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為了能夠安排後續的移民,張世博精打細算的只拿出了一半的房間。基本上一個家庭分得兩間房子,兩家共用一個廚房,而一個院子住了4-5家人,廁所、洗浴間共用。

  • Home
  • Blog
  • 為了能夠安排後續的移民,張世博精打細算的只拿出了一半的房間。基本上一個家庭分得兩間房子,兩家共用一個廚房,而一個院子住了4-5家人,廁所、洗浴間共用。

給這些東江移民分配了房間之後,張世博便開始建立移民中的基層組織。每個院設一名院長,主要是負責院內和院門口的公共區域的衛生工作,並傳達移民管理的一些公共政策。

此外院長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協助他派出的書記員,登記這些移民在遼東的原籍和過往經歷,還有他們的文化程度、工作技能等。

然後是每五個院設一幹事,每十個幹事設一總幹事,而這些總幹事就是協助他治理移民營地的助手。

雖然這種組織形態看起來還很粗糙,但是卻讓張世博能夠把他的權力影響到每個人身上去,而為每個移民設立的檔案,更是讓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了解了這些移民的過往。

而用這些遼東人推選出來的人員去管理這些遼東移民,也讓他的命令可以暢通無阻的執行了下去。

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海防營營地內的遼東移民就適應了新環境,真正的安定了下來。而海防營也成為了海澄庄。

原本一些朝廷官員擔心的事情,在海澄庄都沒有出現。於是這種在崇禎建議下設立的,城市街道基層管理辦法,開始在各移民點及北京、天津等城市推廣開了。

在海澄庄安置的遼東移民,除了那些殘缺不全的家庭之外,還有80多名14歲以下的孤兒。在物資不充沛的東江鎮,失去了父母、親族照顧的孤兒,如果不是馬上被人收養,很快就會在某個角落默默的消失。

是以這次在東江鎮,收容到的孤兒數量非常少,且這些孤兒中還大多以女性為主。在東江鎮男子只要過了16就能上陣,不少軍官喜歡收養一些半大的男童作為養子,只要長大了就是對自己最為忠心的親衛。而未成年的女性,在東江鎮顯然只是一個包裹而已。

張世博對這些孤兒也有些束手無策,最終還是打了一個報告上去。幾日之後,這些孤兒就被接去了京城,被皇後殿下收養了起來。 龜蛇之物,乃玄武神,東方神將,水火二魔;花腳蒼龜,太玄水精,封蛟陵聖水元帥,長十二丈,身披九宮八卦,黑靈尊神;赤練花蛇,太玄火精,封丹陵聖火元帥,長三十六丈,身披麟甲,赤靈尊神;此名曰:玄武神將。——摘自《無字天書》通陰八卷。

……

“留神!”

三和尚把目光注視到蔣老拐的身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低沉着聲音向衆人說道:“他是這寨子的大當家,飛刀功夫十分了得!”

林九一聽這話,再去打量蔣老拐,只見他樣貌平平,目光卻凌厲兇狠,透着一股子殺氣。這時,在蔣老拐身後突然鑽出來四個土匪綹子,端着槍,推推搡搡的押過來一人!

這人便是鄭三炮。

鄭三炮被粗麻繩綁得結實,匪綹子們在身後一推,他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咬牙叫道:“山不轉水轉!都是吃這碗飯的,別讓我扭過頭來……”鄭三炮話還未說完,只聽寨內‘轟’的一聲!

鄭三炮擡頭一瞧,眉毛緊緊一鎖,暗道:“怎麼回事?”

眼見白世寶一掌把手中的雷光轟在地上,逼得馬魁元連退數步,白世寶回手又是一轟,馬魁元一邊轉身閃開,一邊大叫道:“他心神意亂,神智不清了……”說罷,慌忙地在懷裏摸來摸去,要找個用來‘清神’的符包。

啪!

三和尚眼瞧着着急,一把將耗子精摔到地上,縱身閃到白世寶面前。用刀柄在白世寶神庭穴、太陽穴、膻中穴,三道穴位上‘唰唰唰刷’地點了點……白世寶腦袋一頓。被點得清醒了,手上的驚雷化了去。渾身拿不起力氣來。

三和尚說道:“我封了他這三道大穴,再有脾氣也發不出來了……”

白世寶眨了眨眼睛,癱倒在一旁。

馬魁元走過去扶起白世寶,說道:“兄弟先忍一忍,一會給你解開穴道!”

