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烏衣婷生氣的說道:“只不過是想按你的意志走?

  • Home
  • Blog
  • 烏衣婷生氣的說道:“只不過是想按你的意志走?

呵呵!烏衣婷冷笑一聲繼續說:“真是幼稚,無論從級別身份還是從老兵的角度看,都不可能朝你想象的方向走!”

“可是我愛他,我不喜歡他變成這個樣子。”妞無助的看着烏衣婷,她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錯。這種錯誤將讓她在凹子山無法立足。

烏衣婷用鄙夷的眼神注視着周嫺,說道:“我已經警告你多次,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別夾帶私貨,這回干擾指揮員的判斷。你知道一個前線指揮員的判斷有多重要嗎?不僅僅關於勝敗,更關乎自身的生命與國家的安全。”

妞吃驚的望着烏衣婷。

烏衣婷的警告仍沒結束。“一個成熟的特種兵會這麼做,在法理與道義中艱難徘徊,無法抉擇時,通常情況下,會站在國家與軍隊的利益上考慮問題。也就是說,寧可自己受質疑,受譴責,甚至受到嚴厲的懲罰,也要維護國家與軍隊的利益。不讓國家與軍隊的利益受到一點損失。一點都不行!忍辱負重,懂嗎?也就是寧可犧牲自己,也要捍衛國家與軍隊的利益。有時候犧牲不能接受,但有種比犧牲生命更加痛苦。那就是爲了國家,倍受屈辱!有委屈只能在心裏扛着。” 377:周嫺的失落

“你的那點冠冕堂皇的理由,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是自私。就因爲你愛他,不希望他變成你不希望看到的那種樣子。”

烏衣婷的話像一支利箭,射中了周嫺最脆弱的角落。她搖着頭,否認這種說法。“不是,不是這樣的。”

“哈哈哈!”烏衣婷仰頭大笑。

一個女人像一個男人大笑,足以窺見她的心理有多強大。有多冷酷。

在烏衣婷的心中,周嫺是不合格的,是一個小家子氣的女人。這樣的女兵,根本沒有資格進入7308。

烏衣婷嚴厲地說道:“我已經提醒你很多次了,7308現在這種狀況,不允許談戀愛。你置若罔聞,想以小女人的心思改變一個優秀的特種兵。他是7308的頭兒,你知道他心底有多疼嗎?那麼多戰友在他面前倒下,你以爲他有心思跟你卿卿我我嗎?如果你愛他,就應該站在他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在他最艱難的時候,你在他背後捅了他一刀。你跟着他執行任務,卻不信任他,你算個什麼7308?你連基本的團隊意識都沒有。戰場多麼複雜,你沒有見識過,應該想象的出來。敵人即便投降,也可以隨時反水。只要你放了他,他馬上能給你召一大批人來。到時候你走就走不脫了,只能白白犧牲。”

“說什麼人道主義精神,什麼法庭判決。在軍人的世界,在戰場上,沒有這些。 https://ptt9.com/100014/ 如果有,這世界上就沒有戰爭了,怎麼會有那麼恐怖組織威脅人類安全?他們考慮過人道嗎?考慮過法庭判決嗎?隨隨便便就引爆炸彈,讓那麼多無辜的老百姓死亡。”

“戰場沒有道理可言,只有殊死的搏殺!只有你死我亡。周嫺啊周嫺,你還是太幼稚。 輪迴天河 特種作戰在高級將領的眼中是沒有過程的,只有結果。特種作戰在一線指揮官那裏纔有過程,那就是用什麼樣的手段達到目的。過程由前線指揮員負責。說起來容易,做起來艱難。這涉及很多知識,需要作出很艱難的選擇。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這樣。”

面對烏衣婷一聲聲敲打,周嫺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

烏衣婷看着周嫺,有點憐惜她,又有點恨她。她把事情搞砸了。弄成現在無法挽回的結果。

倒不是因爲她不合適當兵,而是根本不能再繼續留在7308。在這寬廣的凹子山營區,居然找不到她的立足之地。

現在,只要她走出辦公樓,一雙雙白眼就朝她投來。像一把把尖刀。那些兵恨不得殺了她。

其實她說的那些,何其沒有道理?

