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滿足的小孕婦:「嗯嗯。」

  • Home
  • Blog
  • 滿足的小孕婦:「嗯嗯。」

「你開車來了嗎?」

「開了。」

「那你帶兩箱回去,懷孕了很容易餓,這個是無糖的,孕婦可以吃。」

幸福的小孕婦:「嗯嗯。」

中午,老方給兩個孕婦燉了補湯,方理想把周徐紡的車塞滿了,全是孕婦專用的食品和物品。

第五醫院。

薛寶怡已經在病房坐了一個多小時了,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

江織開著筆記本,不知道在看什麼,用餘光瞥了薛寶怡一眼:「你很閑?」

太平靜了。

不正常。

薛寶怡說話沒平時那麼弔兒郎當了,語氣溫柔地像在跟他媳婦說話:「要不要我給你削個蘋果?」

江織沒看他:「別杵這兒,該幹嘛幹嘛。」

薛寶怡不走,把椅子往前拉一點:「不行,萬一你想不開——」

這種有暗示性的話不能說,尤其不能對求生意志不強的人說。

他打住,換了個語氣,書讀得不好,不知道說什麼,就把他所能想到的毒雞湯都一股腦倒出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咱們都要往前看。」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這些痛苦早晚都會過去。」

「只要堅強的活著,就一定還有希望。」

「不要傷心,不要難過,我和時間都會跟你在一起。」

江織看他,像在看智障。

他還在『安慰』:「每個人來到這世上,都是為了尋找重要的東西,有人先走了,是因為她已經找到了。」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旁,分擔你的憂傷與彷徨。」

薛寶怡要被他自己感動到了,可他說了這麼多,江織都無動於衷,從頭到尾目光涼涼,對他不理不睬。

這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薛寶怡很擔心他會跟著周徐紡『去』,心急得不行:「你想想周徐紡,她一定不願意看到你為了她自暴自棄,你要過得幸福,她才會安心。」

江織把電腦合上:「說完了?」

沒有。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他表情凝重:「織哥兒,你要保重啊,害周徐紡的兇手還沒有找到,你可千萬別做傻事。」

「不做傻事,」江織揮手,「你可以滾了。」

他不滾,他怕江織自殺!

「織哥兒,你要是難過你就哭出來,別這樣憋——」

喬南楚進來了。

「南楚,把他弄出去,」江織捏捏眉心,頭疼,「他太吵了。」

喬南楚踢了踢薛寶怡的椅子:「你跟我來。」

薛寶怡拽住江織的被子,一副『同生共死兄弟情深』的表情:「我不,我要陪著我兄弟。」

喬南楚真被他的智商秀到了:「傻缺。」

薛寶怡猛地站起來,像只要干架的二哈:「你有沒有心啊!都這時候了,還說得出這種話!」

江織都不知道暗示他多少次了。

這傻缺,硬是沒看出來。

喬南楚懶得解釋了,直接上手,把他拖出去。

薛寶怡死活不肯走,要留下來陪著兄弟『渡過難關』,他扒著門,沖喬南楚咆哮:「你鬆手,我有老婆,少跟我拉拉扯扯!」他扭頭,悲傷地說,「織哥兒,你要節哀順變啊——」

這智障。

喬南楚把他拽出去了。

門外,江維爾和薛冰雪正好也來了。

「我有話跟維爾說,」江織說,「冰雪,你先迴避一下。」

薛冰雪沒有進去。

江維爾進去后,關上了門。 「轟!」

巨大的轟鳴之聲伴隨著,冰櫃瞬間碎裂,四散的冰塊更是猶如化為利劍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而開,不過還好,這一刻的周圍並沒有任何人,唯一處於攻擊範圍之中的艾斯,克洛克達爾,以及帶土,對於物理攻擊基本免疫,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爾,找死!」

帶著低沉的聲音而起,宇智波斑的氣息狂暴,須佐能乎不知何時早已消失,雙眼的瞳孔更是在這一刻化為了一圈圈的螺紋。

千年冰牢的冰封,無疑是極為強大,在這個世界更是有著一種對於靈魂的奇異壓制感,以至於宇智波斑根本來不及反應,本能的就是切入了輪迴眼,並且使用出來了「超神羅天征」才直接破碎了開來,不過也有些勉強,他的穢土轉生的身軀都有些不穩了。

