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江東之畔植吾相思

  • Home
  • Blog
  • 江東之畔植吾相思

唐心雅陷入了那自欺欺人的想象中,一味的往好處想,可優柔寡斷終害人不淺,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啊!正猶豫不決的唐心雅這時被手機來電給驚嚇到了

原來顧延之還是不放心,於是請了個私家偵探前去跟蹤,誰知道一看就是那麼個場景,於是顧延之咬牙切齒的掏出手機,給唐心雅打了過去

正留戀不已的唐心雅明知道這樣是錯的,但還是忍不住,忍不住留戀他們在一起的幸福時光,可這是顧延之所不能容許的

「怎麼!看到老情人捨不得了,可這又能怎麼樣,最終你還不是屬於我的」

是啊!怎麼能忘了他,他永遠是那麼自信,絲毫不會讓事情脫離自身掌控,這真是可笑!自以為是的以為能瞞天過海,孰不知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

顧延之的一個電話讓唐心雅自欺欺人的夢醒了,所以她最後看了看祁明昊,她終於下定了決心,長痛不如短痛,「這一次,明昊,恨吧!再為我痛苦最後一次,之後你就會忘了我,然後再次找到屬於你的幸福吧!」

既然下定了決心,唐心雅也就沒有猶豫,她從他懷裡掙扎了一下就掙脫出來了,她雙眼凝望著他的雙眼,倆人的視線相對,唐心雅壓抑著糾結的內心,讓自己盡量用極其平靜的語氣同他講

明昊,我們分手吧!

那平靜的語氣彷彿像似在表達一種平常的問候一般,就像是在說:「你今天吃飯了嗎?」,可祁明昊卻不是這樣覺得,雖然他們有時也會因為吵架而失去理智時而說出那句話,但絕不會像今天這樣,這太不尋常了,所以相信自己第六感的祁明昊堅決不願意,哪怕她會更生氣,那也不行,不要說門了,就是連窗都沒有,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祁明昊立刻向唐心雅認錯,他說:「我知道我錯了,我回去立刻就辭職,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

我說那話不是想威脅你,更不是在強迫你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我後悔了,所以我想辭職,我想離你近一點,我想與你一起計劃未來,而不是我強迫的許你不想要的未來,我可不是流氓,我更不想負你,你是我想過一輩子的媳婦兒

「如果能早一點,明昊,你如果能早一點說,那該多好啊!可是沒有如果,最終不是你負我,而是我負了你」,一想到這,唐心雅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她想停啊!可就是控制不住啊!而祁明昊看到這種情況,心裡不由的內疚不已,可惹哭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哄啊!只好輕輕的為她拭去,只是那止不住的眼淚,讓祁明昊心疼,但同時也因為這樣,祁明昊決定再也不要讓她輕易流淚

明昊,別任性了,現在不是你想辭職就能辭職的時候

我沒任性

你沒任性,那你辭什麼職,你現在一是簽的合同沒有到期,,二是下家工作沒有確定,三是剛買的車子沒供完,所以你有沒有想過,一旦你辭職,這一些些後果會怎樣

唐心雅一條條的為祁明昊舉例說明,這就是這麼個現實的社會,無論做什麼都要考慮後果,可祁明昊卻很想反駁她,很想告訴她,自己根本不在意,反正家裡都能解決,但剛要說出口時,就想到與自個老媽子的約定

「明昊,你說你可以接受子承父業,但在婚姻上,你卻反對企業聯姻,因為你相信你自己,而我們也不一定要門當戶對,但有一點,這雖然不是很公平,但你要知道,不是我思想黑暗,只是這是我一個當母親對孩子的一種擔心,所以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交往的對象必須在結婚後,才能得知我們家真實的情況,不然你就準備接受企業聯姻把吧!」祁母說(祁明昊母親的簡稱)

祁明昊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可這知子莫若母,自個兒子一翹那尾巴,當媽的就知道自個兒子想幹嘛