要怪就怪她沒挑對地點。

她在錯誤的地方做了一件錯誤的事情。完全沒考慮周圍的環境。後來妞才知道,作爲一名特種兵,執行隱祕的特種任務時,有時候要做一些違心的事情。比如殺戮。後來任務完成了,自己卻陷入深深的自責中。那個時候她纔想到,做一個真正的特種兵有多艱難。

周嫺在我關禁閉的時候離開了凹子山,去了遙遠的地方。遙遠到什麼程度,我一無所知。問烏衣婷。

烏衣婷很不開心。她問我:“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小妮子?”

我笑着答:“喜歡,但不是愛。”

“你們年輕人我搞不懂,喜歡就是喜歡,怎麼跟愛分開了。”

“她去哪裏了?哪個單位,我去找她。”我笑嘻嘻的問

烏衣婷冷冷的盯住我。“很遠,不在國內。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爲什麼要找她?你還恨她?”

我哈哈大笑:“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我憑什麼恨她啊?她說的也有道理,我是沒辦法才做的那些。我找她,是想告訴她,這件事過了。”

“過了,你不計較她了?”

“我從來就沒有計較過。”

烏衣婷沉默一會兒,緩緩說道:“很高興你能這樣,你比原來更成熟了,我沒看錯你。在這一點上,你比飛鷹強。說吧,接下來有什麼計劃?”

沒想到她這麼快言快語,很快把我下一個計劃說出來了。

我說:“我還想去一躺T國。”

“幹掉湯姆遜?”

我點點頭,說:“是!”

“需要我幫助嗎?”

“需要你的情報支援,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組建一支精悍的突擊隊。”

“從哪裏跌倒,就從哪裏爬起。挺好的!支持你這麼做。這樣吧?給我一個星期的準備時間,一個星期後,我把完整的信息交給你。”

“謝謝處長。”

周嫺在離開凹子山時,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她把精鋼找回來了。

精鋼原來是偵察連的功勳犬,也是7308一名不說話的戰友。但隨着石虎的犧牲,還有在春雷行動後7308的沒落,整個營區籠罩在悲傷的氛圍中,沒有人能照顧精鋼。精鋼也不許人靠近。

周嫺沒辦法,只好把它送到19集團軍軍犬基地,那裏有很多軍犬,營區在風景宜人的地方,條件也好。周嫺認爲精鋼可以在這裏頤養天年。

周嫺去了19集團軍的軍犬基地,她萬萬沒想到,精鋼居然成爲了一條廢棄的軍犬。

當週嫺走進營區時,幾十條軍犬在訓導員的指揮下,正熱火朝天的訓練。她找啊找啊,看啊看啊,就是沒有看見精鋼。

問一個訓導員。“我是軍區來的,想要回那條犬。”

“什麼犬?叫什麼名字?幾歲?”

當年輕的訓導員問這些時,周嫺一身冷汗。她到現在才發覺,居然不瞭解精鋼。連精鋼幾歲都不知道。

說出“精鋼”的名字時,訓導員笑呵呵的帶着她去了另外一個地方。

一座破敗的院子裏,有十幾條犬蜷伏在裏面。一個個耷拉着頭,趴在草叢裏睡覺。

訓導員指着一條褐黃色的犬說道:“就是它,這是一條脾氣很倔的犬,它不認可這裏的環境,也不認可這裏的人。它跟誰都不親近。又不聽從指揮,沒辦法,我們只好淘汰它,把它把放在這裏安度晚年,它已經8歲了,這個年齡在軍犬中已經是退役的年齡。”

周嫺用哀求的語氣說:“我可以帶走它嗎?” 378:無聲的戰友

訓導員反問道:“爲什麼它在這裏挺好的,我們有醫生,有最好的營養師,它在這裏可以享受最好的照顧。我看過它的資料,它可是隻功勳犬,它應該得到這種待遇。你帶它走,能保證有這麼好的條件嗎”

