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然而這個時候王修老媽開口道:「他爸,這事要不要跟大哥說一說?」

  • Home
  • Blog
  • 然而這個時候王修老媽開口道:「他爸,這事要不要跟大哥說一說?」

王中衍板起了臉,「說什麼說?他們怎樣對待修兒的你忘了?再說跟他們說他們肯定會以為我們是在炫耀!」

整個場面有些尷尬,王修老媽一看氣氛不對,頓時閉口不言。

西門雪風的父親,也就是西門家主,因為事情比較繁忙,所以沒有時間來參加這場聚餐。

不過這頓飯西門雪風已經打過招呼,不需要花錢買單。

吃過飯以後王修便是送父母回到自己家裡,西門雪風知道其中緣由,也不再勸阻。

……

回到雷霆武館,已經是下午,此時任凱正面色古怪地看著王修。

「今天有個女人來找你,說什麼是你的仰慕者……」

王修一愣,「我的仰慕者?我在江城還有仰慕者?」

任凱笑道:「像你這樣的青年才俊,有幾個仰慕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說你加入軍方的消息可能肯定已經有很多人知道,其中自然包括一些小家族勢力,對你產生興趣也很正常。」

王修撇了撇嘴,「館主,我可沒興趣跟那些家族勢力糾纏到一起,也不像被家族勢力羈絆。」

任凱擺了擺手,「放心好了,我知道你跟你那小女友的事情,所以把她打發走了。」

兩人正說著,門外傳來一個嬌嫩的聲音。

「請問一下,王修在嗎?」

王修臉色一變,任凱也是攤了攤手。

「瞧瞧,人家還是鍥而不捨,你要不去看看?」

王修一個閃身消失在原地,「館主,交給你了,我可沒時間跟她胡扯。」

任凱頗感無奈,只能再次出面。

「姑娘,王修不在這裡,你還是請回吧。」

然而這個女人並不買賬,就賴在雷霆武館門口,一副不讓她見到王修誓不罷休的態度。

任凱只能找到王修,一臉無奈說道:「王修,還是你自己解決吧,她要是天天堵在門口,我們武館生意都沒法做了。」

王修想了想,決定還是親自去解釋一番。

看到女人的樣子,王修有些驚訝,這個女人挺漂亮,換做是其他男人估計第一眼就能相中。

但是王修不同,雖然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可他並不是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你是誰?為什麼要找我?」

女人扭扭捏捏,臉色微紅,但是王修卻是從她的眼中看出來這一切都是假裝的。

「我叫廖青青,我仰慕你很久了……」

話未說完,王修便是揮手打斷。

「我不管你是青青還是白白也好,麻煩你趕緊離開這裡,還有,你的演技很差。」

但是廖青青卻是故作不知,整個人突然要往王修身上靠。

王修臉上閃過一抹慍怒,「你不覺得這很搞笑嗎?想跟我玩美人計?說吧,是誰叫你來的?」

廖青青兩眼一紅,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

「王修,你還是個男人嗎?人家辛辛苦苦才找到你,你竟然不聞不問……」

王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趕緊收起你的眼淚,不然別人還以為我把你怎麼樣了。我又不認識你是誰,再說我也有女朋友了。」

然而就在這時,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幾個圍觀群眾,對著王修指指點點。

「人家都已經這樣了,你還要怎樣?」

「這小子該不會是腳踏兩隻船吧?聽說他跟藍語柔關係不錯,這又是哪裡來的姑娘?」

「瞧瞧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這小子總不會是把人家肚子搞大瞭然后再一腳踢開吧?」

「這年頭花花公子多了去了,也不差他一個,本以為他跟別人不一樣,沒想到也是這樣的人。」

……

眾人的議論讓王修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今天這事處處透著詭異,突然冒出來的女人,竟然說仰慕自己,自己現在這麼出名了嗎?

