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江楓直接無視了這個老色狼的要求,皺著眉頭問道:「你們只需要回答我,付天林被他給藏到哪去了就行。」

  • Home
  • Blog
  • 江楓直接無視了這個老色狼的要求,皺著眉頭問道:「你們只需要回答我,付天林被他給藏到哪去了就行。」

看到江楓如此認真,本來想到那些美女都已經有些興奮的兩個長老,頓時都萎靡下來,年長的那個開口道:「我記得付龍好像跟我們說過,他很早之前就把付天龍送到一個世俗中的皇朝里去了,目的就是為了躲你。」

「皇朝?什麼皇朝,如果說出來就可以不死!」江楓眼睛猛地睜大,看著兩個長老,逼問道。

兩人都是一臉的苦澀,年輕的長老說道:「這一點付龍也沒有告訴我們,但我想應該不會距離丹器同盟太遠,那樣不方便他操控。八成,就在他當皇后的那個小妾那裡!」

朱啟再次正義地說道:「我看也很有可能,如果順路的話,除了亂獸嶺咱們就可以去一趟,解救這個被付龍摧殘的女人!」

如果讓這兩個長老聽到朱啟的話,恐怕早就抱在了他的大腿上,把其他小妾所在的地方都給供出來了。

「說,那個皇朝在哪!」江楓釋放出來了一道氣勢,他現在回想起來付天林來追殺自己,就怒不可遏。要不是有了莫爺爺和婉兒的相救,他現在就已經死了。

年齡比較大的長老哆嗦著說道:「他的那個小妾就在距離天秤之城不遠的天龍皇朝,那個皇后是所有小妾當中最漂亮的一個,江楓大人,你要是有意思不妨?」

「哼!」江楓冷哼一聲,一掌打在了這位長老的頭頂,他不解地看著江楓,最後癱倒在了地上,死了。

一邊年輕地長老嚇得都尿了褲子,他哭著對江楓說道:「你不要殺我啊,這都是付龍一手策劃的,和我沒有關係,他的小妾什麼的我從來都沒有見過!」

「我問你,這個計劃只有你們幾個人知道么,還有其他的人也參與進來了?」江楓陰沉地問道。

年輕長老停止了哭泣,思索了一會兒連忙說道:「有,我想起來了,這個付龍和密隱殿有所勾結,他還聯繫了密隱殿的刺客要來刺殺你!」

「竟然還有密隱殿的刺客!」江楓震驚了,沒想到這個付龍為了殺自己,甚至背叛了丹器同盟,私下和密隱殿勾結在了一塊。

「他還說,早就跟密隱殿聯合起來,要對丹器同盟進行清洗,到時候由他來做丹器同盟的盟主!」年輕長老補充說道。

「狼子野心!」江楓惡狠狠地說道,「看來說什麼都要殺了這個付龍才行了,這樣一來,他和密隱殿的聯繫就會斷掉,丹器同盟還能安穩度過一些日子。」

「沒錯,我可以同你一起去抓付龍,就算是把付龍殺死了也沒關係,我可以幫你作證!」那名年輕長老充滿了希望地看著江楓。

江楓低頭看了他一眼,說道:「不必了。」話音落下,也是一掌拍在了他的腦袋上,取走了他的性命。

對於這些想要殺了自己的人,不管他們說得再怎麼好聽,江楓都不會相信,只會把他們都給殺死。

「下手果決,你的心性很不錯。」朱啟稱讚道,「不過你要記住,修鍊者有的時候也是需要放鬆的,一會兒殺了付龍,我們就去天龍皇朝看看!」本來一副高人模樣蕩然無存,朱啟又露出了他招牌的猥瑣笑容。

而這個時候,在樹林深處,付依靠著一棵巨大的樹榦拚命的喘息著,他時不時回頭看看,生怕江楓會追上來。

確認江楓沒有跟來的時候,他才鬆了一口氣,趕緊服用一顆丹藥,恢復自己已經消耗光了的靈力。在他的面前,空間卻突然扭曲起來,一個黑衣人出現,付龍就好像是看見了救星一樣,露出欣喜地表情,隨後兩個人便交談起來。