聰明的訓導員一下子抓住了問題的核心。他是真心把精鋼當成退休的老犬,他根本不知道,精鋼當初是多麼的神勇。

這在周嫺看來,是無法接受的。她沒想到事情居然會這樣。她本想把精鋼送到這裏,接受專業的訓練,受周到的照顧,可沒想到幾個月不見,精鋼被視爲一條退休的老犬。

精鋼當時多麼機靈迅猛聽老兵們說,精鋼在7308立過赫赫戰功,抓住過重要的逃犯。

如果7308突擊隊得知這件事,恐怕又會惹出軒然大波。

周嫺站在軍犬基地破敗的院子門口,遠遠注視着精鋼。內心好像有刀子在攪動,她的五臟六腑都被攪動了。疼得無法忍受。

精鋼的皮毛仍然發亮。它趴在草叢中,無精打采的垂着眼。看不出來它是在思考,還是在沉睡。

它似乎真的失去了戰鬥力。成爲一條不折不扣的老犬。

精鋼這個樣子,難怪被軍犬基地的人視爲了老犬。只有周嫺知道,精鋼的心有多麼委屈。那麼多戰友說沒就沒了。沒有人在乎它的感受。它跟原來的戰友同呼吸共命運,老兵走了,它原來的神勇無敵消失得無影無蹤,成爲一條頹廢的軍犬。

周嫺把它跟7308聯想到一起。

她是真的錯了錯了。她其實並不瞭解這支部隊,連一條軍犬的想法都沒有認真去想,更何況其它的戰友

望着精鋼懶洋洋的樣子,周嫺的內心懊悔不已。她在埋怨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不該把精鋼送到這裏來。當時她怕麻煩,就做了一個草率的決定,把精鋼送到這裏來了。

如果不是離開凹子山,她絕對不會想到精鋼。烏衣婷的一番敲打後,她才正視自己的問題。

或許她還沒有成爲一個真正的戰士。

烏衣婷並沒有放棄她,而是把她派往海外,去保護海外使館人員的安全。這對於她來說,是一個機會,她必須用忠於職守洗刷身上的斑點。

那對雙胞胎姐妹花已經去了那邊,她們三個女特種兵將用性別做掩護,保護使館工作人員出行的安全。並負責蒐集那邊恐怖組織的情報。

周嫺在訓導員那邊無話可說,只好去找軍犬基地的劉政委。當說明來意,想把精鋼帶回凹子山時。

劉政委告誡她。“現在的精鋼不能算一條真正的軍犬,回到凹子山又能怎樣每一條軍犬隻有短暫兩年的旺盛期,在這個旺盛期,它的靈敏度與反應能力是最強的,過了這一個點,就會迅速下滑。所以必須保持不間斷的訓練,精鋼曾經是一條好犬,不可否認。它與戰友們的感情太深了,7308蒙受損失,作爲突擊隊的一員,它怎麼能不傷心難過你們太大意了,忽視了它的感受,就匆匆把它送到這裏來逃避了應有的責任,軍犬是我們軍隊不可缺少的戰友,是無聲的戰友。你這次帶回它。不一定能讓它恢復正常,但起碼能讓它在心靈上得到滿足”

劉政委的一席話讓周嫺顫慄。

這讓周嫺更認識到自己的不足。

車啓動時,劉政委還在叮囑:“精鋼這個樣子讓人難過,它本是一條優秀的軍犬,只是部隊出了變故,才讓它成爲這個樣子。或許,回到凹子山,看見熟悉的戰友,它又回到原來的模樣。”

周嫺驚奇地問:“會有這樣的奇蹟發生麼”

劉政委沉思片刻,點點頭。說:“你來的太晚”

周嫺駕車把精鋼送回了凹子山。一路上,她跟精鋼交流,說她對不起它,她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希望精鋼能夠原諒