廖青青眼中閃過一抹得意,此次前來找王修是受淳于家的指使,務必要把王修的名聲搞臭,現在看來這小子似乎還只是個純情少年啊。

「你……你怎麼這樣對待人家,你忘了那天晚上你是怎麼跟人家承諾的嗎?你不是要照顧人家一輩子的嗎?你還說等你加入軍隊就讓我們娘倆過上好日子……」

周圍的人頓時對王修投來鄙視的目光,議論聲更大。

「好傢夥,沒看出來,都已經有孩子了!」

「男人果然都是負心漢啊,發達了就把以前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依我看這小子說定會狠心殺人滅口啊!」

……

此時的王修眼中殺機一閃而過,但是聽到議論聲開始思考這一切到底有什麼目的。

這肯定是在給自己抹黑!眼前的這個廖青青他從來沒聽過,也從來沒見過,現在竟然這樣糾纏自己,難道是被人收買的?沐家找來的?還是淳于家找來的?

這個問題王修無從得知,但形勢對王修頗為不利,如果不能儘快處理甚至自己加入軍方的事情都我可能受到影響。 「你到底是誰?」

王修面無表情說著,臉色也是漸漸沉了下去。

他不想跟這個陌生的女人糾纏下去,這樣對他沒有半點好處。

廖青青眼淚止不住往下滴,捂著嘴說道:「我是青青啊,你怎麼能這樣?你要拋棄我嗎?」

王修趕緊與她保持一段距離,沉聲說道:「我現在不管你是誰,給你一分鐘的時間馬上從我眼前消失!」

廖青青深深地看了王修一眼,轉身跑開。

圍觀的人臉上都是鄙視和懷疑,這讓王修有些煩躁。

「王修不是挺老實的嗎?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誰清楚他背地裡做了什麼。」

「真是讓人意外,挺正派的一個人怎麼就做出這樣的事?偽裝得也太好了吧?」

這個時候任凱也從武館里走了出來,一臉詫異地看著王修。

「這是怎麼回事?你還做過這樣的事情?」

王修攤了攤手,「館主,你看我像是這樣的人嗎?我一沒錢二沒勢,更何況我是在最近兩個月才算起勢,再說有藍語柔在,你以為我會看上別人?」

任凱一臉疑惑,「你確定跟你沒有關係?我總覺得事情不太尋常。」

王修臉色陰沉,「我不知道是誰在抹黑我,但是我心裡有個底,不是沐家就是淳于家,但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又是為什麼?」

任凱臉上露出沉思的表情,「這麼做無非就是讓你的名聲差一點,但是對你在軍隊里的發展無關緊要,除非他們有其他的目的……」

兩人研究半天也沒有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人用這種無聊的方式餘孽王修。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讓任凱和王修有些心驚了,廖青青被人殺了!

廖青青前腳找過王修,後腳就被人殺害,這其中的問題有心人肯定會聯繫到一起。

緊接著就有傳言,說王修喜新厭舊,拋棄原配與藍語柔勾搭一起,被原配發現以後又惱羞成怒,殺人滅口!

這種傳言無真憑實據,誰也沒有看到王修動手,偏偏所有人把目光都集中到王修身上。

「真是人面獸心,居然把人殺了,那麼漂亮的姑娘怎麼忍心下手?」

「簡直是不能饒恕!希望警察趕緊把他抓起來,不能讓這樣的人渣繼續留在世上!」

議論聲不斷,更讓王修惱火的是不知道誰帶了一群人,堵在雷霆武館門口,大聲嚷嚷著要把自己繩之以法。

「王修,快點滾出來!別以為你躲起來我們就不知道是你乾的!」

「心很手辣,殺人滅口,你就是個人渣!」

「趕快出來給我們一個解釋!你有什麼臉面加入軍隊!」

「快別給軍隊丟人了,你這是在抹黑軍人形象!」

……

雷霆武館門口喊聲震天,搞得王修心煩意亂。

他敢肯定現在的情況肯定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但到底是誰他暫時無法確定。

任凱面無表情看著王修說道:「你現在不能出去,不然肯定會是人人喊打的局面,這種情況十有八九有人在背後推動。」

聽著外面震天的聲討,王修露出沉思的表情。

自己跟沐家有很大的矛盾,殺了沐正源父子兩人,這種仇恨做出這樣的事來似乎很合理。

但這樣做除了讓自己感到噁心之外,對自己造成的麻煩微乎其微,沐家從中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緊接著王修又想到了淳于家,但是自己跟淳于意的矛盾也僅僅是意氣之爭,沒有必要發展到這種針鋒相對的地步。

除了這兩家王修真想不到還會有誰跟自己有仇怨,但也沒必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汗臭味自己名聲吧?

