到打擊的簡寧決定要減肥!晚上楊桂花喊簡寧吃完飯,即使有她最喜愛的紅燒肉,她都堅定的拒絕了。

過完年,也就意味著該上班的上班,改上學的上學,制衣廠開工,小學開學,楊桂花帶著簡小言回鄉下,回去之前給簡寧、簡小語姐妹倆準備了一大推吃的,又交代了一番,才領著簡小言回去。

這邊劇組也開工了,簡寧是在劇組拍了兩天戲,學校才正式開學,簡寧去報了道,領了新的教材,簡小語也去了學校,家裡正式冷清了下來。

簡寧是去百貨商場查看店鋪的時候偶遇姜超的,剛開始她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畢竟姜超現在的形象和學校的時候很不一樣,直到對面的人也和他打招呼時,她才確信自己沒有看錯。

「怎麼,不認識我了?」姜超笑著打招呼,看著對面的簡寧。

簡寧也跟著笑笑,「這不是太久沒見了,我怕認錯人了,你怎麼在這裡呀?」

姜超把手裡的東西晃了晃,「我老媽過幾天過大壽,我來買點禮物,送給她老人家」,又問簡寧,「你呢,一個人逛街?你男朋友沒有陪著你一起嗎?」

「我不逛街,來看看店鋪,我自己在商場里開了家服裝店」,簡寧指著不遠處的歌莉亞門店。

「喔,原來是這樣」,姜超點點頭,似乎對簡寧開服裝店鋪一點也不奇怪,「有空一起喝杯咖啡嗎?」

時下喝咖啡還是個新鮮玩意,咖啡店也少,但作為高檔百貨,第一層就有一家咖啡店,姜超的家境不錯,也時常是咖啡店的常客。

簡寧看了看時間,正好還有點空,便點點頭,「好啊。」

坐下來聊天自然是要敘敘舊,簡寧知道以前姜超對自己有意思,但是時間都過去了這麼久,對方都那麼坦蕩蕩了,如果自己扭捏未免就顯得太矯情了,簡寧自然而然的就問起了姜超的工作,「你畢業后都在做什麼呀?」

看來對方是真的不在意他,不然畢業這麼久,會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姜超慢悠悠道,「我在市建單位里上班。」

「市建,挺好的呀」,簡寧說道,據她了解,這應該是鐵飯碗單位,一般的人想進還進不去。

「再好也沒有你好」,姜超喝了一口咖啡,「大明星。」

簡寧擺擺手,知道對方肯定是聽說或者看到了自己演的電視劇,「什麼大明星呀,我就一小演員,拍拍自己喜歡的電視劇罷了。」

「拍的挺好的」,姜超中肯的說,他無意中看到過簡寧演的那部電視劇,只是覺得,耀眼的人無論幹什麼都耀眼。

「你男朋友不反對你拍電視劇嗎?」他接著問。

「剛開始有點反對,不過後來挺支持我的」,簡寧笑笑,能不支持嘛,既然自己往裡面投資還不和自己說。

姜超挑眉「哦」了一下,「挺可惜的。」

簡寧不解,「可惜什麼?」

「可惜你們現在還在一起,要是你們不在一起了,是不是我就有機會了?」姜超看著對面的簡寧。

簡寧沒想到對方會這樣說,愣了一下,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了,好了,瞧你這樣子,我開玩笑的」,姜超笑了起來,緩解了有點尷尬的氣氛。 不,是鑽到她被窩裡去了。

她是讓他躲到床下去,不是床上!

穆芊顏一陣氣結,混蛋!