江楓把那些長老的空間戒指都給摘了下來,拿在了手裡,眼睛看向了樹林深處。

「就差一個了。」 「這個付龍跑不了多遠,憑你現在的修為,想要追上並不難。等殺了他,我們取得一些妖獸的靈魂之後,便可以出發前往天龍皇朝了!」朱啟興奮地說道。

江楓看了他一眼,點頭說道:「不錯,那個付天林也必須得殺死,否則的話,遲早還會來找我的麻煩。剛才付龍逃走的時候,留下了非常明顯的痕迹,順著追上去就行了。」

江楓一頭鑽進到了樹林當中,按照付龍留下來的痕迹,追了過去,他的速度很快,沒用多久便來到了付龍剛才休息的地方。

「看來付龍在這裡休息過,而且還剛走了不久,似乎是往那邊去了。」朱啟看向了西邊,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怎麼了?」看到朱啟的神情有些不太對,江楓出聲詢問,「那個付龍的確是往西邊去了,可有什麼不對?」

朱啟沉思了一會兒,緩緩搖頭道:「往哪邊走,乃是一處山地,周圍到處都是嶙峋的岩石,同樣也是妖獸活動頻繁的區域。雖然那些岩石能夠起到藏匿的作用,但卻不如樹林要好,加上那些妖獸,付龍這麼做是在找死啊!」

聽到朱啟的話,江楓也覺得很有道理,點頭說道:「照你這麼說的話,他往那邊跑的目的只有一個,為了引我過去。為什麼要引我過去呢,想必是來了幫手。剛才那兩個人不是說,他和密隱殿的人早有勾結,估計是有刺客過來了。」

朱啟點了點頭,說道:「很有可能,所以你要小心點,那密隱殿的刺客倒沒有關係,萬一碰到了強大的妖獸,你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我會注意的。」江楓順著付龍留下來的蹤跡,便追了上去,不久之後,便離開了樹林,眼前出現了朱啟所說的山地。

在這個地方,到處都是聳立的岩石,石頭有大有小,形狀各異,地上也有不少的石子,江楓能夠明顯地看出來有人剛從這裡跑過去。

「小心點,有許多的妖獸沒事都會來這裡,與其他的妖獸進行廝殺甚至是互相捕食。我們的目標是付龍,碰到妖獸能秒殺就秒殺,否則的話盡量避讓開。萬一在你與妖獸搏殺的時候,密隱殿的刺客忽然出手那就糟糕了。」朱啟提醒道。

江楓放緩了速度,小心翼翼地前進著,凡是聽到了石子碰撞的聲音,他都會略微停留一會兒,確定沒有妖獸經過的時候才會再次前進。

「我看那個付龍來到這裡也一定是心驚膽戰,畢竟他是一個煉器師,碰上兇猛的妖獸,絕對不會有活命的機會。就算是密隱殿的刺客保護他,也有生命危險。」江楓在心中與朱啟交流著。

朱啟贊同說道:「有些妖獸,就連密隱殿的刺客都惹不起。他們雖然能夠躲避修鍊者的眼睛,卻會被一些妖獸發現,這裡對他們來說很有利,但運氣不好的話,也可能會變得很搞笑。」

「吼!」一聲妖獸的吼叫突然響了起來,江楓聽聲辯位,這隻妖獸距離他的位置不算太遠,就在有前面兩三塊巨石之外。

他慢慢挪動著自己的身體,越過了一塊巨石之後,便看到了一隻威風凜凜地豹子,趴在了一塊長形的石頭上,似乎要打盹了。

「這是幻影豹,速度極快,相當於人類修鍊者固元五重天的境界,對你來說可能構不成太大的威脅。但這個傢伙速度太快了,就算是你要殺它,也得費一番功夫。」朱啟對著江楓介紹道。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盡量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甚至連你的氣息都要給收起來。當然,你也可以用含有龍威的氣勢把它給趕走。但那樣的話,說不定會引來更多更強大的妖獸!」朱啟撇嘴說道。

江楓可不會給自己找麻煩,他將自己的氣息都給收攏,注意腳下的石子,慢慢從幻影豹的身前走了過去。

當他走到了一塊巨石之前的時候,那隻幻影豹已經在江楓的身後,就算是醒過來,也看不到他了。

那個密隱殿的刺客,很有可能就隱藏在這附近,所以江楓不得不小心,免得自己跟妖獸作戰的時候,有一個人出來放暗箭!

