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比如說拉電。

  • Home
  • Blog
  • 比如說拉電。

地獄鬼魂和土著都討厭光亮,所以領地上都沒有燈火設施,就靠着地面的地獄火焰照明,所以領地裏又陰又暗,與經典鬼片環境那是相當類似。

如今換了最喜歡亮堂堂的人類作主,那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把亮點起來。

從來沒動手做過這些的雍大天師對此是一竅不通,但公司裏有專門負責後勤的技術人員,什麼電工鉗工俱全,便跟魚承世討了命令,拉到地獄裏大搞光明建設。

再比如說通訊和監控。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無論是魚承世還是雍博文都對這些地獄鬼怪報以最大的戒心,所以嚴密的監控手段,便利的消息傳送渠道就成了控制這些鬼怪的必要手段。

雍博文購買了大量的監控器材,把明的暗的攝像頭安遍了整個領地的每個角落。

因爲地獄裏沒有信號,又扯不了電話線,只能買來步話機使用。

雍博文在地獄之門這邊,也就是那個城市建設的遊戲裏建立了一個調度中心,平時有自家公司下屬的人間僱鬼值班,監視地獄動靜。

接下來兩日均是無事,雍博文忙裏偷閒,便拉着韓雅開課。

這位不負責任師傅總算想起自己還有個女徒弟了。

雍博文不在的時間裏,魚純冰曾代他教過韓雅一些基本的修習方法,打下的基礎不錯,倒省了雍老師啓蒙的功夫,便從太平道最基本的畫符開始教起。

誰料看起來又精又靈的韓雅在畫符上着實沒有什麼天賦,一道最基礎的家宅平安符學了兩天還是畫的亂七八糟,連基本的符紋都描不對,更別提定符膽之類的後續了。

首徒如此不開竅着實讓雍老師有點泄氣,想起嚴師出高徒的老話,便對着韓雅加倍嚴厲起來,在一旁盯着她畫,只要稍畫錯一道,就大聲喝斥,還要打一下手板。韓雅也是小三十歲的人了,哪曾想過還要受小學生的待遇,但有心想要爭氣點,可手卻不聽話,那七扭八拐的符紋就好像跟她作對一樣,怎麼仔細看都能畫錯。

這是雍博文自地獄歸來的第二天,正在公司一間空閒辦公室裏拉着韓雅在那裏跟家宅平安符較勁的當口,艾莉芸急匆匆進來,“接到地獄方面的消息,活捉了一個附近魔王派出的探子!”

其它魔王對織田信長領地的窺視這是早在預料中的事情。

當初織田信長造反上位後,就是硬抗了鄰近魔王的數次進攻後,纔在地獄佔穩腳跑,這魔王的位置纔算得到其它魔王的承認。

想如今織田信長這魔王又被幹掉了,其它魔王自然是不肯安份。

只不過雍博文沒有想到來得這麼快。

當下顧不上再跟韓雅較勁,趕緊與艾莉芸下了地獄。

被捉到的探子是個灰影般的地獄土著生物,通體透明,若是往哪一趴,還真不容易瞧見,正是當探子的好材料。

不過如今織田信長的領地已經換了人作主,那些留守的作戰法師們第一時間就把監控法陣在領地周圍布得密密麻麻。

正常的地獄魔王可是沒有這個習慣愛好。

那地獄土著依着老經驗想混進領地觀察情況,不料剛進來就被發現了,一小隊作戰法師立刻過去,毫不廢力地將它捉了過來

這地獄土著沒什麼堅貞不屈的情操,沒等恐嚇逼供,只一問就竹筒倒豆子般全都交待了。

它是來自於據此一百五十公里以外的驚怖魔王領地的。

這也是目前離織田信長領地最近的魔王。

織田信長主掌領地時,曾不止一次和驚怖魔王發生過沖突,兩者互有損傷。

地獄之門開門大典那天的多魔王聯合進攻,就是驚怖魔王糾集起來的。

只不過那次事件之後,衆魔王都對織田信長居然有強大的人類法師力量支援感到畏懼,不敢再主動過來找晦氣了。

驚怖魔王也是一直忐忑不安,生怕織田信長帶着那幫子如狼似虎的人類法師殺上門來。

及到面對外來威脅,同一鬼皇領地上的衆魔王簽訂聯盟互保條約,驚怖魔王立刻第一個在條約上籤了字,面上是爲了應對那擴張勢力的威脅,但它實際上還存着一份心思,那就是防着織田信長呢。

距離最近,驚怖魔王也是最先感應到織田信長氣息消失的,因爲知道織田信長領地上有通往人間的地獄之門,生怕織田信長是去人間辦事兒,所以不敢輕舉妄動,但等了兩天,始終不見織田信長的氣息出現,他心思就活泛開了,怎麼想也覺得織田信長信不可能人間耽擱這麼久不回,人間陽氣對織田信長這種陰鬼那可是最傷元氣的。於是這位驚怖魔王就派出手下最得力的探子潛往織田信長領地探聽消息。只不過這位得力手下辦事兒着實不得力,剛到地頭就被生擒活捉了。

