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烈火一氣拳將火元素的操縱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層面,可絕對不是什麼烈焰狂風斬可以比的。

  • Home
  • Blog
  • 烈火一氣拳將火元素的操縱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層面,可絕對不是什麼烈焰狂風斬可以比的。

「小心!」

皇浦夜和李雲痕還是第一次面對這麼猛烈的火元素操縱,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他們連忙雙劍並在一起,一起揮出強勢力量,在前方凝結出一片力量屏障。

轟隆!

烈火一氣拳衝擊著力量屏障,產生了巨大的震蕩。地面上的草地都被燒成了焦炭,粉碎得不能再粉碎了。

無數火焰濺射開來,化作星星點點。

這一幕,堪稱是浩蕩。

沒有人不被這一幕所震驚。

一道火焰滔天拳,竟是將皇浦夜和李雲痕逼得聯手擋之。

操縱著滔天火焰的鹿羽,在眾人的眼中,當真是絕世風姿。

同樣是天乘化靈境,鹿羽的手段顯然要強悍得多。

鹿羽之光芒,當世少有人及!

蒼靈學院,出了一個絕頂的天才啊……果不愧是萬年古院,底蘊深厚,底蘊深厚啊!

就在眾人還在紛紛感嘆不已的時候,卻根本沒想到,這烈火一氣拳本不是鹿羽的終極絕招。

「看我星羅天盤!」

鹿羽身體中一股豪情沖霄而起,他忽然甩出了一個東西。

這個東西一出世,當真是日月無光,山河無色。

星羅天盤釋放著璀璨的藍光,羅盤轉動,上面百點星辰光芒燦爛。

星羅天盤本來就是鹿羽當年征戰魔族的一件法寶,被鹿羽塵封在蒼靈天峰萬年,本來力量散盡,但這次受到天碧明珠的能量灌輸,得以初步開啟。

雖是初步開啟,足以光耀世間!

單單是這裡沖銷而出的沸騰氣息,便是很多人一生都不曾體會到的。

「天啊,鹿羽居然還有法寶!」

「這是什麼法寶?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在眾人的震驚聲中,鹿羽已是操縱著星羅天盤,打出了最後的一擊。

嘩!嘩!

星羅天盤的體形徒然放大了一些,它豎立在高空中,快速的旋轉著,帶動著無數的氣浪翻滾。

倏忽之間,已是光芒璀璨。無盡之星光,自星羅天盤中澎湃沸騰。

自羅盤為起始,沖刷出一片星河,朝著皇浦夜和李雲痕洶湧奔騰而去。

羅盤天懸,星河沖刷。

這是何等大氣磅礴的一幕!

此等聲勢,可以震蕩八方風雲,破碎蒼穹日月!

「啊!」

很多人在看到鹿羽打出這浩瀚一招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李雲痕和皇浦夜要不妙了。

事實也正如他們所預料的那樣,當星光長河的力量,加持到烈火一氣拳的時候,頓時便是李雲痕和皇浦夜不可承受之重。

轟!轟!

星河拍打,兩個絕世天才的身體已是倒飛如流。

在倒飛的過程中,都是吐血不止。

李雲痕和皇浦夜都身負重傷了!

一個大勢,已然落幕。

毫無疑問,第三場比試是鹿羽勝了。

蒼靈學院獲得了勝利!

而且還不是小勝,乃是一等一的完勝!

皇浦夜和李雲痕這兩大絕世天才在聯手之下,都敗在了鹿羽的手中!

鹿羽,完成了一個奇迹! 同時,鹿羽也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一個屬於他鹿羽的時代。

自此,其他天驕天才的光芒都被掩蓋,當世只能有一個天才,那就是鹿羽!

眾人永遠忘不了鹿羽剛才出手的一幕幕,強橫招式層出不窮,神奇手段威震全場。

在眾人心中,鹿羽堪稱是天神降世。

但所有人都想錯了,鹿羽要的,可不僅僅是一場勝利。

在星羅天盤轟飛了皇浦夜和李雲痕之後,鹿羽馬上又縱躍而起。

手持莫干劍,人劍已合一!

朝著前方飛射而去。

唰唰唰!

比流光還要快,比飛影還要快!

穿過了層層氣浪,穿過了還未消散的火焰,就這樣追上了皇浦夜和李雲痕。

此時皇浦夜和李雲痕還在半空中倒飛,還沉浸在失敗的巨大痛苦中,根本沒想到死神已經降臨。

「你們不是想要殺我嗎,那好!這次我就統統還回來!」

鹿羽的聲音乍然在周圍響起,就像是死神的宣判,透露出無比的寒意和陰森。

「啊……」

皇浦夜和李雲痕才剛剛意識到鹿羽追到了身邊,還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他們的身體便先後被莫干劍洞穿。

嗤!嗤!

以莫干劍之利,要洞穿胸甲乃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莫干劍不僅削鐵如泥,還有嗜血的功能。

上面鑲嵌的血精寶石就像是魔鬼的嘴唇一樣,在瘋狂吞噬著兩個天才身體中的鮮血。

如饑似渴,貪婪血飲。

莫干劍還沒有完全抽離出兩人的身體時,兩人便已經失去了生機。

砰!砰!