精鋼趴在越野車的後座上,一動不動,一雙眼睛始終低垂着。這更讓周嫺不安。如果精鋼回到凹子山,還是這個樣子,那些戰友恐怕會罵死她。

她什麼都顧不上了。她要勇敢面對。

越野車帶着一股風,開到凹子山的特種兵營區大門口。周嫺打開車門,精鋼還趴在座位上一動不動,彷彿睡着了一樣。

“精鋼,精鋼,我們回來了,我們回家了,你看看這是哪裏睜開眼睛看看。”

周嫺鑽進車內,把精鋼小心翼翼的抱出來。

精鋼閉着眼睛,彷彿對凹子山沒有什麼印象,連睜開眼睛都不願意。甚至懶得看一眼。

這可把周嫺急壞了。

要是精鋼一直這樣,那該如何是好

當初帶走精鋼,是她執意要帶走。黃土坡和李古力曾經反對過,由於他們倆剛剛來,說出話的沒有分量,所以周嫺也沒當回事。

周嫺是一個人開着車把精鋼送走的。送走之後,兩個男兵問了一下,就沒有其它的動作了。

當初的7308,周嫺是隊長,她做出什麼決定,菜鳥們自然不敢說什麼。

精鋼走的時候好好的,回來時,成爲這樣。

周嫺看着懷中懶洋洋的軍犬,沒有一點精神的軍犬,好像被子彈擊中。

“精鋼精鋼,求求你,別這樣啊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帶你去軍犬基地,我錯了,你原諒我好嗎我要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事,7308還在,我們隊長回來了,頭兒回來了,我們的隊伍還在。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只要有頭兒,我們7308就不會垮。”

“我知道你心裏難過,那麼長時間沒看見戰友,你心裏急啊頭兒也着急,他好險死在戰場上,但是他活過來了,仍然是一條鐵漢怎麼說呢本來應該帶你進去,可是我造成大錯,已經沒有臉面再進這個營區了。”

“但是你要相信我,精鋼我遲早會回來的,我會用榮譽捍衛我的尊嚴,我用去更艱苦的地方鍛鍊,等我回來,我就是一個真正的特種兵,到時候再也沒有誰說我幼稚,說我不是個真正的特種兵” 379:失落的軍犬

“精鋼,一個人犯錯,你總得讓她改正啊吧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我們是戰友,是親人。當初送你走,我也難受啊部隊那麼多事,忙不過來,我也沒經驗,從來沒有帶過隊伍,所以就冷落了你。精鋼,原諒我,重新振作吧我們每個人都要重新振作爲捍衛7308的榮光而戰鬥”

面對如此聲淚俱下的話語,精鋼睜開了雙眼,一雙犀利的眼神掃了掃營區大門,又長久地注視着大門口兩個持槍挺立的哨兵。

它似乎在確認:這是不是熟悉的家

周嫺看着懷裏的精鋼,看着它這個樣子,欣喜若狂。她哽咽道:“精鋼,振作吧戰友們需要你大傢伙都需要你”

周嫺跪下雙膝,把精鋼小心的放在地上。這時候奇蹟發生了。精鋼像一段黑色的閃電,眨眼之間就衝進了大門,消失在寬廣的訓練場上。

那兩個持槍的哨兵突然看見一條軍犬從門口閃過,不約而同的立正,朝遠處飛奔的精鋼敬了一個莊嚴的軍禮。

周嫺看着這個場景。忍不住掩面大哭。

她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明朝7308山谷的方向。

兩個哨兵持槍站在哨位上紋絲不動。周嫺就跪在他們跟前五六米的位置,他們視而不見。彷彿沒看見一個女軍官在這裏發出撕心裂肺的大哭。

對於凹子山來說,哭,很少見。但是能哭得這麼徹底的,倒也常見。因爲凹子山的兵,在最艱難的時候,失去戰友最痛苦的時候,通常會找個無人的地方肆意傾瀉着淚水。

作爲哨兵的他們,已經司空見慣了這種發泄方式。因而,他們對周嫺的哭,無動於衷。

周嫺做完最後一件事後,悄悄離開了凹子山。她必須儘快趕到省城機場,出國,去那遙遠的國度,去執行新的使命。

我跟妞一別,有半年的時間沒有見面。直到有一天,我們在戰場上碰頭,這才知道她去了國外。

這兩年的時間,我也時常懺悔。我不該把那殘酷的一面展現給一個涉世不深的女孩子看。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戰鬥中,我們男兵應該衝在前面。