俺是差點起晚的分割線

感謝電動小馬達看官的捧場。 兩天沒來,領地已經是大變模樣。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原本到處都‘陰’森森的,如今光明大作,照得每一個角落都是亮堂堂。

這讓已經習慣了‘陰’暗的地獄惡鬼們都非常不習慣,於是它們統統都跑到了領地下面去呆着了。

這要放在以前,這種舉動無疑是自殺行爲。

那地面的地獄‘陰’火隨時都有可能把它們燒成灰燼。

但現在有了機器人傀儡護身,自是不用再怕這‘陰’火了。

非到必要的時候,它們絕不肯到這燈火通明的領地上來。

不少惡鬼對此十分不滿。

搞得如此亮堂,哪還有半點地獄的氣質,簡直就是‘亂’來嘛。

不過,做爲現任總督的雍博文卻很喜歡,先大大讚揚了一翻拉電的工程隊,這纔去見那被俘的探子。

審詢的法師不僅問出了這個探子來自何方,有什麼目的,還順便打聽了一下驚怖魔王的詳細情況。

這位驚怖魔王與其它地獄魔王一般,也是地獄土著出身,有三種天賦法術。

一是恐懼嚎叫,可以通過尖厲的嚎叫引發敵人心中恐懼,效果視敵人的強弱程度不同;二是‘陰’火暴雨,可以施法聚集大量地獄‘陰’火,形成暴雨般的打擊效果,最大可覆蓋方圓近百米範圍;三是護身焰,身體表面能夠燃燒起一層‘陰’火形成的護罩,抵禦各種攻擊。

驚怖魔王的原身是地獄中一種名爲小火怪的土著,這種小火怪放在地獄裏也是下等的苦出身,比起淪落地獄的鬼魂也高不到哪去,向來是受其它強大土著欺壓的對象。這驚怖魔王原也不過是個沒什麼事的小火怪,連個名字都沒有,不知得了什麼奇遇,連續變異,實力大增,最終打下一片領地稱了魔王。它成爲魔王后,大力提攜照顧本族同胞,以至於它的領地不像其它魔王般什麼種族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小火怪,剩下百分之九左右則是擄來的鬼魂奴僕,只有百分之一纔是如這探子般的其它土著。

雍博文聽完審詢法師的彙報,又親自問了那探子幾個問題,得出瞭如下結論。

第一,只要再過幾天還感應不到織田信長的魔王氣息,那位驚怖魔王無論是否得到探子的回報,都會發起一次試探‘性’進攻。

第二,驚怖魔王的勢力與織田信長比起來也就在伯仲之間,甚至稍弱一些,當初織田信長剛剛造反上位時,這位驚怖魔王就發動過數次進攻,都被織田信長打得大敗而歸,而那時候織田信長手底下只有那些役鬼可用,放在地獄裏根本算不上什麼力量。

留在地獄裏的幾個作戰法師領隊彙集議事廳討論這件事情。

這幾位作戰法師都不是什麼能獨當一面的角‘色’,平時做的最多就是服從命令聽指揮,總指哪就往哪打,遇到大事都拿不出什麼主意來,唯一的意見就是向魚承世彙報,聽魚總指示。

可雍博文卻不想這麼幹。

魚承世把這塊殖民地‘交’給他打理,固然有事情忙分不開身的原因,但也未必不是對他的一種考察。

如今雍博文在魚承世的經營中所佔份量越來越重,而他至今爲止表現出來的除了超強的惹禍能力外,還沒有其它能讓魚承世覺得可以合作的地方,尤其是在魚純冰離開後,雙方聯繫的重要紐帶已經缺失。

在這種情況下,雍博文必須得表現出自己的價值,魚承世纔會繼續保持目前的合作伙伴關係,如果雍博文最終證明他不過就是個不知輕重的愣頭青,除了惹事生非外,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那麼魚承世大抵就不會再繼續這種合作伙伴關係,而是真把雍博文當成傀儡架子供起來了。

武器敞開供應,人員隨意調配,遇上這麼點事兒還要找魚承世幫忙,那也太沒出息了。

不過是一個小魔王罷了,小麻煩而已。

但這個小麻煩卻意味着一系列麻煩的開端。

用不了多久,稍遠一些的魔王們都會趕過來,重複一遍當年織田信長上位後所做的——試探,進攻,再試探,再進攻,直到確認這裏依舊是塊啃不下來的硬骨頭纔會罷手,承認新上位魔王的地位。

