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然而,很快南國皇帝便咳嗽兩聲,在唐婉婉的關心下,對唐婉婉說:「朕沒事、別緊張,隔兩日就是龍誕之日,不如你和安樂侯就歇在宮中,今日你們回去了,隔兩日你們夫妻二人又得進宮,怪麻煩的。」

  • Home
  • Blog
  • 然而,很快南國皇帝便咳嗽兩聲,在唐婉婉的關心下,對唐婉婉說:「朕沒事、別緊張,隔兩日就是龍誕之日,不如你和安樂侯就歇在宮中,今日你們回去了,隔兩日你們夫妻二人又得進宮,怪麻煩的。」

這一提議,頓時讓方天知更驚訝了。

而唐婉婉也看向方天知,眼神詢問了一下他的意見。

方天知立馬出聲:「陛下聖恩、婉婉如果願意,臣沒有意見。」

最終,方天知和唐婉婉留宿在了皇宮。

夜晚。

南國皇帝讓人將方天知和唐婉婉兩人,安排在了一處僻靜卻不失奢華的宮殿中。

期間,方天知還給了宮中的小太監一包金豆豆,讓小太監幫忙跑跑腿,「公公,麻煩你幫本侯跑一趟宮門口,跟等著宮門口的小廝說一聲,本侯要在宮中小住兩日到陛下龍誕之日,讓他回家等著。」

「使不得使不得,安樂侯別跟奴客氣,奴這就去辦。」被派來伺候的小太監連忙將裝有金豆豆的荷包,推還給了方天知后,告退了一聲便退了出去。

等小太監一出去,唐婉婉就對着方天知的背影說道:「這些小太監不敢收你或者我的銀子,也會將你的話辦好,放心吧。」

說完,唐婉婉讓派來伺候的小宮女下去。

等小宮女告退後,她又突然起身,走向殿門前。

就在方天知以為唐婉婉不想跟自己待在一起、要出去時,唐婉婉只是將殿門關了起來。

關門前,還打量了一下剛剛讓退出去的小宮女走遠沒。

當確定人不再,退得有些遠后,關上寢殿殿門,一邊往回走,一邊對方天知說:「你跟我進來,我有話跟你說。」

方天知猶豫了一秒,隨後立馬跟上唐婉婉,朝內殿中走。

內殿中,一眼就令人注目的是一張大床榻,還掛了束起來的輕薄、且藍色的紗幔,瞧著好不正經的趕腳,這倒是讓方天知猶豫得令步伐慢了下來。

而唐婉婉已經直奔床榻,一下子坐了上去。

不過她看見方天知猶豫得遠遠的停下腳步,不由翻了個白眼。

「我是要吃了你嗎?一個大男人,我都不怕你做點什麼,你還怕我一個小姑娘。」

下一刻,方天知彷彿在說『我不怕』似的,走向床榻前……的綉敦。

緊接着他問到:「你想說什麼?」

唐婉婉:「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不管你有多不願意跟我成親,事實都是我們已經成親了。」

「之前在府上,我不跟你計較、想要跟我形同陌路的事。可現在是在皇宮,你我是陛下賜婚,我外祖父在向陛下賜婚時,

。 「大神,你真的太慘了,我兄弟姐妹爸爸媽媽要是知道,我能像你這麼的厲害,做夢都要笑醒,街坊鄰居一個個早就知道!而你什麼也不說,可想而知,你們家人把你逼成什麼樣子了!」

「一定是絕望了!不然,怎麼會斷得這麼乾淨啊!」

大家越說越生氣,都有人直接替顏所棲感到委屈,「顏洛雨,你他媽也太賤了吧,顏所棲可是你妹妹啊!」

「草泥馬,老子想著你是怎麼欺負大神的,都想扇你耳光,你怎麼能這麼讓人討厭啊,我說你是不是有精神疾病啊,要不要去看心理醫生,沒有治好病,他他媽不要出來禍害我們啊!」

所以到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非常都討厭顏洛雨。

無論是誰,只要被人利用,被人當搶使,是一件非常不爽的事情。

要不是礙於顏洛雨是個女人,大家都要打人了!