「我知道你不是很理解,但你想要戀愛自由的初衷不就是想找一個只是單純愛你祁明昊這個人的人,而不是愛你錢的人嗎?所以這個約定對你是百利而無一害,而你老媽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祁母繼續說著接下來的話題

都聽到老媽說這話了,祁明昊要還不明白,那他智商就堪憂了啊!所以他急忙忙的回答到,「Noproblem」

可萬萬沒想到在往後的日子裡,祁明昊就因為把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的舉動感到萬分後悔,還恨不得刮自己幾個嘴巴子,他還曾幻想著如果,如果當時說了,那後來的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可惜沒有如果

見祁明昊不再出聲,唐心雅終於放下了那麼一點點心,畢竟她不想祁明昊在失去自己后還失去自己賴以生存的工作,所以她只能極力的勸說他,而這一來一往的,耗費的時間就長了,而口袋裡不停響起的手機鈴聲,讓唐心雅明白,那代表著顧延之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了,所以唐心雅沒有時間跟祁明昊說明,只能出此下策了

你如果想讓我消氣,那你就回公司處理好你的事,給我一段時間,讓我冷靜冷靜,等我冷靜完了,我再告訴你我的決定

一說完,唐心雅就推開咖啡廳的門離開了,也不管祁明昊是什麼反應了,而祁明昊看唐心雅走得匆忙,連雨傘都沒有拿,於是就急匆匆的拿著雨傘追了出來,可那時已經不見她的蹤影

其實唐心雅根本就沒走,她一推開門離開后,就匆匆往咖啡廳轉角那躲去,直至祁明昊離開,她默默的望著他轉身的背影,漸行漸遠

一旁讓私家偵探轉發情況的顧延之看著她寧可被淋得跟個落湯雞一樣,都不願意先走一步,這讓顧延之憤怒不已,只是他不知道,這是唐心雅最後一次放肆,她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口中呢喃著

明昊

我希望你

往後餘生

不必逞強

不必將就

在一個愛你的人

你愛的人

共度餘生

於我

最終相忘於江湖 「呸?戰爭?只能給人民帶來痛苦,帶來災難,我們盤龍城,只求和平。」夢傾城不屑的看著極北之地的強者說道。

「哼,什麼痛苦?什麼災難?不存在的,只有戰爭,才能夠將那些沒有用的人淘汰,所謂優勝劣汰,只有強者,才配生活在這塊大地之上。」極北之地的強者一義憤填膺的說道。

「不錯,優勝劣汰,但是,並非用戰爭來解決,現在大陸,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危機,巫族,亡靈法師一族,在上古戰場之中,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他們一直潛伏著,就是在等待時機,等待一個出現的好機會,我們只有團結在一起,才能夠面對這些未知的危機啊,身為斗神強者,你們怎麼連這個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呢?」戴浩天站出來說道。

「哈哈,笑話,戴浩天,別以為你們至尊閣擁有著魔獸大軍,就能夠站在我們面前,指手畫腳,一個剛剛成立幾年的門派而已,只不過有著魔獸大軍在背後撐腰,離開了魔獸大軍,你們什麼也不是。」三國的強者不屑的看著戴浩天說道。

「你,哼。」戴浩天冷哼一聲,確實,至尊閣之中,人類斗神級強者,絕對沒有超過一個巴掌,除了戴浩天和風清揚,以及徐海林之外,就是精靈族矮人族以及泰坦巨人一族的強者了。

當然,泰坦巨人一族的三個斗神強者,雖然屬於至尊閣長老,但是,泰行三人,一直都是處於閉關之中,六年前陌塵給他們帶去的泰坦巨人的傳承,直到現在,他們也還沒有完全消化。