「呼哧!」一隻巨大的怪鳥從江楓的頭上掠了過去,發出了難聽刺耳的啼鳴,只見它突然升到了高空,盤旋一陣之後似乎找到了目標,猛地便落了下去。

緊接著,一條白色的大蛇被它用爪子給提了出來,朱啟笑著說道:「這是捕風鳥,以蛇類妖獸為食,不過它挑選的獵物,恐怕有些難對付啊。」

朱啟說完話,便看到本來無法反抗的白色,竟然強行抬起了腦袋,從它的嘴裡吐出了一口紫色的毒液,噴在了捕風鳥的頭上。

捕風鳥的腦袋好像是受到了灼燒一樣,冒出了白氣,它的身體在空中晃來晃去,顯然是毒液對它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最後,捕風鳥的爪子一松,白蛇就從空中掉了下來,在石頭當中快速遊走,消失在了江楓的眼前。

捕風鳥還在空中苦苦掙扎,並且發出了難聽的啼鳴,那隻剛剛睡著的幻影豹都被吵醒,向四周看了看,身體化作一道幻影不知所蹤。

捕風鳥的翅膀撲騰了幾下之後,就從空中摔了下來,正好掉在了一塊石頭上。江楓略微走近一看,當即有些驚訝,那隻捕風鳥的腦袋已經被紫色毒液給腐蝕乾淨,甚至剩下的毒液還在腐蝕其他的部分。

「好強的毒液,難道這條白蛇也是妖獸?」江楓看著漸漸消失的捕風鳥的身體,忍不住嘖了嘖嘴。

朱啟點頭說道:「這裡是亂獸嶺,裡面只有兇猛的妖獸,沒有一隻野獸。你看到的任何生物,都是妖獸!剛才那條蛇,名叫腐毒毒蛇,最厲害的就是它噴出的毒液,沒有護體罡氣保護的妖獸,接觸到毒液幾乎就死定了。不過這樣的毒液,一天只能噴出一次,接下來要是碰到其他妖獸,這條蛇很可能就會變成食物。」

江楓繼續追蹤付龍留下來的蹤跡,發現這個傢伙還真能跑,而且這些蹤跡留得明目張胆,生怕自己會看不到一樣。

他的做法,讓江楓更加確定,前面一定會有埋伏,說不定密隱殿的刺客已經隱藏起來,隨時準備對他下手!

「嘭!」一團黑影突然從空中落了下來,江楓眼疾手快,立刻向後退了兩步,才沒有被這個黑影給砸到。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付龍出手了!但等看清了那個黑影的本來面目之後,江楓卻有些尷尬,因為攔住他的路的竟然是一隻妖獸!

這隻妖獸很像一頭巨型的蜥蜴,看起來憨憨厚厚,江楓卻從它的雙眼之中,看出了嗜血的瘋狂。

「這是荒古巨蜥,咬合力十分驚人,能夠輕鬆要穿固元境三重天修鍊者的護體罡氣,但最厲害的還是它的尾巴。你看到尾巴末端的那個骨棒了沒,那才是它真正的武器!」朱啟為江楓解說著。

順著朱啟的手指,江楓看到這頭荒古巨蜥的尾巴末端,果然有一個人類腦袋大小的骨頭。隨著荒古巨蜥尾巴的擺動,骨棒落在了地上都會發出厚重的響聲,顯然跟周圍的石頭一樣,都是實心的!

「那個骨棒已經堪比地級靈器,就算是固元五重天的修鍊者,都會被直接砸死。而且荒古巨蜥的鱗甲還很堅硬,一般的傢伙恐怕連讓它受傷都沒法辦到。」朱啟聳了聳肩。

「這麼說,這個大傢伙就是這裡的霸主了?」江楓好奇地看著這頭荒古巨蜥,一點也不敢小看它。

朱啟輕笑一聲,說道:「它頂多能排進前十吧,霸主還遠遠談不上。你要出手,就對準他的嘴,只要張嘴來咬你,速度夠快的話,能趁著它咬合之前把巨蜥的身體給撕成兩半。千萬別動用四聖印,雖然能直接把它給轟死,但肯定會引來其他的妖獸!」