白世寶沒有說話,感覺胸口被三和尚點的悶悶的,有些發麻。

咣噹!

這時,兩個土匪綹子和張一手從屋內撞門而出!

他們在寨子裏掃視了一圈,目光落在寨門時。頓時愣了一下,只見是大當家蔣老拐回來了,他們的三當家已經被綁成了‘肉糉子’!

其中一位土匪綹子愣道:“三……三當家?”

“嗯?”

張一手是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人物,他瞧得出來,鄭三炮這是敗了!於是慌忙一撩褂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向蔣老拐哭嚎道:“大當家!你總算回來了……三當家和這幫人密謀要奪了山寨,要……要害死你啊……我們死活不從他們,他們就把我們三人給綁了……又,又殺了我們好多弟兄!”

“你說什麼?”

三和尚聽後一愣。走上前來說道:“什麼叫做我們和你們三當家密謀?”

張一手身旁的一個土匪綹子,突然端起搶來,瞄在三和尚的腦袋上,大罵道:“看我斃了你。爲山寨死去的弟兄們報仇!”說罷,剛要開槍,卻見三和尚身影一閃。抓着一把剔骨尖刀在面前亂砍!

只見刀光急閃,舞得刀影翻飛!

這位土匪綹子看的驚呆在立。眨眼的工夫,才感覺到手上有股火辣辣的痛!

低頭一瞧!

兩條手臂已經被剔成了兩根血淋淋的白骨。血肉都被削沒了,骨頭上沾着血筋……這土匪綹子一瞧自己的兩條胳膊沒了,嚇得眼皮一翻,死了過去!

好快的刀法!

三和尚深藏不露!

原來這‘三和尚’沙通天,熟知人體四百零九個穴道的位置!其中害穴一百零八處,死穴又分爲軟麻、昏眩、輕、重四穴,各種皆有九個穴位,合起來便成爲三十六致命穴。不光如此,沙通天更瞭解身體一千零二十三根骨頭的位置。一把剔骨尖刀,磨得是鋥光瓦亮,削鐵如泥,剝皮拔筋,猶如庖丁解牛的刀法更是不在話下!

他是個真正的“嗜血頭陀”!

蔣老拐看見三和尚的刀法出神入化,也是暗暗吃了一驚,心中暗忖道:“這羣人都是世外奇人,不易對付!我可要小心着些……”於是蔣老拐攥了攥手上的飛刀,朗聲問道:“我蔣某不曾得罪過衆位,爲何衆位要奪我山寨?”

林九拱手說道:“我們並沒有此心,一切都是你身旁那位三當家搗的鬼!”

蔣老拐扭頭瞧了瞧鄭三炮,只見鄭三炮咬牙向林九他們罵道:“我拽你們入寨,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們,將‘寶’都押在了你們身上!沒想到,你們不但不肯幫我,竟然反而來倒打一耙,真是怪我瞎了眼……”

這時!

燕子飛從屋後閃身出來,撲過去就要殺了鄭三炮!卻見刀光在眼前一閃,一把彎柄飛刀擦着他的脖子就飛了過去,燕子飛用手在脖子上一摸,脖子上劃出一道口子,滲出血來!只聽蔣老拐說道:“這是我的家事!自家的崽子作孽,我自己掐死就是……謝過衆位的好意!若再敢強來,別怪我的飛刀不認人!”

馬魁元在旁聽到後,皺了下眉。

蔣老拐端着飛刀,用眼睛在寨中掃了一遍,最後目光落在躺在地上的二當家身上,心頭頓時一驚,紅着眼睛怒罵道:“是誰……是誰殺了她?”

“沒人殺她!”

林九說道:“她是被耗子精附了身,我們這是在救她!”

“妖言惑衆!看我宰了你們!”

蔣老拐氣的手上直抖,一把飛刀在手中忽閃。

“慢着!”

馬魁元一面朝三和尚使了個眼色,一面說道:“我讓你看個東西!”