隨後王修換了一身衣服,悄悄從武館後門溜了出去,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給自己使絆子。

武館門口依然堆滿了人,對面一家酒館里,一個人正面無表情看著這一切,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哼,就不信搞不臭你,小子,怪只能怪你擋了淳于家的前途!」

而在這時王修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形象,在武館正門附近轉悠,他發現武館門口大部分人都是看熱鬧的,其中有幾個叫囂得比較起勁,不出意外,這幾個人一定是帶頭起鬨的。

王修仔細幾下幾個人的面孔,隨後又在武館附近轉了一圈。

這幾個人肯定還不是幕後主使,頂多算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的雜魚,所以王修並不著急,還有兩天時間才會離開,在此之前一定要揪出來到底是誰在抹黑自己。

一直等到天色暗下來,堵在武館門口的人也漸漸散去,正主王修沒有出面解釋,看熱鬧的人也沒了興緻。

除了那幾個跳得最歡騰的,離開之前還在嚷著要王修好看,必須給個交代,其他人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就連議論都懶得再去議論。

王修偷偷摸摸跟在幾個人後面,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會去哪裡。

幾個人並沒有走在一起,而是分散行動。

王修盯緊了一個人,跟著他七拐八拐來到一個隱蔽的衚衕里。

然而衚衕里除了此人之外並無其他人,此人等了大約五分鐘,竟是轉身離開。

王修一個閃身攔在他的面前,眼中殺機一閃而過。

「今天喊了那麼久,你肯定口渴了,找個地方喝杯茶水如何?」

此人臉上露出一絲慌亂,忙說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麻煩你讓開!」

王修冷笑著問道:「你認不認識我是誰?」

此人有些不耐煩,「我管你是誰,趕快讓開,我要回去了!」

王修並沒有放他離開,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小爺我就是王修,你是受誰指使要抹黑我?」

此人臉色一變,「你就是王修?你要做什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王修嗤笑一聲說道:「你都不認識我,還要給別人討公道,無非是拿了人家的錢。我勸你最好老實交代,不要考驗我的耐心!」

此人眼中露出一絲掙扎,但對於抹黑王修的事情隻字不提。 宋疆 「你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王修手上力量越來越大,此人逐漸感到呼吸困難,臉色也憋的通紅。

「你要做什麼?快點放開我,再不放開我可要喊人了!」

然而王修只是面無表情盯著他,手上力量越來越大。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此人兩眼圓瞪,停止了掙扎。

而在此時,身後傳來一個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

「閣下下手這麼狠,難道不怕被人看到報警?」

王修慢慢轉過頭,嘴角露出冷笑。

「你總算出現了,給別人當一條狗很有意思嗎?」

「這個世界上總有人願意做狗,只不過有的人會跟著主人吃香喝辣,有的人卻要被主人當成畜生一樣使喚,完事以後一腳踢開。我比較幸運,碰到了還算有人性的主人。」

王修眉毛一挑,「抹黑我對你有什麼好處?或者說對你背後的主子有什麼利益可收?」

「對主人有利益,我自然也會跟著沾光,怪只怪你擋住了主人的路。」

王修撇了撇嘴,「那麼你是誰?沐家還是淳于家的人?」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又殺人了,所以你的名聲只會更臭,殺一個女人不罷休,你居然把聲討你的人也殺了,嘖嘖,你這是黃泥巴落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王修撇了撇嘴,「你說我殺人了,有誰看到了?這裡還有其他人嗎?」

「你……你想做什麼?你要殺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