這也是每一個魔王成長的必然經歷。

想在地獄立足這一關是必須要過的。

這一過程少則數月,多則長達數年,全看新上位魔王的個人實力如何。

不過雍博文不是地獄魔王,與那些造反上位或者拉桿子佔山頭崛起的魔王不同,沒有興趣遵守這一遊戲規則,就算知道了鄰近魔王要進攻的消息,也只能眼巴巴等着,最多是加強一下地盤的防禦。

因爲這些魔王剛崛起時,力量都相對較弱,自保都勉強。他們所在做的就是在其它魔王來進攻時,表現出足夠的自保能力,向敵人證明一件事情:你可以吃掉我,但肯定會硌掉你的兩顆大‘門’牙!在這種表現面前,敵人就會考慮相應的後果,如果因此而消耗巨大,那麼他們接下來就要面對其它魔王進攻了。乘人之危是每個魔王上位之前就必然學會的課程。

而雍博文是以一個殖民者的身份來到地獄,背後有‘春’城法師協會和魚承世的強力支持,實力遠不是普通魔王所能比擬,野心也不是這些鄉下小魔王所能比想到的。

想要搞建設,就得有一個和平的環境。

要是今天來個魔王打一下,明天來個魔王打一下,什麼城都不用建了。

只有直接把鄰近的魔王統統打痛,讓它們清楚的意識到這裏不好惹,它們纔不會像發現臭‘肉’的蒼蠅一樣蜂擁而來。

反正遲早也要開戰,與其坐等別人來進攻,不如主動出擊!

在經過短暫的討論後,雍博文認識到這些作戰法師拿不出什麼好主意,他便拍板做出決定。

主動出擊,殲滅驚怖魔王!

久幽凌霄錄 雍博文沒指揮過真正的作戰,遇到事情向來是自己‘操’刀上陣,但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做爲一個新時代的好青年,像紅警、帝國、魔獸、星際之類的戰略遊戲還是玩過一些的,至少曉得要種田、偵測、試探、總攻之類的基本步驟。

審訊法師在那探子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交’待之後,對其使用搜魂術,取得了驚怖魔王領地的地形圖——不得不說這個探子真的是很適合做這行職業,至少它把自家領地的情況記得清清楚楚,除了少數幾個魔王設定的禁區外。

這探子只是地獄的低級土著,哪受得這個,搜魂剛一結束,失去法術的限制,就立刻魂飛魄散,死得不能再死了。

俺是道歉的分割線

昨兒回來晚了,未能更新,請各位看官見諒則個。

關於有看官問太平道殘部只在雍家老宅‘露’了個臉就不見動靜的問題:他們一是在召集其它人,準備在來年八月十五開大會,在此之前不會有大動作,這是前文解釋過的,別一方面,也不是一點動作也沒有,走後‘門’一章裏的餘老則就是太平道的法師,負責觀察雍博文,以確認他是不是雍家的後代。 死在搜魂術下的探子在死前一直不停慘叫。

做爲一隻低級的地獄土著生物,魂魄遠沒有人類堅實,受到的痛苦相對也就更多,傷害也就更大。

慘叫聲響徹整個領地,讓所有領地裏的惡鬼與土著都不自禁的‘毛’骨悚然。

除了惡鬼外,還有一小部分土著在

當雍博文走出審訊房間的時候,整個領地都瀰漫着一種怪異的氣氛。

兩個作戰法師拖着死掉的探子跟在後面。

土著和惡鬼們探頭探腦地看着,悄聲議論。

雍博文很不喜歡這樣,咳嗽一聲,道:“都看什麼,沒事情可做嗎?”

於是圍觀的土著與惡鬼一鬨而散,跑得飛快,彷彿嚇得不輕。

地獄戰‘亂’不休,大小魔王相互攻伐,無論是惡鬼還是土著都是見多了生死的角‘色’,像這般生生在魂魄上動手摺磨死掉的,也不在少數。只不過在這之前,他們沒想到過雍博文會下這種狠手,心裏落差太大,以至於一時難以適應。

雍博文從開始出現,到如今統治整個領地,無論是爭戰還是後期處置,都只是跟在魚承世身後,沒什麼太多建設‘性’的意見和動作,只在控制織田信長時出手過。那時他並沒有立刻就殺掉織田信長,而僅僅是控制住,結果織田信長自爆而亡。這一舉動讓這些沒見識過雍博文在日本獨擋數萬役鬼大軍的地獄惡鬼和土著很有些瞧不起他,覺得這個法師太過軟弱。而在此之後,雍博文分派任務指使幹活時,都是好言好語,從不惡言相向,更加深了土著與惡鬼們的認爲他軟弱可欺的印象,只不過懾於留守的作戰法師纔不敢有什麼舉動,要是這些作戰法師撤了,只留雍博文,大約這些惡鬼土著早就出什麼妖蛾子了。