江楓點了點頭,在解決了付龍之前,他不想和這裡的妖獸有任何的戰鬥,可這頭荒古巨蜥顯然不打算讓他過去,就只能殺死它了。

江楓緩緩拿出了紫郢劍,他把全部的靈力都凝聚在了自己的右手上,並且灌入到了劍中。荒古巨蜥似乎也察覺到了江楓身上的殺意,緩緩爬行起來,突然它抬起了尾巴,那個骨棒對著江楓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江楓連忙側身躲開,骨棒落在了他身後的巨石上。這塊堅硬的石頭,直接就被骨棒給砸成了碎塊。隨後,荒古巨蜥快速揮舞著這個骨棒,對著江楓一通亂砸。

江楓抵擋了幾次之後,便感覺自己的雙手都有些麻痹了,荒古巨蜥的力量非同小可!正在他走神的一瞬間,巨蜥陡然張開了血盆大口,就要對著他咬過去。

江楓眼角瞅見了這次上好的機會,天雷三藏猛地運轉起來,他的速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雷光一閃,江楓握著紫郢劍狠狠橫拉過去,那頭巨大的荒古巨蜥的身體瞬間就被撕成了兩半。

擔心這裡的血腥味會引來其他的妖獸,江楓聽從朱啟的指示,拿出青天劍匣,一團青色的靈魂直接飛了進去。隨後他又把骨棒給割了下來,放到空間戒指里。順著痕迹他繼續追下去,來到了一處像是拱門一樣的石頭前,江楓停了下來,因為付龍正站在那裡!

「江楓,你總算來了!」 付龍的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沒有了一開始被江楓偷襲時候的驚慌。他站在了拱門石頭的下面,雙手背在身後,做出了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

江楓瞥了付龍一眼,隨後便把目光向四周掃去,這周圍,倒是空曠得很,除了一個拱門石頭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巨石,能夠隱藏的地方極其有限。

「江楓,我問你,那幾個長老都被你給殺了么?」付龍就像是和多年的朋友在家中聊天,完全沒有任何的敵意,就算是想到了那些長老,也不會有其他的情緒。

江楓冷笑一聲,說道:「你很快就能見到他們了,你請來的密隱殿刺客就在附近吧,讓他不要躲躲藏藏了,你們聯手勝率豈不是更大?」

付龍擺了擺手,說道:「江楓,你誤會我了,這次跟你見面,不是為了打打殺殺,我們大可以好好地談一談。」

「談什麼?」江楓看著付龍,他可沒想真的跟這個陰險小人談什麼條件。但那個密隱殿的刺客一直沒有出現,讓江楓不敢輕舉妄動。

朱啟則是說道:「臭小子,你說這個付龍是不是在虛張聲勢,其實這裡只有他一個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密隱殿的刺客。至於這麼告訴了那些長老,只是為了讓他們能夠給自己賣命罷了。」

江楓皺著眉頭思考了朱啟的話,過來一會兒否定道:「我覺得不太像,如果真的沒有密隱殿的刺客,他恐怕早就跑出亂獸嶺了,哪裡敢跟我面對面談話。其中八成有詐,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妙。」

「江楓,不要那麼警惕,我完全沒有害你的意思。況且我知道,想要殺了你,沒那麼容易,索性我們就談談條件。」付龍站在原地,與江楓說道。

江楓看著付龍,覺得他有些反常,先不說這個態度,自始至終他都站在了拱門石頭之下,一動也不動,甚至不會左右踱步。

江楓猜測,那個密隱殿的刺客很有可能就在拱門石頭附近,只要自己動手去殺付龍,刺客就會偷襲!