三和尚點頭會意,走過去抓起耗子精的尾巴。蓄力向上一提,將耗子精扛在肩上。走到蔣老拐面前,‘嘭’地一聲。將耗子精摔在地上,對耗子精說道:“你老實向他交代,別討打!”

蔣老拐一瞧這耗子大的驚人,心裏有些發慌!

“吱吱!”

耗子精雖然沒有說話,卻是擡頭盯着蔣老拐,水汪汪的眼睛裏好像泛着淚花!蔣老怪心頭一驚,搖頭叫道:“你們拿只耗子來蒙我?叫它跟我講什麼?”

“沒人騙你,來!我叫你看個清楚!”馬魁元走上前去,用手在耗子精的身上一拍。怒道:“還不快點招了?別惹惱了我!否則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耗子精嚇得渾身一抖,急忙叫道:“饒命!饒命!我說我說!”

“妖……妖精!”

蔣老拐嚇得癱坐在地上。

一個耗子開口說了人話,這種事情只道是奇談!

這時,耗子精將所有事情原原本本地講了出來,包括它是如何附在二當家身上,改了名字,又如何設計在山寨中奪權,又如何魅,惑衆人……

哈哈哈!

鄭三炮在一旁聽後。朗聲苦笑道:“萬萬沒想到,這騷娘們竟然是隻耗子精!難怪一直和我作對,果然有點本事……”

林九走上前來,向蔣老拐問道:“大當家!這隻耗子精你看要如何處理?”

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

這對‘老夫少妻’相處多年。蔣老拐一直對她處處遷就,唯命是從。甭管它是耗子精還是二當家,畢竟和蔣老拐有過肌膚之親。而且也沒有加害蔣老怪的心!蔣老怪想了想,還是不忍痛下殺手。一搖頭,嘆道:“你們還是放它走吧……”

馬魁也瞧了瞧林九!

林九點了點頭!

馬魁元一鬆手。對耗子精說道:“人,妖殊途,以後不要再來迷,惑世人,若是被我知道,我們‘驅魔龍族’會世代捕殺你!”

ωωω¤ тt kǎn¤ c o

耗子精先是向前躥了兩步,然後回頭瞧了瞧蔣老拐,欲言又止,最後向蔣老拐點了點頭,做出了叩拜的姿勢,最後‘吱溜溜’地一溜煙的逃走了!

蔣老拐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同牀共枕這麼久,妻子竟然是一隻妖精!這時,林九見蔣老拐有些傷心,便笑道:“大當家莫愁!我們答應一女鬼,要爲她討屍還陽,今日!我便將一人要送還給你!”

“送還給我?”

蔣老拐問道:“誰?”

“真正的二當家……小金寶!”

“小金寶?”自從二當家被耗子精附身,改叫‘夜飛叉’後,蔣老拐已經很久沒有叫過這個名字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

“這位小金寶對你算是有情有義,死後陰魂不願投胎,躲在半山腰上遇人便訴苦,只求能討肉身與你再做夫妻!”

蔣老拐愣道:“我怎麼不知道?”

三和尚在一旁插話道:“你身上是不是佩戴神佛了?”

蔣老拐從懷裏掏出來一尊彌勒佛的金像,然後撇在地上,心中暗道:難怪做的夢都是斷斷續續的……原來有它在攔着,不讓二當家給我託夢!想罷,蔣老拐說道:“我看出來了!幾位都是道法高人,求救我妻子的性命!我願放你們下山,這寨中你們看中什麼隨便拿……”

林九搖頭說道:“我們這麼做,並不是爲了有求於你,而是爲了我們馬五爺的一句承諾!”林九說完頓了頓,又繼續說道:“……現在是白天,她沒有辦法現身,莫不如等到晚上!到那時候,我可以助她的冤魂附身還陽!”

蔣老拐拱手拜謝!

啪啪啪!

一連串的槍聲從遠處傳來,震得衆人心頭一驚!

鄭三炮歪着耳朵聽了一陣,突然大笑道:“哈哈哈!你們都等死吧!我袁龍招兄弟的人馬殺過來了……若是你們現在跪下來求我,我還可以考慮一下,是否饒了你們!”

誰?

袁龍招?

蛟龍山的袁龍招?

白世寶一皺眉,心中驚道:“他怎麼會到這裏來?……不過,他這一來,想必我王響兄弟也要跟着來了?”