「被我說中了吧,別以為你們至尊閣有著魔獸大軍,就無敵了,你們把六大超級勢力當做什麼了?」極北之地的強者冷笑著說道。

「夠了,我們魔獸怎麼了?難道我們魔獸,不如你們人類嗎?哼,簡直就是笑話,至尊閣閣主,可是獸神傳人,我們魔獸,臣服獸神,這是天經地義。」黃金龍王毫不忌諱的說道。

陌塵的身份,早晚會被古族傳開,因此黃金龍王爺沒有什麼可忌諱的。

「嗯?獸神傳人?你是在說笑話嗎?哈哈哈哈。」極北之地和三國強者哈哈的大笑起來,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哼,居然敢侮辱我們偉大的獸神,找死。」黃金龍王怒了,抬起拳頭,一拳轟出,頓時,周圍的空氣,宛如凝固一般,這十個斗神,臉色大變,朝著朝著兩邊閃開。

「轟隆隆。」就在他們剛剛閃開的地方,一股透明的氣勢猛然炸開,空間凝固,凝重的氣息散發而出。戴浩天站在黃金龍王身邊,臉色微變,這之前相比,黃金龍王的實力,又變強了。

其實,黃金龍王在陌塵覺醒獸神血脈的時候,就從金色汪洋之中得到了一些好處,這對於想要突破至八級魔獸的黃金龍王來說,有著莫大的好處,現在的龍王,在力量上的領悟,又比之前上了一個台階啊。

「龍王,別以為我們怕你,惹毛了,我們願意和三國聯手一起對付你們至尊閣,哼。」極北之地的強者臉色難看,指著黃金龍王說道,身為斗神強者,剛剛黃金龍王爆發出來的氣息,讓他們都感覺到了毀滅般的恐懼啊。

「哦?對付我們?我看,你們還沒有這個實力。」說著,黃金龍王笑了起來,可是,剛剛露出笑臉,黃金龍王的臉色就沉了下去,因為,三國與極北之地,已經打起來了,四十萬人混戰,那場面,相當的壯觀,每一秒鐘,都有數百人倒下,每一秒鐘,都有人死去。

「嗎的,居然打起來了,這下怎麼辦?若是有亡靈法師在的話,這一場戰鬥過後,獲利最大的,就是亡靈法師啊。」戴浩天臉色難看,說道。

「快看,那是什麼?」這時,遠方的天空之中,一道金色的流光急速而致,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戰場上空,金色身影停下,戴浩天等人終於看清楚,是陌塵來了。

陌塵懷中,抱著允兒和雲兒,隨後,百少楊和龍逸也到了,兩人在陌塵左右兩側,看著已經混戰在一起的斗師和士兵,臉色沉了下來。

「看來,戴前輩他們失敗了,少楊龍逸,保護雲兒和允兒。」陌塵交代一聲,身上氣勢大盛,強盛的金色光芒猛然爆發而出,只見陌塵宛如一顆金色的太陽一般,緩緩升起。

「住手。」陌塵用鬥氣灌注在了嗓門之中,朝著地面大喊一聲,頓時,交戰的士兵和斗師們,紛紛停了下來,下意識的抬起頭,當他們看到宛如一顆金色太陽的陌塵的時候,紛紛露出了驚訝和震撼。

「那是什麼?」

「好刺眼,好像是一個人。」

「是誰,是誰來了?那金色的光團,到底是什麼?」士兵和斗師們都停下來了,紛紛驚訝的看著陌塵。

「哼,居然有人敢插手我們的事情,找死。」這時,三國和極北之地的強者出現在陌塵對面,十多個斗神強者,以及一些陸陸續續飛上來的斗聖斗王,紛紛驚訝的看著陌塵。

「找死。」極北之地的斗神強者冷哼一聲,朝著陌塵的一拳轟出,拳頭之上,爆發出驚人的氣勢,顯然,這斗神,有著五重境的實力。

「嗯?」陌塵冷哼一聲,這無形的勁氣,朝著陌塵撲來,陌塵根本不理會,以陌塵現在的實力,就算是斗神九重境的強者,也能夠硬抗,這區區斗神五重境的斗師,陌塵根本不放在眼中。