「大小姐,府中進了刺客,大小姐此處可有異樣?」

正在穆芊顏想要去把他拉起來的時候,李巍已經到了門外詢問她的情況。

穆芊顏咬牙,如寒風一般剮人的目光才離開了床榻,打開門的時候,便又是面不改色的望著李巍,李巍帶上一隊侍衛來搜查。

「李叔叔,我這裡沒什麼異樣,府中進了刺客,切不可大意,李叔叔去別處搜查吧,尤其是那些無人居住的小院子,刺客興許會躲藏到那些不起眼的角落去。」

穆芊顏神態從容不迫,說話不急不躁,一點都沒有窩藏了刺客的心虛。

說到『刺客』二字的時候,穆芊顏不自覺的咬重了吐字的力氣。

只是李巍卻也並未發現端倪。

「大小姐提醒的是,末將這就帶人前去搜查,大小姐早些歇息吧。」

李巍自然不會懷疑她,她是侯府嫡女,又是侯爺最疼愛的女兒,雖說他李巍只是一介粗人,卻也是看著她長大的,往親了說,李巍是把她當做自己的親閨女看待的。

目送李巍離開了院子,穆芊顏才放心。

立馬關緊房門,三兩步就往裡面走了去。

「秦玥!」穆芊顏火氣沖沖的一把掀開被褥。

秦玥正閉目躺在她床上。

那舒適的模樣,像是睡著了一般。

穆芊顏咬牙切齒的瞅著他,「秦玥,你給我下來。」

「……」秦玥就像真的睡著了,沒聽見她說話一樣。

「秦玥……」穆芊顏已經不是咬牙切齒而已了。

幽冷的目光如冷箭一般射向秦玥,她保證,他要是再假裝沒聽到,她就不客氣了。

秦玥像是料到了她耐心要耗完了,在她動真格的之前,睜開了雙眼。

他偏頭,迎上她清冷的眸子,那冷旋的眸光,莫名的令他有過一瞬間的心顫。

「你為何要救本王?」秦玥從床上坐了起來,微微仰頭,仰望著她。

這是他第一次被一個女子居高臨下的俯視著。

從這個角度看上去,她的臉型瘦瘦的,肌膚光滑白嫩,一雙眼睛閃爍著怒氣的冷光,密長的睫毛撲閃著,薄如櫻的唇瓣仿若一顆紅透的櫻桃,叫人忍不住想要一嘗她的香甜。

這穆芊顏,果然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

「玥王既然承認是我救了你,是不是該有個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才是?」

穆芊顏這會兒只顧著自己生氣,卻並未注意到秦玥對她有著不一樣的注視。

就算是生氣,那紅櫻桃嘴裡吐出是冷涼的話,他瞧著竟還是那般誘人。

鬼使神差的,他竟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撫摸她的唇瓣…

穆芊顏眉間輕皺,意識到他的動作,在他指尖就快碰到她下顎的時候,惱怒的用力一拍,準確無誤的打掉了某隻情不自禁的手,一記厭惡的眼神掃了過去,「玥王還請你自重。」

都說玥王不僅是天煞孤星,他人亦是玩世不恭,脾性乖張暴戾,奸詐又腹黑,如今看來,秦玥非但如外界傳聞的一般,他竟還是這般的輕浮!

縱有一副好皮囊又如何?也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或許是她厭惡的眼神,讓秦玥頓時清醒過來,「我…本王並非有意……」

秦玥似乎想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天知道,解釋二字從未出現過在他身上。

更何況是對一個女子?

今晚,他真是糊塗了。

在穆芊顏看不見的角落,秦玥悄悄捏緊了拳頭,面上他不動聲色,「穆大小姐出手相救,想必是另有目的吧?」

雖說穆芊顏令他有過一陣的恍惚,但不至於能影響到他的判斷。

然而不受控制的是,他心裡竟還會不由自主的往穆芊顏身上想。

他想…為何他會在她床上感到舒適?又為何她靠自己如此之近,他卻不覺得反感?

更為何…他會鬼使神差的想要去撫摸她?

思不得果,最後,秦玥只能得出一個結論,穆芊顏這個女人,不同於外面那些庸脂俗粉的女人。

連他都看不透她,還險些中招。

她既知他的身份,卻還救他,若說沒有目的,可能嗎?

「救你,是我一時眼拙,玥王,你可以走了。」

哪知,穆芊顏竟下起了逐客令。

她那嘲諷的神態,與之看待一個登徒子一般無二。

秦玥狠狠一皺眉,人人都說他脾性乖張,喜怒無常,怎麼今日他卻覺得,眼前這個小女子似乎比他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就因為他方才鬼使神差的想碰她一下,她便要以那般不堪的眼神看他?

不得不說,他心裡很是不舒服。

「本王從不欠人情債,說吧,你想要什麼?」

秦玥低沉的嗓音很是幽冷,面對穆芊顏趕人,他這麼說,像是為了給自己找回幾分面子,又像是為了多留會兒?

秦玥自己心裡都說不清是為了什麼?

「我想要的,怕是玥王給不了我。」穆芊顏清冷的譏笑一聲,她只當他在耍無賴。

救他,確實是想跟他談合作的。

因為秦玥是秦瀚宇的死對頭。

但是從他那一個輕浮的舉動之時,便打消了她的念頭。

怪只怪秦玥觸及到了她仇恨的逆鱗。

上一世秦瀚宇的背叛,讓她厭惡男人,至少現在是厭惡的。

所以秦玥想要輕薄她的那一下,她便將秦玥從她的觀念中踢了出去。

哪怕是合作,她也不想跟他合作了。

秦玥以一種格外認真的眼神審視著她。

她竟說他給不了她想要的?

她想要的……

突然秦玥很想知道,她想要的,是否跟他所想的是一樣的? 「學長以後可不要開這種玩笑了,我的小心臟可承受不起」,簡寧做勢拍拍自己的小心臟,藉此引開了話題,問什麼時候可以喝到姜超的喜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