「那你說說吧。」江楓與付龍保持了一段距離,他向左右走了走,想要試試能不能看到隱藏起來的刺客。

但對方不愧是密隱殿的人,隱藏極好,就算是江楓靜下心來,也依舊沒有任何的察覺,甚至連一絲殺意都沒有。

「臭小子,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就連元神境的高手都無法察覺到隱藏在自己宗門裡的刺客,更何況你了。」朱啟搖頭笑了笑。

在風波谷的時候,所有勢力的首腦都聚在了一起,結果也沒有一個人發覺在他們的附近,隱藏了許多的刺客。江楓現在距離元神境還差了一大截,自然更不可能了。

「江楓,你有沒有想過自己來掌握整個丹器同盟,不再是弟子,甚至不再是長老,而是直接成為盟主!」付龍笑看著江楓,誘惑地說道。

江楓看著付龍,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就算是你恐怕要做到大長老的位子上都難吧。再說了,我覺得夏木當盟主就挺好。」

「夏木?」付龍眼睛眯了起來,「不,他差的遠了,自從成為盟主之後,就沒有為同盟做過一件好事。我看丹器同盟的未來遲早會被他給毀了,所以我要改革,我要清洗,那些長老臨死前應該跟你說了吧。」

江楓緩緩點頭,說道:「他們的確說過,你已經和密隱殿的刺客勾結在了一起,要背叛丹器同盟,甚至還要幫助刺客進入到同盟內部,殘害我們的同盟弟子!」

「殘害?你說錯了,我只是幫他們選擇而已。是要繼續待在即將腐朽的舊同盟,還是跟著我去開創一片新的天地!」付龍聲音很大,顯然是動了真情。

江楓嗤笑一聲,說道:「跟著你?付龍,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一些,你算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成為新的盟主?」

面對江楓的言語挑釁,付龍露出了慍怒的表情,隨後便隱藏了起來,微笑說道:「你還年輕,並不懂其中的奧妙,現在我正式邀請你,加入我,未來我會讓你做副盟主的!」

「我知道你不會輕易相信我,所以這一次我也帶了很大的誠意,密隱殿的長老也想要見見你。」付龍說完話,便把身子讓了一下,在他的身後憑空出現了一個帶著猙獰面具的男子。

這個人往前走了兩步,對著江楓說道:「我是密隱殿的長老,你可以叫我青鬼。江楓,你的資質放在密隱殿里也是名列前茅,我忍心殺你,歸順我吧,以後讓你成為丹器同盟的主人!」

一股殺氣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如同一條血河一般,瞬間就把江楓給淹沒。在這股殺氣當中,江楓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隨時都會被剝奪。

「哼!」江楓緊咬著牙齒,運轉起了天雷三藏,金色的雷電瞬間就把血河給擊潰,那個密隱殿的青鬼長老身體顫抖一下似乎有些驚訝。

「我果然沒有看錯你。」過了半晌,青鬼長老再次開口,「凡是密隱殿的刺客,都是從廝殺當中成長起來的。能夠做到長老的位子上,除了修為以外,還必須足足殺死一萬個修鍊者才行。我通過這一萬個修鍊者的怨氣和血液凝練出了如此強大的殺氣,沒想到你竟然能夠破解!」

「你又不是元神境的修鍊者,我為什麼不能破解掉?」江楓輕笑一聲,從剛才的殺氣之中,他就覺察出來,這個青鬼長老的修為,估計在固元八重天左右。雖然比自己高出了兩個境界,但想要擊退他並不難。

「江楓,你太自負了。」付龍的表情冷了下來,「青鬼長老出面,已經是給了你天大的面子,如果不識好歹的話,我們倆聯手你絕對必死無疑!」

青鬼長老也點頭說道:「雖然你殺死了五名長老,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可面對我密隱殿的刺殺,不知道你能躲過幾回?宣誓效忠密隱殿,我饒你不死,並且承諾血洗丹器同盟之後,讓你做副盟主!」

「不要做夢了,我不會加入密隱殿的,有什麼招數就儘管使出來吧。」江楓拿出了攝魂劍,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青鬼長老,他手裡的就是攝魂劍,乃是天林鳳紋柱贈與給江楓的。如果您想要,大可以奪過來。」付龍見已經說服不了江楓,露出了猙獰笑容,動了殺心。

青鬼長老也不打算在多說什麼,點了點頭說道:「江楓,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也就只好把你這個最有潛力的敵人給扼殺在搖籃了了。希望你下一世能夠學的聰明一些,知道該站在哪一邊!」