時間是副萬能藥,可以療傷。可以讓我們遺忘很多東西。包括猴子石虎的犧牲,在春雷行動中陣亡的15名戰友,飛鷹的癡呆,周政委的去世,還有郝子然前輩的被殺等等。我們不能一味的糾結以前的痛苦,我們還要繼續前行,去迎接新的挑戰。7308就是這樣,不斷的面對一個又一個挑戰,在戰勝敵人的同時,也戰勝自己,甩開腳步一往無前

精鋼的迴歸讓我興奮。

很長時間沒看見它,現在乍然一看,它居然比原來長胖了不少,足足有三十多公斤。

當禁閉室的衛兵把門打開時,精鋼像道閃電一樣撲在我的懷中。我抱着精鋼的頭喃喃說道:“你去哪了快說你去哪裏了”

精鋼伸出粉紅色的舌頭,用溫軟溼滑的舌頭舔我的臉頰。讓我感動。

分隔這麼長時間,它仍然是這樣,對戰友充滿了眷念。

如今的精鋼也是一名老兵了。在7308山谷,它是除了我之外,在7308呆得時間最長的一名士兵。

妞調走之後,我又在禁閉室呆了三天。這三天是精鋼陪我度過的。我心裏悶得慌,就對精鋼說話。

跟精鋼講原來的戰友,講他們生前許多有趣的事情。精鋼像個懂事的孩子,趴在我的跟前,豎起雙耳認真傾聽。說到動情處,我笑,它就汪汪汪叫;說道難過的地方,我的雙眸垂着淚,怕別人看見,淚水一落我就擦。精鋼也用溼溼的眼睛看着我。

這時候我才發覺,精鋼居然跟我是最知心的戰友。

幸虧關了七天的禁閉,這讓我空下來琢磨了很多事情。包括奔旺說的話,黑蜂說的話。我覺得黑蜂擅於打煙霧彈,他一直試圖牽制我們,讓我們疲於奔命的跟在他的屁股後面。

黑蜂說他們有基因武器。他已經掌握了中國特種兵的作戰基因。這只不過是幌子,奔旺的供詞說明他們沒有這麼厲害。因爲奔旺的部隊做了20天的準備,到最後一天,我們才飛過來。

說明什麼黑蜂不知道準確的時間。只好把網撒開,撒得大大的。只等我們鑽進去。

這也說明另一個問題,黑蜂是知道我們會展開行動的。他怎麼那麼確定我們會襲擊他

難道,他利用了我們報復的心理

我覺得有可能。小如在我身邊那麼久,我的脾氣性格,包括處理事情的方式她都一清二楚。中**人的眼睛容不下沙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掌握對手的心理,精心佈局,取得戰場上的主動權,這不是不可能。如果看看孫子兵法,大部分戰例就是如此。

關了一個星期的禁閉,愈發把我的腦袋關清醒了。接下來的任務,就不能倉促行事,要計劃好,事先考慮敵人的反應,也要考慮安全撤離的時間。把這個計劃制定好,才能決定什麼時候出擊。

既然出擊,就必須帶着人出境。這回跟上次不同。上次的目的是偵查,現在的目的是打擊。單槍匹馬,是無法剿滅敵人的。如果人少,力量不足,勢必會打草驚蛇,會給接下來的工作帶來被動。

黑蜂已經揚言,要打敗中國特種兵,那麼他不會就此罷休,他肯定會佈置接下來的行動,說不定戰鬥再次會在邊境線打響。所以這次去黑人峯,要悄悄前往。要麼不動,要麼施以重擊,讓他們猝不及防,得不到喘氣的機會。

