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滿臉是血,他從星空之中跌落下去。

  • Home
  • Blog
  • 滿臉是血,他從星空之中跌落下去。

一招!

僅僅一招,立身人道巔峰的楊戩就在主宰手中大敗,雖然有貿然進攻之錯,但也可見主宰之強大了。

主宰張開了大手,沖著下方的楊戩猛地抓了下去。

「速速離開!」

達摩大喝一聲,動用佛門金身擋住了主宰的進攻,哪吒踩著風火輪急忙飛了過來,一手接住了楊戩,飛也似得往前衝去。

「留下吧!」前方出現了一道冰冷的身影,讓哪吒一驚。

虛無之中,竟有人行走,手起一刀,沖著哪吒頭頂劈了下來

「三頭六臂!」

哪吒一聲怒吼,使出法相絕招,身後出現一個巨大的自我之身,三頭六目射出神光,六條手臂揮舞不同的神兵,沖著對方頭頂砸了過去,敵住對方的攻擊。

突然身後又出現一人,一招落在哪吒背上,將他的法相頓時打散,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萬劍歸宗!」

李緣風定住了場面,動用道門秘寶。

「這邊走!」

項無雙鐵拳震宇宙,頗有乃父之風,高大的身材立身在宇宙之中,打出一道道兇猛的光,將面前攔路的攻擊悉數粉碎,護著哪吒和楊戩撤退。

「走啊!」

冰樓堡數百萬的部將和部下撤退不及,讓那些飛龍截殺而住,頓時喋血長空。

儒塔飛起,卻被一龍所攔,難以行動。

娜可露露和不知火舞躍身塔頂,奮力死戰,眨眼就被重創。

「走!」

諸葛亮大喝一聲,一掌落在飛龍頭頂,屈指沖著儒塔一抓,飛速退去。

「阿彌陀佛!」

三界勞改局 靈山之上響起了佛號之聲,信仰之力凝聚成一座巨大無比的佛陀,這是佛門的開創之人阿彌陀佛,擁有巨大神通,攜帶著靈山飛起,震開攔路飛龍,往玄牝之門趕來。

鯤鵬震翅,帶著道門也迅速撤離。

一時之間,堅固的陣營頓時破碎開來。

「迅速撤退!」

成吉思汗和龍傲等人也不敢久留,帶著各自的部下急忙撤開了駐地,防止為人所殺。

「小心!」

半空之中傳來一聲大喝,為眾人斷後的蘇烈為一口龍息所掃中!

「蘇烈!」百里玄策臉色一變,手中勾廉迅速甩動,丟進了龍息之中。

「別回頭,趕緊走!」

龍息之中衝出一道強壯的身影,逆天而上,竟然一躍落在飛龍背上,渾身上下已經燃燒起來了火焰。

「螻蟻!」

一條飛龍飛過,沖著蘇烈再吐了一口龍息。

當火焰消散之時,原地只剩下了一個烽煙神柱,並且咔擦一聲破碎開來,直接成了碎片飛去。

「蘇烈!」公孫離嬌呼一聲,讓百里守約拉著迅速撤退了起來。

「退! 女人,你惹火我了 不要再守著了,快退!」

凱怒喝一聲,將大劍抽起,上面鮮血淋漓。

和他博戰的那條飛龍已經是滿身的血,幾要死去。

「不錯的戰力!」

他吸引到了主宰的注意力,對方臉色一冷,直接走了過來。

「殺了此人,斷卻項羽的臂膀!」

眼下,偌大宇宙之中,除了姜亢之外,凱幾乎就是最強戰力了。

「我拖住他,你們走!」凱冷冷的說著,震去長劍上的血。

「憑你,也想擋住我?」主宰冷笑。

「一道分身而已。」

凱的臉色很冷,卻出奇的俊俏,手貼在自己的劍上,慢慢的抹了下去。

「就憑我!」 武清眸光微閃。

看來戴郁白雖然在梁家總是以下屬自居,在外界卻是梁家軍絕對的二號人物。

即便是梁心這個親生兒子留學歸來,在外人眼中,份量恐怕都不及這位郁白少帥。

看來之前溫克林稱呼的那聲梁家軍軍神,並非沒有深意。

說著奇管家將禮盒轉遞給同伴,轉身就要走進舞池。

洗刀唱 戴郁白抬手按住他的肩膀,笑著制止道:「不必了,今日奇夫人才是主角。這支舞才到一半,三少與夫人的興緻最重要,我就不打擾。」

說完他朝著兩名奇府管事略略頷首示意,便轉身離開。

奇管家剛想挽留,戴郁白卻已大步遠去。

武清緊跟其後。

她有一種直覺,應對可能的突發情況,戴郁白雖然不出面,卻也在籌謀安排。

武清正想著,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忽然從旁邊傳來。

「戴郁白!」

武清聞聲抬頭,就見一身紅裙的羅綺麗柳眉微皺著向他們走來。

戴郁白腳步一滯,望著羅綺麗,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也沒有任何回應。

羅綺麗快步走到近前,斜斜翻瞪了武清一眼,轉向戴郁白語氣中帶著一種傲慢的冰冷。

「心哥哥呢?你怎麼把他一人留在外面自己帶著這個女人進來了?」

戴郁白抬手推了推帽檐,冷笑一聲道:「大帥只叫郁白送羅小姐進夜舞巴黎,其餘不在郁白職責內。」

他轉而對武清略略躬身,施了一個紳士禮,「姬小姐,大少的吩咐郁白已做到,請您靜候大少片刻。郁白還有些事,失禮了。」他又對著羅綺麗補充了一句,「羅小姐,再會。」

說完戴郁白根本不管羅綺麗反應,昂首大步,揚長而去。

羅綺麗望著戴郁白遠去的背影,瞪著眼睛小臉憋得通紅,彷彿恨不能咬碎自己一口銀牙。

但她終是沒有發作,轉過臉來對武清輕輕一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姬小姐,咱們先找個座位喝點東西吧。」她虛情假意的邀請。