「碰。」斗神的勁氣轟擊在陌塵身上,宛如轟在堅固的花崗岩上一般,這哪裡是斗神強者的攻擊啊。

馭魔凰妃 「咦,你就這麼一點力氣么?還能不能在用力一點?」陌塵嘴角冷笑,一副狂傲的模樣,這斗神五重境強者的攻擊,只是能給陌塵撓痒痒而已。

「小子,大言不慚,找死。」極北之地的斗神強者憤怒了,只見一把長劍從他的身體之中鑽出,爆發出一陣強盛的橘黃色光忙,這是極品史詩級裝備應有的光輝。

「極品史詩級長劍?」陌塵不屑的說道,頓時,金語破體而出,金色的劍氣交錯縱橫,強盛的氣勢猛然爆發,這周圍的強者,紛紛震撼的看著陌塵。 為了能讓唐心雅回心轉意,祁明昊也顧不得了,他匆匆趕回公司,立刻開始著手自己辭職的事情,畢竟這一次太不對勁了,想當初唐爺爺的事情,他們為此就曾大吵一架,她更與自己冷戰了好久,最後還是許了多條不平等條約,那才哄了回來,可這一次卻奇了怪了,她居然就那麼一點反應,還能冷靜的講述了一番,雖然也提出了分手,但最後卻還是對自己妥協了,這可不像她,但心裡即使再感到不對勁,祁明昊也還是沒問,因為他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她的為難

另一方面,顧延之收到祁明昊離開的消息后,立刻向集團宣傳部傳達命令,讓集團對外公布自己即將結婚的消息,並特意在一邊附有圖片,那是兩人特意照的婚紗照

明明知道顧延之這樣做是有目的的,但唐心雅還是配合了起來,因為她太了解他了,不給他一擊,他是不會放棄,也不會相信的,所以唐心雅也配合的乾脆,哪怕她明知道祁明昊會痛苦,會難受,但她還是那麼決絕的做了,畢竟顧延之是不會放過這個能給他一擊的機會的,所以只有一次性讓他痛到絕望,以後才不會更痛

而顧延之也在唐心雅的配合下,照下了一系列婚紗照,這不,機會不就送上門來了,於是這前頭才秀完恩愛,後頭就緊跟過來一波狗糧,但令人民群眾感到難受的是,自己不單被強餵了一波狗糧,還被婚禮流程閃瞎了24K的眼睛啊!

於是在新聞媒體的操縱下,跨國集團總裁顧大BOSS的寵妻形象就被束立的不要不要的,不過可惜的是,顧總想要炫耀的人,他壓根沒注意,因為他一回去就在忙辭職的事宜,完全沒有時間注意,於是便完美的錯過了,但幸好的是,一對夫妻卻意外注意到了,所以……

老公,究竟是我看錯了,還是我們都看錯了啊!

「別管錯沒錯,先確定了再說」,歐恆對楚南織的話一說完,他就立刻拿車鑰匙離開了,而楚南織則慌張的拿起了手機,給唐心雅打去了電話,那顫抖的手無意中彰顯著楚南織內心中有多麼的不平靜,畢竟她可是他們齊心CP的紅娘啊!從他們的認識到交往,她可謂是從頭看到尾啊!可這突然間來了這麼一個謝謝消息,「老天爺!你在開什麼玩笑呢?」

一邊匆匆趕到公司的歐恆隨手一拉就拉住了一位職員,他開口向那職員問:「祁總,到辦公室了沒」,問完后,歐恆心裡那個急呀!這剛剛去住的地方沒找到,不知道到公司沒有,而那職員一看,原來是歐特助啊!立馬就回了一句,「祁總,一早就到辦公室了,現在在裡面忙著呢?」一聽到這,歐恆說了句謝謝,就直奔祁明昊辦公室

而另一邊楚南織終於打通唐心雅的電話了,這電話一通,楚南織就迫不及待的開口問到,「心雅,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新聞上,報紙上,都在說你要跟顧氏集團總裁顧延之結婚了,這只是人相似名相同,對吧!」

不,那是事實,學姐,我要結婚了,恭喜我吧!

事實,心雅,你開什麼玩笑呢?如果這是事實,那明昊怎麼辦呀!

他,最後我還是對不起他了,或許我們不合適吧!