不過這一回的審訊倒讓這些沒見識的土著惡鬼見識到了雍博文狠辣的一面,對他算是稍存了些敬畏。

畏威而不懷德,是這些地獄土著與惡鬼通病。

雍博文倒是不知道‘弄’死了一個探子居然還有這等好處。

既然做出了主動出擊攻打驚怖魔王的決定,他便把心思都放在了這上面。

這還是雍博文長這麼大頭一回部署這種軍事行動,心裏也着實有些沒底。

艾莉芸對此也是一竅不通,不能給什麼幫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旁打氣。

雍博文將此決定通報魚承世,魚承世對此決定表示全力支持,並表態讓雍大天師放手去做。

既然是殖民者,就要有殖民者的覺悟。

搞殖民開發,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殖民主義從來都是一種暴力活動,以暴力謀取收刮殖民地土著的資源與財富,敢不服者,都要及時轟殺成渣。

雍博文開始偵查驚怖魔王方面的詳細情況。

雍大天師偵查情報自然不會僅僅採用派探子這種老土且落後的手段。

魚承世的全力支持可不僅僅是口頭上的,還表現在實際物資上。

在雙方通氣之後沒過半個小時,大批物資就通過地獄之‘門’送到。

都是專業的戰爭器材。

近些年來,東歐法師協會與異種聯盟的戰爭實地檢驗了承世公司生產各類術法武器,也因爲實際戰場需要而促進了承世公司的戰爭設備研發。

而情報偵察,在戰爭中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這次送來的設備中,光是偵察設備就有三種。

低空衛星、無人偵察機和神魂光譜測定儀。

低空衛星與無人偵察機就不用說了,都在普通物品的基礎上進行了術法改造,使之更適合術法界的戰爭。

低空衛星經過改造後,每顆有拳頭大小,發‘射’升空的推動火箭不到一人高,採取法力驅動模式,能夠將衛星送至8000千米左右的位置,定位‘精’度可達三米左右。相對於傳統衛星,最大的優點就是省錢,而且不挑發‘射’場,隨便找個平臺就可以發‘射’上去,不過在持久度上就遠不如普通衛星了,最長壽命不過三個月。

無人偵察機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隱形,除非用特定法術偵察,否則哪怕在你頭頂上轉悠,你也看不到它。

而神魂光譜測定儀則是純粹的承世公司原創研發儀器了。此儀器可以對衛星和無人偵察機發回照片和視頻信息進行分析,其中拍下來的敵人神魂強度,由此推斷計算敵方綜合實力和特點,給出己方應出動部隊數量和採取戰術的特點。

雍博文一口氣發‘射’了六顆衛星,圍着驚怖魔王的領地監控,跟着又派出兩架無人偵察機在驚怖魔王領地上空見天轉悠,領地所有情況同步傳送回設監控中心。

兩天以後,驚怖魔王整個領地的所有情況無論鉅細,盡在雍大天師掌握之中,連驚怖魔王一天上幾次廁所都清清楚楚。

根據神魂光譜測定儀的推算,雍博文這邊只需出動三百機器傀儡,外加五十作戰法師,就可以輕鬆推平驚怖魔王領地。

不過雍博文覺得這第一次作戰怎麼也要贏得乾脆漂亮才行。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何況對方還是會咬人的兔子,就算贏了,不小心讓它咬上幾口也不划算。

這幾天時間裏,所有惡鬼附定的機器傀儡上都已經完成了相應的武器裝備。

除了安裝武器外,雍博文還提供了相應的符籙,由工作人員紋刻在機器人表面,主要是用來防止外來鬼魂衝入機體,與附體惡鬼在內部爭奪機器人控制權,還有另外一重防範作用,一旦控制機器人的惡鬼反叛或是因爲受到外來法術控制而對己方發動攻擊,只需要引發符籙,就可以輕鬆地將控制機器人的惡鬼定住甚至是消滅。

到了捉到探子的第三天,按照通常情況估計,驚怖魔王的耐心大約也耗得差不多了,最遲明天就會發起一次試探‘性’進攻。

雍博文便在這一天清早,沙場點兵,親自帶隊,前往進攻驚怖魔王領地,正式拉開了地獄殖民開發公司在地獄擴張殖民的大幕。

俺是昨天又一更的分割線

妖王俺沒有忘記,搞完這邊就輪到它了,先讓它再種會田好了。

感謝帥氣的豬哥哥看官的捧場。 驚怖魔王覺得心裏有些沒底。

這幾天裏派出去的幾撥探子沒有一個回來的。

通常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這些探子都露了行蹤被發現幹掉了。

如果織田信長仍在,那領地防範嚴密,幾個低級土著探子自然滲透不進去,但就這麼輕鬆的全都被捉,卻是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事情。

更糟的是,織田信長的領地裏依然沒有織田信長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