對於這種明顯以爭風吃醋為愛好的女人,武清本能的是想遠離的。

但是羅綺麗卻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強拽著她就往角落裡一處沙發轉角走去。

畢竟是要逃跑,武清實在不好大力拒絕引人注意,只好暫且順著羅綺麗。

二人一進入光線昏暗的角落,羅綺麗臉上笑容頓斂。

她轉過臉,冷眼瞪著武清,扯唇一笑。

「呦!這耳環是什麼材料的?真是漂亮。」她伸手攀上武清耳垂,纖白的手指細細捻捏著水滴形的翡翠耳環。

塗的鮮紅的指甲配上明艷的翠綠,詭異妖艷。

武清側眸瞥著羅綺麗,完美一笑,「比不得羅小姐的名貴。」

羅綺麗嘖嘖了兩聲,「雖比不得我,但比起你的身份到底還是太名貴了。」

她眸底忽的劃過一絲狠戾,指尖倏然用力,扯住耳墜就狠狠往下拽!

武清早就防備她這一點,抬手就攥住羅綺麗手腕,對準腕骨要害處狠戾一擰!

在耳環被扯下之前先行鉗住羅綺麗,教她手腕吃痛,手指再也用不上力氣。

「啊——」

劇烈的刺痛使得嬌貴的大小姐瞬間痛呼出聲! 「小心!」雅典娜嘆息了一聲,背後出現了一雙金色的翅膀,護佑住一部人馬飛速撤離此地。

更多的人卻是無法離開,喋血星空。

享受了宇宙最為強大勢力的榮耀之後,等待他們的卻是如此凄慘的下場,不由得讓人唏噓。

見此,諸葛亮滿臉是淚,對著星空嘶吼了起來。

「諸位!今日雖然大敗,但我等鬥志猶在!等項羽歸來,必然捲土重來!如今為避死劫,還請各部暫保性命,化整為零,潛伏起來!」

主宰針對的其實只是這些高手,而這些冰樓堡的部眾只是抬手殺一殺罷了。

若是整體消失了,零星的個人他們也是懶得去尋找的。

「你們走的掉嗎?」主宰冷笑,身上開始飛出來一道黑光,在宇宙之中慢慢落下一道黑幕,幾乎將玄牝之門隔絕開來。

「你的對手是我!」凱大喝一聲,眼中爆發出衝天的戰意,對眾人道:「我為你們拖住他,迅速離開!」

「你太高估自己了。」暗影主宰冷笑。

「滅了你這道分身!」

凱的眼神分外堅決,他是一個戰鬥狂人,他要用主宰來認證自己的實力!

「不滅魔軀!」

一聲怒吼,凱直接進行魔鎧合體,身上戰力提升到了巔峰狀態,手指著面前的主宰道:「魔鎧合體之內,將你擊潰!」

「痴人說夢!」主宰不屑冷笑,直接一手抓了過去。

「極刃風暴!」

凱再度大喝,手起劍光,直接衝上前,帶起一道冰冷而又霸道的劍光!

「什麼!」

感受到了對方驟然而升的戰力,主宰開始將大手收回,然而卻是晚了一步!

咔!

一條手臂落了下來,在空中消散成了煙霧。

「你的戰力……」主宰滿臉震驚之色。

凱一劍掃過,抬起頭來,眼中竟然蹦出鮮血,頭髮轉為了灰白之色。

「我說過,打滅你這道分身,說到做到!」

「你在燃燒自己的生命!」主宰冷笑了起來。

「無限接近死亡,更能醒悟生存的真諦。我本就是為了戰鬥而存在的人!」

當徹底進入戰鬥狀態之時,凱會拋棄一切的感情,但魔鎧降臨之時,無論面對誰,他都能立於不敗之地!

此刻魔鎧外燃燒的火焰極其兇猛,讓周圍的法則之力錯亂,那種光芒勝過了周圍的恆星,無比耀眼!

他再次沖了上來,手中的劍落下的更狠了!

一劍!

主宰分身出現了一道裂痕。

再一劍,主宰分身爆退。

第三劍落下,分身發出一聲怒吼,不甘的在虛空之中炸開。

「一個愚蠢的人,你雖然贏了我的分身,卻重創了自己。」

「只要能勝利,那又如何?」

血液將鎧甲內外都淋透了,里裡外外幾乎是血液一片,甚至從他戰靴之下滲透而出。

他提起了沉重的腳步,再度往前。

「他支撐不了多久,殺了他!」主宰對先鋒下令。

九條飛龍都沖著凱飛了過來。

「你們,攔不住我。」

凱提著劍,身上燃燒著無窮的魔焰,體內又閃爍著曙光天使的戰力,在星空之中前行。

他的腳下出現了一道道的腳印,將他的力量和血液同時銘刻下來,深深的刻印在了宇宙當中。

飛龍近了,他身上光焰衝天,速度快到了極致,猛地提起劍來劈了出去,半空中響起來一聲慘叫,一隻帶血的翅膀就落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