「卧槽,我真的是眼珠子都瞎掉了,以前還覺得顏洛雨挺好一個人,還多漂亮,過乖巧,多會說話,現在我尼瑪,居然全都是裝出來的,太噁心了吧!」

「就是就是,我一想到剛剛還同情她的遭遇,絕對大神不是人,可笑啊,我都想給自己一耳光,因為,太太太蠢逼了!!」

可是到了這個地步,顏洛雨本能的性格還是不承認,但是周圍的一言一語,讓她失控了。

按照計劃,這些話明明應該對顏所棲說的,怎麼一個二個都來罵她呢?

還有,顏洛雨到現在都無法相信和接受,顏所棲居然是簡寧!希拉教授!溫知寒的老師!認識欽璞鈺!認識尤金校長!甚至教授院長!!!

這根本不可能!

她最出色的就是繪畫設計,小時候就打壓了顏所棲不讓她畫畫,就剩下她一個人學了。

她一直想要出頭,要顏所棲看到她是多麼的優秀!

她還記得,當初還嘲諷顏所棲不會設計,還嘲笑她居然想比過簡寧。

甚至見顏所棲接近溫知寒,以為她想求溫知寒收她為徒,和簡寧當同門。

一切都錯了!

顏所棲就是大名鼎鼎的簡寧!還是國際藝術大師溫知寒的師傅!

顏洛雨一想到,她曾經說這些話的時候,作為簡寧的顏所棲,作為溫知寒師傅的顏所棲,作為席拉教授的顏所棲,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態看待她的呢?

一定覺得她就是個瘋子,是個小丑,是個蠢貨。

顏洛雨一想到這些,就沒有辦法接受!

她瘋狂的尖叫,怒吼,撒潑:「顏所棲,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可是你的姐姐!!」

顏所棲聽了之後,彷彿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你是我姐姐,所以呢?」

顏洛雨現在處於失控的狀態,沒有了理智,根本不能回答顏所棲的問題。

但渾身已經因為激動在輕微的顫抖了。

顏所棲看著顏洛雨,想著曾經的一切,就感覺看了一出可笑至極的電視劇。

「要不要我來替你回答,就因為你的姐姐,就可以隨隨便便的欺負你的妹妹,讓你的妹妹必須時時刻刻的跪伏在你的面前。比你優秀,比你漂亮,這都是原罪,都是讓你不高興就可以隨意侮辱的言語么?顏洛雨,你說,是這樣么?」

。 斗魂場觀眾席內老傑克帶著一群熊孩子看著消失不見的老軒轅有些焦急,在四周尋找著老軒轅的人影,朱竹清他們也是在尋找軒轅麟月的身影。

「有沒有看見老大?」

奧斯羅看了看面前的眾人想了想說道:「沒有看見啊!再找找看!老大接近五十級的魂力應該不會出事的!更何況她還是精神屬性的魂師!精神力更是強大到沒有邊際!所以大家不用太擔心!」

「嗯。」XN

朱竹清突然似乎有了什麼感應一樣看向天斗城的一家酒店之中,「大家分頭找吧!」石墨提議道。

「好!」XN

「我去哪裡看看!」朱竹清指了指那棟酒店說道。

「嗯!大家不要光在外面找,沒準老大在那棟房子裡面!」葉泠泠上前一步說道。

「走啦!」白沉香直接飛入天空之中尋找去了,石墨和石磨看見白沉香都離開了他們也紛紛向四周尋找,奧斯羅搖了搖頭,跳上房頂向四周探尋。

朱竹清剛剛走到酒店門口就看見軒轅麟月從樓上下來,連忙小步跑過去問道:「麟月你怎麼來這裡了?」

「我送爺爺來這裡休息,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晉級賽居然能夠觀看!」

軒轅麟月語氣之中充滿了對天斗帝國的不滿,晉級賽這麼危險居然能讓普通人進來觀看,這真的是無語了,軒轅麟月已經打聽了一下,往屆的晉級賽都不允許普通人觀看,沒想到這一屆居然讓普通人觀看,還不開啟防護罩,這不是拿別人的生命開玩笑嗎?

