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江薇簡直想一個白眼翻過去。

  • Home
  • Blog
  • 江薇簡直想一個白眼翻過去。

她剛剛看到了什麼?看到自己那張美貌的臉做著如花挖鼻孔的表情!

她是那麼外貌協會的一個人……

咳咳,算了算了,反正和平條約後面……

還有專門針對江宿的內容!

嘿嘿~

江薇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的神色。

。 面對百姓們的苦苦哀求,李嚴可謂是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他手握雙拳、沉思片刻過後,方才開口道:「好,那就打開城門,投降吧!」

此話一出,南鄉城內所有軍民都開口歡呼起來。

吱呀呀~

隨着南鄉城門打開后,李嚴手握郡守大印,率領着滿城軍民,謙卑來到張綉和趙雲跟前。

「在下李嚴,願意投降,還請兩位將軍能夠放過這滿城百姓吧!」

「呵呵,李嚴郡守這是哪裏話,爾等既已投降,那麼這南鄉城內的百姓,便是我仲氏子民,我等豈有理由為難他們。」

張綉倒是沒有擺架子,從李嚴手中接過大印后,又將對方攙扶起來,寬慰道:「說真的,李郡守能夠識大勢投降我等,真乃令人欣慰之事也。」

「不敢當不敢當。」李嚴連忙搖頭否定道,「李嚴才疏智短,焉能背負民意呼?」

張綉笑了:「哈哈,好,這話說得好,等回頭本將軍一定會奏名陛下,李嚴郡守仍然可為南陽郡守。」

李嚴激動抱拳道:「在下多謝張綉將軍了。」

拿下南陽郡后,張綉和趙雲等人沒有任何猶豫,帶着十萬黑山軍迅速南下,朝着襄陽城而去。

等他們抵達襄陽城下后,果然看到袁術和太史慈帶着兩萬騎兵早就到了。

「微臣叩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張綉等人見到袁術后,立馬走上去施禮。

袁術滿臉笑意將他們攙扶起來,寬慰道:「甚好,現在咱們就準備一下,如何拿下這襄陽城吧,文和,汝有什麼見解否?」

賈詡恭敬道:「啟奏陛下,這襄陽城再怎麼說也是整個荊州治所,其城牆堅硬可想而知,若是想要拿下襄陽城的話,恐怕還是得等他們內部生變。」

袁術眉頭一皺:「內部生變?先生,汝難道是指……」

賈詡附和著點點頭:「沒錯陛下,微臣早就聽陸遜組長說過也,這襄陽城內,有他發展的人。」

袁術笑了:「哈哈,看來當初朕讓陸遜建立鷹眼阻止的決定,真乃朕此生做得最明智選擇也。」

與此同時,襄陽城內。

得知袁術大軍兵臨城下,城中軍民們紛紛惶恐不安,逃回城中的劉表,更是召集自己麾下文武群臣商議事情該當如何是好。

太守府大廳,蒯家蒯良第一個站出來,信誓旦旦沖着劉表抱拳道:

「主公,我襄陽城中糧草充足,守軍將士皆不懼死,以在下看來,我等可一邊固守,一邊向在南郡江陵駐守的水師都督蔡瑁寫信,教他帶軍前來援助。」

聽聞此話,劉表點點頭,覺得蒯良說得很有道理。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否定之聲響起:「子柔此言差也,若按照汝所言行事,則我等將死無葬身之地!」

蒯良疑惑扭過頭看去,發現說話之人,乃是自己的同族兄長,蒯越蒯異度。

只聽蒯越喃喃道;「一者南郡江陵距離襄陽城有千里之隔,等蔡瑁大軍趕到的話,我等怕是早已沒命。」

「二者城中糧草雖多,然我軍接連幾次敗在仲氏大軍之手,我軍早已經到了畏袁如虎的地步,若是再強行開戰的話,豈不是置我軍為十分危險的地步嗎?」

「以在下看來,主公還不如投降袁術以換取我襄陽城中安穩為妥啊!」

聽完蒯越的分析,劉表若有所思點點頭,也覺得有道理,但讓他投降袁術的話,其又覺得太過憋屈也!