另一旁!

燕子飛心裏不是滋味,輕輕嘆道:“馬五爺!你袁龍招兄弟來了,你可以放心了……”(未完待續。。) 山門塑像,立有二神,高有數丈,力士之威;軀體雄偉,面露怒相,頭戴寶冠,赤臂裸身,持金剛杵,一神鼓鼻,一神張口,露牙瞪目,兇猛可畏;二神名曰:鄭倫、陳奇,受封神將,鎮守山門;此名曰:哼哈二神。——摘自《無字天書》通陰八卷。

……

俗話說:沒有家賊引不來外鬼。

蛟龍山匪首袁龍招之所以能來,完全是收到了鄭三炮的口信。

二人約定在今日晌午將蔣老拐引至飛龍山下,然後伺機動手,裏應外合打的他措手不及!待拔了山寨的旗子,重樹一面,推薦鄭三炮坐鎮飛龍山寨的首把交椅。這樣以來袁龍招所控制的地界,將由翼南一直擴充到翼北,而鄭三炮在整盤棋中,充其量只是他的一枚‘棄子’!

鄭三炮這邊!

他卻算錯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他低估了蔣老拐的本事,埋下的‘種子’剛露了頭,他就心急拔苗,自然沒有好果子吃!第二是他錯將這個‘寶’押在了白世寶他們身上,沒曾想白世寶等人臨陣倒戈……

咻!

一聲哨響!

幾個‘外四樑’的土匪綹子從寨外慌張地跑了過來,向蔣老拐大叫道:“大當家!壓不住了……那,那袁龍招的人衝上山來了!”

蔣老拐咬着牙,甩手說道:“棄寨!”

幾個綹子相顧對視着,然後驚愕道:“大當家!我們辛苦打下這片基業不容易,怎麼能輕易讓給袁龍招?”

蔣老拐說道:“你們聽我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啪啪!

蔣老拐話音未落。又聽見兩聲槍響!

蔣老拐猛回頭一瞧,只見足有一二百個穿着短衣馬褲。舞着長槍馬刀的人,衝進寨門來!爲首的一人面白清瘦。穿了一件綠褂子扇,腰間吊着一塊青玉穗子,長得文質彬彬,只聽這人厲聲叫道:“全部給我下了傢伙,綁了!”

一聲令下,便有人端着長槍馬刀將衆人團團圍住!

鄭三炮大聲叫道:“王響兄弟快救我!”

沒錯!

爲首的這位,正是蛟龍山的二當家王響!

只見王響撇着眼睛瞧了瞧鄭三炮,然後裝作沒有聽到似的,厲聲朝手下說道:“有不老實的。直接叫他們吞槍子兒!”

鄭三炮面色一驚,急道:“我們可是約定好的,你怎麼出爾反爾?”

王響沒有理睬鄭三炮,這話連聽也沒有聽!

‘外四樑’的幾個土匪綹子緊緊護在蔣老拐身旁,叫道:“我們與山寨共存亡!……大當家!我們幾個打算跟他們拼了,死也要做個飛龍山上鬼!”

蔣老拐聽後頗爲感動,厲聲叫道:“好!既然兄弟們誓死追隨我,就讓我們死前再多殺幾個,去陰曹爲我們趟趟路!”

“聽大當家的!”

“慢!”這時。白世寶迎上前來拱手道:“王響兄弟,別來無恙?可還記得我白世寶嗎?”

王響凝神一瞧,面前這位灰頭土臉的,面色還有些蠟黃兒。頭上的辮子打的散了花!王響頓時驚道:“你是……大師!”

林九和燕子飛在旁愣住了!

沒想到白世寶竟然認識這位蛟龍山的二當家!

王響急忙迎上前來,拱手拜道:“自從上次蛟龍山一別,我王響以爲再也見不到大師了!萬萬沒想到。今日竟然在這裏碰面了,真是叫我不知該說什麼好!”王響笑了笑。然後又問道:“我記得大師不是說要南下去苗疆嗎?怎麼到了這裏來了?”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白世寶苦笑了笑,然後轉問道:“話說袁大當家呢?”

“我們趕着過來。馬匹都跑炸了肺……大當家正在後面,隨後就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