這樣的結果,自然是讓這一位不由暴怒,宇智波斑有著自己的驕傲,他本來根本沒有將日番谷放在眼裡,此時卻是差點被陰了,對於其的惱火可想而知。

身形矗立於半空當中,冰冷的雙眸絲絲的鎖定著前方那看起依舊平靜的身形,恐怖的查克拉卻不知道何時蔓延到了他的整個身軀。

「吼!!」

一道咆哮之聲而起,掙脫而開的十尾也似乎出現暴怒之聲,十更尾巴飛舞,恐怖的壓迫碾壓而上,幾乎要將周圍徹底覆蓋。

巨大而猙獰的嘴巴張開,一顆幾乎猶如月球一般大的恐怖尾獸玉在瞬間形成(火影世界月球不大),似乎直接瞄準了半空之中的日番谷。

「果然不行嗎?」

輕語的聲音開口,背後的冰翼輕輕震動,日番谷冬獅郎的臉色帶著一份凝重,雖然他之前就知道沒這麼容易解決,不然這就不是十星任務了,可他也沒有想到,這一招竟然也被輕易的**。

總裁的私有寶貝:契約女伴 視線交織,他的思維更是劇烈跳動,他能夠感受到前方那恐怖的感覺,讓他握住斬魄刀的手也不由緊了幾分,雙目帶上了一份凝重,而這一刻的他靈壓也開始起伏了起來。

「不行,我的靈壓釋放還沒有達到頂峰!」

起伏的瞬間又停了下來,日番谷看了一眼四周,隨即還是搖搖頭,停下來的動作。

不過他停下,前方的十尾,還有著宇智波斑可不會停下,宇智波斑的身形剎那間消失,猛然棲身而上,而十尾的巨大尾獸玉也在瞬間襲擊而出,朝著日番谷碾壓而上。

這一刻,他只能應戰,然而如果一旦招架宇智波斑,那麼他必然被十尾尾獸玉覆蓋,穢土轉生的身軀不需要擔心尾獸玉,可他卻未必能夠擋得下。

這讓日番谷的雙目之中帶上了一份凝神,腦海之中思緒在飛速的流轉,右手的動作卻並沒有停下。

他不能退,不是什麼信念,而是他知道,這裡已經完全被覆蓋,他並沒有躲閃的可能,對方的那一位速度比他也僅僅只是慢一點而已,這還只是移動速度,攻擊速度比他還快,他根本沒有躲閃的可能,瞬步哪怕是第二階也不可能瞬間挪移這麼大的範圍。

可也就在這時,他的雙目之中一道金色的光芒一閃而逝,他原本有些微微一松的斬魄刀猛然就握緊,思緒也沒有再去考慮那些。

下一刻,寒氣再一次的蔓延了斬魄刀之上。

「碰!」

斬魄刀與黑棒猛然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靈壓形成風暴,然而黑棒之上卻是無聲無息之中隔絕了整個寒氣的吞噬。

兩人的身形直接對沖在了半空當中。

而一道金色身影卻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兩者的正前方,右手的印決迅速之中落下,伴隨著是一道結界猛然張開。

恐怖的尾獸玉碾壓而上,卻猶如沖入了一個漩渦當中一般,很快就是被吞噬進去。

「轟!」

遙遠的海面之上,瞬間爆炸而起,恐怖的衝擊波從海面蔓延而來,幾乎形成了無與倫比的風暴,忍者聯軍甚至一時間東倒西歪。

當然更多的人卻是懵逼,一時間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不過也就在這一刻,三道身影猶如流光一般直接落入了戰場所在,初代,二代,三代在不過片刻后也同時出現,相比於四代明顯就要慢了不少。