這就有點兒難辦了……

不光是劉表覺得為難,他的那些手下謀士,也是一個個站隊起來,其中王粲、潘浚支持蒯越,楊儀、王威支持蒯良。

這就可以看出,王粲和潘浚都是本地士族,對他們來說,不管是侍奉袁術還是劉表,只要不損害他們利用的話,他們就都無所謂。

楊儀、王威則是比較看重名聲,認為一臣不能夠侍奉二主,所以他們寧願是跟着劉表戰死,也不願意投降袁術的。

兩邊都持不同意見,簡直把劉表頭都快要吵爆了,無奈之下,劉表只能宣佈暫時散會,等明早再議。

蒯越蒯良二人,因為在此次事情意見不合,兄弟倆誰也不跟誰說話了。

「荒謬,真是荒謬,這個子柔,難道就不能為我蒯家未來着想着想嘛?」

回到家中后,蒯越的怒氣也是無從宣洩,開始拿起四處的東西開始打砸一氣。

「哈哈,異度叔父,何必因他人的錯誤而懲罰自己?此乃愚蠢之法也!」

這時候,一道笑呵呵調侃之聲響起,蒯越疑惑扭過頭看去,發現乃是王粲。

王粲年方二十有三,卻是文采橫溢,為王氏家族推舉,成為劉表帳下幕賓。

此次他贊同蒯越投降袁術,就是為他們王氏家族所考慮。

見到王粲,蒯越火氣下去不小,立刻讓下人為其落座看茶,問道:「仲宣啊,汝來找我,有何貴幹呼?」

「呵呵,回異度叔父,在下還真有事找您。」王粲一邊笑呵呵舉起蒯家下人為他倒好的茶葉,一邊雙眼冒光道;「關於今日之事,異度叔父怎麼看。」

蒯越疑惑問道;「什麼怎麼看?」

王粲嘆道;「哎,異度叔父,您也看到了,您的那位兄弟蒯良和楊儀、王威他們,可都是鐵了心要抗袁到底呀。」

「若是咱們再不有所行動的話,等到襄陽城被攻破之日,他們被屠殺也就算了,我擔心就連咱們的族人,怕是也會遭受同樣的命運啊!」

聽到王粲的這番話語,蒯越也是不得不聽進心裏去的,畢竟仲氏大軍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

蒯越深思了片刻,方才問王粲道;「賢侄啊,汝有什麼高見呼?可快快說於叔父聽也。」

「我嘛,倒是也有一法。」王粲抿了抿嘴唇,雙眼之中竟是露出凶光來,「其實吧,倒也很簡單呢,既然他們不遠歸順仲氏皇帝陛下的話,那咱們直接將他們給幹掉不就得了?」

什麼?

聽聞此話,蒯越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呢,當即用十分不可思議神色看向王粲;「汝……汝……」

王粲不以為然,反倒是問道:「如何呢?異度叔父,您覺得我這主意如何?」 出去外面才看到今天居然是鎮子上的人開給果子洗三,大家相互的看了一眼都有些意味深長,這顧振勇一房果然也跟嚴氏鬧的不好了。

杜晴冉看了一眼大家沒有說什麼,只是笑呵呵的將果子交給那婆子,笑著說:「哎呀,我們果子洗三了,以後要孝順爹娘,開心快樂的長大啊!」

周圍人聽到她的話也都跟著笑,「是啊,這果子長的真好看呀!」

「這小模樣好機靈呢!」

「小傢伙養的也好啊!」

不管周圍人怎麼誇獎,這小果子就一個樣,悶頭大睡,對於周圍發生的一切都不關心,惹的大家又是一陣的誇獎。

胖胖也在自己娘周圍,聽到大家都在誇弟弟,他滿臉的笑容,好像被誇的是自己一般!

「娘,弟弟好乖啊!」他輕輕的在杜晴冉的耳邊說。

杜晴冉點點頭,她也這麼覺得,而且能感覺到這小傢伙是真的喜歡她!

「好了,吉時到了,將孩子給我吧!」那婆子開口說了一句。

杜晴冉點點頭,將果子輕輕的遞過去,「開始吧!麻煩了。」說完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來一個荷包遞給婆子。

這婆子笑了,她原本是不想接這鄉下的活,大戶人家洗三一次得到的錢可不少,這鄉下人能給多少啊!

可她最近又一直沒有活,只能來了,多少賺點兒,可誰知道這家人出手還這麼大方呢!

「媳婦!」顧銘琪帶著顧振勇和明老也來了,三個人站在一邊看著。

那婆子將孩子的衣服全都脫了,然後輕輕的笑了一下,開口說:「先洗頭,做王侯,后洗腰,一輩倒比一輩高!」

隨著洗三婆子的吉祥話,其他的人開始添盆了,杜晴冉作為大伯母是第一個,她直接扔了一個銀花生下去,那婆子臉上的笑容更加明顯了,吉祥話也更多了。

其他的婦人們都是給一文錢,怡嬸跟杜晴冉一樣,都是給的銀花生,顧銘琪作為大伯也扔了一個銀花生,婆子的眼睛都瞪大了,真是看不出來啊!

這些鄉下人都這麼有錢了嗎?要知道這些添盆可都是歸她。

洗完之後將孩子抓著腳倒提起來,杜晴冉看的眼皮一跳,顧振勇也差點兒上前阻止,孩子也大聲的哭喊起來,哇哇大哭聲音讓周圍人都開始稱讚了。

「這哭聲大啊!」

「響盆,這孩子是個有福的!」

杜晴冉也有些傻了,三天大的孩子被這麼折騰有幾個不哭啊!