實際上這是因為天斗帝國在向武魂殿示威,我們敢直接讓百姓觀看比賽,而你們武魂殿只敢縮頭縮尾的把年輕一代的魂師藏起來。

雖然這樣會暴露,但是天斗帝國也沒有辦法了,他們與武魂殿之間的關係越來越不好了,更何況他們可不喜歡一個組織壓在帝國的頭上!

但是天斗帝國沒有想到的是,第一場讓普通人觀看差點出了意外,本來是想讓百姓對天斗帝國更加忠心,結果沒想到反而讓百姓差點出事。

雪夜大帝現在可是非常頭疼,這下好了差點讓人出事還惡了一個未來的封號斗羅,削弱了軒轅麟月對天斗帝國的好感。

「大帝,要不要在決賽以後把那個丫頭給。」雪星親王對著自己的脖子做了一個殺人滅口的動作。

「不可,雪星,這次只是意外,還能彌補!得罪一個強大的精神屬性魂師這是一個愚蠢的行為!這種魂師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刺殺你!別忘了當初那個魂師是消耗了多少人才殺死的!」

雪夜大帝的話讓雪星想起來當初他們還是小孩子時期的那位封號斗羅。

一人滅了一個帝國,神不知鬼不覺的殺的乾乾淨淨。

「是!陛下我明白了。」雪星親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那樣的存在他真的不想得罪,他們天斗帝國可是已經沒有了封號斗羅,殺不死軒轅麟月那麼他們的天斗帝國就將面臨軒轅麟月的刺殺!

一個年紀輕輕的魂宗,晉級為封號斗羅只是時間問題問題而已!這可是比獨孤博還要恐怖的人,毒還能想辦法躲,但是精神力這種無形無質的攻擊避無可避啊!

「把那個東西給她吧!」雪夜大帝想了想決定賭一把。

「陛下!給那件東西會不會太。」雪星親王想了想有些吃驚,那個東西可不能隨便給啊,那可是一件至寶啊。

「投資!哪怕每年請她出手一次都值得!她是真正的天斗帝國的百姓!是真正的平民!」雪夜大帝當初知道其中的風險,但是他也沒辦法,他這段時間已經把軒轅麟月的背景都調查的清清楚楚,真正的平民,這麼多人之中軒轅麟月是最適合投資的其他人多多少少後面都有人有背景!

軒轅麟月不一樣,她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那位她護著的老人家,天賦強大和出身乾淨的人可不多啊!

不過最人雪夜大帝無語的是這丫頭居然當過小偷,還來個他們的寶庫,不過其中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能夠靠自己成長到如今的地步可真的是妖孽啊!

比武魂殿的黃金一代還要可怕!他們有武魂殿提供資源,但是她沒有!她是靠自己成長為如今的地步!

「是!」雪星親王明白了,他們其實早就覺得雪清河有問題了,太完美了,連軒轅麟月這樣的天才也是有缺陷的,能夠為了寶物去盜寶!

雖然他們沒有找到任何問題,但是他們得為雪崩造就出一位強大的背景!雪夜大帝選中了軒轅麟月,精神屬性的魂師,培養的好那麼就是一個殺人兵器!

不過他們最好想法就是聯姻,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了,軒轅麟月這個丫頭恐怕是不可能喜歡一個這樣的廢物!雖然是偽裝但是不可能沒有即興發揮。

也就是說雪崩的這些行為有些是真正的本性,再加上天鵝武魂不夠強大和雪崩偽裝自己所浪費的時間他不可能成為強者了。

所以一個強大的背景對雪崩比較重要,雪清河太過完美,反而成為了破綻!不過他們沒有把柄,不過懷疑的對象已經有了!

那就是武魂殿!

這個太子殿下雪清河恐怕就是武魂殿的人來偽裝的!雪夜大帝在雪清河的旁邊通過武魂感應卻並沒有任何反應,他沒有感應到血脈之中的那股親切感,雪崩都有偏偏雪清河沒有!

每次雪清河靠近他雪夜大帝都感應過,每次都沒有那股親切感出現,雪夜大帝每次都心如刀割,孩子都死在了武魂殿手中,只有雪崩這個小兒子還活著,其他的兒子都糟了武魂殿的毒手!