青鬼長老說完話,整個就像是幻影一樣,慢慢地消散。江楓有些驚訝,沒想到還有如此神奇的武技,能夠隱匿自己的身形。

朱啟則是凝重說道:「江楓,你現在開始就要小心了。剛才那個青鬼,只是通過武技凝練出來的一道幻影,至於他的本尊並沒有出現!」

「我剛才只是在跟一個幻影說話?」江楓更加驚訝了,但隨後便露出了一個瘋狂的笑容,「這樣的武技我很有興趣,一會兒把他殺了,就給奪過來!」

「這門武技就連我都前所未見,他怎麼可能給你。而且這些刺客都喪心病狂,早就把生死拋在了腦後,不管你用多麼惡毒的辦法,他也不會說一個字的。」朱啟搖頭說道。

江楓則是揮動自己手裡的攝魂劍,說道:「老傢伙,你別這個寶貝給忘了呀,有了攝魂劍,我可以直接攝取他的靈魂。到時候就什麼都知道了,甚至連密隱殿的所在也能夠探查出來。」

朱啟一笑,點了點頭:「我倒是把它給忘了,攝魂劍不僅僅能夠把敵人的靈魂當做你靈魂的養料,還能將記憶整理出來,為你所用。」

「還在笑,我看你能笑到什麼時候!」付龍看到江楓這個時候竟然還笑的出來,心裡有些發虛,他拿出了一把靈劍,不敢輕舉妄動。

江楓時刻注意周圍的動靜,哪怕是有一點風吹草動,都不敢掉以輕心,生怕那刺客突然出現給自己致命一擊。

至於那個付龍,他倒是不擔心,要是敢先動手,江楓一記瞬殺劍就能直接把他給搞定。但首要目標,還是那密隱殿的刺客。

「江楓,我勸你還是乖乖受死吧,就憑你是無法跟青鬼長老對抗的。要殺你,只需要一瞬間的功夫!」付龍在不遠處冷笑著,希望能夠憑自己的話,動搖江楓的心,讓他出現破綻。

但江楓就當做沒有這個人一樣,眼睛快速轉動,哪怕是一片樹葉落到了地上,他都要分析一下是否合理。

「周圍的空氣並沒有任何的異常,顯然那個刺客已經躲了起來,可能就是要抓住我的破綻吧。」江楓心中想道。

朱啟點頭說道:「不錯,密隱殿的刺客絕對不會跟修鍊者正面衝突。尤其是他還暴露了自己,你已經心有警惕,他不敢貿然出手。只能等待你和付龍交手之後,他再出現。」

「我現在也不能逃跑,只要把後背留給了敵人,那麼必死無疑。但再這麼耗下去,吃虧地還是我。」江楓皺起了眉頭,萬一這個刺客再叫其他人來,那最後死的肯定會是自己。

「既然這樣,我就只好先把付龍殺死了,然後引出那個青鬼,再設法和他周旋!」江楓打定了主意,決定先拿付龍開刀。

「付龍,你的心腹早就把你小妾的藏身之處告訴我了。等殺了你之後,我就會去找他們,第一個就去天龍皇朝,會會那個皇后。」江楓露出了猥瑣地表情。

付龍猛地瞪起了雙眼:「混賬,他們竟然連這件事情都說了,等我回到丹器同盟,一定要把他們子孫全部殺死!」

江楓搖頭笑了笑,說道:「付龍,你沒有那個機會了,今天死的人必然是你的。你的小妾,我會替你好好照顧的,還有你那個寶貝孫子付天林!」

付龍的臉色完全冷了下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江楓。

「我現在就殺了你!」 江楓的話終於把付龍給激怒了,如果對方先動手的話,倒是會讓那個青鬼長老有些麻煩,如果付龍不敵,他就要及時援手。

「看來你已經猜出來我把天林給安排在了哪裡,既然這樣,就更不能讓你活下去了。天林是我唯一的孫子,絕對不能有事!」付龍怒火中燒,他知道現在付天林絕對不是江楓的對手,如果被找到只有死路一條。

江楓冷笑一聲,說道:「你放心,等我殺了你之後,付天林很快就會去找你的。到時候你們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至於你的小妾,我就收下了,尤其是那個皇后。」

江楓知道,這個皇后恐怕是付龍最喜歡的一個小妾了,所以才會把付天林安排過去,自己提到她的時候,付龍也大為惱火。

果不其然,付龍終於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怒,拿著手中的天級靈劍,對著江楓沖了過去,那眼神恨不得把江楓給活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