不合適,你這是在逗我嗎?

我說的是真的,沒有在逗你

「你是發生了什麼事嗎?不然你不會這樣子」,楚南織敏感的察覺到了不對勁,於是立刻轉了另一個話風

我能發生什麼事,不過是我愛慕虛榮,最後負了他而已

別扯犢子,更別說這些有的沒的,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是什麼人我難道還不清楚嗎?所以給我講清楚,講明白,別整這些扯犢子的話,我是來關心你的,而不是來質問你的,你知道嗎?

楚南織暖心的話讓唐心雅感動,更讓她那偽裝起來的心又再次跳動了起來,她真的太累了,她一直憋著,一直難受著,畢竟她不過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所以楚南織的一通電話,那不是質問而是關心的口吻,讓唐心雅有了宣洩的出口

謝謝你!學姐,謝謝你,總是那麼貼心,那麼溫暖

就我們的交情,你又何必言謝,但如果可以的話,你就說說,我聽著

聽著那暖心的話,唐心雅一一把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講給了楚南織她,而楚南織壓抑著自己,緊緊的捂住了嘴巴,努力不讓自己哭泣的聲影響到唐心雅,最後聽到唐心雅那故作輕鬆的語氣,楚南織心裡感到好痛啊!她為自己這個學妹感到不公,為什麼要對她這樣

而楚南織的異樣,唐心雅她哪怕沒有看到也是知道的,可這已經改變不了什麼了,這家裡面為了自己與顧延之忙裡忙外,而最應該忙的她卻變得最閑,而這一切只是家人為了自己幸福的未來所想盡的一點力量,明白一切的唐心雅,倒反過來安慰起楚南織來

學姐,你不用為我傷心,現在的我明白,我跟他最終還是有緣無份

你說得輕鬆,但你又真的騙得了你自己的心嗎?

騙不了,可那又怎麼樣

你呀!還是那麼倔強,心,明明就很痛,可你就是不說,還表現得那麼雲淡風輕

因為痛到麻木了,所以也就不痛了

你是白痴嗎?痛不會哭,不會喊嗎?學姐不就在你身邊嗎?你為什麼不說

跟學姐說,不就加多一個人痛苦嗎?

那現在呢?不也一樣

不,沒有那麼長了

傻姑娘啊!你這樣,讓我該怎麼說啊!

不能說,學姐不能說,就讓他誤會,這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畢竟長痛不如短痛,等他痛過了,也就會忘了,那樣他還會找到屬於他的幸福

那你呢?你的幸福呢?

我,我會幸福的

會,嫁給一個把婚姻當交易,僅僅只是為了報復就牽連無辜的男人,你又怎麼會幸福

會的,我會的,只要他幸福,我就會幸福,所以學姐,幫我看著,看著他幸福,好嗎?

不好,用你的幸福換他的幸福,還讓他誤會你,憑什麼,憑什麼讓你為他做到這個地步

別說氣話了,學姐,我嫁給顧延之是我的選擇,因為他能讓外公了無牽挂,能幫我妹保住前途,我是為了親情放棄了與他的愛情,最後是我背叛了他

可不是因為他家,你又怎麼會這樣,在這裡面,最無辜的是你

無不無辜又怎樣,現實是顧延之有讓人低頭的本事,而明昊沒有,就像如今這個社會,為了得到一些東西,就會失去一些東西,該低頭的,就得低頭兒,而我,低頭了

唐心雅話里的心酸,一語道破了現實的殘酷,這就是現實沒有錯,可楚南織心痛啊!心痛她這個學妹啊!可那又如何,最後還不一樣要緊閉雙嘴,免得一切付諸東流

最後在她們要結束通話的最後一刻時,楚南織對唐心雅說了那麼一句

等我,你所選擇的,就是我所支持的 「好強盛的劍氣,那金色的長劍,好像是,神器!」呼,伴隨著金語的出現,所有斗神強者,紛紛露出了震撼的表情,要知道,神器一般都是掌握在六大超級勢力手中,或者是古族手中,如今,陌塵拿出一把,這些人類強者,怎麼能不震撼呢?