「雪崩啊,雪崩,你要加油啊!父親只能賭一把!賭軒轅麟月這個丫頭能夠幫你!我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對我動手,不過感覺快了!」雪夜大帝看著天空之中滿月,喃喃自語道。

而雪星親王卻拿著一塊令牌進入了天斗帝國的真正的寶庫之中,看著寶庫之中的寶物雪星親王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走到一個血紅色的盒子旁邊,把它收入魂導器之中后就轉身離開了。 一想到哪個人,喬思語的臉色有些發白,她自然是懂得靳子塵比什麼都重要,於是點了點頭,「好,走吧,去買衣服。」

別說是錢了,現在就算是破釜沉舟,她也要留住靳子塵。

於是乎,兩個女人雄赳赳氣昂昂地走進了一家商場。

何雨瞳是個娛樂雜誌的記者,見多了明星的穿着,對時裝的流行趨勢也有了自己獨特的見解,跟喬思語認識這麼多年,自然也知道喬思語適合什麼樣的衣服。

目光在玲琅滿目的衣服中搜尋了幾圈,終於挑中了一款水藍色的長裙。

「小語,你穿這件肯定漂亮……」

跟靳子塵結婚後,除了白色,喬思語沒穿過其他顏色的衣服,原因無他,只因是靳子塵喜歡她穿白色,久而久之,她的衣櫃里除了白色還是白色,如今看到其他顏色的衣服,她忽然發現這一年她好像與世隔絕了一般。

「好……」

喬思語換好衣服出來時,沒看到何雨瞳的身影,找了幾圈還沒發現,便打算打電話給何雨瞳,可就在轉身的一瞬間,全身僵硬,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幾天沒見,還給她寄了離婚協議書的靳子塵正陪着一個漂亮的女人看衣服,兩人不知道說着什麼,靳子塵淺笑着,臉上的表情是喬思語很久都沒見到過的溫柔。

最難堪的是,那女人身上的穿的衣服跟她身上的一某一樣。

「哎呦我去……我就知道這件衣服最適合你了,太TM漂亮了。」

聽到何雨瞳的聲音,喬思語下意識地不想讓何雨瞳看見靳子塵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轉身拉着何雨瞳就想走,卻被何雨瞳率先抓住了胳膊,「小語,我剛剛好像看到了靳子塵……」

好像!?那就是不確定了?不行,得趕緊離開才行。

「你看錯了吧,這個時間段子塵在公司呢!」說着,喬思語趕緊轉移了話題,「雨瞳,我覺得這件衣服不適合我,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轉轉吧……」

何雨瞳不贊同地皺了皺眉,「哪裏不合適了,這件衣服除了你沒人能駕馭……」

「可是我不喜歡這衣服……」

喬思語話音剛落,何雨瞳突然望着某處冷笑了一聲,「喬思語,你不是說你那二十四孝好老公這個時間段在公司嗎?那那個人是鬼嗎?還說什麼不喜歡這件衣服……都是你想逃跑的借口吧?」

喬思語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看到喬思語的表情,何雨瞳瞬間憤怒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雨瞳,我們走吧……」喬思語的語氣里滿是乞求,被閨蜜撞見自己的老公出軌已經很難堪了,萬一何雨瞳的脾氣收不住,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兒跟靳子塵撕破臉皮,那就真的什麼都挽回不了了。

「喬思語,那人可是你老公,他要跟你離婚,他在給別的女人買衣服,指不定,他已經出了軌給你戴了頂綠帽子,或者是那女人肚子裏已經有了他的孩子,你確定你還要逃避嗎?」

「我……」

何雨瞳沒有給喬思語說話的機會,直接拉着她走向了靳子塵。

「雨瞳,你別這樣……」

「喲,這不是靳總嗎?今天帶女伴出來買衣服?」

聽到有人喚自己,靳子塵轉過了頭,這一轉,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喬思語……

這是自那次不歡而散后,兩人第一次見面,她變了很多,一頭黑長發變成了亞麻色的大.波浪卷,一身白衣也換成了水藍色的長裙,讓她整個人看上去更加超凡脫俗。

久違的心跳又回到了他的胸腔,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第一次在圖書館遇見她時的心動。

雙腳情不自禁地朝喬思語走去,「小……」

只是下一秒,他的胳膊被人拉住,也將他一下子拉回了現實。

「靳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