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江來負手在後,繼續說道:

  • Home
  • Blog
  • 江來負手在後,繼續說道:

「金庭山是個好滴放……號號秀蓮,天天想上……」

言罷,朝著樹林中走去。

路青衣微微怔住,似乎是在猜測江來說的是什麼意思。

待江來走遠了,她才反應過來,躬身道:「前輩請放心,我一定加倍努力。」

進入叢林中。

視野完全被阻隔。

江來整個人坍塌落地。

地面上只有他穿過的衣服。

整個過程還算順利,就是口齒不太清楚。

江來解散身體,是順便測試一下速度,以及整個流程。

結果還算滿意。

江來再次凝聚人身,前後加起來不到半分鐘結束。

穿好衣服,原地打坐。

學著人類的模樣,修鍊大坐忘功。

默念了一會兒,感覺和平躺在地上沒什麼區別。

人類打坐,是利用身體經脈,丹田運轉,同時還能集中注意力。

江來這麼坐著,的確沒什麼意義。

「得趕緊找到更高級的修行心法。」江來暗自思忖。

大坐忘功所帶來的收益越來越小。

暖男獨寵小甜心 基礎也算穩固紮實。



傍晚時分,江來打算走走看看。

離開樹林的時候,看到路青衣在山寺附近空地上練劍。

孔岱和任大倉坐在一旁,指指點點。

路青衣的劍術,比以前熟練精進了很多。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周不白這事對她的影響挺大,至今為止,每天都能看到她在努力練劍。

「是前輩!」

任大倉眼尖,跳起身來,指著江來所站的方向。

「去告訴師父。」

「好咧。」

江來有了之前那次經驗,顯得很淡定。

既然做好了和人類打交道的準備,那就要有面對任何可能的勇氣和決心。

江來朝著西方看了一眼。

太陽已經基本落下山頭。

暗淡的光線,加上他這一身衣服,就算面對面,也幾乎看不清楚眉眼的模樣。

左玉書不會放棄能和前輩交流的機會。

立馬帶著三徒弟,來到了樹林附近。

江來沒有離開,站在樹林處,背對負手。

像是思考人生似的。

「晚輩清虛門第三十八代掌門,左玉書,見過前輩!」

「見過前輩!」

「見過前輩!」

「見過前輩!」

江來沒有說話。

左玉書不是莽撞之人,微微抬頭,打量片刻,擔心拜錯了人。

和路青衣一樣,他感覺不到江來身上有任何氣息波動。

不動如山,沉靜如水,高深莫測。

左玉書不敢繼續打量,生怕得罪前輩。

「前輩隱居金庭山,我等無意打擾。還請前輩見諒。」左玉書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一直掛在心上念念不忘。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嗚防。」

江來開口。

模糊沙啞,音調不準的聲音。

「多謝前輩。清虛門選擇金庭山,實乃無奈之舉。前輩有任何需要,儘管吩咐。」左玉書說道。

江來的目的是想要找到高級的修鍊心法。

清虛門心法應該不怎麼高級,否則也不至於落魄至此。

直接問他要,不僅降低高人的身份,還會引起懷疑,且此類功法往往是秘密,不輕易對外展示;至於拜左玉書為師,更不可能。

思來想去,江來決定還是先了解一下外界情況。

「擾嗚修行的……來自玉虛門?」江來問道。

左玉書心中一沉,暗叫不妙。

前輩這是對玉虛門有意見,對他們有意見,也就是對自己有意見。

被人打擾清修,換做是他,也會生氣。

「前輩,清虛冤枉。這一切都是玉虛門在背後主使。這幾年來,玉虛門三番兩次打壓我清虛門,不擇手段,原本上千人的門派,如今就只剩下了四人。放火的人是刺客,乘坐飛輦的高手,是來自端林學派的邵晉寒!這些都與我清虛無關。」

江來微微點頭。

沒有繼續追問。

提到刺客和端林學派,若是追問下去,就等於暴露他的無知。

身為前輩,那必須得見多識廣。

左玉書鬆了一口氣。

江來問道:「特們,豆仔(都在),何處?」

左玉書心中起疑。

前輩這般高手,閱歷極深,沒道理連這些基礎的地理位置都不清楚吧?

不對,前輩這是在考我,否則以為我是在撒謊。

前輩果然心思縝密,還是老老實實回答得好。

「刺客源自縱橫家,居無定所,隱藏極深;端林學派,距離此處往東百里;玉虛……」左玉書猶豫了下,說道,「往南,十里。」

左玉書說的很簡單利索。

和高人談話,切忌啰嗦。

「哦。」

江來回了一個哦字。

端林學派居然在百里開外……有點遠了。這不會飛的話,普通人步行,也要很久的時間。而且,離得太遠,會不會影響日月精華也未可知。

那麼可供選擇的,就只有玉虛門了。

江來沒理會左玉書等人。

而是朝密林深處走去。

「前輩!」

「嗯?」

「前輩是醫家高人……晚輩有一不情之請!」

左玉書厚著臉皮說了起來,同時觀察著江來的情緒變化。可無論他怎麼小心,都無法感受到前輩的任何波動。

從始至終,前輩的氣息,都像是一潭靜水,古井無波。

那就要厚著臉皮求他了。這樣的高人……一定有辦法解決這個難題。

「說。」

江來說的話,還是很簡單。

「青衣,跪下。」左玉書命令道。

路青衣還真就恭恭敬敬跪了下去。

左玉書道:

「前輩,這是我的弟子路青衣,自幼跟著我修行,學習劍術,天賦奇佳。可惜,年少之時,不慎受傷,阻斷了奇經八脈。若是可以……請求前輩為青衣醫治!」

路青衣在這個時候俯身下去,磕頭請求,額頭觸地,態度虔誠,

任大倉和孔岱跟著跪了下去。

「懇請前輩出手!」

「懇請前輩出手!」

江來頓時怔住。

這逼裝過頭了。

他連自己的身體結構都搞不定,更別提給人家醫治。

初次和路青衣接觸的時候,都沒感覺出奇經八脈阻斷,就現在看,路青衣也不像是個病患。

這不是為難一個外行人嗎?

江來:「呵呵……」

轉身沒入叢林。

左玉書:「……」

路青衣:「……」

孔岱:「……」

任大倉:「……」

氣氛有些尷尬,左玉書嘆息道:「高人都是這脾氣,不出手也在情理之中。青衣,切不可放棄這次機會。」

「弟子明白。」 江來選擇了拒絕。

笑話,好不容易裝的逼,裝破了多尷尬。

老傢伙臉皮厚如城牆,幫了他好幾次,也好意思開口。

不要臉!



然而讓江來沒想到的是,路青衣卻一直跪在樹林外。

第二天。

路青衣單獨來到林外跪著。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皆是如此。

還真沒看出來,這丫頭挺固執的。

想起當日路青衣被埋在土裡的時候,的確能感受到她體內的元氣流動情況。使用日月精華,也有可能治得好。

雪豹冷情:老婆,你敢改嫁? 但也只是可能。

江來也想過,讓清虛門拿最高級的功法來換。問題在於……江來總不能說:來,趟我懷裡,我給你治療……

變態+流氓,實在有損高人的形象。

第六天早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