之後婆子還拿出來一根大蔥輕輕的在孩子的身上抽打了幾下,「一打聰明,二打伶俐!」然後將大蔥給了顧振勇,讓他扔到屋頂上去。

至此這洗三儀式才算是結束了,杜晴冉趕緊將孩子給抱起來,心疼死了,這什麼儀式啊,簡直就是虐待孩子。

將孩子用包被包好之後就趕緊送到屋子裡去了,「快點兒給孩子餵奶吧,剛才肯定嚇到他了。」

蘇氏看著她笑了,「大嫂,每個孩子都是這樣子啊!很正常的。」一邊說著一邊解開衣服給孩子餵奶。

杜晴冉搖搖頭說:「唉,還好當娘的看不見,要不然心疼死了。」

蘇氏笑了笑,一邊給兒子餵奶,一邊拍著他安撫。

洗三結束,那婆子就收拾東西離開了,杜晴冉和怡嬸給村子里的人送了紅雞蛋和糖果,大家也準備離開了。

杜晴冉笑著送大家離開,可誰知道還沒有走完,就看到嚴氏和顧老頭板著臉過來了。

「老三,怎麼回事啊,你可一直都是個乖孩子啊,洗三這麼大的事你居然不跟我們說一聲,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老三,你好大的膽子啊,你現在眼裡還有我這個娘嗎?」

杜晴冉無語的看了這兩人一眼,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這兩個人是覺得自己拐壞了他們的乖兒子?

顧振勇看了一眼他們,低下頭沉默的說:「洗三的事情你們沒有問過,我就讓大哥幫我張羅了,我知道二哥出事了,你們也顧不上我。」

「洗三沒有奶奶怎麼洗啊?剛才的不算,現在重洗!」嚴氏死的心疼,一想到村子里人的添盆沒有到她的手裡,她就生氣的不行。

「娘,你幹什麼啊?都已經結束了就好了,本來洗三就是個高興的事情啊!」顧振勇很生氣的大聲說。

嚴氏愣了一下,隨即生氣的說:「你幹什麼?老三,你現在還敢吼我啊?你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是吧?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娘嗎?」

顧振勇看了一眼自己娘,沒說話生氣的蹲在一邊。

顧老頭是看出來事情有些不對勁,可惜他想說什麼,根本沒有人理會。

嚴氏還一個勁的罵人,「廢物,這麼多年在家裡能幹啥啊,老娘讓你們兩個白吃白喝這麼多年,你現在跟我喊?你還是個人嗎!」

「老娘的話哪裡說錯了啊?村裡誰家的孩子不是奶奶洗三啊?就你們能耐,還去鎮子上請人,錢多燒的啊,顯擺什麼啊?人家有錢你有嗎?」

「人家能用錢解決一切,你行嗎?你驢跟馬跑呢!賺錢的本事沒學會,花錢倒是學的挺快啊!」

這話說著說著,味道就不對了,杜晴冉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娘,這話是怎麼說的啊?三弟跟誰學壞了啊?」

嚴氏還記恨杜晴冉不肯給她一百兩銀子,她冷哼一聲說:「杜晴冉,我在跟我兒子說話難道也不行嗎?不能因為他現在住在你這裡,你就霸道成這個樣子了吧?」

杜晴冉笑了,「那你教訓你兒子啊,帶我們做什麼啊?」

「哼,難道我說錯了?」嚴氏雙手叉腰,「今天洗三不請我們是不是你的主意啊?」

顧振勇一下子就站起來,打斷了她的話,「娘,不是的,這不是大嫂的主意,是我做的決定,跟大哥大嫂沒有任何關係!」

「呵呵,顧振勇你以為我傻啊,你個廢物敢這麼做?」嚴氏對著自己兒子嘲諷的開口。

顧振勇生氣了,「就是我的主意,我兒子的事情當然我這個爹做主了,我看你們一直沒有問過我兒子,就知道他在你們心裡也沒有地位,那我這麼做有錯嗎?」

「就是!親家,這可就是你們不厚道了。」 虞夕清冷地道:「有了這兩個紙人,你應該沒問題了,我就在陰間,等你的好消息。」

「多謝老師,若無意外,不會出什麼問題。」何凡笑道。

有了兩個紙人監控,還有撼龍槍,掌握葉紅的生命,萬無一失了。

虞夕微微點頭:「以後魂液,你就交給黃富貴,他會分發下去。」

「這事老師不負責了?」何凡詫異道。

這魂液可是很珍貴的,不怕他們暗中扣下一點?

「這段時間我有事要去忙,無法管理學堂,老李會配合你的事情,我去叫西西下來。」虞夕說完,飄去了教室。

何凡等待片刻,西西抱着可樂飄了下來,與他一同前往三緣古裝店。

葉紅正在整理服裝,何凡走了過去,紙人悄無聲息沒入她體內。

葉紅毫無所覺,以她實力,不可能察覺到紙人。

拿起木棍,何凡在外面練習基礎槍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