帶人出境在這個問題上讓我頭疼。因爲現在的7308都是由菜鳥組成的,我對他們的能力還不清楚。即使在平時的訓練中出類拔萃,在真刀真槍的實戰中,表現怎麼樣還不得而知。

但不管如何,我覺得有責任有義務帶一批兵出來。7308需要戰鬥經驗豐富的隊員,不帶他們出去打仗,又怎麼積累經驗

能力不行,可以練。經驗不足,多參加實戰就好了。誰也不是天生就會打仗,也是一步步走過來的。只要計劃好,訓練好,培養相互協助的團隊精神,達到默契程度,這些兵一定能像他們的前輩那樣,驍勇善戰,分工協作,成爲特種作戰的精英 380:黃磊李大牛

我在禁閉室擔憂的問題迎刃而解。烏衣婷居然把黃磊李大牛召回來了。作爲特訓隊的總教官,在特種作戰上摸爬滾打幾十年,她知道接下來我會有一系列的動作,還有,目前的7308需要老兵“傳幫帶”。所以,她致電軍校的領導,召黃磊李大牛歸隊。

黃磊、李大牛是在20天前歸隊的,當時的我正在T國。

兩個兵在路上興致勃勃的想着那些老戰友,還以爲歸隊後,會有一個大行動等着他們。沒想到一回到7308山谷,烈士墓園又增加了15塊白色的墓碑。宿舍空蕩蕩的,偶爾有幾個菜鳥進來打掃山谷。一問,這才知道,那些同生共死的戰友幾乎全部陣亡,就連我這個突擊隊的隊長,也身受重傷,在醫院躺了兩個多月,現正在前線蒐集情報。

也不知道兩個兵是怎麼熬過來的。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經過了一段漫長難熬的時光,最終戰勝了自己。

那個時候的7308是不穩定的,經常換教官。先是左梅左桃帶着菜鳥們訓練,後來是周嫺,再接着是烏衣婷。偶爾劉忠誠與獵鷹也帶着他們一起練。

沒有一個專職的教官帶7308,後果可想而知。一個教官一個辦法,訓練不是系統的,也沒有展開針對性的專業訓練。沒有訓練計劃,也沒有大綱做指導。所以那段時間的訓練都是雜亂無序。教官說怎麼練就怎麼練,根本沒有想到訓練後果。

黃磊李大牛回來之後,改變了7308的局面。

十幾名老兵的犧牲,在加上我在前線偵查,他們兩個是7308唯一的老兵。這種巨大的反差讓他們措手不及。他們很快調整過來了,找出猴子步槍炸彈刺刀留下的訓練日誌。一邊學習,一邊帶着菜鳥們訓練。結合烏衣婷的辦法,再參照原來的訓練模式,將7308的訓練開展的如火如荼。

30個菜鳥來到部隊,親歷了突擊隊的變動。再加上幾個月的強化訓練,他們已經具備單獨執行任務的能力。一個個曬得像黑炭,身子骨銅澆鐵鑄一樣,一看就知道是優秀的特種兵。

轉眼,七天期限到了,我從禁閉室出來。黃磊李大牛帶着30菜鳥站在門口迎接我。

說實話,我看見他們兩個就愣住了。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一連串的擁抱。用拳頭捶捶他們的胸。

他們的胸肌很發達,比原來更健壯了。一看就知道在軍校沒有白呆。在外面學習的同時,還在刻苦訓練。

這纔是我們7308的兵!

最近一段時間,事情多得像牛毛,一連串打擊讓人應接不暇。根本沒想到我還有兩個兵在外面,在上軍校。他們還是我親自送出去的。

沒想到再回來。部隊已是物是人非。很多人都不見了。這種變化讓我們緊緊擁抱,相互取暖。我們還得堅強的活着,必須強大,因爲只有強大才能消滅敵人,才能消滅黑蜂。我們不能容許自己脆弱。

黃磊哽咽地說:“頭兒,你還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