此時的波風水門不僅僅是時間,速度也比之原著的他要更加的快,以至於原本的二代只是慢一步,這一刻卻已經慢了一次攻擊的時間。

而四人的加入,也瞬間讓原本的戰局,再一次的偏轉了過來,初代,二代,三代,四代,以及艾斯,克洛克達爾,以及日番谷,此時的忍者聯軍一方勢力明顯要更強了。

局面也在這一種情況下逐漸的偏轉了過來。

高空之中。

目睹著這一幕的江晨依舊沒有出手,他在等待,也是在觀察,獲得一個世界,可不是那麼簡單的,要麼竊取,要麼攻略。

竊取很簡單,直接將意識替代了就行,而攻取卻要困難太多,首先就得將整個世界最為巔峰的力量全部壓制,自然這個世界的抵制力就會逐漸被消磨。

前者,目前他沒有機會,他也不知道如何出手,因為他不清楚這世界意志到底是輝夜姬,還是六道仙人,而無論是前者亦或者是後者都沒有出現,自然不好下手。

而攻略,現在的這些人也僅僅只是一個開頭而已,宇智波斑還不是六道斑,輝夜姬也沒有出現,在這一種情況下,率先行動並沒有多少用處,反而會暴怒自己的意圖,甚至可能引起世界的抵制。

就像這一刻,江晨已經感覺到了世界之力對於艾斯幾人的壓制了,就比如剛才,千年冰牢雖然在死神之中沒困住過其他人,可那畢竟是高於火影世界的力量,哪怕是斑爺普通狀態也不可能這麼容易破碎,很顯然這有著世界之力的作用。

雖然目前還很微弱,甚至只能夠局部影響,可很顯然一旦持續下去,這一份壓制只會越來越強,而他提早出現,結果也不會有著絲毫區別,所以他必須得等,等待著那最為合適的機會。 江維爾進去后,關上了門。

「要說什麼?」

江織叫了她一句:「五姑姑。」

她坐下:「每次你這麼叫我,我都心慌。」

不對勁,她覺得他不對勁,哪兒都不對勁。

「這次的事,是許九如做的。」

許九如。

他直呼其名。

江維爾看著他說:「織哥兒,別開玩笑。」

他平鋪直敘,冷靜得出奇:「我的病不是先天,是她給我下了葯。」

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把股份給我,她讓我掌管公司,也不是因為偏愛我這個孫子,是因為我跟林哥兒不一樣,我是她的一把刀,磨利了,就用來刺她的仇人。」

他輕描淡寫,只用幾句話概括了,不咸不淡,像在說別人的事。

江維爾一句都不信。

「她為什麼這麼對你?」太荒唐了,她難以置信,「理由是什麼?」

江織面上無波無瀾:「我不是江家人。」

「不可能!」

沒有誰比她更清楚,許九如有多偏愛這個小孫子。

江織不做解釋:「除了這些,別的我不能說,因為你姓江,你是許九如的女兒。」他攤牌,「我會對江家不利,這是早晚的事,你若要幫她,就早點準備。」

江維爾沉默了,他說的那些話,在她腦子裡橫衝直撞。

他若不是江家人,就只能是……陸家。

怪不得周徐紡會問早產的事,怪不得平時那麼疼愛小孫子的老太太卻沒有嚴懲江川和二房。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她看著江織,「我可是許九如的女兒。」

「你跟她不一樣。」

許九如是裝的,她不是。

整個江家,只有對江維爾,他不想用陰的。

「你錯了,我跟她一樣。」她站起來,目光如炬,「我跟她一樣,什麼都別跟我說,我會出賣你。」

她不會。

她知是非,懂善惡,正直善良得不像許九如教出來的人。反而是他這個假的江家人,將許九如的陰險狡詐學了十足。

她走到門口,停下:「不能停手嗎?」

「許九如不會罷手。」江織沒猶豫,「我也不會。」

「織哥兒,」

江維爾回頭:「能留她性命嗎?」

她知道她母親是個什麼樣的人,同樣也了解江織,根本不需要多問,她只要信了江織不是江家人那句話,就能猜得到她母親以前做過什麼、以後還會做什麼。

可那是生養她的人。

她像被什麼哽住了喉,字字都難以開口:「算我求你。」

江織略微遲疑了,半晌后,答覆:「能。」

「我今天沒來過。」

江維打開門,走了。

薛冰雪沒見江織,隨她一起離開。她一路都不說話,上了車之後,閉上眼,頭靠在車窗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