「不對,不僅僅是神器,這小子身上的氣息,宛如一座大山一般,充滿了壓迫感,神級功法!呼。」眾人在一次感覺到了震撼,神器,對於他們來說,太過於稀有了,以至於出現一把,都讓他們震驚無比。

「難道,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個獸神傳人,真的是真的?」頓時,這些斗神,紛紛驚訝的看著陌塵。

「嗡。」這時,極北之地斗神五重境的強者,史詩級的長劍一斬而出,帶起一道長達百丈的劍芒,朝著陌塵當頭斬了下來,看似氣勢驚人,但是對於陌塵來說,這種氣勢,根本無法對陌塵造成傷害。

告訴世界,你是我的 只見陌塵嘴角冷笑,金語之上,爆發出一道金色劍氣,衝天而起,金語一斬而出,頓時,這橘黃色的劍芒,竟然被陌塵的金魚斬成了兩截了,這讓所有的強者,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陌塵。

「這,怎麼可能?就算他是神的傳人,也只是斗王的修為啊,竟然能夠這麼輕易就化解斗神強者的攻擊,呼。」一時間,所有斗神,都是一副震撼的模樣,看著陌塵,臉色難看,特別是極北之地的斗神,自己引以為豪的極品史詩級長劍,竟然根本無法發揮出應有的實力,這讓他,感覺臉色一陣陣的火辣。

「小子,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強悍,居然可以無視我的攻擊。」極北之地的斗神強者面色鐵青,看著陌塵冷冷的說道。

「哼,打敗我,我至尊閣從此便不在管你們的爭鬥。」陌塵冷哼一聲說道。

「小子,你好大的口氣,雖然你的功功法和裝備都很強,但是,我修為比你高這麼多,你以為,我打不過你?」說著,這斗神強者看著陌塵不屑的笑了起來,在他看來。 離婚遇到愛 就算陌塵在怎麼強大,也只不過是一個斗王九重境的斗師而已,而他自己,可是有著斗神五重境的修為啊,光是修為,就完全凌駕於陌塵之上?

「那就來試試看,我到底能不能打得過不。」說著,陌塵笑了起來。

「大言不慚,去死吧。」斗神強者大喊一聲,身上氣勢驚人,手中長劍斬出,頓時,一道比之前更加鋒利的劍芒橫空出世,朝著陌塵斬了下來。

「這是玄級戰技么?」感受到了戰技的氣息,陌塵微微一笑,這斗神強者,居然還使用玄級戰技,可想而知他的有多麼的窮,也是,到了斗神,地級戰技和傳奇裝備是標準配置,然而這斗神,卻還用著史詩級裝備和玄機戰技,足以看出他是一個很窮的斗師。

陌塵無奈的搖了搖頭,手中金語金光爆射,作為神器,現在的陌塵,已經能夠發揮出金語大部分威力。

「斬。」只見陌塵大喝一聲,金語斬出,鋒利的劍氣,宛如一條驚天長龍,面對斗神強者的攻擊,絲毫不懼。只聽見噗呲一聲,斗神強者的劍氣,竟然在一次被金語斬成了兩半,而且,金語氣勢不減,朝著斗神斬了下來,那種鋒利的劍氣,讓在場每一個斗神都感覺到了震撼。

「神器,那小子手中的金色長劍果然是神器。」

「哈哈,好小子,我夢家沒有看錯人,這件神器到了你手中,才能綻放出屬於神器的光輝啊。」夢傾城站在遠處看著陌塵,心中一陣激動,就好像陌塵是他夢家的人一般。

「嗎的,這小子的劍,好強盛的氣勢。」感受著陌塵順勢斬下的金魚,這斗神強者臉色巨變,身體迅速爆退,一般的斗神,在陌塵面前,根本沒有一點斗神的優勢,不是他們太弱,而是陌塵太強了,強大到可以忽略修為的差距,強大到可以讓斗神感覺到恐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