兩人的屍體最後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鹿羽也輕飄飄的落下來,就站在兩具屍體之旁。

莫干劍上還有鮮血沿著劍鋒不斷滑落,滴落到土地上。而鹿羽的神情冷峻,人默然挺立。

這血腥的一幕,使得天地都驟然沉寂了!

短暫的沉寂之後,是瘋狂的嘶吼。

「什麼!鹿羽將兩人都給殺了!都給殺了!」

眾人為鹿羽的殺伐果斷而震驚。

他們發現之前還是太小看鹿羽了。

這個少年,可從來不是被動的角色,比誰都敢作敢當,比誰都要狠!

該出手的時候,就絕對不會留情!

重生-幸運小小妻 而伴隨著李雲痕和皇浦夜的死,他們心中的一個東西似乎也轟然倒塌了。

李雲痕、皇浦夜這兩個絕世天才的隕落,可意味著他們雲麓域一個時代的結束。

他們雲麓域再沒有絕世天才了,聖曜學院和烈光宗的未來也因此而葬送。

鹿羽這一殺,可是使得他們雲麓域整個局勢都發生了變化……

馬上聽得觀禮台那邊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叫聲。

「少宗主!」

古水長老等人驚聲叫吼道。

「皇浦!」

狄景天和聖曜學院諸位長老也在嘶吼道。

對於兩方的人來說,這一刻都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

對烈光宗而言,李雲痕就是未來。他們的洞天福地毀了還不是致命的,李雲痕死了,那他們烈光宗根本沒有前途可言了。

古水長老也根本難以想象,宗主李無極出關之後,那震怒而瘋狂的面容。

對聖曜學院而言,皇浦夜承載著太多的希望。這是他們聖曜學院有史以來的第一天才。以後他們聖曜學院想要大放異彩,還必須看皇浦夜。皇浦夜死了,他們聖曜學院也再難崛起了。

一時間,烈光宗和聖曜學院的人眼睛都是通紅一片。

「鹿羽!」

很多人便要衝下觀禮台。

戚費成和藍明院主等人擋在了前面。

「諸位不可衝動!」戚費成叫道。

狄景天咆哮道:「鹿羽殺了皇浦夜,老夫要將他碎屍萬段!」

古水長老嘶吼道:「我們要為我們少宗主報仇!血刃鹿羽!」

藍明院主怒道:「狄院主,先前可是你親口和我義正言辭的說,這是公平的比試,就算是誰被殺了,那也是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誰!沒錯,這是在公平的比試!鹿羽光明正大的將他們打敗了,完全符合規矩!」

狄景天怒道:「但是鹿羽將皇浦給殺了!」

莫師喝道:「之前皇浦夜每一次出手,哪一次不是要置鹿羽於死地。」

古水長老喝道:「我們少宗主絕對不能白死!」

莫師冷笑道:「李雲痕的死,那就更是可笑了。李雲痕自己卑鄙無恥,突襲鹿羽。結果自己技不如人,害了自己,卻又怪得了誰人!」

戚費成深深的說道:「如果按照規矩來說,比試時刀劍無言,生死不論,皇浦夜和李雲痕的死,的確不能找鹿羽算賬。狄院主,古水長老,雖然我不能阻止你們動手,但是你們這樣做,的確是壞了我們武道的規矩,後面也必然要受到同道的唾棄。」

「難道皇浦夜和李雲痕就這樣白死了!」

聖曜學院和烈光宗的人還是難以控制自己對鹿羽的殺意。

雖然說對鹿羽動手的話,有些壞了規矩,但不殺鹿羽,又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關鍵的是,他們不敢再放任鹿羽這個絕世天才成長下去。只怕鹿羽以後真正強大起來,會將他們兩方門派都給滅了。

正在這時,遠處一支隊伍朝著這邊快速奔來。

這支隊伍的人數不多,只有上百人,但是卻給人一種非常壓抑的感覺。

這上百人統一身穿著灰色的衣袍,衣袍的胸襟上都綉著一個冰塊的標誌。

為首的四個人是四個老者,他們胸前的標誌要更為複雜一點,在冰塊的背景下還綉著一個宮殿。

這支隊伍攜勢而來,快速的沖向著演武場這邊。周圍人群紛紛讓開一條道路。

很多人都認出了這支隊伍的身份。

「天啊,是冰魄神光殿的人!」

「那為首的四人,乃是冰魄神光殿的魂師啊!直接出動了四位魂師,冰魄神光殿這陣仗也太大了吧!」

「冰魄神光殿的人怎麼忽然來了!」

冰魄神光殿這支隊伍的到來,使得場面的氛圍一下子都變得不一樣了。

冰魄神光殿的人來到演武場中心,直接就在鹿羽的身邊停下。

所有人都預感到,事情不同一般。 「虞老,你們這是做什麼?」

狄景天認得其中一位魂師,乃是常年跟隨在池瑤仙子身邊的親近之人。

「我們奉孫殿主之命,前來保護鹿羽公子的安全,誰要是敢對鹿羽公子下手,便是和我們冰魄神光殿為敵!」

虞老一字一頓的說道,他的話語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其實他對鹿羽這個將他們池瑤仙子帶得到處冒險的人有些敵視,但是這次他乃是奉殿主命令而來,就由不得他個人的情緒在裡面了。

腹黑冷少蛇蠍妻 孫殿主讓他們保護鹿羽,那他們就要嚴格執行。

「保護鹿羽公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